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3日

ID-0(アイディー・ゼロ)

谷口治朗監督、黑田洋介編劇,走全3D路線的動畫。不過現在全3D的品質越來越好,雖說我還是偏好2D,但也不得不感慨科學真是昌明啊 ~(嘆)本作描述人類找到能夠啟動時空跳躍的特殊礦物歐力哈魯特(オリハルト)後,以這為基礎向全宇宙展開移民及探索。


父母雙亡的主角為了拿獎學金攻讀大學學位,參加某位教授主導的採礦勘查。在這個時代人類可以將意識轉移到機人上,即使出意外原則也可以讓意識回到身體內,所以不會有死亡的問題。說原則是因為主角就很倒楣的遇到黑心教授,碰上意外直接拋棄她,還很惡質的連身體都順便丟包。


雖然結果論而言這樣對她比較好,但如果她不是遇到好心海盜團(?)拉她入團,那根本直接GG啊,只能說這筆帳以後早晚會去算吧。不用說被收留後,她很快本著天才少女的專業提供協助。原來她所加入的是一個基於各種原因而失去身體,現在只能作為機人而活的人們組成的私人採礦公司。


這群人來自四面八方有著各種來歷,其中最神秘的是過去一片空白的伊德。而當她們偶然在原礦中發現擁有神奇能力的少女艾莉絲時,變成要一面對抗詭異強大的移動天體拉基普(ラジーブ),同時還被行星聯盟軍追殺,幕後黑手MT公司更虎視眈眈的下指導棋,然後眾人還得為了自己的身體、過去與守護人類文明而戰……


本作設定和人物都很有趣,開場女主角少女風味滿點的機人動作更讓我笑死。隨著伏筆解開與真相漸漸揭露,結局顯現出的角色糾葛也非常動人。唯一的缺點在於:這劇情看得出來原始份量是足夠做成兩季的,如果可以做成兩季情緒更定會更飽滿劇情也更完整,想看兩季版啊啊啊啊啊!!!(滾來滾去)


咳,本作雖然是3D擬2D,但因為設定的關係大多時候角色都以機人方式呈現,所以看起來很自然。更別提隕石啦太空船啦各種特效等等等現在就算是2D片,也幾乎都用3D來做了,所以看起來倒也沒多少差別。


人物的話特殊一點的動作和表情還是怪怪的,但大多時候還算沒問題,整體畫面效果蠻不錯的。我想這應該是分鏡分得好,看起來很流暢但又可以避免太多以3D而言頗麻煩的畫面(爆)反正必要時就用手調這樣?


回到故事本身來,可能因為是兩季壓成一季的關係,所以劇情非常緊湊從頭到尾一直衝主線,集集精彩有爆點。我覺得如果有兩季劇情的話,對船員的背景就能介紹的得深入也能探討得更多,而不是趕火車似的一路衝完。


此外許多角色也能有更深入的描述,比如結尾那兩個艦隊司令大姐看起來應該是有故事的,如果可以看她們的故事就好了。但八成她們的故事已經跟光頭爸爸只用幾句話帶過的過去一起捨棄了,一季而已真的塞不進來。


主題除了冒險之旅外,也嘗試探討所謂的純粹意識存在究竟該如何定義,能不能等同於人,甚至,能不能等同於特定某個人。劇中出現許多各式各樣的狀況,比如整個生物形態不再是人類、意識轉換後性格根本變成另一個人的、本尊的輩份,眼神死的丟了身體等等等。


只是足夠兩季的劇情量壓縮在一季內,加上還要解主線任務,也讓這部分的探討變得比較沒那麼深刻,最後的結論其實也很乾脆:沒有正確解答,自己覺得怎樣就怎樣啦 ~(一秒)


但也因為結論是自己覺得怎樣就怎樣,所以重點就變成人究竟該如何面對自己了。不想太多也可以(像里克就很灑脫,而且從劇情看起來是思考過後決定灑脫),但如果就是會想太多的話,那終究得想辦法去找出自己的答案。


重要的始終是能否問心無愧的相信自己並對得起自己吧。老實說這是個要嘛就不想,但糾結起來也是滿頭包的問題,更別提真的很難捨棄回到自己身體的渴望,但為此可以壓抑良知到什麼程度呢?有沒有身體、身體狀況如何,在瞬息萬變的世界裡要想找出自己能接受的道路,也只能活在當下賭上一切追尋了吧。


劇中看似很重要,但當發現轉移身體的技術限制時,一秒決定自殺的元老群在劇中交待得很簡略。但還是可以推測,本打算追求永遠的元老們,發現即使使用意識轉移的方式,也會隨著每次轉移失去三分之一左右的記憶。


所以只要多轉個幾次早晚他們會「完全失去最初的自己」,對元老們來說這樣的存在並非永遠。所以在這個人類即將大衰退的絕望年代裡,繼續賴活下去已經沒有意義了,所以乾脆的選擇自殺。


相較之下伊德選了完全不同的道路,即使失去了過往自己的一切,還是決定優先認同當下的自己(反正他過去的自己機掰到現在的自己都不想認所以WWW),然後無論如何都要尋找到未來的出路。


該怎麼說呢,最終回也說明了為什麼伊德認定,現在的阿達姆斯做不到自己的方案。因為伊德的方案是要用心去感化移動天體拉基普(爆)但狂化的阿達姆斯根本只想完爆對手,讓他去感化根本是讓人類自爆啊。雖然有點悲哀但那個當下真的是講了也沒用,甚至反而壞事這樣(突然想起蒼穹二期各方勢力都要搶彥星感化權的狀態來,但那邊的狀況是我們還有BEYOND喔不急 <- 喂)。


比起伊德選擇當下,元老選擇棄世,阿達姆斯追求的永遠是透過建立功績在歷史上留下名聲。對他而言自己怎樣都無所謂,重點是可以留下什麼。於是在放生凱文後阿達姆斯披上舊友的皮,除了商業考量外,有部分也是因為他對凱文的情緒太複雜,又或者說他原本就在心裡就把凱文極度理想化。


阿達姆斯期盼那個超級天才凱文會是符合自己理想的偉人,可實際上原版凱文卻是個沒啥同理心的變態人,結果阿達姆斯抓狂了。真正的凱文達不到那個高度,如果由我來做凱文的話,肯定有一天能達成理想……


所以該怎麼說呢,阿達姆斯原先打算披凱文的皮,好讓他心儀(爆)的凱文達成拯救人類的目標,這對他而言已經算成就理想了。因為他待在凱文身邊那麼久協助他創業,最初可能就是想和凱文一起創造歷史,成為人類世界中難以磨滅的存在。


可之後他發現伊德的存在,原以為早已消失了的凱文竟然再度出現,這下內心超百感交集。我想阿達姆斯終究是很開心的,因為他的動機從來不是想竄奪凱文的地位,而是想達成理想好證明自己。


在漫長的歲月中他用凱文的身分成就理想,然後現在凱文回來了,而自己也不再是當年那個遠遜於凱文的存在。於是他把身體丟回給伊德,然後回到自己的身體裡開始嗆聲。


看看我做得多好(看看你原本可以做得多好),快點認錯!承認錯誤!快點說我才是對的、在我的努力面前低頭然後(下略三千字)。總之既然凱文(機)人就在眼前,他當然要用最快最大陣仗的方式展現自己當前的成就。用阿達姆斯的身分成就一切,然後讓已經消失的凱文……認同他。


但這也正是整個故事中最悲哀的地方,阿達姆斯的一切複雜情緒之來源,終究是基於他渴望獲得凱文的認同。這也是後來他發現凱文跟自己原本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對人類整體的福祉根本沒興趣,只在乎自己的研究,甚至為了研究引發多少犧牲都無所謂時,會崩潰到殺了凱文的理由。


阿達姆斯想要的是他心中的理想版凱文的認同,但凱文根本不是他想像的那個樣子而只是個爛人。可偏偏長年投入的情緒已經收不回來了,極度理想主義的阿達姆斯心底還是想要那個爛人的認同,那怕他明知道那個爛人根本只把周遭一切當工具看待,根本不可能去認同他。


意識到這件事時,就算阿達姆斯的內心堅韌如鋼鐵,照樣碎得跟玻璃沒兩樣。所以當伊德出現在他眼前時,當時急著謀殺而來不及好好傳達情緒的阿達姆斯,自然極盡所能的各種發洩。注意到伊德沒有過往記憶便趕緊回灌給他,不然發洩起來完全沒勁嘛。


意料之外的是伊德看完記憶後,也承認自己當初真的很機掰沒錯,那接下來呢?接下來就是阿達姆斯悲慘的發現,對方根本是個接不到自己電波的陌生人。當年的凱文是個沒有同理心的變態,兩人互動起來完全是平行線。


而眼前的伊德「正常」了,但和自己還是平行線,更糟糕的是,就算「凱文正常了」,他還是不認同自己,否定自己的提議也不相信自己有能力拯救世界……於是阿達姆斯只能加速創造自己拯救人類的既存事實,如果做到的話,凱文無論如何都要認同我了吧?


反正除了這個理想,自己什麼也不剩了。


再來就是阿達姆斯瘋狂秀,然後當年的核心四人在純粹精神世界裡再度聚首。阿達姆斯還是渴望凱文的認同,走到這一步已無關乎自己名聲,又或者到底是按照誰的方式成功,重點只在於他想要凱文認同他的行動和理想……


可是也正是此時珍妮佛點出伊德已經不是凱文了,縱使是擁有凱文記憶的同一個「靈魂」,但由於經歷和人格截然不同,所以他已經是伊德而不是凱文。雖然阿達姆斯渴望的是凱文的認同,但早在他放生凱文的那個當下,凱文.有栖川這個人就已經消失,不存在於這個宇宙中了。


或許阿達姆斯就是在這個當下體認到,自己一直以來的執著究竟是什麼。然後也意識到那個願望已經無法達成了,因為凱文已經那裡都不在了喔。該怎麼說呢,這種惆悵和遺憾向來讓我超揪心的啊啊啊啊啊 ~~~(淚)


最後的道別那邊,對阿達姆斯而言就是一個「這不是凱文、這不是凱文」的無言狀態吧。眼前的「人」不是當初處於糾葛核心的凱文,而是一個叫作伊德的獨立存在。


阿達姆斯想傾訴想渲洩想獲得認同的那個人已經消失,繼續執著堅持對方是凱文已經沒有意義。正因為處於純粹精神狀態中所以可以真正感知到,想像之前那樣繼續自己騙自己也做不到。那麼,既然對方還有其他的可能性與期望,便乾脆的放手吧。


其實阿達姆斯轉移之前那句「凱文原來你在這裡」,讓我以為某部分的凱文已經被回收至該處,待會可以看見凱文和伊德同時登場。但後來四人聚首時發現根本沒有,這部分動畫本身沒有直接解釋清楚,只能說或許凱文當初四散掉的記憶有被回收,但也只有記憶而沒有意識,而光只有記憶並不能稱之為一個「人」。


話說在精神世界裡伊德不斷依照自我認同與他人認同,而在凱文和伊德之間變化形貌,正體現所謂「自我」往往也是在自己和他人互動中建立起來的。伊德本人即使口頭上表示自己只是伊德,但其實他內心仍在掙扎是否要成為凱文,更重要的是要不要承擔凱文過去犯下的罪過。


只是最終過往認識凱文的人都認定眼前的人只是伊德,然後只認同伊德的人也持續呼喚著他,那麼伊德無論如何都沒辦法成為凱文了。也說不定在那個世界裡人類無法欺騙自己,想留下的人拉不出去,不想留下的人也說什麼都無法留下。


ID-0這部是2017年春番讓我最被結局觸動的作品,重點就是……嗯,某不是反派的反派真的太慘了,終歸到頭來說他想要的只是凱文的認同,但凱文已經那裡都不在了,還是他當初自己下的手……這種事情超命中我心坎的啊啊啊!(淚)


所以雖然本件在定義意識與人類間的關係時,想法與概念給得簡單明白,但整個探討的呈現手法很用心,細節也令人玩味、值得推敲為何動畫要如此安排。只是也因此更顯出本作只有十二話真的太少了,明明劇情這麼豐富的說。


被狂砍的支線除了艦長過去的失敗與和兩位司令的軍中因緣,還有凱文與實驗動物的關係,特別是後面這個真的超慘,被砍到只有一個畫面幾句話解決,嗚嗚嗚給我半年番啦嗚嗚嗚嗚嗚!


另外連帶受影響的還有公司內部的情感,雖然每集都很努力呈現角色彼此互動增加信任的過程,但僅僅十二話最後還是有點劇情表現壓過觀眾實際感受。那怕動畫用力強調這群人生死與共血融於水,但觀眾多少還是有種「他們其實認識沒多久感情已經好成這樣了?」的疑惑。


此外艦隊司令最後決定交託人類命運的那裡,也因為戲分太少所以說服力不足。最後的拍手也有點過度演出。再加上可能是我跟素蘭小姐不熟(被打)在那邊放這首我也覺得很微妙……如果跟這首歌熟一點可能會比較有感吧。


不過那怕劇情超壓縮所以讓故事呈現得不夠完美(想想那個連三集一集撿一個女角回家的開場XD)。但四人糾葛的地方處理得很棒,除此之外的地方上面也都講過了,是主線設定不新穎但有意思而且集集精彩的熱鬧動畫,有興趣的話十分值一看。


最後,最後就OP是越聽越好聽的耐聽型,然後ED Stellar Compass超好聽的啦,谷口治朗親自畫的ED原畫更是非常有味道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