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5日

書與鑰匙的季節

之前查資料時偶然看到這部,毫無來由的充滿會出台版的信心,等上好一陣子也真的等到。看簡介以為是可愛的日常推理,實際開讀後……好吧,是安定的、灰暗的、有莫名喜感的米澤穗信,又萌又痛的讓我心情好複雜。


話說堀川次郎沒特別喜歡書,但還是成為了圖書委員。他覺得常和自己一起在圖書室值日的松岡詩門既帥氣又成熟,文武雙全一點也不像高二生,但反正這事不重要。同樣擅長解謎、老進行無聊對話的兩人經常遇見奇怪事件,比如解開爺爺保險箱的密碼、怪異的周日美容廳狀態、找尋自殺學長借過的最後一本書,以及真正的尋寶遊戲……


說萌的話當然是,嗯,這故事看起來是個詩門同學默默在填次郎同學的護城河的故事,那說痛當然就是最後失敗了,事主縮回去反而在自己身邊挖出更深更寬護城河這樣的展開米澤穗信你的血是藍的嘛。也因為這樣本書基本上會把劇情透個完完整整,是否繼續閱讀請自行斟酌。


小說從次郎視角出發,在他眼中松岡詩門是個率性帥氣且莫名成熟的美少年,對人情世故非常敏銳。雖然總自稱是性惡說擁護者,卻也是個對笨拙又平凡的次郎相當照顧的好人,能和這樣的人成為朋友他自然樂觀其成。當然我想站在詩門濾鏡視角來看的話,次郎大概是個不下自己聰明,卻總因為人太好太直而惹上麻煩、讓人放不下的笨蛋吧?


因為詩門很清楚自己性格上的黑暗面,才格外被天真且帶點精神潔癖,雖說知道做人應該要柔軟一點,但還是常常理所當然的直接捅爆他人的次郎吸引。我要招認我看的時候根本全程想歪,但該怎麼說呢,就算不想歪純當友情看,好像也可以理解那種不自覺想要爭取認同,所以忍不住靠近對方的感覺。


全書分成六個單元劇,除了最後一篇是新收錄外都曾在雜誌上刊登過,而且連載時間拉得挺長的。每回故事原則都是日常推理,但要不事件背後存在一點也不日常的展開,就是在角色的詮釋下會出現很陰沈的動機與行為。結果整體看起來就變成兩個少年閃個二五八萬的同時,遇上的事情卻挺令人不安的小說。


第一篇「913」描述美麗的學姊來拜託曾在社團活動上成功破解密碼的兩名少年,到她家協助打開過世爺爺留下的保險箱。對學姊頗有好感的次郎和謹慎的詩門拜訪她家後,發現密碼不難解,但除此之外似乎問題重重……老實說這篇打一開始就強烈暗示學姊的動機有鬼,到了她家之後更是各種詭異,結果看起來……看起來就好像靈異故事的展開!(掩面)


老實說我蠻喜歡這種氛圍的,看到結局的時候整個更是緊張起來,那種面對三個陌生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的恐懼感讓我想到百鬼夜行抄(欸)實在很棒。結果我對這篇的推理沒什麼特別感覺,倒是超愛這篇的氛圍還有……詩門對如此好釣的次郎感到無奈,從頭防守到尾的苦勞過程啊 ~ (掩面)


「Lock on Locker」這篇我很有愛,兩個高中男生為了張折價券,彆扭到爆炸的一起去美容院剪頭髮實在太美味了。雖然看到最後就會知道為何詩門會這麼乾脆的答應,但才看到第二篇時只覺得是愉快的約會這樣。


總之推理小說主角的搞事體質,讓他們就算不是待在圖書室裡也會有案件從天上掉下來。這集劇情描述圍繞著店長莫名熱情的一句「貴重物品請務必隨身攜帶」展開的抓小偷釣魚事件,雖然事件本身很平淡可也有動腦的樂趣,結尾小偷逃跑時的插曲也加強了這篇的餘韻。


然後我不得不說,看到「他(詩門)喝了一大口香芹可樂,結果被嗆得足足咳了一分鐘」這個結尾……我只覺得這是因為突然想起這是間接接吻吧!(爆)


「他星期五做了什麼?」是我比較無感的一篇,描述圖書委員會的學弟植田,因為有名的不良青年哥哥被誣賴打破窗戶到辦公室偷考卷,所以拜託次郎和詩門尋找不在場證明。找的方法不用說,就是到學弟和他哥哥的房間翻箱倒櫃。結果最後不只找出哥哥的不在場證明,還找出兄弟倆在父母離婚中站不同邊,然後為了居住空間,學弟也許根本打算害哥哥退學的可能性。


當然這個論點是支持人性本惡的詩門提出的,次郎徹底否決。不過這篇的重點是回馬槍來一個打破玻璃的真兇,其實就是為了讓小鳥逃出校舍的詩門。雖說這個決定實在有點怪,不過壓力大有時就是這個樣子吧。


我覺得這回的重點是詩門藉機試探次郎是否願意保密,而且測試結果通過,這件事完全沒戳到次郎的雷點,我相信這個結果讓詩門稍稍振奮了些,問題只是出在他或許沒意識到,這次過不代表下次也會過……


「沒有的書」這篇是標準的又痛又萌,有位高三學長自殺過世,而另一位長谷川學長則到圖書室想找那位學長生前借的最後一本書,因為,對方的遺書疑似放在裡面!這篇是繼第一篇後再度用上與書本有關知識的短篇,解謎過程也算有意思,不過那個動機實在好痛。


詩門充滿惡意的「打算偽造遺書嫁禍他人」的動機推測是很傷人,但次郎輕鬆就推出真正的動機,對著詩門講「如果我把遺書給你然後自殺了,你再來要拿遺書怎麼辦」,接下來又自顧自的反過來表示如果換成自己會怎麼辦,唉,詩門那個反應我可以伴著吃三碗飯!


咳,我只能說次郎這孩子是臺天然打樁機,卻忘記這有多痛結果逼到人家學長崩潰。本來只打算順勢找本書方便把真正的遺書公諸於世的(只是我在想為什麼不找個郵筒寄出去就好囧),結果卻慘遭神打擊,沒能救到重要的人確實是會遺憾終生的事啊 ~(嘆)


「說個故事來聽聽」大概就是拆橋篇.上,在春天認識的次郎與詩門來到冬天時已對彼此變得非常熟悉,熟悉到詩門願意嘗試說出心底最陰暗的秘密。總之詩門的父親曾經把一筆鉅款藏起來,而六年來詩門始終希望能把寶藏找出來。雖然憑他自己已經來到極限,但次郎也許能為他帶來破口也說不定。


結果實際上不只帶來破口,而是一路直衝解答也就是爸爸留下的廂型車。但就像詩門講起故事的含糊其詞早讓人發現事情並不單純一樣,當尋寶真的如此順利時,這個冒險也因此變調。


只看這回的話會讓人覺得詩門面對財富當下,還是忍不住和次郎劃開界限,至於這篇留下的停車費疑點和他真正的動機,則留下新收入的最後一篇處理。於是「吾友啊莫知曉」看起來就超痛的,總之人死後一台廂車還可以安然放置在收費停車場六年,在日本顯然也是不太可能的事,反過來說就是有人持續在繳停車費。


那個人顯然不是詩門或他母親,所以……結論就是詩門的父親還活著,然後那筆錢是贓款。詩門從認識次郎以來都一直在他的護城河上架橋,一方面是對這個人有好感不想讓他倒大楣,另一方面則是想知道能不能讓次郎來幫自己解謎。


但畢竟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對罪犯的家屬是怎麼想的,也知道涉及到贓款就有犯罪問題。所以如果可以他當然希望次郎能在沒發現真相的情況下,解完謎就退出這件事。上集突然劃線並不是因為擔心次郎會分錢,而是擔心會把他捲進犯罪裡。


另一方面詩門也知道次郎八成可以找出真相,所以當確定他找出了真相時,那也希望這段時間以來,已經成功的把橋的護城河填到次郎能妥協的程度。在這席談話中詩門終究不得不揭露出自己心中最難堪的部分,家裡很窮、母親過勞、自己不管怎麼做生活都很困難,或許是希望這能讓次郎願意接受吧?


但該怎麼說呢,天然打樁機的護城河是填平了沒錯,但正因為填平了所以次郎完全不想讓詩門踩線。雖然詩門說自己不會用,但想也知道是號稱,那就是個會讓人陷下去的泥沼而已。對次郎來說他無論如何都不想見到自己喜歡的人發生那樣的事,結果最後就變成選我和選錢的結論了……所以說那個結局,太開放了,斷在這裡米澤穗信你的血是藍的嘛!!!(崩潰)


總之書與鑰匙的季節(本と鍵の季節)我看得很開心,推理情節挺小品的但也能讓人感受到動腦的樂趣,那怕比原先想像得要陰沈許多,但也因此有了更多值得玩味之處與亮點,然後美味起來簡直不得了。雖然結局長那個樣子,但我還是看得很開心,然後續集啊啊啊,作者把續集吐出來!!!


有查到米澤在訪談中提到自己有在想這部的續篇,但說是這麼說,古藉研究社系列他也號稱會繼續寫,尋狗事務所看起來是不會有後面了,但就,就至少保留期待等候希望這樣?(苦笑,感覺就算有續作也有機會是五年後、十年後偶然相遇重新開局的場面)



古藉研究社系列心得


米澤穗信相關作品心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