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0日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7

31


舊書店買回來的電話簿上有八百三十一個艾文.史東。


如果這是推理小說,這時關能做的或許是走到電話前開始一通又一通的打下去,直到終於找到對的切口。不過因為買下那本電話簿的人是關,所以她為的當然不是上頭那幾十頁早不能打的電話號碼,而是最後的分類廣告,關有個靈感,那將是開始的方向。


讓她產生感覺的是一家人力仲介公司的廣告,關開車過去,走進公司對著櫃台表明自己哈維助手的身分。獲得總公司認證後她很快獲得最為熱情接待,不到十分鐘已經坐在董事長的會客室,看著這家公司最重要的幾個人。


不,關不是要辦活動或臨時需要派遣員工處理麻煩事,只是想找公司內部或者外部某個合作對象。雖然不知道是誰,但提起艾文.史東這名字時,你們會想到誰?董事長什麼都想不到,高階主管們也是,所以關站起身來說,讓我自己去找想得到人吧。


她這一招以往在結界便常嚇到人,在這世界的效果則更攝人。


關如同出巡的女王般,從公司最高層開始逛,一層層去感覺,最後走到三樓一個大辦公室裡,某位頭髮灰白又不修邊幅的男人身邊。她問他,艾文.史東是誰?他呆了半㫾,傻傻望著她身後那一排公司大頭著急的表情,於是男人努力的想,最後說,不認識直接叫艾文.史東的人,但有個喜歡攀關係的,可以吧?


這便是為什麼關會來到德賽老頭家中坐著的原因。


坐在環境髒亂味道尷尬的房子裡,關急切的想知道靈感準備帶自己到那裡去。頂著一頭亂髮與鬍鬚的骯髒老人似乎已分不清想像與現實,只是不斷宣稱自己其實是一個叫艾文.史東的人,是某個奇幻世界的魔法師,但對抗邪神失敗了自己才會淪落到這裡。


聽著那些胡言亂語,關只覺得莫名其妙,她的靈感閃亮依舊,卻怎樣都沒辦法從老人身上得到更多資訊。談話的內容越來越奇怪,兩個助手、仙女、國王、公主,還有一隻貓,這些到底和哈維想找的艾文.史東有什麼關係?


關越來越疑惑,開始考慮是否應該讓哈維知道老頭的存在,儘管她骨子裡還是希望能在哈維知道前先掌握關於這個艾文.史東的整個詳情。好吧,既然如此,那她得先搞清楚這老人的來歷才行。


於是關禮貌性的暫時向老人告退,他似乎不怎麼在意她的唐突離去。於是關如同在人力仲介公司做的一樣,她爬上公寓頂樓一層層往下逛,期盼著在那老人的鄰居中至少有個人知道他的過去,讓她不需要再千里迢迢奔赴世界的某個角落,才能找到一個能讓她問個清楚明白的人。


希望隨著關緩慢的步伐逐漸破滅,正當她開始做心理準備,大概又要被拋到廣大的世界裡時,二樓角落的門讓她的靈感重新亮起。關想都沒想便按下電鈴,沒多久一位衣著邋遢的婦人應了門。


對方不客氣的檢視她的穿著,大概是通過了某種神秘審核吧,婦人勉強給她笑容,說自己買不起直銷珠寶或化妝品,但如果要讓她試用那可絕對歡迎。關微笑以對,解下自己別在衣服上頭的白金萊茵石別針遞給對方,說如果不介意是三手貨的話,提供永久試用。


婦人接過別針看了一會兒,聳聳肩說妳品味還不錯,便退開讓關入內。那房子依舊不算簡潔,正在播放新聞的電視還開得太聲,但跟方才那老頭的家比起來已經稱得上舒適了。關一坐下便不廢話太多,她知道用天賦尋物的好處是,她往往可以找到知道某些事卻又沒有利害關係的人來提供資訊,而羅太太顯然正是這樣的談話對象。


關考慮著是要先問艾文.史東還是德賽老頭,最後決定直入目標比較重要。但一聽見關問艾文.史東是誰,對方竟然爆笑出聲。


「天吶,我還以為妳是要打聽外遇或者兇殺案之類的事,艾文.史東?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知道了嗎?那是熱門影集的主角名字呀!」


很好,影集?關驚愕的看著羅太太,她的表情則再度逗樂對方。


「就是影集呀,三十多年了,哎喲,這種事講出來真是曝露年齡,雖然到了我這年紀本來就藏不住啦。」

「不會,妳只是太放任自己了,如果換個髮型再踩雙高跟鞋,我保證看起來馬上年輕十歲。」關過去十分擅長討好主人,羅太太果然也笑得十分開心。

「妳的嘴還真甜,總之那部影集是奇幻路線的,有戰爭有愛情還有權力鬥爭,當然最重要的是演那個艾文.史東的演員超級帥,那個時候妳去街上問每個女孩都喜歡他好嗎?」

是嗎?關皺起眉頭。

「我剛剛才拜訪過樓上一個叫德賽的老頭,他說他自己是艾文.史東,妳怎麼想?」

「啊,他見人就說自己是艾文.史東,大家都習慣了。」羅太太翻了翻白眼。

「那他演過艾文.史東嗎?」關只能這麼猜。


「別開玩笑了,那老頭才沒演過艾文.史東,他是演過那部連續劇沒錯,但只是個出場沒幾次的小配角,我記得好像是叫烏拉吧?」羅太太不屑的撇撇嘴:「完全不重要的角色,要不是死法太好笑被一堆人拿去惡搞,結果現在偶爾還會有人來找他簽名,不然那老頭早沒人記得了,雖說如果是我,也不想因為那種原因被人家記得啦。」


所以德賽老頭是因為心理不平衡,才會開始妄想自己演的是艾文.史東嗎?不,不對,老人說的不是自己演過,而是自己就是艾文.史東。但為什麼?關滿腦子疑惑,哈維要找的艾文.史東是實際存在可以傳真給他的人。而天賦指引她找到的,卻是個幻想自己是戲中角色的糟老頭,這究竟怎麼回事?


關默默思考著,眼前的電視正好在播放哈維公司新計畫的新聞,第五代時間位元差擷取爐正準備動工,一旦完成便能將現行的價格再降低一半,這想必能改善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與各種社會問題。注意到關在看報導,羅太太也跟著看並發表評論。


「這不是太棒了嗎?年輕一輩根本不知道,在擷取爐出現之前這世界因為化石燃料搞得環境有多差,溫室效應聽過吧?但現在那些問題全沒了,那個哈維真是個偉人,我相信世界以後還會越來越好的,搞不懂那些年輕人幹嘛抗議……」


看來又是一個崇拜哈維的人,她不真的討厭哈維,但也沒什麼耐性再聽崇拜發言。關判斷羅太太能說的大抵是這樣已,便明快表示自己的離意。羅太太不曉得有沒有猜到關沒想聽太多對哈維的誇讚,只是又聳聳肩,並陪關走向門口。


不過離開前,關突然想到了什麼,問了最後的問題。


「妳還記得那部連續劇的結局是什麼嗎?」

「沒什麼記憶了。」羅太太稍稍思索後搖頭:「那部戲後來拖得太久,演員還換了兩、三輪,最後沒什麼人繼續看,印象中好像不是什麼暢快的結局,但男女主角有接吻?」


什麼嘛,關心想,聽起來有夠無聊,但羅太太關上大門前突然隨口說了件事。


「對了,我聽房產管理公司派來的人提過,德賽老頭住那房子不用付錢,房東偶爾還會請管理公司送信來。前天正好管理公司的人剛來過,不曉得是不是來送信的。妳應該不是真的想問連續劇,只是找個話題罷了,我想這對妳來說才是有意思的事,去查吧,妳那別針值得這個。」


靈感再度閃耀起來,關簡單道謝後,急著想走回德賽老頭的房子問清楚,但還沒走到,她便先從走廊窗戶外瞄見街上的垃圾堆。很好,結果看起來靈感要抓的其實是那個東西,那何不在她上來聽了這麼多話之前直接通報呢?儘管知道自己的天賦有時便是如此溫吞,但關還是急急忙忙衝下樓。


她顧不得路人的視線爬進垃圾堆把那包垃圾撿出來,不用說那當然是德賽的垃圾。關努力不去意識那老頭這一周都吃了什麼,用最快的速度從裡頭抓出一個信封。幸好沒沾太多髒東西,而且地址清晰可辨。那是一家房產管理公司的信封,而且遠在城的另一頭。


關再度開車疾行,這回還超速,反正罰單是哈維處理,她根本不在乎。信封上的地址帶領她到達一個小小的駐點辦事,裡頭只有兩個辦事員。當關走進去將信封放在櫃台上,正準備要利用哈維助手的身分榨出資訊時,那兩位辦事員卻眼神微妙的對看一眼,聳了聳肩。


「按規矩我們會把鑰匙給妳,小姐,其他的恕我們不便說明,那是總公司的事。」

好吧,關很清楚,自己的天賦確實不為這兩位辦事員發光,但那鑰匙熱得很。


結果跟鑰匙成對的門在德賽老頭與羅太太公寓的附近,這意謂著關又得把車開過整座城。心煩歸心煩,但靈感又熱又燙,讓她毫無怨言的猛踩油門。管理公司給的地址是一間破舊公寓的頂層,但當關走進那公寓時,天賦卻告訴她不是那麼回事。


不,不是頂樓,手持鑰匙的關轉過身背對電梯,自己要找的東西在地下室,而且她知道只能走樓梯。於是儘管往下的通道陰暗且略帶霉味,關還是這麼走下去,然後用手上那把鑰匙開了門。


日落時的陽光自天花板旁正對大街的氣窗照進,為地下室帶來些許亮度。那是維持得相當乾淨的房子,看起來甚至有定期重新粉刷。不過房裡沒有裝潢也沒有傢俱,只在入門後第一眼可見的牆上釘了張照片。


關走近,看清那是一名女子在沙灘上巧妙遮起三點的裸照,上頭還寫了一行字。她想都沒想便取下那張照片,瞪著那行『致迷人的訪客,奉勸趁早離開地獄公爵』。意識到靈感讓自己碰上的究竟是什麼時,她毛了起來,跟和哈維兩次交易時一樣毛,這讓關心情複雜的瞪著照片裡得意微笑的女子。


那是看起來年輕又精明的短髮冬青。


32

接下來一星期庫庫亞和克羅斯,成了水猿大宅的史東會長陳情時段預約數最多的組合。但不管他們怎麼求,魔法師都堅持兩個助手打邪神是守護世界最完美的選項。就算他們使出哭給會長看的絕招,艾文.史東也只會立刻閃人,今天看起來顯然又會是一個這樣的日子。

「史東先生,請收回決定!」

「大魔法師,求求你放過我們吧……」

「吵死了,走開。」艾文.史東今天穿上了外出用的服裝:「今天輪到我去當慈善巡山員,拯救那些快被小仙子做成人肉乾的觀光客,沒時間聽你們抱怨。」

「你不是會長嘛,這種事叫底下的人去就好啦!」

「就因為我是會長才要以身作則,不然那群興趣是擺貴族派頭的傢伙每一個都裝死,說到頭來為什麼是我要去幫助藍星國的觀光產業,阿隆巴斯出來面對!」

「觀光產業可以等,請你先處理世界危機!」

克羅斯一臉認真的表達正常人的價值觀。

「不,世界危機還沒來,但觀光產業不能等,要是那些觀光客真的全都給我死在山上,以後每年就會有更多觀光客來掃墓或緬懷先祖,這下倒楣的不又是我!」

「你難道不能先跟那些小仙子講好別隨便亂做人肉乾嗎?」

庫庫亞則發揮兒童耍賴特質死命抱住艾文.史東的腳。

「我有講好,全講好了,只要跟著官方木頭路標走的觀光客就不准碰,但那些遊客看不懂人話,都已經在入山公告上又畫重點又標紅字的強調請認明正版木頭路標,為什麼每回救出來的時候,都還是滿嘴我跟著黃金路標走然後就掉進鍋子裡去啦!沙洲世界那個正常的國家會在山裡立黃金做的路標,分明就是自己貪訊竹鬼迷心竅而已!」


庫庫亞和克羅斯被徹底抓狂的艾文.史東氣勢攝住,還沒來得及攔住他,魔法師便消失了蹤影。好吧,果然又是陳情失敗的一天,庫庫亞和克羅斯一起嘆氣,然後坐在金葉會會長的書房裡繼續看蒙面披風俠,開始逃避現實的故事。


但當庫庫亞第二十三次重看第十七集時,突然發現外頭飄過恐怖卻又令人懷念的東西,粉紅大象泡泡!天啊,這表示冬青公主在附近嗎?庫庫亞想都沒想就衝出房間。而克羅斯看著窗外的粉紅大象泡泡或許是好奇作祟吧,也跟著追到花園裡。


然後他倆就一起看見穿著華麗夢幻蕾絲蓬蓬裙、包著頭巾,手上拿了籐籃的金髮碧眼美少女站在欄杆外頭,恨恨的望著水猿大宅。

「冬青公主!」庫庫亞感動到快哭出來了。

「你說那個根本一團奶油雲朵的東西是冬青公主?」克羅斯皺起眉頭。

「你怎麼可以說冬青公主是東西!」庫庫亞拿著自己不知不覺就帶著衝出來的蒙面披風俠漫畫用力打克羅斯的頭,然後被對方反過來把書搶走。

「住手,這可是我的傳教本,不要弄爛它!」

但理髮匠之子當然沒在聽,他只是含淚衝向意中人。

「公主!冬青公主!」

看著奔向自己的庫庫亞,冬青公主一開始皺起眉頭,但很快就恢復記憶並且綻放笑容。

「好久不見,庫庫亞。」

「是的,我是庫庫亞!」

「這位是?」公主帶著禮貌性笑容看向一臉不爽走過來的克羅斯。

「他不重要啦!」

「說得也是,庫庫亞,史東叔叔在嗎?快幫我通報,我有重要的事,請他立刻把魔法解開,讓我進水猿大宅。」

「大魔法師出去了欸。」

「史東會長不在,他今天去當慈善巡山員。」

聽完兩人的回答,公主很明顯嘖了一聲:「真討厭,人家還想今天絕對要和史東叔叔討論一下,今年他要創作怎樣的詩歌魔法讓我朗讀,如果是跟結婚有關的就好了。」

「我以為按慣例公主要負責在皇家詩歌大會上朗讀的是寫得最好的詩篇,原來已經確定是艾文.史東還沒寫的那篇了嗎?」克羅斯企圖潑公主冷水:「那不就是內定?」

「當然不是,每年詩歌大會都只有史東叔叔寫出來的東西能看,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冬青公主不容一絲質疑的回應克羅斯:「不只詩歌,我最近也開始研究繪畫,臨摹了非常多皇家收藏,已經形成一些初步心得,非常想和史東叔叔討論要怎麼應用在我們的結婚蛋糕上。」

「妳的初步心得是那些飄在上頭的泡泡嗎?」克羅斯抬頭望著天上那些妨礙善良風俗的魔法現象。

「不,那是研究之前編的魔法,當然不能完全表現出我現在的程度。不過就算是這樣還是有一定水準,父王陛下也說我的粉紅大象泡泡太了不起了,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讓史東叔叔看到,怎樣,非常美麗吧?」

沒來由的,庫庫亞感覺這一定是不能只有我看到的意思。

「那個啊,整個王宮真的沒人誠實告訴妳嗎,那根本是美感崩壞的垃圾。」

「你說什麼!」看著一臉平靜說出惡毒評語的克羅斯,就連冬青公主也暫時失去想出更有意思回應的能力。

「肌肉和骨骼位置完全不對,妳真的有看過大象嗎?」

「克羅斯,不對啊,泡泡又沒有骨頭!」

「庫庫亞你閉嘴,聽好了,我這是抽象派的風格,本來就沒打算寫實。」

「少來,妳那個叫作素描底子沒打好,就開始畫號稱抽象派的垃圾塗鴉。」

「你不要太過分!」公主真的生氣了:「那你說啊,你又有什麼了不起的美術水準,竟敢這樣批評我的品味。」

「那種程度的美感崩壞需要的不是批評,是唾棄吧?」

「我可以把你變成顏料。」公主冷冷的說。

「可以啊,但就算把我變成顏料,還是不改變妳顏料都用得很爛的現實,而且如果妳真的把我變成顏料,艾文.史東會長一定會生氣的。」

「我不管把多少信差變成鴨子史東叔叔都沒生氣,為什麼他突然會為了你這種小人物生氣?」

「廢話,妳有見過他派我去送信嗎?」

庫庫亞看著克羅斯,嚴格說起來明明有,但那畢竟是理髮匠之子這輩子最美好的回憶之一,好吧,那當沒這回事好了。無論如何這個誤會都讓冬青公主不得不謹慎以待。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讓我看看你的品味,如果很糟糕的話,就算史東叔叔生氣我也會把你變成顏料。」

「那有什麼難的,就看我手上這本蒙面披風俠,看看人家是怎麼打美術底子的!」

冬青公主默默從欄杆間接過克羅斯為了傳教,強硬遞過來的海漂本開始讀。

「這、這是什麼低俗的東西,根本只有裸體加屍體,啊,獵奇度好高,可惡,腸子畫得還真精準,這個大腦紋路太銷魂了吧?血液噴賤的方式也很合理,這是那裡來的海漂本,太精彩了,為什麼我以前從來沒看過?」

冬青公主原本不爽的表情現在變成一臉讚嘆,傳教成功的克羅斯則非常得意。

「這是在下城區霍桑老爹的店獨家販售的海漂本,王城裡的公主大人當然不會知道。」

「什麼,所有的海漂物不都應該要上繳國家嘛,你們這些平民竟敢……」或許是想起艾文.史東成為金葉會會長之前也不過是個平民,冬青公主猛然打住自己的階級歧視:「好吧,沒關係,有看到就好,喂,這個總共幾集?」

「總共三百九十八期,目前才出不到八分之一呢。」

「什麼!」冬青公主紅著臉緊盯封面上的點點女俠:「那下次什麼時候販售?」

「不知道,都是不定時的。」

「好吧,我以冬青公主之名命令你們兩個,下次販售時一定要想辦法帶我去下城買。」

「好啊好啊好啊我們一起去下城!」不用說庫庫亞很興奮,他也好想去下城看看!

「帶妳去下城我們傻了啊,會被艾文.史東扒皮的!」克羅斯則死命留在現實中。


「哼,我才不管呢,如果不帶我去下城,就把你們都變成畫框。」但冬青公主抬起下巴,一臉不懷好意的表情:「之前不管怎麼求,父王陛下和史東叔叔都不願意帶我去下城。明明他們以前常常去,太不公平了,所以我也要去,而且還要帶很華麗的紀念品回來給他們……」


冬青話講到一半突然打住,她看著克羅斯和庫庫亞的身後,臉上的表情變得十分冷酷。這讓兩個男孩連忙轉身看自己後面,是不是冒出了什麼艾文.史東家特有的妖怪。結果看見的……好吧,是艾文.史東家特有的妖怪沒錯,那是手上拿著蓋了銀餐罩盤子的關小姐。


突然間籠罩冬青公主身上的夢幻氛圍……原本還剩下的那些夢幻氛圍全部消失了,她現在根本是冰雪的化身。看著她臉上那完全沒有笑意的笑容,讓庫庫亞忍不住抖了一下,公主本人則優雅的從籃子裡拿出完美無瑕的果實。


「親愛的關小姐,聽聞您是史東叔叔的客人,此前都未能上門致意我深感失禮,今天特別來此拜訪。我替身體虛弱的妳準備了蘋果,預祝您身體早日康復。」

庫庫亞聽見克羅斯嘖了一聲說,原來這才是真正的目的嗎?但不管到底是什麼目的,庫庫亞都緊張的看著表情能見度是零的關小姐,只見她伸手接過那顆蘋果,然後手上的盤子也遞向冬青公主,並當場打開銀餐罩。

「美麗的冬青公主,我也替正值發育期的妳準備了一盤油炸海棉夾心餡蛋糕。」

看著關小姐手上的食物,冬青公主一臉鄙夷。

「什麼樣的人會把蛋糕拿去炸?簡直莫名其妙。」

其實庫庫亞覺得看起來還不錯吃。

「虧妳是個魔法師,竟然這麼拘泥於規則,讓我告訴妳,這世上沒有不能放進油鍋裡炸的食材,妳不快點吃點高熱量的東西胸前長肉,是想怎麼吸引艾文.史東?」

「我沒打算做用肉體引誘男人這麼下賤的事情。」

「是那個滿腦子下賤思想的人讓妳相信這樣很下賤?」

「丹桂副會長說過的,史東叔叔也說這方面最好多聽副會長的話,少聽父王陛下的意見。」冬青公主高傲的提升下巴抬起的角度,冷冷望著關小姐。

「那種愚蠢守舊的意見奉勸直接丟進西瓜湯河裡,不管運用的是肉體還是智慧,都只是很純粹在展現自身優勢而已。為了把想要的東西拿到手,能利用的就全部都要用上,不管是做生意、做學問還是把男人都一樣,全是資源與策略的整合應用。」

「我會以自己的方式優雅追求史東叔叔的。」

庫庫亞想起冬青公主優雅舔信的模樣。

「哼,太迂迴了,妳這樣永遠追不到艾文.史東。」

大概是被關小姐帶著冷笑的發言戳到痛處,冬青公主臉上浮現怒意。

「生什麼氣呀,所以我才直白的告訴妳,快把胸部長出來。」

「妳這女人不只長得醜,連心靈都很低俗……」

「低俗又怎樣,很遺憾,男人就是喜歡胸部大的,對吧?庫庫亞!」

「是啊是啊是……」庫庫亞發現冬青公主的眼神越來越冰冷連忙住嘴。

「喂,你也是一樣的吧。」關小姐改瞄向站在一旁的英雄助手學徒。

「不,雖然巨乳的美我很懂,但一定要說的話貧乳也有貧乳的可愛……」

關小姐脫下她的高跟鞋往克羅斯的頭上狠狠砸下去。

「那只是說好聽的而已,我見得多了,女人還是胸部大吃香。」

「看吧!」關小姐一手抓著高跟鞋插腰,得意的挺起自己雄偉的胸部。

「妳那分明是暴力取供。」冬青公主恨恨瞪著關小姐的超級罩杯。

「暴力又怎樣,而且說到頭來,像艾文.史東那種類型的男人,妳太瘋狂的追求他肯定會嚇跑。妳要做的應該是默默待在他身邊,讓他習慣妳的存在,每天都開開心心的,然後在不知不覺間想要和妳永遠在一起。」

「但史東叔叔現在一直迴避我,也不讓我進水猿大宅,這樣我不努力展開攻勢,要怎樣才能得到他的心!」冬青公主現在兩手抓著鐵欄杆,一臉自己被關在外面的表情,當然她確實是被艾文.史東的魔法擋在外面沒錯。

「笨蛋,所以說了,這時候妳要曲線行動,讓自己胸部變大。妳真的不知道,艾文.史東喜歡胸部大的女人嗎?妳就沒見過他在宮廷裡偷瞄胸部大的女人嗎?別騙自己了,快點長大用胸部去吸引他!」

「史東叔叔才不是那種膚淺的男人……」

「別再戴著濾鏡看他啦,那就是個胸奴王!」關小姐嗓門越來越大。

「再說所有世界的所有男人本來就都非常膚淺,黑天鵝轉三十二圈立刻花心,妄想人工呼吸屍體就會醒過來成為新娘,撿支玻璃鞋以為遇到真命天女全國勞民傷財找老婆,聽說荊棘城堡有公主也不管人家大自己一百歲有沒有男朋友,就急著衝過去吻她然後求婚,全部腦袋有洞,也不想想是誰要在後面忙個半死!總而言之就是,男人全是愚蠢的畜牲,只要用對方法,沒有攻略不下來的對象,妳之所以卡關卡了整整兩年,當然是因為妳從頭到尾都用錯策略!」

冬青公主啞口無言的看著關小姐,雖然一開始非常生氣,但漸漸冷靜下來。

「好吧,確實有說服力,但妳為什麼要跟我說這個?」

「溫柔姐姐對於可愛妹妹的善意支援?」

「妳不是史東叔叔做要緊事的朋友嗎?」

「我只是剛好跟他暫時住在同一間房子裡而已。」

冬青公主面無表情的看著關小姐,她思考了好一陣,最後做出決定。

「那妳說說看,我的理想策略究竟是什麼?」

「首先就是,不要再穿公主式夢幻蓬蓬裙了!」

「但請原諒我天生就是個公主,而且史東叔叔明明常說這樣的我最美麗了。」

「哼,妳不懂男人的心理,他的話裡當然有括號,讓我把括號內容轉成有聲版唸給妳聽聽看,那句話艾文.史東省略沒說的部分是,『這樣的冬青最美麗了,是全天下最可愛的女兒!』」

冬青公主現在一臉震驚,裝蘋果的籃子都掉到地上了。

「所以妳懂了吧,根本從頭到尾都搞錯方向啦,妳該要做的是努力改變自己在那個木頭魔法師心中的形象,讓他知道妳已經不是小女孩,而是成熟的女人!立刻回王宮把所有可愛的、夢幻的、輕飄飄的粉色系物品全部丟掉,從現在開始妳需要的是性感內衣、誘惑系香水和露背高岔禮服,搭配迷離眼神與曖昧笑容,好把妳這股正好介於少女和成熟女人之間的獨特魅力發揮到最大!」

「原來如此,我終於懂了,現在回想起來父王陛下果然也都是專門找胸部大又性感的女人當做要緊事的朋友。」冬青公主此刻一臉氣憤難平的模樣:「太過分了,他們還一起告訴我,女孩子就是要乾乾淨淨漂漂亮亮,不要成天想著去墳場挖屍體找素材或者練習死靈法術,現在回憶起來,根本只是想限制我的成長!」

此時庫庫亞聽見克羅斯小聲的嘟嚷,什麼,所以原本是歌德蘿莉嗎?

「沒錯,就是這樣,好女人就要永遠跑在前頭讓男人無盡的追逐,快練好醫學魔法,成為超越艾文.史東的沙洲自體隆乳權威吧!」

「沒問題,其實我以前也有思考過這件事,」冬青公主握起拳頭,看起來一臉積極的模樣,背後甚至燃起了火焰:「書單已經都在我心中了,只要再二個月、不,一個月,絕對把胸部長出來給史東叔叔看!」

「住嘴,別再叫他史東叔叔,妳這樣根本是一直提醒他年齡差距的存在,又會被當女兒的,從現在開始改口叫他艾文!」

「這,這樣我怎麼可能做得到!」冬青公主突然羞紅了臉。

「難道妳結完婚以後還要成天叫他史東叔叔嗎?那可是妳打算讓他成為自己老公的男人,來,快點跟姐姐練習,用甜甜的聲音講出來,艾 ~ 文 ~」

「艾、艾、艾文叔叔……」冬青公主的臉整個都紅了。

「沒關係,練習會有用的,現在我問妳,想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結婚嗎?」

「當然想!」冬青公主此刻看起來一臉熱切期盼。

「那從現在開始妳要聽從我的指示洗心革面,徹底偽裝成艾文.史東喜歡的類型。」

「說得好,關姐姐,我以前全錯怪妳了,請務必指點小女子迷津。」

「沒問題,我保證罩妳,絕對讓妳在今年皇家詩歌曲大會上成為最華麗的新娘。」

「事成之後,我會暗中給妳王城精華地段的房地產附贈郊區夏日別墅一棟。」

「靠妳了,為了證、為了不動產,姑奶奶我絕對為妳掃除結婚的一切障礙!」

就這樣,冬青公主和關小姐隔著艾文.史東家花園的欄杆牽起雙手,建立起女性間的友誼。庫庫亞心想,神仙教母的學徒就這麼厲害,那神仙教母究竟是多強大的存在啊?先不提結婚對象的事,希望她真的可以讓冬青公主胸部變大,那個簡直是懸崖峭壁欸!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如果可以也替我拍拍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