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7日

東京貴族女子(あのこは貴族.2020)

沒錯,研究今年高雄電影展線上影院片單時,我膚淺的被片名吸引。掃了下簡介原以為是勾心鬥角的故事,不過實際開看發現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嗯,真是太好了。


出身東京松濤區的醫院世家三女華子,卻在元旦逼婚不成反被婚約者退婚……不,她不是惡役千金,她只是一個平凡的富家千金,趕著想在三十歲前嫁出去。畢竟她一堆朋友要不是已經結婚便是即將結婚,華子也不想落後,總之就是非常想結婚。


家人雖然她被退婚的事稍感意外,但顯然男方的條件一開始就不太合格,所以大家也不打算慎重看待破局的事,甚至可以一笑置之。再說危機就是轉機,正好某教授的學生剛留學回來,妳要不要考慮跟他結婚然後繼承醫院?


雖然離婚的醫生二姊立刻表示還要相親的男醫生絕對哪邊有問題啦,但華子反正也沒別的選項,畢竟是長輩介紹的說不定也不錯啊,但結論……二姊是對的。不過就算這件事是對的,也不代表二姊就能介紹好對象,實際上竟然介紹了個玩咖商務人士給華子,不但眼睛長在頭頂上,態度毫不莊重還瞧不起她。


雖然自己也是有錢人,但華子恐怕還是覺得這些有錢男人太恐怖了,和美甲師聊天時談起其實她要求也不多,只要是個正常人就好了啊。結果美甲師介紹的人選讓華子認知到,對不起,門當戶對是必要的,穿著香奈兒套裝走進居酒屋看著那個髒到爆炸的馬桶的她,崩潰的逃出店內撲向計程車。


總之華子的相親狂潮要說有多好笑就有多好笑,雖說富家千金的出身不嘗讓人先入為主的替她貼標籤。不過這一連串總讓她把笑容凝固在臉上的悲慘經驗,以及因此顯露出的情緒,還是讓觀眾如我對她產生親切感。而且不知幸與不幸,她還是遇見名為青木幸一郎的青年才俊,慶應大學幼稚園一路直升的內部生律師。


外貌合格,人品合格,禮儀合格,全部合格,不,應該說是全部高標,而且對方也覺得自己有達標,願意繼續發展下去,坐進計程車裡的華子除了傻笑還是傻笑,看樣子幸福終於降臨啦!


但當然事情才沒這麼簡單。


華子興奮的和唯一還沒結婚的小提琴演奏家友人逸子談起這件事,對方一聽說青木姊姊也是演奏家,馬上說如果就是那個人的話,那這個青木家比我們家族的等級都還高,是超級名門的政治世家喔!


說、說好的門當戶對……算了,在說好的門當戶對之前,還有其他事情。


儘管在讓人暈陶陶的戀愛中,青木用光速向華子求婚,但當晚青木的手機簡訊就讓華子意識到,他的生活裡還有個叫時岡美紀的女人。畫面一轉,視角切換到從鄉下到東京念大學,現在則在東京工作過著上班族生活的時岡美紀。


出身鄉下的她努力考上慶應大學,本以為這是玫瑰色生活的開始,結果很快受到外部生與內部生間家境落差的衝擊。一個下午茶套餐要價四千兩百日圓!?出國旅行是一種日常!?遙遠,太遙遠了,美紀甚至掩飾不了自己驚愕的表情。


更糟的是她父親突然失業,想靠自己賺學費半工半讀實在太難,最後美紀還是中輟並從事陪酒工作。在華子與青木訂婚的這個時點,美紀已經透過常客介紹成功進入公關公司,身為青木紅粉知己的她早已是幹練的職場女子。回鄉下過年時看著白爛的父親與弟弟,還有更加白爛的高中同學,嗯,唉……我在上面定好了房間,對,我是在約妳,我也不隱瞞已婚的事,像我這麼誠實的男人應該很少見吧?


沒這回事,滿坑滿谷喔。


就這樣,同樣都在東京,不同階級不同處境過著不同人生的華子和美紀與她們的好朋友,儘管方向不同,卻都經歷著對女性的壓抑與剝削。急著結婚生子,對晚年生活感到焦慮,家裡的繼承權總歸要留給兄弟,遇到等級很高的對象還得被對方全家踩,畢竟對方很可能就是為了方便踩才紆尊降貴的嘛,絕對不是因為找不到門當戶對的笨蛋來給踩喔(但想想婚姻的問題就是,有時就算等級根本不高,也還是打算全家湊上來踩的事也時有所謂啦)。


和青木一起拜訪老家的華子,看見的是誇張的豪宅,以及有如連續劇一般的家父長陣仗,華子進入和室的過程簡直是一路跪進去,真是標準的日本恐怖故事。爺爺看著努力表現的超級卑微,我是說謹守禮數的華子,點頭同意告訴孫子和華子,身家調查過了,你這親事可以繼續談下去。


看到這裡已經充滿了塊陶呀的跡象,但華子實在太害怕結不了好婚,所以還是乖乖的、靜靜的,成為了像娃娃一樣的新娘,結果到頭來她的笑容還是得凝固在臉上。


就這樣,當初為了結婚沒想清楚就辭職的華子,儘管遇上世俗眼光中的名車王子,結果到頭來等著她的依然是高級孵蛋器人生。但靠自己努力也沒好到哪裡去,出身至普通家庭的美紀努力考上名校,期待之後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一片天,結果為了付學費與生活費下海,可過於辛苦的生活還是讓她拿不到文憑。


到頭來不管是婚姻還是讀書都無法成為人生完美保障,無論出身自資產階級還是普通人家,都不可能一帆風順。但這部片可愛的地方正在於,即使曾經失敗過,只要還願意對抗就有辦法重新站起來,轉換原本的人生方向。


因為機緣巧合,華子和美紀還是認知了彼此的存在。但她們沒有成為敵人,反而還很清楚的認知到這種時候互相攻擊非常愚蠢,她們可不能趁了鼓動女人彼此對抗的日本社會風氣的意。


體會到兩人彼此不同之處的她們,以十分和平的方式共處,並思考著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當然美紀醒悟得比較早,她果斷的捨棄反正不可能修成正果的青木,既是為了華子也是為了自己。之後她和好友一起創業,當然很辛苦,但那種靠自己一磚一瓦鋪路的人生很有成就感,也讓她可以塑造自己的未來。


相較之下華子則是痴痴的掙扎許久才終於看破,勢利又趾高氣揚的婆婆,一群人對著和小叔離婚後被迫與兒子分離的女人偷偷碎嘴。成天盯著華子的肚皮,趕著叫她趕快去看婦產科,說不定是妳哪邊有問題所以才生不出小孩,不用說,一定要生男的。


如果這個叫青木幸一郎的男人願意與她交心也就算了(附帶一提,原來政治世家常常把小孩取名叫一郎太郎之類的俗氣名字,是因為將來小孩要從政時,選擇時方便大眾寫名字啊),但實際上忙碌的青木只當華子是個必要的擺設。妳做好妳的事,我也會做好我的事,但我們之間也只有這樣了。


實際上他根本沒有力氣也沒有膽量去愛。


青木幸一郎因為時岡美紀的果敢堅強所以憧憬著她,被切斷關係時惆悵不已,但又不是真心想要瞭解美紀這個人。而和跟自己一樣有如扯線木偶的華子,青木的態度則是相敬如賓。但詭異的是當華子勇敢離婚、成為友人逸子的經紀人,決定不依循傳統而是靠自己擁有的一切活下去時,幸一郎竟也可悲的被耀眼的華子強烈吸引。


結果到頭來這個男人始終在做一個關於自己的夢。


最終很難不意識到,青木其實比誰都渴望能追求夢想,卻也比誰都擔小到只敢乖乖走被鋪好的路。到頭來他只能一直懷抱著憧憬去看別人活出自己,卻永遠得不到自己真正渴望的人生,他連失敗都不被容許。


看著看著我不免想起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裡那些,正因為有能力,結果人生也只剩一個選項的上東區高級人生。當然要說是這麼說,我並不真的覺得這樣的人生不幸,實際上當然是幸運的,硬要講不幸也太酸葡萄。問題只是我也理解,沒有心靈的平靜是多淒慘的事情。


但無論如何故事裡這群女人最終都揮別過去的自己、挺起胸膛走下去的。堅定的女性情誼依然可以作為奮鬥時的精神支柱,也是彼此最好的依靠。等在前方的不一定是社會價值觀裡的成功,但卻是充滿朝氣腳步明確也知道目標的每一天。


也正是劇中的女性都經歷精神上的痛苦並跨出新的一步後,才顯得連結華子與美紀的青木幸一郎更加蒼白可憐。登場像個王子,結局卻變成木雕。他人生中最勇敢的行動,可能是意識到華子不想和自己一樣繼續當木雕時,一生一次硬起來同意放走她。該怎麼說呢,看得出來青木也不想當木雕,但身為父權體制中的高級玩家,他顯然還是覺得當木雕最好,所以非常誠實的選其所愛。


如何創造當木雕真的沒那麼好的社會,我想正是人類當前重要的課題之一吧。


東京貴族女子(あのこは貴族)不是什麼優異之作,它太過甜美而且一廂情願,不過仍是好看的故事。改編自小說的電影可能是仿原著章節形式分段編排劇情,清晰直接的把以華子和美紀為中心,不同階級的人際關係與生活狀況描繪出來。


故事本身很能吸引人,華子尷尬的相親合戰讓我笑個不停,美紀和好友兩人共乘腳踏車在東京街頭䡱歌夢想的段落非常動人。所有角色的期待與失落、恐懼與勇氣,以及她們的種種經歷與最後走上的路都自有其力道,很刻意不過是討人喜歡的刻意。


劇情沒多少激情但流暢有趣,從頭到尾就是靜靜的觀賞一部能抓牢注意力的電影。在這部片子裡幸福如果感覺像是遠走高飛了,不是因為出現或成為壞女人,而是沒有辦法對抗傳統價值觀的自己與他人的錯。雖說所謂正確的生存方式恐怕從來不存在,但有沒有認真面對並勇敢踏出舒適圈,是個騙不了自己的問題。


電影看到最後事情變得很明顯,所謂貴族啊,應該要是能圓夢踏實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