2021年11月10日

沙丘之子

法蘭克.赫伯特(Franklin Patrick Herbert)的經典科幻系列第三集,因為看的是貓頭鷹版所以名詞依然跟舊版跑的心得。故事描述在第二集沙丘救世主結尾,保羅.穆哈迪接受放逐孤身走入沙丘,他的妹妹阿麗亞成為攝政女皇,在雙胞胎遺孤喬托與加尼瑪長大前先行掌管大局。


但作為權力鬥爭的中心,喬托與加尼瑪生活在危機四伏的宮廷中。當她們的祖母潔西嘉夫人準備回歸阿拉吉斯時,他們必須防範自己對被方認證為畸變惡靈處理掉的可能。更糟的是阿麗亞似乎已經變成畸變惡靈,並以不惜讓亞崔迪家破碎的手段滿足欲望。令人焦慮的還有,那個崇拜者越來越多的無名傳教士,是否正是他們父親?



在此同時柯瑞諾一族仍不放棄奪回皇位的可能性,並為此展開暗殺計劃,柯瑞諾繼承人法拉肯也開始考慮與加尼瑪聯姻。如果只是要活下去並確保掌權的話,或許喬託和加尼瑪的冒險會簡單許多。但他們已然遇見這個早已弊病叢生的皇朝,只會帶來破滅的結局,為了跳脫這個可能性,他們必須追求金色通道,一個帶領全人類邁入幸福之境的可能性……


其實我一直對第一部沙丘魔堡中短短閃逝過的可能性印象深刻,保羅曾在幻象中看見某個未來,在那未來裡他向自己的外公哈肯尼男爵問好,並告知雙方的親戚關係。那不見得象徵亞崔迪家族與哈肯尼家族的和解,但或許代表一個犧牲更小的未來。遺憾卻無法責難的是保羅後來在恨意中捨棄了這個可能性,選擇更無情血腥也更快獲取勝利的選項。


於是當故事到了沙丘救世主時,保羅已經意識到自己的帝國正逐漸失控,他曾經重視的一切都在逐漸崩壞。更糟的是他的未來已經限縮到幾乎沒有其他可能性,也讓他更不可能捨棄依賴預知的作法,那怕等著自己的是個破碎悲慘的未來。但也是在那個未來裡他透過自己兒子喬托的眼睛,看到更前方的可能性,而這正是沙丘之子的故事。


這集的劇情講白了就是以保羅.穆哈迪為中心的信仰已經失控且高速腐化,現況繼續維持下去將可能催毀人類的文明,為了挽救未來宗教改革勢在必行。問題只是兩個年幼的雙胞胎,加一個還在沙漠裡數花瓣,想著到底要不要這樣搞的瞎眼老爸,究竟該如何抓準千載難逢的機會,甩掉所有勢力與野心的干擾,專心踏上金色通道?


以娛樂性而言沙丘之子(Children of Dune)表現不錯,雖然喬托和加尼馬總把事情想得非常兇險,不過實際上亞崔迪家族前往金色通道的過程照慣例是一路輾過去。雙胞胎出生前便擁有外部生命記憶,等於開了最強外掛。當所有心機滿點的大人還把他們當小孩時,雙胞胎老早就把路鋪好高速衝刺,結果最後別人初期準備剛完成她們已經衝過終點線了。


更別提儘管剛開始保羅對喬托決定捨棄人類之身感到恐懼與不捨,但最後也只能硬著頭皮接受這個未來。不玩的人最大,而保羅大概早就覺得自己已經受夠這一切了吧。


如果能回到過去他大概會想辦法迴避聖戰,但就像喬托決定捨棄俗世幸福的可能性一樣,曾經做過選擇的保羅也必須吞下自己的苦果。等到事情發生時才意識到原本或許存在更好的路,但無論如何眼前只剩一個雖然遂得其願,卻又如此不完美的結局。


故事結尾喬托和沙蟲的幼體沙鮭合而為一,成為全新物種並準備統治、守護人類數千年。他的妹妹將延續王朝的血統,為未來做好準備,然後又一次柯瑞諾家族被趕去當歷史學家……嗯,好啦,也沒什麼不好的,畢竟認真當皇帝實在有夠累的 ~(欸)


當然只就娛樂性來看是一回事,但除此之外……我也得說,沙丘之子在厭女上來到了系列高點。其實沙丘魔堡和沙丘救世主都有點十九世紀浪漫小說的風味,所以對於裡頭那種理所當然男尊女卑、傳統的繼承觀念等等等,倒也不是那麼難以下嚥,更別提至少就沙丘魔堡來看,作者還挺努力想要「進步」一點的。


但沙丘之子這本讀起來卻厭女到恐怖的境界,女性角色在本書裡大抵以弱者、蠢蛋,外帶自以為是的形象出現,就算是智力與武力最強大的女角也只有屈服於男人的份。設定直講女人對抗過往生命記憶的侵襲就是比較弱容易被附身,但想也知道這種設定其實就是隨便作者講。但隨便作者講的時候作者選擇這麼講,就也是讀者評斷的一個基礎。


阿麗亞被哈肯尼男爵附身這安排我沒有意見,但當耐布可以理所當然有一個以上的妻子、保羅正大光明的外遇沒人有意見時,這故事裡頭對於攝政女皇的性需求形容得可還真是難聽。一句「阿麗亞開始發胖了」所散發出的厭女氛圍更是濃烈到,讓我有一瞬間想著這或許算是仇女了(當然這個指控比較嚴重,所以這邊只是記錄我當下直覺式的心情,畢竟這是一篇讀書心得)。


明明雙標得如此明顯,制度性問題是如此嚴重,書中竟然還敢藉阿麗亞之口形容當代社會是男女平權。我只能說真的覺得沙丘之子的內容叫男女平權的人,恐怕缺了很多個什麼才會有如此巨大的誤會。


該怎麼說呢,我想正是意識到這些老經典的問題所在,才更能理解舟.沃頓橫掃當年獎項的我不屬於他們(Among Others)實際上是要講什麼吧。前幾天看到美國歷史學家JILL LEPORE,對0.1%科技新貴讀者就科幻作品的選擇與誤讀現象的精闢探討,同樣令人心有戚戚焉。


我只能說是現代讀者在看這些有年份的經典,在思考這些創作的成就時,也不得不意識到其本身所存在的侷限。沙丘之子表現不差,它有很多劇情細節還是挺好看的,結尾的感慨與某個偉大可能性的誕生也仍能觸動我。


只不過顯然同時間它字裡行間又有太多讓人翻白眼的細節,只能說既得利益者的世界果然看出去是比較美好的,金色通道對吧。



沙丘系列心得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