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19日

浮士德(Faust.1926)

 F.W.穆瑙(Friedrich Wilhelm Murnau)的表現主義默片,和大都會並列的烏發片廠最後的超高預算電影,也是德國那時期最貴的電影之一。劇情描述惡魔梅菲斯特與大天使打賭,如果祂能讓虔誠的浮士德內心光明完全消失,人世便該轉由牠統治。雖然從沒有天使或惡魔問過浮士德的意見,但他還是這樣成為主角。


在那黑死命橫行的時代,想救助他人卻苦無能力的浮士德,被梅菲斯特引誘試簽一日合約,同意的話就給他治療疾病的能力……這部的劇情用現在的角度來看並不特別精彩,真正值得看的點在於濃厚表現主義電影風格的演出、特效與分鏡構圖。


本片有著典型表現主義電影的特色,比如刻意扭曲的透視、演員誇張詭異的肢體語言、陰沈詭譎的故事氛圍,以及非常緩慢的節奏(好方便觀眾欣賞精雕細琢的畫面)。以此作為基礎,導演穆瑙的個人風格展現在他對分鏡構圖的格外用心。


劇中幾乎每個場景都像一幅精美的哥德風版畫,強烈的明暗對比與巧妙的對襯構圖,皆在緩慢節奏中為故事營造出戲劇張力。我覺得這部分的表現,以及與此緊密結合的特效,正是本片在百年後依舊值得一看的精髓所在。


儘管劇中的特效是那種特別容易落後於時代的類型,以現代標準大可能讓觀眾直接哈哈大笑然後猛力吐槽。不過身為喜歡看老特效的人,面對這類型的老特效時,我會選擇去思考當時的創作者如何在技術限制內,盡可能呈現出最好的效果與美感。


哪怕那個效果用現在的眼光來看已經不值一提(但總是有作品強大突破一切,比如突變第三型或銀翼殺手),但其中的美卻仍擁有超越時代的力量。老實說這部的美術設計偏中規中矩,不過主角到倫巴底拐妹,從天而降俯視整個豪華婚禮的畫面美不勝收。


從最遠景的布幕到近景帶有鏤空效果的建築、遠中近毫不手軟燃燒經費的大量臨演與道具,層次豐富又亮眼,只能說實在厲害而且充滿錢的味道,光衝著這幕本片就值回票價。


除此之外無論是花了一整天去拍出的那個用火勾勒的合約、各種雲與煙霧的特殊效果,又或者以鹽造出的暴風雪場景(本片演員為了畫面好看,皆得忍受大型風扇空污之刑),還是透視扭曲卻也因此有著獨特美感的實體佈景,全讓觀眾眼睛一亮並散發迷人風采。


劇中惡魔在雲霧中騎行的畫面用現代眼光來看很破,卻為故事賦予獨特氛圍。惡魔散播瘟疫時陰影覆蓋城市的畫面構圖極具渲染力,明顯是後來迪士尼電影幻想曲(Fantasia.1940)中萬聖節一段分鏡與構圖的致敬對象。


除此之外大量的明暗對比浮誇歸浮誇,搭配簡直幕幕皆優質版畫的分鏡構圖,賦予本作強烈風格,也凸顯了電影的主題:善與惡之間的衝突。


作為民間故事浮士德的故事深入人心,最有名的詮釋是哥德的版本,不過這片算是編劇引用民間傳說和哥德版本後自行創作的結果,據說導演穆瑙自己也寫了幾段。我覺得詮釋本身不特別深入人心,但也並非沒有意思。


劇情延續噗首,渴望救助病人的浮士德悲憤的燒燬聖經,卻因此受到操弄決定召喚惡魔,梅菲斯特表示:我這不就來了嗎?通往地獄的路總有善意組成,梅菲斯特表示跟惡魔簽約很NICE的,我知道大家都會猶豫,所以這邊提供一日試用期喲!


太想救助病人的浮士德決定簽下去,並發現自己確實獲得治癒病人的能力。但沒救幾個人便被鄉民發現這個醫生竟然無法直視十字架了,他絕對有問題!慘遭鄉民追殺的浮士德逃回家中,決定撐完一天以後和惡魔再見不聯絡。


梅菲斯特作為業務當然不能輕易放過重要客戶,馬上強調你只用了合約許諾福利的一小部分,確定不要更多嗎?

浮士德表示,我都老阿伯了你那福利對我沒吸引力啦!

梅菲斯特:你知道一百年以後重生系正夯嗎?


好啦,他們對話當然不是這樣講的,這部也不是重生系。但浮士德確實恢復青春成為中古世紀花美男,並在惡魔航空運送下前往義大利倫巴底,騎著大象登場擄走美麗新娘,盡情放縱所有的欲望。


不用說緊要關頭梅菲斯特冒出來表示,那個,24小時到了喔,要續約嗎?


開什麼玩笑才爽到一半欸,浮士德二話不說立刻簽下去。


這之後浮士德顯然過了好一陣子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他決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組成甜蜜快樂的家庭,並對虔誠的美少女格蕾琴一見鍾情。浮士德算是蠻認真追求的,但梅菲斯特為了確保能成功收割靈魂,自然不停在後頭瘋狂搞事。最後也確實設局讓格蕾琴失去貞潔、母親激動而死,並受垂死的未婚夫當眾唾棄。


在浮士德被惡魔拖著落跑以後,留下來的格蕾琴嘗盡人情冷暖,先被綁在牆上羞辱示眾,接著又一個人未婚生子,在寒夜求助無門。當孩子凍死後,她被士兵認定殺害自己的孩子,慘遭監禁並送上火刑架。


逃到遠方的浮士德良心十分不安,當他聽見格蕾琴的慘叫時命令梅菲斯特想辦法幫忙。但也是這時梅菲斯特判定收割的時間到了,他要讓浮士德陷入最深沈的絕望裡。他收回浮士德的青春,把他丟到格雷琴的火刑現場,恢復蒼老的浮士德悲慟萬分撲向已經失心瘋的格蕾琴。


在火焰襲捲兩人之前的短暫片刻,失去理智的格蕾琴認出了浮士德,而浮士德則緊抱格蕾琴決心不再逃避。火焰猛烈燃燒到像是超自然現象,在場的人類紛紛跪下,不過確認浮士德死亡的梅菲斯特則開心的去找大天使打算清算賭局。


但大天使殘酷表示惡魔根本沒贏,還是回家洗洗睡吧。因為即使已經墮落到極點並犯下諸多惡行,不過在最後的最後,浮士德心中仍保有足以洗滌一切罪惡的光明信念,那就是愛。


就這樣梅菲斯特慘遭真愛擊垮,征服人間的計畫再一次失敗。


我只能說上帝真心蠻機車的,在無數類似賭局裡,惡魔總以過勞死的氣勢拼命工作,結果只要目標心中還有那麼一丁點渣滓一樣的善意,天使便會理所當然賤到不行的跳出來收割,而且沒得商量、抗議無效、不准上訴,通常還會順便閃瞎對手。


只能說即使如此也要繼續努力腐化人類,惡魔對上帝一定是真愛。


當然梅菲斯特和浮士德的關係總有那麼點腐味,即使是像本作這樣胖嘟嘟又陰陽怪氣的梅菲斯特,搭配老是在看妹的花美男組合也一樣。這點除了導演穆瑙本身是同性戀之外(據說那個超級花美男扮相受到了導演的性向影響啦,我不知道),我想也跟惡魔對浮士德的靈魂總抱有絕對占有欲的基本設定吧。


不過本片最有意思的點在於,整部片其實從頭到尾都充滿狂熱失控、一點也不值得拯救的鄉民。比起和惡魔簽約的浮士德,又或者在引誘下「不守婦道」的格蕾琴,那些平日素行離良好十分遙遠,出事時卻又總認定自己絕對正確乾淨,擺出道貌岸然態度,對犯錯之人毫不寬容又惡意滿點的群眾,才顯得更加不堪甚至邪惡,並成為人間地獄的創造者。


於是這部電影也等於是透過兩個犯下明顯過錯之人,去凸顯所謂善與惡的矛盾之處,以及不思考也沒有自知之明的群眾,如何可能創造出恐怖的結構性暴力,並做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


即使通往地獄的道路是由善意鋪成,但善的定義是什麼,惡的定義是什麼,真正重要的又是什麼呢?當然這些都已經有專家長篇大論的深入討論,但我覺得做為人自己去研究、省思這個問題,並謹慎的做出判斷是很重要的事,也是這部電影最有意思的地方。


浮士德這部片拍攝之時,其實德國的瘋狂通貨膨脹時期已經結束,不過即使如此當時烏發片廠的老闆還是繼續大手大腳的拍片。穆瑙的浮士德和佛利玆.朗的大都會,便是烏發片廠財務爆炸前最後的重要代表作。


和大都會相比浮士德在文化上的影響力沒有那麼大,但我覺得仍然值得一看,也有著獨特的藝術價值。另一個蠻有趣或者該說是好笑的點在於,這部片有點讓我想起銀翼殺手,理由是特效驚人然後版本一大堆。


Friday平台上的是其中一個比較具代表性的版本,反正不是做研究的話倒也沒有非要把版本看齊的理由。我覺得這個版本在敘事上已經很完整了,如果有空也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