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月20日

風塵怪俠(Underworld .1927)

黑幫電影這種類型在好萊塢確立之前,前黑幫電影時代的經典之作,也是讓導演約瑟夫.馮.史坦伯格站穩好萊塢的默片(好像也看過譯成黑社會的)。劇情描述黑道大哥公牛魏德某天和同伴外出喝酒時,看見酒館清潔工文塞爾正被以莫利根為首的幫派欺負。


文塞爾身上散發出的某種毅然與尊嚴吸引了魏德,讓他一時興起決定把這男人撿回家。原來文塞爾曾是律師,因為酗酒最終淪落為清潔工。被魏德收留後,他老持穩重的知識份子那面展現出來,魏德的家甚至因此多了書櫃。魏德對此一方面感覺有趣,另一方面也樂於附庸風雅。




靠著文塞爾出謀策劃,魏德的犯罪事業比以往更成功,還成功嫁禍給對手莫利根。莫利根當然非常不爽,但連攻擊是哪邊來的都不知道,讓魏德好不愉快。當然這並不是每個人都幸福快樂的故事,魏德的女友「羽毛」麥考伊(顧名思人,她身上永遠會有羽毛飾品)對文塞爾的第一印象奇糟無比,文塞爾對她也十分冷淡。


魏德對此一笑置之,卻沒發現,或者發現了也拒絕承認,她們兩人這種負面反應,其實是因為都意識到自己受對方吸引,並對此感到恐懼不安。在遇見文塞爾之前,羽毛從沒想過自己的人生會有另一種可能性。但文塞爾知性的那面觸動了她,說不定即使是我,也可以成為受人尊重的存在?


但想歸這麼想,文塞爾依舊是魏德的同伴,羽毛即便已經開始不快樂,也無法割捨眼前的物質生活,更無法離開魏德。不過美好的日子終有盡頭,當莫利根想在一場派對上強暴羽毛時,酒醉又憤怒的魏德失手殺了他,並被警察關進牢裡判處絞刑。


逢此劇變的羽毛索性大膽的向文塞爾求愛,反正魏德一定會死,我們何不金盆洗手追求新人生?但文塞爾忍痛拒絕,他欠魏德一份情,無論付出什麼代價都得救他,為此召集同伴準備展開救援行動。但在文塞爾擬定劫囚計畫的同時,已經和獄卒攀好關係的魏德一點都不相信會有人想救自己。


他完全不期待自己的同伴有什麼俠義之情,人啊,只能靠自己。


最終在行刑當天自行脫逃的魏德跑回了自己家中,羽毛正在那裡等待前去劫囚的文塞爾帶魏德回來。當然魏德完全不相信羽毛的說詞,覺得她肯定是在等文塞爾要一起去私奔啦。羽毛對此自然五味雜陳,老娘是想邀他去私奔沒錯,可他堅持要為你留下來啊!!!


也是在此時,發現不對的文塞爾頂著警察攻堅的槍林彈雨從密道中走出,即使中彈也不當回事,堅持要魏德立刻帶羽毛逃走,就讓他留下來頂住一切吧。但該怎麼說呢,我想在這時候,魏德內心一直以來的空缺被一口氣填上了:


他真的有個換帖的兄弟,就算全世界都是敵人也會站在自己身邊的兄弟。


對此心滿意足的魏德要文塞爾帶著羽毛盡快逃走,他則留下來乖乖就逮。當警察上門抓住他時,嘲諷的對他說,你搞這麼一齣也只替自己多爭取了五小時啊。對此魏德愉快的笑了,但對我來說,這可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五小時!


該怎麼說呢,約瑟夫·馮·斯特恩伯格(Josef von Sternberg)這部片剛開始看起來很浮誇,設定也非常隨便,所以我沒抱持多大期待,沒想到看到最後挺動人的。這故事裡三個主角內心都缺了什麼,並一直期待能獲得填補。酗酒失去一切的文塞爾,因為有了魏德的幫助,再次尋回生活的動力與成就感。羽毛作為美麗的交際花,骨子裡卻渴望知識與穩定踏實生活所能帶來的尊嚴。


魏德的話就更複雜了,身為大哥的他向來呼朋引伴盡情享樂,但骨子裡完全不相信這世上有人會愛自己。認定友情只能靠利益維持的魏德,總是爽快大方的提供甜頭給身邊的人。這個世界本即如此,沒什麼好期待的,更不可能有什麼能交心的朋友。


身陷囹圄後,他也理所當然的相信除了自己,這世上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然而事實證明他至少有一個人可以依靠(實際上不只一個,他的伙伴為了救他犧牲慘重)。也正是在發現這件事的那瞬間,魏德內心真正的渴求被填滿了。


這世上確實有一個人愛自己、願意為了自己付出生命,該怎麼說呢?此生無憾。


本片配樂讓我留下印象,早期電影並不太重視配樂,默片時期的配樂甚至更隨便。雖然也有找蕭斯塔高維奇來配的特例,但大多數都是找還OK的旋律就給他幾首從頭放到尾(像穆瑙的諾斯費拉圖和浮士德的配樂,兩部根本八七像而且都挺無聊的)。


雖然配樂大多時候也是中規中矩,但羽毛向文塞爾求愛,文塞爾卻只能忍痛拒絕一段的鋼琴曲,搭配劇情十分唯美令我印象深刻,算少數讓我留下印象的例子。


風塵怪俠(Underworld )雖然有就真實犯罪事件取材,不過仍非真正的黑幫電影,而該說它只是一部黑幫風味電影。在本片中觀眾看不到真正的組織犯罪,也沒有早期黑幫電影對於社會階級的反抗與叛逆。


正好相反,這部片處理的是人心中常會出現的缺憾與渴望,並講述了一個註定終將面臨悲劇的邊緣之人如何獲得救贖的故事。結尾的公寓火拼與密道設定讓我想起弗利玆朗的玩家馬布斯博士(Dr. Mabuse, der Spieler),附帶一提,令人小津安二郎的非常線之女(非常線の女)也大力致敬了整個設定與結尾的逃亡段落。


不過若要說最像的,我覺得其實是1933年的曼哈頓通俗劇,該片某方面而言提取了風塵怪俠最菁華的元素,也就是兩個互補的男人如何押上性命相知相惜,然後以更浪漫更風格化的形式展現出來(我想這也是要把曼哈頓通俗劇放進黑幫電影這個類型討論其實很微妙的理由,因為它的骨子裡其實是前黑幫電影)。


本片上映前沒人覺得會成功,實際上大賣特賣。這故事告訴世人擦邊球腐元素自古以來即風靡眾生,觀眾其實不真期望看見他們滾床單,但對於人以某種唯美形式愛在一起的故事總之興奮不已。


故事最後魏德、文塞爾還有羽毛全都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該怎麼說呢,這是那種只看需求滿是衝突,最終卻又如此圓滿的悲劇。也或許正是因為這種有夠神奇的感覺,本片才能至今都存在能夠深入人心之處吧。


真實世界很複雜,但電影可以呈現出一個簡化外帶更有味道的版本。在那個世界裡每個人渴望的東西都可以很單純,卻又滿是衝突且難以企及。於是當觀眾看見他們在盡頭之前終於尋得理想、可以填補內心的渴望與缺憾時,也能一同感受到宛若宗教儀式的洗滌感。


原來有些人真的可以活得如此單純、如此爽快、如此唯美,所以非常動人。



約瑟夫·馮·斯特恩伯格相關電影:

上海快車(Shanghai Express.193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