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日

末世男女 – 失去的文明

我一向很喜歡瑪格麗特.艾特伍的小說,大概是合拍吧。她筆下的故事一向不熱情,有時還帶種冷然的幽默,是我最喜歡的色調。從『使女的故事』、『盲眼刺客』到這本『末世男女』都是如此。作者已經夠有名氣,所以我就不多提了。


故事內容描述一個因為科技失控、自然反撲而毀滅的未來世界,和一個獨活於在世界上的人類『雪人』。在毀滅前,那是一個基因操控盛行的社會,但和美麗新世界等類型不同,書中的社經和現代沒有太大差別,只有合理的延伸。



在失控的新世界中,有一種新型人類克雷科人,他們是被創造出來適應新世界的基因人種。主角雪人對他們有種心理上的責任,他引導克雷科人們。故事就在雪人回憶毀滅前的過往與因由,以及他在新世界迷惑且奮力的生活中展開。


當人類將自然破壞到極限,然後又當上帝當了太久時,會發生什麼事?在雪人冷然的回憶裡,我們看見了那些過往。一個社會階級分化嚴重的世界,一個瘋狂的天才,一個被視為天使的女人,一場悲劇性的衝突。


書中的理想人種克雷科人,乍看之下是新世界的完美人類。他們依照精密的計算而生,可以為人類這種生物永恆的傳下香火,而且將不會帶給自然任何負擔。他們吃 草,生活水平被控制在最低狀態,而且天生不會希望提高。基因使他們不會產生宗教、戰爭、性暴力等許多造成毀滅的因素,而且比人類強健。


但雖然書中的設計者如此預估,他認為自己已經除掉所有對永續發展可能造成威脅的基因。但在書中,克雷科人還是屢屢做出另人驚疑的舉動,雖然總是在那之後立刻調回正軌,但也讓人不禁開始懷疑,人性是否埋伏在比基因更為深刻的地方,默默地產生影響?


基因改造近來一直是熱門領域,而複製、改造人種更是沒有停止過探討與研究。這一切似乎可以造福世界,但又像在殘害人類。而當一切消逝時,這些昔日的文明也立刻搖身一變,成了人類最大的迫害者之一。


作者在書中大量引用暗喻,不過這可能要讀原文會比較有感覺。離開那些故事表面上的反烏托邦諷刺外,單就故事來說,我認為這是本相當好看的小說。很少會有這種讓我翻開就合不上頁的書,並不是說合得上頁就不好看,而是感覺的問題。


作者採用跳接手法,一步步帶領讀者拼湊出毀滅的源由。這是個相當好看的故事,不一定讓人舒服,但是直達內心去(也可能我就是單純對她的小說合拍)。我喜愛冷冷的故事敘述與前進,遠勝過熱鬧非凡的爆炸作。


看著字裡行間,我彷彿可以看見作者在冷笑,早可預料卻又令人震撼的收尾,也被列入我心中印象深刻的小說結局之一,淡淡的,卻很強勁。單以小說來論,這本很好看。


不過在此要痛罵一下本書的翻譯品質,各種怪異的語法充斥全書,雖然無礙於瞭解故事,不過我還是要懷疑一下,這是什麼中文?我甚至還看到『風暴正甚囂塵上』這種句子。


別誤會,裡頭的風暴可不是什麼八卦流言,而是場貨真價實的自然現象龍捲風!一家大出版社的書會出現這種成語誤用,還真是讓我難過。可別再來個罄竹難書式的解釋啊。


此外,本書開頭有個爆彈式導讀,請各位防備。可能是擔心全書採跳接手法寫成,並非平鋪直敘,怕讀者會看不懂吧。導讀很親切地把書中所有的謎題答案全部整理得一清二楚,一樣一樣寫出來告訴你,連該自己推測的東西都全爆了。


我是不知道導讀先生認為讀者有多笨啦,可是用得著這樣提前剝奪讀者的樂趣嗎?這篇導讀正是那種最適合放到書尾的東西,一方面懂的讀者可以自行做驗證,而不懂的讀者則可以得到解答。可是放到前頭雷人是幹什麼?


(幸好本人中雷經驗豐富,苗頭不對立刻跳過,免去被炸危機……)


瑪格麗特.艾特伍的前作使女的故事可以說寫的極為刻意,一看就知道作者想說什麼,也很成功。而盲眼劍客則是一本單純的解謎小說,以主角的回憶來作解答。


和前兩本相比,末世男女在手法上更為成功,保留了盲眼劍客中利用回憶和現實交會,漸漸解開謎題的精彩;同時又帶出了作者想說的科幻諷刺內涵。


同時,除了表面上明顯的諷刺外,本作的內在也探討了文明究竟有多薄弱。人類幾千幾萬年來累積的一切,可以在轉瞬間消逝,而兇手正是文明根基之一的科技。因為科學的進步,反而讓文明用種比以往快上幾千萬倍的方式步向結束。


在末世來臨時,文明有多脆弱?此時空有記憶也完全無用,因為無法運作,也沒別人懂了。或許往後會有其他的智慧生物出現,但他們有可能正確解讀人類文明的一切嗎?到那時,對這些生物中的考古學家們而言,人類的足跡與糞便,可能和電腦與書本一樣重要。


文明一直很脆弱,一旦失去使用者,就會和馬雅文明中難解的圖型文字一樣,就算族人仍在,也無人能解其涵意。而當世界上只剩下幾名孤立無援、分散很開且無法相互連繫的生還者時,懂得如何使用又怎樣?



文明還是會消逝,縱使仍有人類存活,但那還是末世。


三部曲心得:

洪荒年代

瘋狂亞當


舊站人氣:1209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