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3日

倫敦.華勒斯典藏館與下午茶

無論這種嚮往究竟有怎樣的文化意義在裡面,對我來說到英國就是要喝下午茶啊!雖說因為到英國喝下午茶這本食譜,讓我對鄉下小茶室充滿興趣。不過實際上爆滿的行程根本沒有餘裕去追尋鄉村午茶之旅,最後還是傾向找芭樂但方便的觀光客行程。


沒關係,只要有三層架和茶就可以了,重點是曾經試過的滿足,即使最後實際上是坐在一大群日本人和中國人中間吃著乾巴巴蛋糕也可以!(住口)抱著這樣的想法我那幾天一直在查各大飯店的下午茶套餐,首選是福南梅森(Fortnum & Mason),但訂不到的話其他也行。



雖然飯店的下午茶套餐至少四十英磅起跳,六十英磅也不算什麼,不過旅行時人心中的消費額量尺是用另外一支,我可以!可就在還在查詢資料時,開在華勒斯典藏館中庭的Wallace Restaurant橫空殺出。


老實說華勒斯典藏館雖然不算冷門,但對比大英博物館、國家畫廊、倫敦塔等地,也不是什麼超級熱門的觀光景點,甚至我行前完全沒注意到這個地方。之所以會知道是因為我妹剛好有高中同學住倫敦成為友情地陪,聽說我們想喝下午茶馬上大力推薦這裡,以下原句重現:


「我帶妳們去我的私房景點,台灣很少人會去那邊,可是超級划算。只要有朋友來我都會帶去那邊,三層架二十英磅有找,根本佛心來著!我跟妳們說那些飯店的下午茶我也都吃過,就算花上五、六十英磅味道也通通不怎樣啦,這裡可是英國!」


這真是,多麼失禮卻又無比堅定的在地保證,就這樣我們一同前往佛心來著的華勒斯典藏館,準備接受國家佛心來著的洗禮。這麼說是因為這間博物館確實由國家擁有,華勒斯典藏館(The Wallace Collection)原本是赫特福德侯爵西摩家族的別墅。這個家族雖然在政治上並不活躍,不過在十九世紀的歐洲可是數一數二的富有家族。


館內存放了幾代侯爵的收藏,並由侯爵的私生子理查.華萊士爵士繼承,再由同樣熱愛歷史與藝術的華萊士夫妻繼續擴充,最終在1897年由華萊士夫人以「絕不可分散館內收藏為條件」,極為特殊的整批連同宅第捐贈給國家(友人A強調,這個家族現在還是,非.常.有.錢,附帶一提也因為這個條件嚴格到連借展都不行,後來花了很多年才想到辦法用法律解套)。


距離最近的地鐵站應該是龐德站,出來後沒走很久就能到,我們邊聽著英國友人A強調,特定節日典藏館還會有西洋劍表演,那些表演者就算是不喜歡西方臉的她也覺得超帥之類的資訊走進去,然後一走進去就……哇啊啊啊啊啊,我心中伯爵與妖精的世界就長這樣啊啊啊,少女心大爆發啊啊啊!!!










嗯,這以前是私人宅第呢 ~(棒讀)

 

就不好意思我拍的照片一張比一張還要廢,就互相湊合湊合,反正網上用關鍵字隨便都可以撈到更好的。總之就是,之前去的要不是皇宮就是國家博物館,又大又華美十分正常,甚至因為太大所以有些地方只能整理個基本,像漢普敦宮和溫莎城堡部分區域我覺得都有點這樣的感覺。


但華勒斯典藏館真的是,超大、超漂亮、藏品超多,而且只要想到這只是家族其中一間私人住宅,就不免覺得……有錢真好 ~(被打)反正真的是很漂亮的地方,而且藏品也確實非常了不起。名家畫作、法國洛可可時期的器物、傢俱、飾品,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館內的盔甲與武器收藏。


在前往該處的前幾日我剛到過倫敦塔,裡面也有很多極具歷史意義的盔甲與武器收藏。但當時在看華勒斯典藏館的從中世紀到近代的相盔甲和武器收藏時,我的感覺是更加震憾的。不論歷史意義,我私心覺得華勒斯這組收藏超越了倫敦塔水準。


實際上後來查維基的也看見上面寫著,館內的部分盔甲與武器收藏是全歐洲最好的。當然我不是專家所以也不想講得太武斷,實際上連武斷的能力都沒有,這種比較也沒什麼真正的意義,真的要講當然是看,都看,全部不要錯過。然後我很喜歡這套收藏,如果有機會希望大家都能去看看,即使是我自己也希望能有機會再去。


   


當然關於武器收藏還有另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事,那就是這區的館員,一位很親切的黑人伯伯太可愛了。我去的那天觀光客不少,但也稱不上多,然後我正在看一組擺了精美POSS的全套騎馬武士,伯伯突然向我搭話,問我是從哪裡來的,嗯,台灣。


那台灣人打招呼是講什麼?我沒想太多就講了你好,結果沒想到伯伯眉頭一皺說,那不是跟中國一樣嗎?士可忍孰不可忍,衝著你這句話,衝著你這句話,所以我就很沒用的馬上教他講台語的你好。對啦,事後講給朋友聽時,我被一堆人念怎麼不教「呷飽未」………就,就我那時候沒想到嘛!!!(血淚)

 

所以,總之就是,英國倫敦華勒斯典藏館的親切館員還在等台灣人去教他呷飽未與更多台灣招呼語。咳,再來還是回到下午茶,就像上面提到的,Wallace Restaurant開在典藏館的中庭,上面罩有玻璃屋頂,採光很好人也很多,其實蠻多人是去那裡用餐的,不過我們的目標是下午茶!

 

 

通往廁所的路上都是雕像

 

裡面有漂亮的花磚



 全景把人照得太清楚,懶得P,總之就是,很大的矩形中庭。

 

其實如同英國友人A所說,三層架比較吃氣氛,味道大抵馬馬虎虎,說真的不管是蛋糕還是三明治,我現在都已經毫無印象了,用鑄鐵壺承裝的格雷紅茶也很普通。


不過我一定要強調,司康好吃,加上滿滿的奶油超級好吃。而且真的要講,我在英國踩過蛋糕雷(不過The Hummingbird Bakery的紅絲絨杯子蛋糕真是,超.級.好.吃,建議一定要試),但司康真是從頭到尾不管在哪個地方買通通都好吃,只能說司康的美味也是這裡可是英國的等級。




然後小道消息就是Wallace Restaurant雖然菜單上沒有Queen tea,但可以直接跟服務生點,只要十英磅就有奶油、果醬、司康和一壺茶,我覺得如果不執著於三層架的話,會是CP值更高的選項。


整體而言華勒斯典藏館是種我原本沒想過要去,但去了以後超級喜歡的景點。這次去因為時間有限其實沒能好好欣賞,整個就是走馬看花。現在又因為疫情的關係,可以出國的日子變得遙不可及,更別提再訪了。也因此往日回憶開始變得讓人很懷念,這篇也是因為這樣一直想寫,雖然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資訊在裡面。


不過確實是一段很快樂的回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