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17日

舞伎家的料理人:漫畫與影集的簡略感想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像和歌子酒或舞伎家的料理人這般,宛若隨筆般的飲食單元漫畫。但這類型台版不好經營,即使舞伎又出動畫又出N站影集,代理機率依舊渺茫。本想說無望了,結果出深夜食堂的新經典文代了,希望進度能穩定持續。


本作描述來自青森的清依和小堇國中畢業後,為了成為舞伎前往京都接受訓練。但和才能優異而且意志堅定的小堇相反,清依更偏向沒想太多就跟去,缺乏興趣也沒有才能,很快便被請回老家。萬萬想不到當置屋的料理人大嬸突然生病,大家一籌莫展時,清依的才能瞬間發光,完美接替了料理人的工作……


原本即將分離的小蓳與清依,便這麼一起留在京都繼續打拼。真要講還是小蓳的未來比較光芒萬丈,看著拼命三郎式的她為了精益求精不斷努力,也確實受到周遭肯定當然開心。但我也喜歡像清依這樣,找到屬於自己位置然後態度平穩、行事獨立的創造並獲得成就感的每一餐。


這部恬淡到爆炸的作品之所以能抓人,我屬意的理由一個是互補互助互萌的雙女主那種,心靈非常平靜滿足的努力系生活風格。另一個則是節奏抓得很好,每個單元都關於女孩子內心的小小糾結或期待。這一切會隨著烹飪與吃飯過程,變得釋然且滿足。


劇情轉折往往不是大破大立,問題通常還是在那裡,但也因此可以繼續走下去,而這才是最重要的。閱讀本作就很像讀飲食隨筆,最重要的是那個自在的氛圍是否吸引人,而舞伎的料理人在這方面表現得很好。


畢竟是日常故事,清依做的多半是家常菜,但也正是這點令人嚮往。故事總自然而然帶出當回著重的料理,以及圍繞在那之上的情緒,簡單有效的引發共鳴。然後清依真正的才能與價值也在此顯現,她沒有高深的技巧,但擅長各式各樣的家庭料理。還擁有在預算內擬定團體菜單又不失重覆的執行力,更能憑直覺感知與化解旁人內心糾結,完全是個人才!


同時作為長篇單元劇的醍醐味,也就是作中角色人生的緩緩變化也是本作的一大看點。其實從第一集來看,前幾回都在試水溫,堇和駿應該都是第一集尾段,約第8話以後為了長篇連載的張力擴展視野才設定出來的角色。也由此可知清依、料理人、置屋日常才是本作核心。


不過為了轉成長篇添加更多設定的安排並未讓故事味道跑掉,反而讓人覺得更加有意思。置屋裡姊妹們的磨合與互動仍然有趣,不過清依和小堇兩人間淡淡,卻非常深刻的姐妹情誼,以及更淡更淡卻又揪人,而且全是單箭頭的三角關係也讓人忍不住淡淡的姨母笑。


總而言之清依和小堇還有個兒時玩伴,也就是目標甲子園、公認極有天分的少年小駿。容姿端麗、頭腦明晰的堇喜歡認真樸拙的少年,但少年雖然也把堇視作重要友人,心卻都懸在單純爽朗的清依身上。


偏偏清依是塊木頭,她也很重視少年,但眼下最在意的還是希望能看見好友堇在舞伎這條路上成功。堇很清楚清依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儘管內心因此百轉千迴,卻還是沒辦法不依賴、喜歡這樣的好友。我覺得這三人互動實在好善良好青春,儘管換個人設就可能大崩壞的關係,但因為是她們,所以竟也顯得溫婉起來。


2020年NHK的動畫版因為節奏不合我心,製作也不甚精良,只看了一集。2023年N站上了由是枝裕和導演和(部分)編劇,配樂還是菅野洋子的影集,我想正是這部才讓本作在台灣真正獲得關注。然而儘管第一集處理得深得我心,再繼續看下去卻開始覺得故事味道微妙的越跑越遠。


某方面而言或許無可奈何,因為原作那種隨筆般的敘事風格,直接改編成連續劇恐怕過於鬆散(實際上動畫也是在這點上尷尬,因為漫畫其實就是個泡麵番的節奏 XD),自然得想辦法生一個存在感更強的主線出來。


原作一個問題在於作者有意識的略過了舞伎這行的黑暗面,我當然是不期待影集會朝這方向挖,但看見第一集似乎有要稍微處理現實仍萬分期待。微妙的是到頭來主線並未以原作情節為基礎,嘗試去鋪陳漫畫所未提及的艱辛一面。


甚至編劇到頭來丟開原作,反而大量援引幸田文講述東京藝伎屋生態的知名小說流逝(流れる),又或者導演成瀬巳喜男1956年改編自該作的電影情節。至少劇中吉乃這角色,完完全全是杉村春子飾演的染香一角便宜悠哉喜劇版,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致敬」之處,然後都美化了來著。


同時影集敘述上也抓不住年輕女孩相處的氣氛,原作其實有呈現出那種每個女孩都很友善和氣,但住在一起多少仍會小打小撞,有時更直接吵起來的衝突感。然後大家成群結隊熱鬧起來,放飛自我的時候更是特別可愛。


但影集到後來,呃,所有人相敬如賓、巧笑倩熙,客氣到讓我反而覺得很假。就算鬧騰起來也太過刻意到缺乏化學作用,我看她們感情根本就不好。原作也不是講述女孩間心機盤算的故事,但弄成假人擺拍這只能說筆力和對人性的理解都不足。


看到最後我覺得N站這部影集一半情節是幸田文那部小說來的,一半魔改,原作剩下的東西不是很多。當然影集試著探討藝伎與舞伎職業生涯規劃的部分,後來在最新連載中逆流回原作。但正是看漫畫怎麼處理這塊,更可以意識到影集編劇上把原作丟了多遠。


同時令人感慨的還有,當年幸田文這部小說之所以轟動,除了她作為文豪之女也寫出傑作外,也因為本作描繪的許多細節,來自她親身進入藝伎屋生活做出的考據。微妙的是要描述現代京都藝伎和舞伎故事時,到頭來卻對老作品做了連半吊子都不算的致敬。這不免令人猜想,哎呀,這塊水很深,真的真的水很深。


要看舞伎題材的作品,就不可能忽略前幾年才剛爆出來的,京都前舞伎控訴被強迫賣淫的新聞(附帶一提,日本直到2023年才終於施行新法,把合法性交年齡拉到16歲,不然從1907年到2023年7月13日以前,都是那個,13歲)。


雖然當時也有舞伎表示她所在的置屋很正派,管理良好絕不會幹這種事。但言下之義就是管理比較差的、掛羊頭賣狗肉其實就是在搞未成年少女賣淫勾當的也有。我始終覺得看一件事不能只看表現上最光鮮亮麗的那面,而是要看其中最邊緣之處才能發見核心問題。


這不是用什麼守護傳統文化就可以粉飾太平的事,如果有什麼傳統文化必須建立在販賣兒童身體之上,那這種文化還是請說再見吧。我想N站請國際名導改編舞伎家的料理人,肯定不是為了振聾發聵,實際上到頭來也比較像和氣生財。不是不可以啦,但成果也就擺在那裡了。


當然同樣擺在那裡的還有漫畫本身,其實舞伎家的料理人就是一部視野非常狹窄的作品。角色已然遠離過去但並不費心於未來,心思僅集中於當下,而且不怎麼懷疑存在意義。不管是純粹的追逐理想還是不多做規劃的安穩度日,本身都有點恐怖又充滿隱憂,卻又不得不承認那極度狹窄的視野,反倒框住了淡淡的溫暖與安全。


於是看著看著會想,好吧,計畫本來就趕不上變化。好吧,人有時就是走到哪活到哪,總有辦法的。於是那不穩定中彷若毫無變化的每一天,確實有著什麼足以撫慰人心。那是即使如此也依然快樂的邊緣一角,臨時的,可在那當下就是城堡。城堡就在置屋那個清依待著的廚房裡,並不斷端出一盤又一盤美味的家庭料理。


這正是舞伎家的料理人(舞妓さんちのまかないさん)給我的感覺,大概也是作者小山愛子費心展現的平衡所在,很窄的一條線,但好好走著。附帶一提作者另一部描述明治時代橫濱喫茶店,少女店員故事的「綺蘿莉」我也滿有好感的,可惜台版只出了一集就斷尾。


該作也是著重日常人情冷暖,並對場景、動作和飲食細節十分用心描繪。老實說這部作品畫面刻得是非常用力,到舞伎就學會怎麼適度簡化不那麼拚命了。有點可惜不過也算好事,而且偶爾刻起來的瞬間也因此格外亮眼(另外綺蘿莉在女體呈現上也更有意淫味道,反而講京都舞伎的故事處理上可是乾淨到不行,關於大人們的此地無銀三百兩呀)。


咳,總個來說本作正是如隨筆般輕巧,描述認真生活但似乎不怎麼盤算將來的少年少女,最近有何煩惱或開心,又吃到什麼的故事。只是話又說回來,人生完全按表操課其實也很微妙,問題或許終究回歸到安全網是厚是薄而已。無論如何飯還是要吃,我想這點大家都一樣,而這也正是本作精髓之所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