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日

羅塞塔石碑的祕密:失傳千年的古埃及文明如何重回人類歷史的推理故事

看電影神鬼傳奇時,我對瑞秋.懷茲飾演的女主角與博物館長一段逗趣對話印象深刻,「妳知道我為什麼會雇妳嗎?」「因為我是這附近唯一一個懂古埃及文的人!」「不,是因為妳爸媽捐了一大筆錢!」以上只是憑記憶寫下並不精確,但從那時起我便一直很好奇,為什麼現代人能懂古埃及象形文呢?


這回因故終於把這本收了非常久的作品拿出來讀,話說歐洲人和埃及有記錄的往來,是打古希臘羅馬時期就開始的關係,但古埃及的歷史超級源遠流長,於是在當時真正的古埃及文已經接近失傳。而本書介紹的便是近代人類,如何將這種語言重新找回來的故事,而這首先要從從拿破崙遠征埃及開始說起。


雖說戰爭一般而言總是會傷害文化,不過在這場戰役中,基於帝國主義對掌握殖民地的需求,以及拿破崙個人的亞歷山大帝情節,於是拿破崙帶上一大幫名字列出來金光閃閃的ALL STAR陣容學者一起登陸北非……我是說拿破崙先上岸,然後把學者們扔在船上放生了他們好一陣子。


好不容易上岸了學者們又被捲入戰場(組方陣時士兵會吶喊,學者和驢子到方陣的中間!),讓這群人經歷了各種悲慘,才好不容易才稍微安頓下來。接下來這些學者開始認真探索並記錄埃及文化,當時歐洲人對埃及的認識大底不脫聖經、荷馬還有希羅多德,連帶也對眼前所見非常失望。


但當他們離開下埃及,開始上溯尼羅河進入上埃及後,巨大、非凡、恢宏的雄偉古代建築震撼了所有親臨現場之人,就連沒讀過書的士兵照樣覺得這趟真是值了。連帶他們也戮力掠奪、我是說將收集到的古代文物訊息與實體成功送回巴黎後,立刻以法國為中心在歐洲引發一股埃及狂潮。


這帶這時期的建物大量引進埃及風,而有如天書一般的埃及象形文字更引發諸多好奇與猜測。而這時羅塞塔石碑被挖掘出土,由於碑文同時刻有希臘文、古埃及象形文和古埃及通俗體,更讓當時的人們相信這種古代神秘古文很快就能被破解,很快人類就能再次得知上古秘密。


但說是這麼說,破解之路其實困難重重,還有一堆歷史路障來找麻煩。話說古羅馬帝國以奧古斯都為首,往後不少任羅馬帝國皇帝都是古埃及粉,他們到訪這塊古老的土地然後和後世子孫一樣,也運了許多文物回本土。


連帶這也帶動帝國內的埃及熱潮(歷史總令人似曾相識),人們熱衷興建各種埃及風建築,為了增添風味還四處刻上各種偽造的埃及風象形文字。這類舉動在一千五百年後造成破解古埃及文的專家學者各種困擾,這三小!?(羅馬公民表示:你們不懂,這就是fashion啊 ~)


除了鄉民添亂外,古羅馬學者針對古埃及文各種看丟鬼的推論,也為圍困後代研究者的迷宮增湊添建材。人類的腦補力為這條路提供無限延伸的可能性,其中最為悠久且影響力強大的論點,乃是每個埃及象形文字都代表了某種神秘幽微的深刻涵意,內容則因為太過奧秘所以只有久遠以前的埃及祭司知道。


於是曾經有段時間這樣的言論是主流:學者們,奮起吧!為什麼古埃及可以我們不行?為了破解生命、宇宙與萬事萬物的真相,大家獻上自己的心臟吧!


事後證明以上全是鬼扯,古埃及象形文是挺正常的文字,才沒有什麼偉大的神秘的形而上寓意在裡面。不過就算後人開始慢慢擺脫神秘學的觀點,腦補力卻也一點都沒有減弱,而且還可能讓人進一步後退三步。


比如說18世紀中期巴黎法蘭西學院古敘利亞語教授,接受了此前一位巴泰勒米教士的觀點,認為古埃及象形文中常出現的圓框裡的符號可能是國王姓名。於是他參考了當時現存的象形文體系也就是中文,認為既然中文裡也有對某些字加框來凸顯意形的字體,那麼古埃及象形文有類似機制也不意外。


到這邊都算是合理推論,也和事實不至於差距太遠,但接下來他開始進入過度腦補的境界。想像兩種文字之所以會有這種相似點,乃是因為中國曾是古埃及的殖民地,於是在古埃及文慘遭希臘文入侵之後,現在世上只剩中國的文字和語言保管了古埃及文的正統精髓!


可能是因為很有趣(?)吧,此一觀點在當時大為流行,後來甚至出現如下說法,認為只要將聖經「大衛詩篇」譯成中文,再以中文古字寫下,便能複製出古埃及木乃伊身上所發現的古埃及紙草紙文獻!(已然進入妄想的境界)


而當這群學者正在大開腦洞時,往後真正破解古埃及文的歷史第一人尚—法蘭索瓦·商博良(Jean-François Champollion),此時是個才剛開始搶入場卷的病弱少年。


而若要提及象形文字的破譯過程,便避不開那個極度動盪混亂的時代,還有一生不斷受政治波折與病弱身體干擾的商博良,那短暫卻又異常充實燦爛的古埃及文化探索之旅(看到他自己在哀嘆如果能多給他幾年的話,唉,真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閱讀商博良的生平經歷感覺是典型認真又努力的天才,打十二歲開始就展現他的語言天分。雖說遇上法國大革命所以童年時代學校關閉,但在相差超過十歲的哥哥雅克-約瑟夫的教導與注意下,商博良很早就開始他的語言之路。


往後這對兄弟也將終生扶持對方,在商博良離世後他哥哥更是完全放下自己的研究,專心整理弟弟的手稿並促成出版與國家收藏。只能說本書在這方面真的是很美味,看這對的兄弟我就可以配飯吃了 ~(欸)


但有天分並不代表人生會一帆風順,商博良在求學期間遇上不少抱持惡意的師長與同學。即使畢業以後,在那個政治局勢可以一日三變的年月裡,才十八歲就有能力在大學教書的商博良也引來各種排擠與攻擊,更別提如此年輕就當上教授的他所要教的學生,還正好是自己的中學同學了。


只不過聰明的商博良也不是吃素的,機敏的他擅長替對手取綽號,暗地裡還大量生產紅遍大街小巷的政治流行歌詞與諷刺劇,從這些描述可以瞥見法國那時代的輿論是以怎樣的形式在大街小巷中蘊釀。


無論如何,在那個拿破崙和波旁王朝的大頭們來來去去的時代裡,商博良家兩兄弟也因為政治立場所以公家職位是上了又拔、拔了又上。連帶父親只是個窮書商所以極度天先不良的兩人、特別是小商博良這輩子都窮窮的。


那怕在破譯埃及象形文成為全歐名人後他照樣過著窘迫的生活,外帶在學術界照三餐被排擠攻擊惡搞放黑函。雖說基本上兩兄弟也不是省油的燈,總還是可以避過死刑的命運化險為夷,但這部分讀了還是讓人心情不好。


不過這邊還是回到古埃及文破譯之旅上,話說在累積了近兩百年的研究後,人類現在知道刻在古埃及建築牆上的象形文乃是經過裝飾的豪華版文字,而這種正式字體在日常使用時,會寫成線性埃及象形文。


跟象形文字同時期的,還有一種人們會在日常使用、類似草寫體的「僧侶體」。在西元前六百五十年左右,日常使用的僧侶體經過慢長歷史,演變成為更加簡化變形的「通俗體」。


同時間埃及人仍活著但傳統語言正逐漸死去,隨著時間流逝與希臘羅馬等新統治勢力入侵,在古羅馬時期通俗體混合希臘文字的「科普特語」開始出現。西元七世紀阿拉伯人入侵埃及後,這塊土地又開始改用阿拉伯文,只剩少數督督徒仍繼續使用科普特語。


等到光陰之火傳到商博良手上時,古埃及文字已經連通俗體都無人能懂,甚至上述幾種不同文字間究竟有沒有關係、如果有又是什麼關係等問題都還打滿問號。而這位學者之所以會一頭栽進相關領域,主要是因為他從小便有一股想探求人類與世界起源的渴望。


在那個人文、宗教、科學、迷信都尚未徹底分家的時代,商博良那顆數學零分的超標準文組腦,並沒有對他探索天地玄黃帶來太大麻煩。他決定著眼於聖經,相信或許可以從裡面找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不過法文版聖經可滿足不了他,誰知道一路翻譯過來的結果造成了多少謬誤?要讀就得讀最原始的,於是拉丁文與希臘文只是基本款,希伯來文、古敘利亞語也是標配。更別提他的目標是要能閱讀最原始版本的聖經,為此他跳進了古代東方語言的大坑。


然後商博良很快就發現了,或許有些文明確實可能比聖經記載的歷史還要古老,比如傳說中的埃及文化!不過這條路上並非沒有對手,又或者整個歐洲到處都是對手,而其中最為有力的對手,正是證明光的波動性的英國學者楊(Thomas Young)。


閱讀楊的生平可以發現這人同樣是天才,而且還是出身中產階級的人生勝利組,他在感興趣的領域幾乎都能有所成就,是標準的八爪章魚類型。只不過在破解古埃及象形文的路上,商博良與楊間的關係就像龜兔賽跑一樣,楊很早就提出對照表,且深信自己將是最快破譯古埃及象形文的人。


但很遺憾只將破譯文字當作純粹數學遊戲的楊,對古埃及文化(特別是宗教儀式部分)不屑一顧,又把語言間的轉譯關係看得太過簡化,忽視科普特語的可能性而只靠希臘語上陣跟古埃及文對決的結果,讓他所提出的成果出現不少問題,且無法成為有用的體系。


反而靠著精研真正傳承了古埃及語的科普特語的商博良,雖說也曾走錯路,但最終找到了關鍵的鑰匙。他確認出不同類型古埃及文間的承先啓後關係,並發現象形文字既有表音字也有表意字,整理出有系統且完整的文字對照表。


並藉由先將古埃及文譯為科普特語,再由科普特語譯成希臘文的作法,才避免了翻譯過程中可能出現的謬誤,最終真正建立起解讀古埃及象形文的規則(相對的也就是還找得到傳承的語言,最終才成功破譯,像整個已經文化斷裂不可考、史料又極其稀少的努比亞文就真的隨風而逝了,曾經超強盛的古埃及人死命到處刻字的努力是有意義的)。


同時早在破解象形文字前,商博良便已因心繫埃及文化,成為第一個正確判斷出卡諾卜罈(Canopic jar)用途的學者。那年頭卡諾卜甕這種獸(人)首瓶身的藝術品在歐洲很好賣,所以盜墓、田野古物蒐集者也大量的收集,但糟糕的是他們找到新貨色時,第一個動作往往是把裡頭的東西倒掉,也因此很長一段時間人們都無法釐清古埃及人究竟拿卡諾卜甕來做什麼。


(不過要提到糟糕行為,還有更糟糕的就是以前看過探索或者國家地理頻道介紹,那年頭歐洲人也把木乃伊當作某種強身藥材,結果從歐洲進口了大量木乃伊磨粉去吃,根本就……但想想中國也把古生物化石當中藥龍骨吃了千年以上,嗯,人類呀,白眼翻翻)


幸好商博良偶然取得一件尚留有內容物的卡諾卜甕,但當時內容物已經變成黑黑小小一團的布包,無法辨認內容物的商博良,發揮了天才語言學家的神秘感性(欸)索性就把這東西丟到水裡去煮!(欸欸欸!!!???)


但該怎麼說呢,乍看之下是毀滅行動,但運氣來了就是這樣,這處理方式竟然對解讀內容物產生幫助。因為煮過之後反而可以辨認出內容物應該是內臟,搭配甕上的象形文與其他研究,商博良成功確立卡諾卜甕的宗教意涵。


在破解古埃及文字後回頭省視羅塞塔石碑,可以發現這些曾被視為破解契機的碑文,其實對解讀古埃及象形文幫助不大。首先雖說碑文三種文字講的是同一件事,卻是各自用各自的方式在說而不真的是對照版。再來碑上象形文部分磨損部分太多已難以清晰辨認,反而對研究造成了致命性傷害。


商博良最終之所以能破解古埃及文,靠得還是長年對古埃及文化與眾多古老語言、特別是科普特語所下的苦功。他配合長期深研相關領域的知識,累積、訓練出強大的判斷力(畢竟所謂的直覺也是大腦,依據腦中所儲存的一切資訊所下的瞬間整理與判斷),最終才能穿越數千年光陰連接起那些曾於久遠之前,在沙漠、綠洲與尼羅河畔建立起輝煌文明的人類前輩。


可惜上述結論是一切事過境遷的結果,在商博良剛破解古埃及象形文的那時候,大量的質疑與黑函攻擊還是蜂擁而來。討厭商博良的人都寧可舉楊砭商,更別提楊本人的氣量也不怎麼大,破譯之前討資料就已經小氣巴拉,破譯之後寫起匿名評論那更是尖酸刻薄甚至扭曲事實。


站在人性立場是可以同理這些負面行徑,但依舊非常難看且極度不推薦模仿就是。幸好隨著時間流逝當時的關係人漸漸遠去後,人們也可以開始用更公正的態度來看待這段歷史與學界公案。


羅塞塔石碑的祕密:失傳千年的古埃及文明如何重回人類歷史的推理故事(The Keys of Egypt: the race to read hieroglyphs)由萊斯利 & 羅伊.亞京斯(Lesley,Roy Adkins)兩位合著,他們都是考古學家也出版了不少相關作品。


本書細細爬梳關於古埃及象形文字破解的相關過程與當時的學者關係與時代背景,並在敘述的同時簡單介紹了初階的古埃及象形文語法概念,如果對相關領域感興趣的話十分值得一讀。另外這本是初版也已經絕版,二版更名為「破解古埃及」目前仍買得到,有興趣的話就上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