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23日

王國之子

偶爾會想起這部漫畫,以及為什麼一開始喜歡後來卻越看越炸鍋的理由,這篇來簡單講一下。王國之子是以英國都鐸王朝為背景的歷史漫畫,劇情安排了一個黑暗秘密,那就是王家會為每位有王位繼承權的成員尋找長得一模一樣的替身。


這位替身要負責在需要時代本人執行公務或成為人形立牌,如有必要甚至必須獻出生命。而當本尊過世時……對不起,沒有某個長滿青草的快樂牧場等待退休人士,這些替身會被果斷的賜死。本作主角正是伊莉莎白一世以及她的替身羅伯特,對,找遍全國終於發現的替身,竟然是位在劇團裡反串女角的男演員!


老實說設定就是把日本戰國時代的影武者制度搬到英國王室來玩,說真的蠻有意思的。更不用說我一開始看的時候也是興奮得花枝彈跳,羅伯特女裝真的很亮眼,而且我喜歡看男角女裝,我就是一個男主角女裝就六十分起跳的膚淺讀者啊!


羅伯特作為一名優秀演員,頭腦明晰、膽識驚人又判斷力強大,性格正經溫柔又充滿騎士精神,是非常討喜的男主角。伊莉莎白公主則矜持內歛,其實沒有政治野心,但以嚴肅態度面對王家義務。雖然稍嫌稚嫩但決悟滿滿,非常努力想要提升政治能力,在瘋狂的時代浪潮裡為英格蘭人民奉獻心力。


這樣的兩人相遇以後不用說,自然是一邊成長的同時好感度一路點上去,畢竟是少女漫畫嘛,閃光也是絕對要的啦。那也因為亨利八世的種種白爛舉動,以及後續王位在短期內不斷交替的紛亂局勢,都讓伊莉莎白與羅伯特在以塞西爾為首的盟友協助下持續面對各式關卡,而且關關難過關關過。


(當然都鐸王朝這樣搞都還可以穩穩的,就表示其實當時英國王權非常穩定。換成幾十年前的玫瑰戰爭時期,真出現這種狀況還不全國上下戰到昏天暗地)


實際發生的劇情基本上照史實跑,亨利八世、愛德華六世、瑪麗一世,本作在歷史詮釋上相當保守,雖然加入影武者的設定不過基本上都照著跑。少數比較原創的比如珍.格雷的部分,還原創得比史實無聊,所以我要偷懶用伊莉莎白一世的傳記心得來帶過劇情描述 ~(欸)


好吧,但想想那篇沒怎麼提登基前的事,那多少補充一下,總之伊莉莎白一世的母親就是有名的被砍頭皇后安.博林,所以小時候也很辛苦,還要四處去討好新媽媽(?)長大以後姊姊「血腥瑪麗」瑪麗一世那段最兇險,因為篤信天主教的瑪麗在全國上下發起宗教迫害。


伊莉莎白既是在瑪麗一世的繼承人,也是英國國教的堅定信仰者,又或者說伊莉莎白也沒得選啦,她要是不信英國國教,自己會直接原地變身私生女。王國之子的劇情有不少聚焦在這裡,但是,也就是這個但是!


一般少女漫畫應該是伊莉莎白在羅伯特幫助下,展開不斷努力成長的女王之路。但本作實際演起來,呃……結果幾個伊莉莎白一世重要的歷史名場面,都是羅伯特替她代打的,也就是說那些備受稱讚的政治判斷與表現,都是羅伯特做出來的。


偶爾來個幾次無可厚非,但同樣的事情反覆發生甚至總是如此,我看得是越來越微妙。伊莉莎白理論上應該是領導人,實際卻成了自己團隊裡的大型花瓶,主要戲分是正經的點頭,還有迷戀空心帥氣大哥哥一陣子才清醒過來。好啦,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不喜歡這樣,只能期待繼續看下去會有什麼比較好的展開。


結果被結局雷到一個外酥裡嫩。



我再來要講結局了,會劇透,總之王國之子(王国の子)的結局就是,伊莉莎白團隊終於排除萬難讓公主登基為伊莉莎白一世了,當然要遊行啊!但誰知道陰謀份子是否還在伺機而動,為了以防萬一,第一次公開亮相還是用影武者吧。


雖然伊莉莎白一世團隊再來打算廢除影武者這個黑暗傳統,讓已經和女王兩情相悅的羅伯特的存在正常化也公開化,真真正正的成為伊莉莎白的臣子。不過女王第一次在群眾面前公開亮相還是用影武者吧,本尊則會偽裝成侍女待在羅伯特身邊參與遊行,進入西敏寺後再秘密交換回來。


這邊就先不吐槽第一次女王遊行用替身在政治性上已經很微妙,但既然都要用了,如果真的要追求安全性的話,還安排搭同一輛車顯然超級微妙。不過這自然是劇情需要,總之陰謀份子確實展開行動,他們瞄準馬車上的伊莉莎白一世也就是羅伯特攻擊。然後,就是這個然後,真正的伊莉莎白一世衝上前保護他,然後她就死掉了。


看到這樣的發展我內心真是難以言喻的囧,這就更別提這之後的伊莉莎白團隊決定協助遮掩女王已死的事實:反正羅伯特你長得一樣,就繼續演下去,演一輩子!沒問題,英格蘭的每個人都是王國之子,只要是真心為這個國家努力,不管是王族還是平民誰都有資格坐上王位!


呃,好喔,所以王國之子這個故事,就是要告訴讀者一個歷史上的知名女王,登基前做過的所有精彩政治表態與決定,都是男人幫她做的。登基以後甚至更糟,她本人根本就不在了,實際作為是零。女王根本是一個男人假扮的,在以塞西爾為首的男性團隊幫助下統治王國。伊莉莎白一世不是偉大的女人,她就只是大寫歷史中一群男人張貼的廣告看板而已。


棒透了,我還以為自己在看少女漫畫呢。


該死這什麼爛結局!我看著故事最後年老的羅伯特在病床上(已經不想吐槽他是怎麼在侍從那麼多的狀態下,持續隱瞞真實性別的了),臨死前看見伊莉莎白的鬼魂來迎接他的情節,心裡想著所以我應該感動嗎?這整個也太廉價了吧?還我偉大的英格蘭女王啊!乾脆豁出去掰伊莉莎白讓羅伯特去當女王,她自己後來成為莎士比亞還比較好玩


這也是當初剛開始看這部時我很興奮,想說看完之後絕對要來寫心得,推廣說這部有很精美的女裝男啊啊啊!結果看到最後變得很生氣,氣到很長一段時間根本懶得寫心得。對啦,男主角女裝六十分起跳,但有時候作品從此以後也只會維持在六十分,不會再有變動囉。


雖說持平來看還是有個六十三分啦,畫風不錯,亨利八世和替身的關係,還有那位替身的決悟我還蠻喜歡的。總個來說這部最精彩的地方,其實也都在影武者的掙扎與制度的無情與黑暗上。不過就算有優點,但缺點大到無法忍受,所以分數還是一路扣下來。


然而即使當初沒寫心得,這份不舒服的感覺還是留存下來,直到看見國外有問題的跨性別運動教材,正在向學生介紹歷史上的名女人,比如聖女貞德、喬治.桑、凱薩琳大帝都是跨男的時候,我內心的警鐘自此瘋狂響起。有些事真的不該忍,比如有人毫無歷史根據的在學校教材裡,宣稱歷史上偉大的女人以跨運標準都是男人。


就好像近期莎士比亞環球劇場推出的新劇,就是把聖女貞德詮釋為跨男當作號召的作品:因為歷史上已經有很多精彩作品都把聖女貞德描繪成女人了,我們這部要呈現不同觀點!(講這種話的人顯然刻意貶低那是因為聖女貞德就是一個女人的事實)


超棒的,歷史上已經充滿了偉大男人的故事,少數的偉大女人故事現在還要被奪走。嘿,讓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的強大女子其實是個男人、或至少渴望成為男人的故事。女孩們學著點,開闊新視野,她們不是女人,歷史上的豐功偉業都和男脫不了關係!何不成為真正的自己


我這種批評是在剝奪弱勢成為主角的機會?那所以現在跨性別男人到底能不能跟男人劃上等號?如果不可以……開什麼玩笑,騙自己要騙全套的對吧,當然不能選不可以,要站在歷史正確的那一邊。對,跨男就是男人,那所以跨運現在要跟我講男人很弱勢?


講白了,我覺得王國之子演到後來是個很厭女的故事,奪走一個女人的成就說那都是男人的功勞。用同一套標準,把歷史上的著名奇女子詮釋成自我認同是男人的創作,在跨男即男人的前提下也一樣是超級厭女的作法,都同樣爆破了女性主義者長年追求平權的努力(不以這為前提可以進行有趣的討論,但不過跨運支持者已經把這選項摃掉了,遑論實際上厭女也是不少人選擇跨性別的理由)。


這就更別提泰晤士報的後續報導指出,環球劇場內部有人認為伊莉莎白一世也是跨男。看到新聞當下我快笑死,難道歷史正確的那一邊是指男人那邊嗎?First Time?只能說生理性別確實存在,硬要為了扭曲的政治訴求自己騙自己裝作不存在,就會發生像上面這樣無所適從,價值觀整個歪掉的鬼故事(堅持這種論述實際上會傷害跨男與TS,卻有助於TG跨女和男人鯨吞蠶食女人的一切,而這也就是當代跨運的本質了)。


這不是什麼進步,只是很厭女很歧視而已。


但當然藝術創作嘛,厭女系作品滿坑滿谷,沒什麼不可以的,只是又來了而已。但讀者和觀眾自然也可以批判作品裡不好、甚至很糟糕的地方。創作者與支持者沒必要虛心接受,但也不該反過來玻璃心的指責,說觀點不同的批判都在侵害創作自由所以禁評,這種論調非常幼稚(但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嗯……)。


王國之子是娛樂向的漫畫,作者びっけ不需要遵照史實,愛怎麼畫就這麼畫。我只是對歷史被這樣詮釋感到非常遺憾,所以多年後忍不住寫一篇心得抱怨。甚至我想王國之子的作者,大概也不是真的有意要搞一個很厭女的故事。


實際上從本作情節看得出來,我感覺得到作者更在意的一直是階級問題。如果是這樣替身畫成女人其實就沒事了,但可能又有必要在故事裡置入BG愛情,而且男角女裝又很香啊,結果最後就變成這種超級厭女走向。或許情有可緣,但有夠白爛,可惜了這個開場很吸引我的故事。


雖然就和許多少女漫畫中那些女扮男裝的王者一樣,羅伯特最後也基於伊莉莎白的遺志,選擇成為終生女裝的王者。可儘管這種在社會性別壓迫下的倒錯以及灰色空間,一直是我很喜歡少女漫畫的地方。


但讓女人化身男人去做通常只留給男人做的工作,和男人化身女人去做通常只留給男人的工作,還在重新詮釋女性的歷史時把她詮釋成男人……實際上先不計階級問題,在牽涉到性別結構問題的時候,這兩種處理就是有著截然不同的意義。只要願意睜開眼睛,就是可以看到這裡面問題很大。


王國之子當初已經讓我覺得很不舒服,沒想到幾年過去更猛的出現了。當代跨運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否認生理性別存在,要所有人承認國王沒穿衣服,結果到頭來連社會現存的弊病都一起肯認與強化。更別提激進跨運支持者甚至主張,考古人類學與法醫人類學不該透過人類遺骸的生理資訊判讀性別,而是要以服飾、使用器具(生活方式)作為判讀時的主要參考依據。


用這個標準羅伯特會在多年後被現代進步的(?)考古學家歸類為跨女,但實際上他只是為了所愛之人的心願,終生隱藏起真正的自己為國為民努力。但在一切空間都被壓縮成跨的世界裡,糟糕結構中僅存的唯一美好將遭到抹消,善良與正義無法回來,而是被推得更遠,想想還真是很諷刺的一件事。


厭女沒有極限,有時差別只在於拿什麼包裝,但我總可以選擇通通批評啦。



2 則留言:

  1. 這種無意識厭女的作品好可怕......
    想到小時候讀的一些對女強人角色會有的讚賞:她把自己當作男人看待與要求,所以才能跟其他男性平起平坐--當時還不覺得有問題,現在已經知道這種論述背後對女性的壓迫了。但看到現在又有退回那個時期的趨勢,真的不能輕視這種來自各面八方對女性的侵蝕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厭女實在是太過幽微的事情,有時還非常的難以切割,想來實在非常困。我一直以為女人要成為男人才是夠好的人是舊時代思維了,但跨運讓我驚呆了,還真是令人五味雜陳。現在更恐怖的是明明知道那種論調有很大的問題,但煤氣燈開下去全部都變成進步的一個態樣,好女人就要包容……唉,真不舒服。

      刪除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