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11日

我和吸血鬼有份合約(Shadow of the Vampire.2000)

如果說1922年穆瑙的經典恐怖電影不死殭屍:恐慄交響曲(Nosferatu)成功的驚豔(嚇)那時代的觀眾,至今仍是影史經典。那這部片就是告訴現代影迷,當初穆瑙為了追求真實感,特意找了真正的吸血鬼來演劇中的吸血鬼奧洛克伯爵,並因此引發拍片現場一連串失控事件……


設定看起來很勁爆,開看之前我也以為這是很歡樂的搞笑片,結果它又狂又CULT並充滿著病態幽默感。這部的劇情大抵就跟著Nosferatu的主線跑,敘述每個經典場景的幕後拍攝過程。


不過要注意的是這部電影在史實上完全放飛自我,是典型套個皮講自己想要講的東西的作品。不過即使如此套的這個皮,還是會讓看過「原作」的觀眾忍不住會心一笑。比如當所有劇組問穆瑙說吸血鬼的演員究竟是誰、真的沒問題嗎,導演說了,演員會在外景現場(現在的斯洛伐克)等我們,他會自己準備好妝容不用擔心。


接著穆瑙又告訴製片,這位演員是跟其他片廠幹來的(那時代演員大多數必須跟片廠簽訂合約領死薪水),所以整件才會那麼神秘。不用說到達拍攝現場後,吸血鬼第一次露面的場景,包括男主角演員在內整個STAFF瞬間嚇翻:


製片:他絕對不是哪家片廠的演員對吧,你到底去哪找來的!?

穆瑙:Max Schreck先生演戲的方法比較獨特,他會完全入戲,大家請多包涵別介意。

STAFF:問題不在那邊吧!!!


這之後來到「原作」中,強納登拿出自己老闆、吸血鬼手下寫的信件給奧洛克伯爵的那幕。那封打開之後寫滿突奇怪符號的道具紙,確實為「原作」帶來強烈的詭異氣氛。但在描述「製作花絮」的本片中,當吸血鬼聽見邊拍攝邊不停向演員狂熱碎碎念說明情節的導演穆瑙,竟然講那是一張房地產合約時,吸血鬼表示:等一下,你說這是契約?但上面到底在寫啥小?


對不起,看過Nosferatu的我看到這段,整個笑到翻掉。這之後吸血鬼看到女主角照片,然後穆瑙講起她在戲中的名字米娜時,吸血鬼也馬上強調她才不是什麼米娜,她明明就是女演員Greta Schroeder!


嗯,該怎麼說呢,真是跟得上時代的吸血鬼。


當然這部電影的笑點雖然常與吐槽有關,但本片的精髓並不是各種吐槽,儘管吐槽真的挺好笑的。要談論本片精髓,首先要問的是穆瑙為什麼要找真正的吸血鬼來拍電影?不只是為了標新立異,更不是為了什麼真實感,他真正追求的是如何實現自己對電影的理論。


片中的穆瑙相信電影作為全新的藝術形式,將能比詩與繪畫更進一步,透過藝術家的詮釋完美保留下世界的記憶。穆瑙極度渴望能透過攝影機,替全人類留下極致的記錄。那什麼是極致的記錄?將一種僅限於傳說的永生存在透過大銀幕記錄下其真實身影,正是符合導演理念的作法。


自幼對吸血鬼傳說十分熟悉的他,在讀完布蘭姆.史鐸克經典的恐怖小說德古拉以後,想起他童年時代的所見所聞。忍不住依照記憶前往鄉間探索的他,竟然真的找到了吸血鬼,並說服對方協助自己拍電影,報酬則是在完全不知情的狀況下被賣掉的本片女主角演員Greta Schroeder。


可雖說存在約定,實際上這位吸血鬼根本完全不受控。拍攝劇中男主角演員不慎割傷自己時,吸血鬼不像電影裡只是輕舔,而是整個直接壓上去嚇死劇組。之後他更盯上攝影師把對方搞到瀕臨死亡,而導演對此的反應則是大罵,罵的點是這樣電影進度會崩潰,為什麼要動攝影師,為什麼不去碰那個……編劇女孩!


吸血鬼表示,編劇女孩啊?放心,之後會。


好喔,這種明擺著曬剝削的劇情,反而顯露出某種既刻意又邪惡的喜感,以一種十分直接的方式強烈諷刺了電影業界長久以來的黑暗作風,意外很對我胃口。不過穆瑙找吸血鬼來拍電影的動機很明確,但吸血鬼願意來拍片的理由是什麼?


除了他是Greta Schroeder的腦殘粉之外,劇中有很多段獨白與對話都非常動人。當穆瑙要吸血鬼在看著Greta Schroeder照片時,想像自己心中最渴望的事物,並問他那是什麼時,說出陽光一詞的吸血鬼稍稍震攝了整個片場。


在某個夜裡吸血鬼一邊吸蝙蝠血一邊喝烈酒,談起了他對德古拉這本小說最大感觸。那就是書裡的德古拉可能已經有幾百年沒僕役了,他什麼都只能自己來。而當小說主角登場時,已經幾百年根本沒有所謂人類日常的吸血鬼,親自為了這個男人去採買食物並料理他的生活起居,那究竟是怎樣的感覺?


演出吸血鬼一角的威廉.達佛(William James "Willem" Dafoe),把這個陰森恐怖的經典怪物演出了懾人的深度。他一方面有著傳統恐怖片中那種典型的怪物形象,但同時又透過肢體語言、表情和話語,讓吸血鬼保留陰森兇殘面貌的同時又充滿人性糾葛。


當畫面在仿1922年原作風格與2000年的影片畫質間巧妙切換之時,那看起來真的非常、非常的有意思。於是看著看著我漸漸意識到,為什麼這個吸血鬼願意來拍電影。活了幾百年的他就算曾有過輝煌時光,但來到近代以後日子卻十分痛苦。


可即使如此他仍不想死、還是想活下去,所以這位吸血鬼也迷戀上穆瑙聲稱能給他的可能性:一個不死怪物能把自己的存在跨越也許有也或許沒有的終點,透過電影永遠保留下來的可能性。


和史實中的穆瑙公認是細膩的NICE導演不同,本片中的穆瑙是個變態暴君。他毫不留情的怒斥整個劇組,哪怕工作人員被吸血吸到快死掉,也要繼續抱怨對方沒盡到自己本份。


不管是對男主角演員還是女主角演員,他都狂熱的要求對方為了藝術努力。只要是為了他理想中的電影,那一切都可以犧牲。於是當電影拍攝到最後一幕,整個劇情已然充滿極度狂氣又病態的黑色幽默。


已經確認吸血鬼真的是吸血鬼的製片和新任攝影師,不得不配合穆瑙的瘋狂之舉。他們在地下室哄騙女主演乖乖配合,當她被吸血鬼嚇到崩潰時,這三個男人不惜對她注射鴉片,在她已經奄奄一息時,還要求她想辦法配合劇情做出需要的動作,也就是拿起木樁示意對付吸血鬼,完全是物盡其用剝削到了極點。


但當然看過原作也就是Nosferatu的觀眾都知道,等等,但電影結局不是長這樣啊!於是計中計來了,對女主演Greta Schroeder注射鴉片其實是為了設計吸血鬼。當穆瑙宣佈殺青的同時,吸血鬼馬上咬住說好的獎勵,也就是演員Greta Schroeder的脖子瘋狂吸血,然後他就因為她血中的鴉片,跟女主角死前一樣睡死了。


這之後導演三人默默等待時間過去,準備打開機關將陽光引入地下室。但實際上這個計謀早已被吸血鬼看透(從片頭來看,他也曾是個精明能幹的偉大軍人吧),事先把開門用的機關破壞了。


緊要關頭開不了門,自然也沒有陽光能救人,醒來的吸血鬼迅速折斷攝影師和製片的脖子,眼看下一步就要攻擊導演了。但穆瑙卻在此時此刻展現出無以倫比的狂熱,他顛狂的要求吸血鬼回到方才女主角身邊的位置,不然就不連戲了!


或許是因為覺得不急,或許是因為那追求藝術的氣場真的太過強大。才剛連殺兩人的吸血鬼,都忍不住為了這部自己是主角的電影,乖乖聽話走回女主角的屍體身邊,遵照穆瑙指示演出。


就這樣,和觀眾記憶裡一模一樣的1921年畫面出現了。更令人緊張的是,當吸血鬼懷著渴望看向攝影機時,卻赫然發現其他劇組人員也在此刻打開封住的地下室入口,隨著鐵門開啟,陽光正逐漸照進陰暗的地底。


於是電影最瘋狂的一幕來了,穩定的轉動著攝影機的穆瑙,此刻終於告訴吸血鬼,他心中理想的電影結局是什麼:吸血鬼終究得去面對陽光!


就像每班錯過的電車、取消的野餐、欺騙孩童的謊言,這個可佈的存在將在電影畫面中留下永恆身影,同時也憑藉牠的死,這部電影註定成為記錄曾經存在的永恆之作。活生生的吸血鬼將會死在螢幕上,同時也透過銀幕永遠成為人類藝術的一部分。連帶創作者也將隨著電影本身一同存在於那永恆當中,而且以後再也不會有「真正的吸血鬼電影」了。


這讓我想起那個高價拍下古董瓷器花瓶後當場砸碎,只為了讓自己手上那一個成為世上唯一一個的故事。為了成就偉大,電影裡一切的一切都可以犧牲,演員、製片、攝影師、每個倒楣的工作人員,還有吸血鬼本尊,全都是穆瑙為了成就自我、表現自我、完成自我,塑造偉大電影的工具。


片尾當劇組人員走入房間傻眼的看著滿地屍體時,穆瑙說了,誰來去在攝影機前面提示場記板,讓我們殺青。


多麼平凡卻又駭人至極的一句話?


該怎麼說呢,儘管我好像把情節幾乎都寫出來了,但還是非常推薦實際去看這部片,既因為前面真的很好笑,新舊畫面的交替切換極之巧妙,更因為這個結尾實在狂氣逼人到很強的境界。


整部電影又狂又CULT的展現出人類追求極致藝術時的激情與狂暴,那很變態、不正常、莫名其妙,卻也卓越而美麗。並令人意識到「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這句話有時可以變得有多恐怖。


它用帶點病態與黑色幽默的口吻,描繪超出邊界的美之追求者的瘋狂之舉。最終觀眾不得不認知到,當看著美麗的事物時,人就是會很本能的受到震撼。而追求美的途中,人與非人兩個極端向來持續著永無止境的拉扯。


結論總是矛盾的,大多數的人都希望不要犧牲,但犧牲卻總又有其必要。儘管我和吸血鬼有份合約(Shadow of the Vampire)的拍攝過程是安全的,但我想它所喚起的那種對不安全的渴求正是其精髓所在。看這部片時我想起自己喜歡的那些殘忍作品,這也是人性的一部分,一個值得正視並再三思考的部分。


最後本片是由尼可拉斯凱吉的土星影業製作的,據說他本來打算自己上場演吸血鬼的。知道這件事時我只能說畫風超合,這樣腦洞的電影確實就是很凱吉宇宙的感覺。但無論如何他只監製沒有自己跳下來演,而因為威廉.達佛實在是演得太好了,所以我覺得這真是美好的決定。


相關心得:德古拉

不死殭屍—恐慄交響曲(Nosferatu.1922)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