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3日

殺戒3:玄鐘

尼爾‧舒斯特曼(Neal Shusterman)的科幻系列第三集,緊接在第二集結尾戈達德復活、毀滅刈鐮之都因度拉,並殺害全部的大司斬之後展開。故事一開始就是戈達德就任中美利加高刃的宣言,接著第二集的偽劣行人倒楣鬼格雷森突然被雲署高層、不,前雲署高層綁架。


原來在上集因度拉崩毀的同時,雷雲也在一瞬間將幾乎全部的人類都判定為劣行人,現在全世界唯一還能和雷雲直接對話的人類只剩下格雷森。在亂世裡有很多人都迫切渴望與雷雲溝通,不久後格雷森便成為玄音教派的「玄鐘」,一個非自願的宗教領袖,目標是為了協助雷雲在刈鐮組織的失控中守護人類文明……


和前面兩集一樣,本書同樣是以短章節多線快速推動劇情,而且說真的實在跑得太快太散,雖說開讀之前就知道這本書很厚,但看著看著還是擔心不曉得能否把故事全部收起來。意外的是故事最後雖然收得有點倉促,但確實把支線全收回來了,雖然充滿遺憾但也能讓人覺得滿足。


首先上集雷雲發現了自己的盲點與太空移民計畫總被神秘阻撓的問題後,這集開始透過大迂迴戰術應對。當全人類幾乎都是劣行人時,保持沈默的雷雲在一片混亂中變得可以大展手腳。但相對的就是戈達德率領的革新派刈鐮勢力大幅擴張,大有一統天下的氣勢。


但當然也還好只是氣勢而已,在前兩集戈達德雖然驕傲但還算精明,遇上瘋狗洛文倒大楣就當劇情殺好了(欸)但來到最後一集把整個刈鐮高層全部殺光以後,戈達德的自傲已經來到疾病與權力中描述的那種狂妄症狀態,無法接受任何會讓他不爽的事,更覺得全人類都該要跪伏在他腳下。


於是寄身玄音教派的格雷森在前廣告專家牧師的幫助下,化身為玄音、玄雷、玄鐘三位一體的玄鐘,開始了招搖撞騙、咳,我是說四處替基本主義教派滅火。當然格雷森這個一點都不想當教主的人卻被捧成神秘力量的化身,然後倚靠雷雲指點四處擺平麻煩這個看起來還是很歡樂。


不過於此同時人類社會卻變得越來越混亂甚至瘋狂,第三集大部分的情節是有些之前看起來道貌岸然的人此刻都屈服了,有的則是在亂世中渲洩自己的惡意並鼓動群眾為惡。但也正因如此,如何努力在這個向下螺旋中奮力維繫良知與道德便成為十分重要的一件事。


作為青少年小說本書中各角色的選擇,不免都有著強烈、明確且啟人省思的教育意義。儘管看起來稍嫌刻意了點,但對著重娛樂性和戲劇張力的小說而言我覺得倒也並非全然的缺點,反而覺得這樣鮮明的人物塑造也挺爽快的。


隨著刈鐮安娜塔西亞重新上線,過往人類移民太空的計畫皆毀於刈鐮之手的真相也逐漸被揭露。讀者會意識到原來一切都和特權有關,儘管戈達德曾是相關任務的核心成員,但總歸而言這不是個人陰謀,而是整個刈鐮高層的合謀。


畢竟如果刈鐮的存在是為了在永生之後避免地球人口過多的話,當居住範圍從地球變成整個宇宙時,大概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才會再度出現人口過剩的問題,這個轉變顯然很可能會剝奪刈鐮現有的地位。而且從第一集到第三集,讀者已經不斷見識到無論是革新或崇古派,所有的刈鐮都不吝於使用特權,或者講白了就是通通都過得很爽。


當然人為了想要爽而做壞事是一回事,那個壞事如果可以披著一層合法的外皮又是一回事。刈鐮的存在意義是以自己決定的方式控制人口,如果組織選擇的方式是藉由破壞太空移民計畫來「控制人口」,那以刈鐮的制度而言或許仍不算是犯法。於是老問題回來了,不犯法就表示可以嗎?


隨著劇情展開,讀者不得不意識到,就和玄音教派一樣,當建立在特權而非民主之上的大型組織,在內部或外部甚至內外都失去制衡力時,總會出現帶來規模驚人災難的可能性。於是根本問題或許在於,不該讓建立在特權上且無良好制衡機制的組織掌握到太大的權力(比如那鍋國際清算銀行啦)。


小說過了中段以後支線開始合流,玄鐘和刈鐮安娜塔西亞終於相見一段讓我笑得很開心。儘管劇情來到這裡還是給人混沌的感覺,看看剩下的頁數似乎不太可能拿出什麼十全十美的辦法拯救人類。實際上如同本書反覆強調的,終歸而言這世界不是打倒壞人以後就可以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像戈德達這樣的人,或者不像他這樣但同樣會造成危害的人,基於人性使然總會不斷的出現,而從眾或不想太多的選項看起來又那麼討喜。最終除了建立一套夠堅韌的制度加以制衡外,很難找到長遠應對之道。


於是小說的結尾不意外的,雖然出現了大破大立,但一切也都才剛開始,能堪稱終局的可能性還在未定之天。故事最後雷雲的目的揭露了,鑽漏洞的成果是讓被刈鐮摭取的玄音信徒,有機會可以用「全新的自己」強制進行系外行星移居計畫。


而刈鐮法拉第追尋夢之土的成果,是得知打從創始刈鐮時代開始這個組織就一點也不高潔。即使在第一代就已經不是每個人都認為,建立一個特權組織分送死亡是解決人口爆炸的好主意。所以當年那些反對者在刈鐮戒指上的鑽石中留下奈米機器,讓隨機的自然定律重回人類社會,而非繼續讓某些人類憑己意定奪其他人類的死亡。


如果世界的情勢能更有餘裕,那說不定不管是雷雲的計畫,還是創始刈鐮的制衡手段,都可以通過更冷靜的辯證後再加以決定。可惜在紛亂的人世中有太多事情都無法控制,故事最終迎來的是一個計畫趕不上變化,變化又趕不上造化的猛爆性結尾。


其實事後回想那種倉促感也很體現書中一再強調的命運無常,無論人力還是超級AI總有力所不及之處。只是讀完後感覺會那麼複雜,大概還是因為這實在稱不上圓滿的結局,然後也沒啥幸福感。雖然仍是相對正面的結局,但基本上也是一個所有角色的缺撼都無法獲得徹底填補,每個人都多少留下失落與遺憾。除了壞蛋終於乖乖領了便當以外,無論是離開還是留下,每個人都將面臨艱困的未來。


儘管我讀完上集後很期望刈鐮居禮能活下去,但基本上她很安定的把便當消化完畢,這點蠻讓我難過的。從來就不喜歡殺人的席翠拉,和洛文捨棄了這個把她們扭來扭去的人類社會,果斷的決定參與雷雲的移民計畫。雖說還是被作者惡整了一番,但還好年齡在這部世界觀裡面只是個小問題啦。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總之雷雲 - 格雷森 - 潔里(本集新角色,一位無性別的年輕聰慧馬斯塔尼亞船長)在這集變成某種微妙的三角關係,有一度微妙到讓我覺得這下危險了,被超級AI不分晝夜哈斯哈斯的盯著,這個壓力真的山大欸。


但總之雷雲真的被設計得很棒(我想那群工程師大概是本系列唯一真正有把事情做好的人囧),所以它克服了這份欲望。格雷森也果決的切斷了這個讓自己特別的關係,儘管那很爽但他不再需要特權,而且不管是他還是雷雲都必須從彼此身上畢業。某方面而言我想格雷森和潔里大概是這系列主要角色中,真正在結局尋得心靈平靜的人吧。


至於刈鐮法拉第,嗯,我只能說……這個廢物!(抹臉)


當然我是滿懷著愛意在心裡念著廢物兩字,但實際上他在本集大多數時候真的就超廢啊!第一集甩掉全部責任惹出一堆大麻煩,結果自己實際上是跑到海邊去追逐浪花和尾巴已經夠令人三條線。第二集發現他抽腿之後局勢演變太恐怖,決定像個夢想家一樣去尋找兒歌的真相,我們去看海。


到了第三集呢?嗯,他是找到夢之土了沒錯,但在得知因度拉的悲劇後一厥不振,浪花和尾巴都不追了每天就是倔著脾氣老人與海……刈鐮居禮要還有知覺,肯定會想把他泡在海裡天天用海帶抽吧。可是該怎麼說呢,我也無法不承認,雖然廢成這樣,但或許就是太廢了,所以意外感覺廢到萌。


我已經不想提這個出場時氣勢萬鈞的智者,在這三集間的畫風是如何變得越來越鏘。可該怎麼說呢,逃避責任一時爽,但責任還是會追上來。在那個戈達德打算徹底催毀雷雲緊急發動的系外移民計畫的同時,刈鐮法拉第也決定在不知後果的情況下,啟動創始刈鐮留下的反制機制。


結果是他一瞬間開除了所有的刈鐮,並把死亡以近似自然的形式重新召喚回人類世界。於是在雷雲繼續沈默、刈鐮失去存在意義、死亡再次回歸且局勢紛亂的世界裡,法拉第成為執行安樂死的人。他沒能和席翠拉和洛文做出真正的道別,就像他在不知不覺間已失去刈鐮居禮一樣。可即使如此他的人生還是會繼續走下去,並試著為社會貢獻一己之力,這大概是這位已經很累的老人自認應負起的責任。


該怎麼說呢,系列結局時,這個世界觀裡的人類的挑戰才剛開始。也許以後死亡可以再被克服,也許人類到時已經可以用更有智慧的方式面對死亡。終有一天雷雲可以再次和人類對話(至少大共鳴之後出生的嬰兒應該是要有這個權利才對吧),而到那時或許已經有了更多移民計畫與交通方式。


更別提因為這次緊急甚至災難性事件而在宇宙中開枝散葉的人類同胞,到時或許已在系外行星有所成就。在遙遠的未來想必會有更多紛爭,但也會有更明亮的可能。至少我們知道玄音信徒限定的那顆行星,在很多很多年以後會催生出奇怪的文化,以至於那些人類將會以奇異的方式記錄並解讀曾經發生的地球歷史。


好吧,我必須承認我超愛這種梗的,老套歸老套但我就是吃。再說了,誰知道呢?也許那是一群很好的人,只是鏘了點,而且這世上每個人都一樣就不有趣了嘛。


殺戒3:玄鐘(Arc of a Scythe 3 The Toll)對我來說是不錯的系列終集,雖說寫作上的優缺點都很明顯,但概念、主線鋪陳和娛樂性都不錯。而且這種偏正面卻又留下各種遺憾與可能性的結局很是我的菜,如果喜歡前兩集的話,那第三集肯定也能閱讀愉快,是個可以安心跳坑的系列。



尼爾•舒斯特曼(Neal Shusterman)相關作品心得:

分解人


殺戒1:刈鐮

殺戒2:雷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