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3月8日

屠龍者布倫希爾德

東崎惟子獲得第28屆電擊大獎銀賞的作品,因為很喜歡封面設計,雖然對劇情簡介有那麼冷感但還是好奇找來看,結果出乎意料滿喜歡的。寫得有意思又別出心裁,結局的處理更是深得我心。所以現在很努力想把劇情簡介寫得有意思一點,儘管八成會弄巧成拙。


這是神存在的世界,也是人忽視神的世界。墮落巨龍守護島嶼「伊甸」,期待終將回歸天堂的日子。但人類的科技已經點到能殺龍,在這股戰爭狂潮中繼承屠龍血統的齊格菲家格外特別,這也為什麼被綁架的齊格菲家小女兒能適應龍血。遵從神之意志的銀龍因此把她當作女兒,然而吃下智慧之果的她,到頭來粉碎了神所許諾的永遠……


讀這本的感覺有點像多礼禮的煌夜祭,都是混合神話、傳說,帶有夢幻氣息卻又在其中置入現實殘酷之反差的奇幻小說。不過和溫馨取向的煌夜祭相比,本書走的是淒厲路線。而且該怎麼說呢,這故事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這個淒美並不是因為角色無法控制命運,正好相反,她可以,只是不要。


光從簡介便能意識到,作者在書中拼貼了大量神話與宗教元素,也利用這些現成的文化象徵來豐富小說所欲營造的空靈氛圍。這作法當然取巧,但處理得不錯所以效果有出來,然後這才是最重要的。


之所以成功的最大要件,我默默覺得是因為貫穿整部作品的基督教概念引用有到位。正因為這部分對了,所以小說主線的佈局串連起來時,整個力道也就出來了。連帶閱讀時我常忍不住覺得作者應該是上過教會的人,只不過也是典型的不良教徒啦。


整個故事的主線很單純(對,所以我再來要捏劇情捏到透心涼了),就是被龍收養後活在伊甸的少女,深深的愛上了龍。在龍被自己親生父親也就是當代的齊格菲家主西吉貝爾特殺害後,她選擇用盡一切手段復仇。


曾吃下智慧之果的布倫希爾德剛開始非常橫衝直撞,但後續劇情證明她無疑是全作智力最高的人,整個故事根本是披著宣教小說皮的病嬌影后傳說。儘管在重傷中被帶往人類社會的她立場薄弱又遭受控制,身邊還有無數好人壞人費盡心力,打算用各種聰明手段軟化她內心的痛苦和憤恨。


儘管如此布倫希爾德依然把自己的恨意收藏心底、避免美好的日常將之磨耗,更巧妙扮演人們心中理想的面貌。在失去未婚妻與孩子的薩克斯上校面前,她成為對方心中那個善良單純的女兒。面對自己哥哥西格魯德,她化身只在對方面前展現真實性格,強大卻也有脆弱一面,一切坦白到彷彿唯獨無法對他算計的美麗女子。


針對信仰龍的堤豐教團,她以食下智慧之果獲得的真聲語言巧舌如簧,讓教徒與狂信者成為自己復仇的重要助力。而在軍方與世人面前,她扮演為了尋求父親與大眾認同、渴望融入社會,為此不惜賭上性命守護人群,但實際上一切只為最後的血祭。


整個故事只有一開始曾真正見過那股恨意的親父齊格菲家主西吉貝爾特,才知道眼前少女的真面目。也正是因為他小心防範,布倫希爾德才得那麼大費周張設下規模龐大的圈套。


她利用吞食銀龍屍體獲得的半龍身分,送出鱗片讓狂信徒暫時化身為龍展開襲擊,並在守軍無力化時站出來拚命保衛首都,趁機收獲人們的信任與讚譽。布倫希爾德藉此製造出全國性輿論壓力,也讓軍方跟著動起來。


之所以這麼辛苦都是為了處理齊格菲家代代繼承的屠龍武器巴爾蒙克,其本質乃是神力碎片,是當初處死墮龍路西法時遺留下來的力量。人們為了掌握這股力量,代代配種改良,最終才獲得齊格菲家族這個成果。


但人想要掌握神力依然不可能,所以繼承了巴爾蒙克的人大腦會逐漸受到破壞,力量使用得越多就會壞得越嚴重。為了不讓兒子西格魯德繼承悲慘命運,西吉貝爾特始終四處征戰不願回國,期盼能在自己這一代把龍殺光。


但到頭來因為布倫希爾德串連他友人、兒子、軍方、國民的壓力,讓他最後不得不讓兒子提早繼承巴爾蒙克並短期歸國,而這對佈下天羅地網的布倫希爾德來說已經夠了。


大半本小說裡,她演到哪邊是真哪邊是假,其實已經分不出來。只知道來到故事最後,她利用許多人的善意與惡意,成功讓愛著父親的哥哥毫無防備的把她與爸爸一起殺掉。西吉貝爾特死的時候什麼都沒搞清楚,原本的期盼也因此全盤破碎。到頭來西格魯德還是成為受到詛咒的屠龍者,還親手殺掉他摯愛的父親與妹妹。


作者用疏離的筆調描述布倫希爾德如何汲汲營營的完成復仇,然而整個故事的重點在於,這個復仇其實對她追求一般意義上的「幸福」是多餘的。因為銀龍早就教導過她,順應神意的善良之人將在死後前往永年王國,在那裡過著永遠幸福快樂的生活。


雖然一般的宗教保證虛無飄渺,但在本作中那甚至勝過納尼亞王國的許諾。伊甸在現實中的存在已然證明神的存在,而直接承受神之使命的龍傳達的旨意,則是毫無疑問的真實。


即使在伊甸作為父女一龍一人不能結合,但在神所許諾的永年王國,那一切將不再是問題。也就是說當初銀龍在自己面前死去,而布倫希爾德也瀕死之際,她只要就這麼默默接受生命結束,那永遠的幸福快樂將會立刻來臨。


可是她不要。


銀龍很早就意識到了,在伊甸之外出生的布倫希爾德終究更偏向人類。即使聆聽神的教誨,她內心仍有個什麼令其無法信服,本質上就是無法接受。哪怕幸福的許諾如此實際,她依然無法捨棄恨意,甚至動用最心狠手辣的方法也要完成復仇大業。通向永生的門從未對布倫希爾德關上,但她背對門大步離開,腳步堅定決絕。


小說最後回到一開始的場景,穿著血紅軍服的銀髮少女在黑暗雨夜拜訪藍眼男人的家,談起她短暫的一生。故事最後揭露那是甫剛死去的布倫希爾德,來見已成為永年王國居民的銀龍。善良的他無法真正理解她在想什麼,只能理所當然的推測並感謝她。即使我往後會永遠為妳留下的傷痛與遺憾憎恨妳,但還是謝謝妳願意為我付出到這個程度,謝謝妳思慕我。


布倫希爾德為了保留她在銀龍心中的完美形象未多做解釋,也或許龍本來就聽不懂,但她內心的話某方面而言說明了,為什麼她會做出那樣的選擇。我的理解是,那是因為永年王國許諾的美好,根本不是她想要的東西,那種永恆對她只是地獄。


少女對銀龍的愛殘忍、刻薄、充滿肉慾與控制欲,那不是什麼健康的情感。換個角度來看,搞不好人類入侵伊甸其實還救了這段關係。雖然事到如今也無法確認,如果一直和平的生活下去,少女是終有一天還是變成病嬌,又或者會快快樂樂的在死後前往永年王國。


但反正至少在這點上她沒得選,當黑暗的情感被激起時,有些東西就回不去了。所以布倫希爾德無法選擇永年王國,她只能咬著牙背對神的國度,做盡各種確保自己會下地獄的事。小說最後她對銀龍說了,光是聽見這句話,就能讓我在無盡黑暗中永遠走下去。


但那句話指的是哪一句?是感謝,還是更之前說的,我會永遠、永遠的憎恨妳?銀龍無法改變少女,反過來少女也無法改變銀龍。她們深愛彼此,卻是徹底的平行線。少女不能忍受天堂,銀龍無法選擇地獄,那是本質問題,無法理解的就是無法理解。


對只能那樣愛著銀龍的布倫希爾德來說,或許唯一正解就是讓他在天堂永遠憎恨自己。為此她不惜永生永世徘徊在無垠黑夜的冰冷暴風雨中流浪,只因為比起永恆的光明與幸福,這結果更貼近她的渴望。


比起無止盡的同聲歡笑,我寧可在你心頭捅進絕對拔不出來的刀。而最後讓她見上一面補刀的神明,不管怎麼看果然都機車到一個爆炸。我好喜歡銀龍想追上少女,結果走不出寧靜小屋,下秒永生王國本日晴空萬里,少女與她的黑夜已再不復見的描寫。


對我來說,屠龍者布倫希爾德(竜殺しのブリュンヒルド)這樣的故事很對胃,如此浪漫,如此感嘆,卻也如此圓滿,非常動人的愛情故事。最後來談あおあそ的插畫,上面講過我很喜歡封面設計。不過實際上彩稿走的是簡略的厚塗路線,帶點意境但不是很精緻。反而黑白頁的表現好得多,對角色情緒掌握得不錯也有氣勢。整體而言沒有背景,但我覺得是適合本作的插畫。


AP連結:屠龍者布倫希爾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