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3日

藍色恐懼(パーフェクトブルー.1997)

最早知道這部片是在電視上,當時它被翻成幽暗心靈放在卡通台很晚的時段播,剛開始看預告還以為是奇幻片(那一台我竟然也忘了)。當時也不知道今敏是誰,只當作是舊時代的OVA,要到千年女優這部片我才正真認識這位導演。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開始有很多經典電影重映,而今敏的藍色恐懼與東京教父也在這個陣容當中。


雖然因為人在異世界的關係院線實在趕不上,但還好仍趕得上高雄電影館的播映,那怕我都喜歡戲稱那是個視廳教室,但無論如何還是比在家裡看要好得多。我到現在還記得第一次看藍色恐懼時的震撼,無論劇情還是畫面表現都非常令人驚豔(不計中間還插了很多廣告的話XD)。


大概是太驚豔了所以腦袋偏向一片空白,反而這次重看有成功想得比較多一點。所以這篇算是簡單的寫寫自己這回重看的感觸,會寫得比較隨性一點,劇情也是不客氣透光光。


總之故事是從隸屬於半紅不黑偶像團體CHAM!的霧越未麻,因為事務所方針半推半就的決定轉型成女演員開始。從演出看起來未麻與其說是對成為偶像有熱情,倒不如說她期望的是能紅,只要能紅那一切好商量,當然她為了達成目標也非常腳踏實地的努力。


畢竟偶像都做好幾年了還是不上不下,人家又說自己有演戲天分,那就試試看也無妨。再說了女演員感覺地位比較高、生涯也比較長久沒錯。只不過尷尬的是當未麻朝夢想前進的時候,也有別人把夢想寄託在她身上,而且是寄託在身為偶像、也只能是身為偶像的未麻身上。


日本的少女偶像直白的講就是販賣青春純潔幻想的存在,那樣的形象是如此受到讚揚,自然也會被許多女性內化為某種理想。無論其背後的文化意涵有多值得商榷,那個光鮮亮麗且受人讚嘆的璀璨形象,仍耀眼到足以吸引一代又一代有著表演欲和明星夢的女孩。


未麻當然也是其中之一,而且轉型前在團體中站的也是C位,表示有人氣也受公司重視。轉型成女演員也是認真在替她做考量,畢竟如果這方面的演出開始多到跟偶像活動衝突的話,那看起來倒也不是沒有機會紅?


而且事務所真的有用力心,替她爭取到一線連續劇的配角,上司也親自到拍戲現場交際希望能有更多戲分。但問題是演藝圈終究殘酷且充滿剝削,面對女性那更是吃人不吐骨頭。想不出後續要怎麼寫的編劇,索性決定剝削新進女演員,寫了個超賣肉角色。


劇情又是脫衣舞又是強姦還要殺人,戲分重是很重卻也充滿壓力並容易引來負面評價。我不免想到Netflix去年頗紅的AV帝王(全裸監督.2019),雖然有人在裡頭看見滿滿的愛,但我卻看到以表現自我為名義的殘忍剝削。而且那怕如此,編劇大概還會有種這也是給她機會啊,不演的話後面搶著演的可多了的施恩想法。


為自己單飛的未來感到不安的未麻橫著心接下這個角色,事務所的老闆儘管為此擔心,但旗下女演員都說好了,這畢竟是個機會何必阻止?不,倒不如說都要演這樣的戲了,那順勢再出個裸體寫真集也沒什麼,那位攝影師拍得很好的,是藝術不是色情啦!


如同所有為藝術犧牲的女孩一樣,很多人都懷抱理想期盼能有所成就,但等在盡頭的究竟是什麼……誰知道?想奮力一搏的未麻也只能硬著頭皮走下去,那怕擔心她的家人打電話來質疑,也只能強顏歡笑的說她很確定這個選擇是對的,畢竟她還能怎樣呢?


不想直接從演藝圈中消失,她也只能豁出去了。但正是從這時候開始,未麻的房間變得越來越恐怖。未麻的經紀人留美從前也曾當過偶像,遺憾的是沒能成功翻紅便已退場。這樣的她把夢想寄託在未麻身上盡心盡力的付出,只不過這個付出對本人而言非常恐怖。


因為身為未麻的第一狂粉,留美比任何人都無法接受未麻的轉型,對她來說不再純潔可愛虛幻唯美的未麻根本就沒有存在意義!曾是偶像的她在其他粉絲眼中永遠沒有不笑臉迎人的權利,而對留美來說,未麻永遠都只能是完美的偶像。


留美開設了名為「未麻的房間」的個人網站,身為經紀人的她長期用第一人稱佯裝未麻撰寫個人日記。平時的話內容讀起來還算可愛,就是一些零碎的日常分享。可當未麻作為女演員不得不進行大尺度演出時,偽個人日記變成一連串活在夢裡的虛言妄語。那個才不是她,未麻可是乾淨清純的夢幻偶像,才不會做那種事呢,那個在連續劇裡演出色情場面的只是冒牌貨!


發現這個網站的未麻本人剛開始覺得有趣,但也漸漸的也毛起來。畢竟寫這網站的人很明顯非常接近自己,怎麼想都是個超級跟縱狂。那個人會是誰,難道是她走到那裡都會看見的其貌不揚歌迷嗎?更糟的是那些日記裡的所思所想,某方面而言確實點中了未麻的心聲。


她不是不想當女演員,但如果成為女演員的下場是必須這樣可鄙賣肉的話,那還不如當偶像要輕鬆快樂也美麗得多。伴隨著裸體寫真集開賣,以及充滿色情味道的演出在電視上播放,大眾輿論兇猛且毫不留情的嘲諷這個新面孔。偶像時代的支持者以夢想破滅為名變得更加無情,雪上加霜的是CHAM!在未麻畢業後的第一支單曲竟然衝上排行榜,一來一往的結果讓她變得更痛苦。


如果當初繼續當偶像就好了、如果拒絕這個演出就好了,假如那個彷彿三級片脫星一般的人不是自己就好了,如果未麻的部屋寫得是真的,搞不好也不錯啊!逃避現實向來是人想要保護自己的常見反應,未麻也很自然的陷入這種想法,但戲還是要繼續演下去,她的精神壓力也因此變得越來越大。


同時間事態也往更加殘虐的方向發展,對未麻遭遇感到忿忿不平的留美,正加大利用網路灌輸瘋狂粉絲錯誤資訊的力道。她大灌迷湯到讓對方願意為了「保護未麻」動手處決導致目前狀態的壞人,比如編劇、攝影師或事務所所長。


未麻與這些兇殺案的關聯明顯到令她不安,偏偏她在連續劇中的角色又是一個精神失常、搞不清楚自己是誰做過什麼的殺人犯。現實與幻想以恐怖的方式彼此串連,讓她無論工作還是生活都沒有能夠喘息的空間。


家中的魚突然死亡,加上觀察視角過近的網站,都讓未麻開始懷疑絕對有個什麼侵入了她的生活,但真的是這樣嗎?恐懼和正在演出的連續劇情節混合起來讓她變得更加神經質,會不會其實根本沒有別人,一切都是她自己無意識的自導自演,有可能嗎?沒可能嗎?


未麻開始自我質疑並看見幻覺,更糟的是留美對偶像未麻這個存在的愛也越來越偏執。當發現針對「壞人」的謀殺已無法把未麻重新洗乾淨時,處決掉眼前這個骯髒未麻便成為理所當然的選項。畢竟只要讓演員未麻從這個世界上消失,那偶像未麻便能永遠活在夢裡不再受到任何傷害。


狂熱粉絲被留美偽裝的未麻唆使,朝自己曾深愛過的霧越未麻本人發動攻擊。事發地點就在未麻演出強暴戲的戲棚裡,增添了整個段落的性暴力意味,同時間虛實交會與撲朔迷離的情境更是魄力十足。


我還記得當年看見狂粉被殺掉而未麻暈過去的那一瞬間,當時不知道背後還有個留美存在。我只想著下次她再醒來大概會是在醫院之類的地方,一切或許都會慢慢轉好。但料想不到的是當未麻再醒過來時,她身處的位置是「未麻的房間」,一個魚還活著的未麻的房間。


瘋狂的留美把自己的房間打造得跟未麻租屋處一模一樣,她已經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留美還是未麻,又或者說她必須成為未麻否則無法繼續活下去。穿上未麻偶像時代打歌服的留美化身為另一個人格,並為了捍衛自己的存在而戰,展開一場荒謬卻又無比恐怖的無情追殺。


如此瘋狂的場景在虛實交會的畫面上看起來,竟有種意外的美麗與驚悚。這段很容易令人意識到我們日常所習慣的安全感,其實如此輕易就能化解。這種已經不顧一切的當眾追殺,很容易被直覺的認定應該輕輕鬆鬆就能被注意到並加以阻止,但實際上在疏離的城市裡,未麻一時之間竟然完全找不到對象求助也得不到注意。


她只能不斷的逃,躲避留美兇狠的攻擊,然後當已經精神失常的留美把朝自己行駛而來的大貨車,當作舞台鎂光燈並聽見不存在的觀眾歡呼的那一瞬間,未麻賭上一切撞開自己的經紀人,救了她,某方面而言也救了自己。


我總忍不住想像,如果這整件事是以留美死亡未麻獨活的情況結束的話,那光是在案情尚未釐清之前(先假設有日本警方有辦法完整把案情查出來,我想應該可以),未麻大概已經先被媒體和大眾輿論生吞活剝,演藝之路大概也會變得難以為繼。


但既然瘋狂的留美活了下來,未麻的說詞第一時間就有個佐證在那裡。更別提年輕貌美的受害者對比老胖又精神失常的加害者,向來是身材與年齡歧視化身的媒體,會傾向以怎樣的方式報導也不難想像,而大眾向來很吃這套。


始終難以忘懷偶像夢的留美,就這樣成為演員霧越未麻的養分,八成還被大報特報到,全國再也沒人不知道這位曾當過偶像的新進女演員。說不定還會趁機抬轎,能得到這種狂粉的表演者肯定有什麼不簡單的地方。畢竟體制性問題太難以捉摸,不如就把一切當作個人魅力與本來就有病所導致的變態與失控,要來得簡單易懂得多。


未麻多年後到療養院時看見的留美,仍舊留在那個只屬於她自己的美好夢境裡,一個永不終結的當紅偶像幻境。曾被那個體制剝削傷害的留美,單方面寄託夢想又單方面想殺了未麻以保護夢想。但說來微妙,也正是因為這份傷害才讓未麻突破原本的免洗狀態,不再只能單方面受到體制剝削,而是反過來利用了這些剝削與殺戮,進一步在演藝圈脫穎而出發光發熱。


結果到頭來原本的受害者也成為體制的一部分,透過對自己與他人的剝削來成就自我。雖然有些意見覺得未麻結尾對後視鏡說的那句「畢竟,我可是真貨呢」,是劇情在暗示也許還是有身分對調成功的可能性。但該怎麼說呢,不要小看年齡和身材的差距啦,這可是公眾領域,再怎樣也不可能做到那種程度好嗎?


於是在那句台詞中我感受到的是未麻其實對自己出頭的理由很有意識,這些年來大概也備受他人與自己的質疑。她究竟是靠著那件連續殺人案竄紅,又或者當前的地位確實出自於個人實力?但該怎麼說呢,所謂的「紅」,理由又或者條件從來都很複雜。不管是社會事件還是演技,全部的因素都盤根錯節,很難抓單一原因出來,全部的全部都是理由。


或許未麻花了很多時間才讓自己接受這件事,才終於覺得即使如此也不該否定自己的努力與地位。說不定也正是不斷看著始終沈溺並停留在偶像夢裡的留美,才讓未麻意識到她已經走出來,可以安心了。


未麻現在是日本演藝圈中位階更高的演員,而且還是頗受注目的知名女演員。對現在的她來說偶像時期雖然也是自己的一部分,但很可能已經跟黑歷史差不多。「真貨」這詞用在這裡,既是雙關同時也是自我肯定,她,已經越過了人生的迷霧。


她就是真真正正的女演員霧越未麻,那個受到社會囑目的演技派。她不用再穿著超短迷你裙討好色咪咪的男性粉絲,而且也不再能輕易被取代或消失,因為她已經是真貨了。那怕演戲總之是在討好觀眾,那怕她還是在這個剝削體制裡,但沒關係,她已經不是演藝圈底層的免洗筷,更不是失敗退出、只能幻想自己是半紅不黑偶像的留美。


但話又說回來,犧牲了三條人命與二點五顆心靈成就出的名演員霧越未麻,值得嗎?或許最令我感到恐懼的是,自己沒辦法覺得這不值得。而藍色恐懼這整個故事除了道出一個充滿剝削的女演員成名記外,也深層的點出了人類社會對所謂好女人的想像與定義是什麼。


又為何會出現這種想像與定義?這種想像與定義又反過來制約了什麼?最後甚至生成一種讓觀眾(男人)覺得自己有權力要求,而做不到的女人就是失敗者的社會氛圍,可怕到足以把人逼瘋,並不惜一切代價也要爬出來?


為什麼社會一方面吹捧偶像的青春之美,另一方面又將之貶低?有實力的人比較值得尊重,所謂的實力指的究竟是什麼?為何以所謂「為藝術犧牲之名」產生的剝削,總往往以更加深層無情的形式在傷害女性?這些問題都可以寫論文,不過我覺得試著想想看還是很重要。


藍色恐懼(日語:パーフェクトブルー / Perfect Blue)並不只是一部結合色情畫面與血腥謀殺的電影,而是存在著更加深層的探討,只要想到這是今敏第一次擔任導演的作品便不免為之讚嘆。當然在千年女優之路裡的藍色恐懼戰記一文中提及的,各種讓人笑到翻掉卻又慘到極點的製作過程令我印象深刻,但那畢竟是指重製之前的版本。


現在觀眾能看見的都是重製過後的版本,更是一部令人驚豔的出色作品。本片中出神入化的分鏡與氛圍,都讓撲朔迷離的劇情張力十足,並賦予極端神經質的劇情說服服力。虛實交會的畫面在唯美、色情與暴力中流轉的巧妙手法,不但讓作品既能輕鬆引人入勝,又能強烈的展現故事理念與藝術性,絕對是值得一看再看的好作品,我非常喜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