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日

法老的國度:古埃及文化史

還記得小時候描述金字塔相關知識的科普童書非常多,感覺看了一大堆,但長大後回想起來好像也只知道金字塔的一些皮毛知識,更深入的部分大抵是一片空白。加上有時候會看見什麼舊王國新王國XX王朝等說法,配合一大堆埃及神明,感覺就更混沌,也因此一直希望能有系統的瞭解古埃及歷史。


最近心血來潮決定開始接觸之後,先讀了入手很久的羅塞塔石碑的秘密,再那之後就接上這本由學者蒲慕州寫的古埃及歷史通論介紹。本書從史前時代開始一路寫到托勒密終結以及部分的羅馬時代,頁數不驚人不過內容非常充實。


而且作者在將不同階段的歷史切割為談論不同特色主題單元的同時,還能自然而然的順暢描述各朝歷史,敘述豐富又不失體系感,是對埃及文化與歷史有相當通盤透徹瞭解的實力展現。


只是也因為內容很豐富,所以這邊只約略談幾件比較感興趣的事。首先閱讀本書給我的最大幫助,莫過於對古埃及史的順序和大事件有了通盤的概略瞭解,總算能將眾多名詞對準系譜上該在的位置鑲進去。


再來如同神話故事大多數都有種鏘鏘的感覺,埃及神話當然也是有趣又鏘到不行。不過本書以學術角度來看這鏘鏘的神話時,就可以看出其實現行的埃及神話是極為漫長歷史中,融合主祀不同神明的各勢力與部落間觀點的結合。


比如創造文字之神圖特同時有鷺鷥與狒狒的形貌,可以合理推斷是兩個神明合而為一的成果。至於在神話裡爭王位爭了很久的荷魯斯與賽特,其實是兩個強大的宗教勢力在競爭。於是史實上埃及有些國王自稱是荷魯斯化身,也有些自稱是賽特化身,更有國王先是獨尊荷魯斯,過陣子又變成荷魯斯和賽特並列,只能說這就是政治。


更別提在這段PK過程中原本是天神的荷魯斯,跟冥府之神歐西里斯的關係是沒有關係,直到PK結束後才漸漸誕生出後來那個弟弟殺哥哥,兒子為父親向叔叔爭回王權的神話。相關神話也成為往後每任法老王統治的正當性來源,他們都是在前任法老(歐西里斯)死掉、失序後,為埃及(世界)重新帶回秩序的繼承人荷魯斯。


於是如今我們回頭審視古埃及的文化,首先要理解的是古埃及無論政治、藝術還是生活都和以王權為中心的宗教信仰緊密結合。每任法老王都必須建立自己作為神明之子的正當性,而遵奉的主神則會因為時代變遷與民意改變而有所變換,比如後來荷魯斯也不夠看了,當太陽神RA的信仰變成主流時,法老也跟著變成太陽神之子(相較之下阿努比斯的地位則越來越低)。


然後和我們現在提起所謂祭司時,腦中會浮現修習各種形而上智識的神職人員相比,古埃及早期的祭司其實更像公務員。被派到那個肥缺、咳,我是說位置上時,就按規矩舉辦各種儀式與祭典。整個過程比起強調祭司人選的神聖性,倒不如說就是很公事公辦的感覺。


不過由於神廟就很像其他文明裡的教會或寺廟一樣,享有不用繳稅的權力,視情況也可能有一定的自治權,國家還要給予大量給養,所以到後期大型神廟的祭司已逐漸世襲化,還可能成為國中之國有著越來越大的權力,只能說歷史總是各種似曾相識。


關於金字塔雖說如今有些人會因為其恢宏巨大的程度而認定是外星人的成就,但實際上從單層長方型陵墓、卓瑟王的階梯金字塔,再到大概是計算錯誤所以中途變更設計的達舒折角金字塔。最後才到古夫王、卡夫雷、門卡雷的呈現完整四角椎形的吉薩三大金字塔,中間一連串的演變都代表著古埃及人技術進步的過程。而且建造巨大金字塔對國力的負擔也極大,縱觀埃及歷史,超巨型金字塔其實十分少見。


此外歷經幾千年都沒有巨大變化的埃及藝術表現形式,並不是因為埃及人不思進取,而更可能是基於宗教意義以及某種特定的表現原則。不過也正因為王權和宗教是如此緊密結合,所以當埃及本土王權衰弱並由遭到截然不同的異族統治後,古埃及的傳統宗教也因此自然而然的逐漸消散。


本書中還有不少有趣的事,比如西元前二世紀的曼尼多記載的埃及史中有這樣的敘述:「在那些半人半神的祖先之後,埃及的第一個王朝共有八個王,第一位是來自提斯地的曼尼斯,統治了六十二年,他被一頭河馬載走而消失」……嗯,被河馬載走這個聽起來超可愛,但就不知道究竟是大魚老爸還是血腥政變了,然後也因為這樣腦中出現奇怪的對話:


宰相A:我就跟王說要小心,但陛下堅持那隻阿河是他自己從小養到大不可能傷害他,結果……我知道阿托提斯王子會懂的,但我們要怎麼對外交待?

宰相B:就說王是被河馬載走的吧,一隻莊嚴、神聖,還很美麗的河馬,別讓人民不開心,再說我們不能毀了才剛起步的河馬養殖產業。


嘛,結果好像只是因為我突然龍蛋腦了,實際上古埃及是羚羊養殖產業從來沒有成功過(爆)倒是鴨子和鵝很成功。另外第二位王阿托提斯後來統治了五十七年,他在孟菲斯建造宮殿,主業國王副業醫生的他撰寫的解剖學著作,一直到西元前二世紀仍然存在。除非開聖經腦不然阿托提斯實在不太可能是曼尼斯的孩子,作為其他部族的領導者機率比較大,至於有沒有拿曼尼斯去餵鱷魚這個就不確定啦。


另外埃及史也有派王子和親的故事,咳,我是說因為圖唐卡門過世後沒有子嗣,由於不想成為政治鬥爭的受害者,王后寫信給西臺國王蘇比魯流馬表示:「老公死了,埃及沒男人,叫你兒子過來當國王。」不用說西臺國王收到信後火速回覆:「三小,妳傻了啊 ~」 嗯,很正常的反應,不過埃及王后爆氣:「老娘騙你幹嘛,快叫你兒子滾過來!」


於是滿心認定賺到了的西臺國王立刻派兒子出遠門,準備西飄當國王。不過看在智武勇都點很低之人如我眼中,這怎麼想都是屎缺中的屎缺。顯然這位不曉得是不是籤王的西臺王子智武勇點得也不夠高,到達埃及沒多久就被謀殺了,果然是屎缺 ~(合掌)


而王妃之所以必須這麼做,跟古埃及女性擁有獨立繼承權有關,所以當政局不穩時王室女子很容易因為逐權之人爭奪大位的野心,而被強迫中獎式的逼婚。然後這位苦主王妃在和後來繼任的法老、原祭司兼將軍艾伊結婚後沒多久,官方記載的法老正妻就變成艾伊原配了。只能猜想應該是很快就被幹掉肥料,難怪找老公找到西臺去。


不過從女性擁有獨立繼承權並能獨立行使各種法律權利這點看來,其實古埃及的女性地位比希臘與羅馬要來得高。此外古埃及男女皆有權提起離婚,而且只要女方有理那不但嫁妝可以理所當然帶走,還可以主張婚後財產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嗯,好像可以聽見埃及男人崩潰表示埃及女人女權太高了,妳們看看希臘羅馬的聲音?咳,比起同時代甚至往後很長一段時間的全球各地文明,古埃及的女性地位確實可以用高來形容(雖說時運不濟時衰起來就大家各種倒楣,但一根重要的草,總比可以直接丟掉的草要好一點點)。


當然這段歷史在埃及後來包括圖唐卡門在內,有一堆人都受到滅名詛咒,所以相關信件其實是在西臺王宮的遺址找到的。圖唐卡門也因為滅名詛咒,成了在陵墓被找到前無法確定是否確實存在的國王。


而滅名詛咒的由來則要回到古埃及人的文化觀念,她們認定文字與姓名有著神聖與永恆的力量,所以創造文字的圖特神地位非常高,更有許多勸世文書要學生好好讀書,並相信留下文字的人可以藉其到永恆。


這也是古埃及建築會死命刻滿文字的理由,因為記錄對古埃及人而言就是神聖又重要的事。連帶姓名之於人也非常神聖,名字代表人的本質,也是永生時絕對必要的配件。對一個人能施放的最大詛咒,莫過於在他死後將其姓名從世上完全抹除。經受這樣詛咒的死者將被迫在生與死的狹縫間流浪,永無復活的一天。


當然圖唐卡門的陵墓之所以會如此難找,除了他受到滅名詛咒外,也是因為他的墓還在造時就已經被人盜墓,於是緊急變更地點安葬。從這段歷史可以發現埃及的王權在當時已十分衰弱,同時盜墓乃是埃及源遠流長的傳統。


打舊王國時代陵墓中豐富的陪葬品便是眾多宵小的目標,也因為過往的金字塔實在被偷太慘,所以新王朝時代才會改在帝王谷挖掘洞窟修築陵墓。更別提儘管如此照樣有建成沒多久就慘遭盜墓的案例,很多時候甚至是建築工人剛完工,然後就立刻轉職成盜賊。


儘管國王與貴族都常在墓中牆上詛咒盜墓者,但畢竟黃金就在那裡啊,所以基本上沒什麼用處。說到頭來陵墓與陪葬品的存在,皆是古埃及人為了圓滿來世的準備。


但早在那時代便已有文字記錄留下,哀嘆著無論宗教儀式如何承諾,活人也從沒見過死者復活,死亡還是如此的不可逆,這一切令人如此無奈悲痛,正如同作者在書中引用的聖經傳道書段落,「已過的世代,無人紀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紀念。」


不過說是這麼說,現代人卻挺認真的面對古埃及人所留下的一切(望向開羅博物館的歡樂狀態,嗯,好啦,那是埃及式的認真 XD),儘管對陵墓和陪葬品的注意已非死者本人,而是在其之上的文化、藝術與歷史意義。但人們從底而上仰望那些巨大的石造神廟時,儘管往往不知其名,卻仍會為造就出那一切的社會感到讚嘆,並忍不住暇想那些人曾經怎樣活著。


或許這份浪漫正是許多人會熱衷於古老文明與其遺物的理由,而古埃及在這之中更是光輝燦爛的代表。察覺到古代人思考和想法與我們如此接近的同時,卻又看見那些如今我們已不太可能去建造巨大創造物(但會改造其他的巨大創造物,比如說卡在蘇伊士運河上的大排長榮之類的),這股衝突實在非常美麗,同時又令人忍不住為人類的可能性感嘆。


法老的國度:古埃及文化史是一本按部就章,從各方面介紹古埃及文化與歷史的作品。因為很有體系所以相當適合拿來打底之用,讀完後會很自然的對整個古埃及史的概略產生認知,如果對此有興趣的話絕對值一讀!



2 則留言:

  1. 哈哈,你還在玩龍蛋喔!!

    回覆刪除
  2. 技術上來說還在持續中,我們希望至少能到托勒密,雖然
    現在看起來像「沙拉穆,是我在托勒密等你了」 ~ XDD

    回覆刪除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