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6日

吉娜.B.納海:天使飛走的夜晚

當我聽到本書在辦試讀的同時就決定報名了,倒不是基於什麼深遠理由,純粹是因為發現作品本身走魔幻寫實路線,然後我好久沒看這個類型了很懷念,外帶評價不錯,所以就馬上把信寄了過去。


莉莉的媽媽羅珊娜在她兒時某個夜裡,伸出雙手展開翅膀從屋頂飛走了。之後她在每個角落尋找母親,哀傷從伊朗蔓延到美國,家族傳奇的真相隱藏在無盡未知裡。這是個有關於一群伊朗猶太女性、受詛咒的血脈,以及終生流亡之人的瑰麗故事。



剛開始翻時我就訝異於小說本身的好讀,畢竟天使飛走的夜晚入圍了許多文學獎項,所以我原先假設她不容易入口。但沒想到這其實是部行文非常流暢的作品,再加上故事與人物表現極之戲劇化,所以讀起來意外的快,明明不算薄卻也在沒什麼壓力的情況下掃完。


本書結合了魔幻寫實的第三世界家庭史詩,以及近年十分流行的移民之愛恨情仇這兩種題材。但或許作者吉娜.納海寫作的主力就是放在女性家族史吧,所以傳統裡 屬於男人的事在小說中就沒怎麼深入著墨。另外主要角色幾乎都是猶太人,但顯然作品本身在乎女性更甚於種族,所以並沒什麼深入探討。


書中對於政治紛爭僅輕輕帶過,所以如果是想看伊朗這幾十年來的革命、紛亂與悲哀那種國仇家恨向作品的話,那本書可能會讓人失望。雖然她並非沒寫,但不管發生什麼重大事件,故事中的情節依舊聚焦在那些變化對女性角色的影響,而不做更深入、全盤的分析。


但說真的我並不討厭這點,反而還覺得這正是天使飛走的夜晚成功的地方。在那個女性被傳統箝制的落後社會裡,能做什麼「大事」反而奇怪。外頭變化再激烈也只是原本苦難是否增加的問題,實情就是女性在伊朗本來就只有逆來順受的分。


想出頭,請善用女性本能想辦法找個有錢人嫁,不過大部分都是所託非人;要靠自己?對不起有很大機會累死,不是一定失敗,但當然也不保證成功。說真的這個故事充滿了大概會讓(部分菁英取向的)婦運人士者氣死的情節,可現實有時就是如此殘酷無理。


遊戲規則早訂好在那裡,除非運氣非凡,否則也只能想盡辦法玩得比別人漂亮,不然就是死於塵土中無人聞問。而這樣的劇情處理配合故事中不停出現的所謂「宿 命」,更產生微妙的化學作用。就某方面而言這是理由,但從另種角度來看那又變原因,整體觀之更成為反諷與無奈、有趣又悲哀的古老組合。


個人閱讀這部作品的過程是愉快的,雖然我讀魔幻寫實作品容易膩,但久久來一次感覺又很棒。我喜歡書中那些用簡單字句就能顯現瑰麗的形容方式,那種家常便飯 的語氣將故事中種種意象襯托得更加漂亮。只是劇情越到後段就越回歸現實,少了前面的大量迷離色彩讓人覺得相當可惜,但反正寫得也不差,加上收尾不錯,所以 整體還是看得開心。


至於小說本身不得不說,真的是極之八點檔,各式各樣常見橋段連番出馬,大概想得到的梗都塞進去了。閱讀途中彷彿可以聽見作者吶喊「我就是要給你八點檔到 爆」,幾段情節都戲劇化到不行,而且有幾個地方更是寫到非常傳奇,但也因此看來真的十分爽快,不得不說魔幻寫實就是要這樣呀。


總而言之本書是個非常專注於女性的故事,許多不同的性格、人生與選擇藉由各種因緣連結在一起,交織成同時撈捕希望與不幸的龐然巨網。小說中不斷強調的宿命像是詛咒卻也是自我設限,讓人在感到不勝唏噓的同時又忍不住殘忍責備。


伊朗女性一生的選擇機會不太多,錯過往往就全盤皆輸,在那壓抑的世界裡視野被逼得極之狹隘,但總還是有許多堅韌女性,倚靠自身能力掙回空間。故事中的淚水 反覆灑在同一片土地上,但在幾經波折換來瞭悟後,但願新土地再也不需淚瓶的存在。天使飛走的夜晚在同類型的作品中顯得十分小家碧玉,但也因此頗具自我風 格,有興趣的話推薦一讀。



吉娜.B.納海相關作品心得:

裏海之雨



舊站人氣:1207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