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6日

小公主

當初抱著反正是砲灰的心情提名,誰知在今回十分均勻的票數中,小公主竟然贏了那麼一票成為快閃選書,只能說真是出乎我意料啊。不過旣然要寫這麼骨灰級的作品,我決定在抒發感想之餘順便來個譯本比較。打算拿來對照的是國際少年村的全譯本(我找了原文稍微釘了一下,大至沒問題,至於譯文……啊反正都絕版了)還有台灣東方的編寫本。


之所以挑這個版本是因為十多年來不同版本來來去去,舊斷新出絡繹不絕,唯有台灣東方始終保持穩定供貨狀態,將來應該也可以保持下去:講白就是東方版乃國內最穩定的小公主譯本(別的不提,國際少年村的版本早就絕版了)至於本作在講什麼應該也不必多提了……啊,還是講一下好了(本文採全雷模式,小公主捏劇情不算什麼了吧)。


總之就是有位小女孩被父親從印度送回英國念寄宿學校,原本高貴的她因為種種原因淪為女傭,但她始終堅守自尊,最後回歸原先地位獲得幸福的故事。小說最早是 著名作家法蘭西絲•愛麗莎•霍森•柏納特在報上連載的中篇小說(Frances Eliza Hodgson Burnett,秘密花園、小公子也是她的作品)大受歡迎後改寫成長篇、增添不少細節和內容後出版。


劇情本身其實很簡單,但難以否認的是這樣大起大落的八點檔劇情搭上討人喜歡的高貴主角,永遠是大眾心裡的菜。不過國人最熟悉的應該還是台灣東方少年文學精選的小公主版本,只是這個版本和原作相比改寫的程度也不算小(以下簡稱東方版)。


或許是為了壓低年齡層與文化差異造成的門檻,東方版的小公主將原作較為現實的情節與對話都刪去不少。比較主要的部分有:全譯本中關於父親過世的原因、誤以 為生意失敗的理由交待得較為清楚(原來爸爸和克里斯福特先生是一起念過伊頓公學的摯友 < - 這設定好萌)還有莎菈回歸身分時明欽校長馬上到訪,雙方有過針鋒相對的互動,再之後關於莎菈與印度紳士的日常生活也有較多的描寫。


其他像莎菈與厄門嘉德間在她成為女僕後「合好」的那段只看東方版,大概不太能理解原本是好朋友的兩人再會為何如此「激烈」。但看過全譯本就會發現因為莎菈的自尊心與厄門嘉德的笨拙曾令兩人產生誤會,所以再見時厄門嘉德才會著急到哭出來。


兩邊最大的差異莫過於莎菈的性格也因更動而有所改變。全譯本當中的莎菈比較像是個凡人,雖然心性高潔但遇到不合理待遇時還是會非常生氣(甚或該說她的脾氣 並不能算好)只是自制力極高而且十分有禮。不過東方版的莎菈許多內心糾葛都被省略,軟弱與缺點全部再見以後,留下的不用說當然就是個光輝四射的聖母型角 色。


此外東方版和原作間筆法差異也很大,東方版雖然省略了許多內容,但卻也將原作一些僅是側寫或直接交待過去的事情,擴增成有對話或較多心理側寫的實際情節。 更別提相較於原作將莎菈與父親在霧中行車作為開頭,東方版則是將寄宿學校眾家女孩口耳相傳「那個女孩」有多神奇的興奮討論作為故事起始。


不計忠於原作的話,在我眼中這個雖然不知是從那來,但極之符合原作風情的更動著實是個神改寫,戲劇性與引人入勝的程度皆超過原作。老實說東方出版社早期的 作品有些是日譯來的(比如亞森羅蘋,全世界只有日本人跟台灣人的亞森羅蘋真的跟福爾摩斯PK過吧……)所以在寫這篇心得之前我並不確定小公主究竟是直接日 譯是國人自行改寫。


不過查了資料發現東方版乃是由黃時得先生負責,雖然我不熟但人家不但是東方出版社的創辦人之一,也是台灣早期十分優秀的學者。這點讓我嚇了一跳,突然有些疑問不是疑問了。再說考慮到出版年代,書裡有些內容確實是當時不會給小孩看的東西。


比如原作看到人家有佛像就猜是不是異教徒,印度人等於黑人,黃皮膚那就是中國人等諸如此類的刻版印象全不見了。律師的現實與尖酸刻薄修掉,明欽校長的勢利 眼、自卑轉自大程度也降低不少(是的,那樣已經算少很多了)莎菈軟弱、怒氣及毒舌的部分也大加刪改(比如原作差點直接脫口說沒辦法,妳比較笨)。


整體改寫上其實看得出目標:反正就是塑造全然的榜樣,一個好到難以置信的女孩。這樣做究竟好不好很微妙啦,只是說起來我長大後讀完全譯本,也沒什麼損失或形象破滅的感覺就是 ~(話說原文很好讀,早知道我直接買原文,只是旣然有譯本懶人病自然……)


要講是童年之謎解開了其實也沒到那程度,只是長大嘛,有些東西就是會淡淡的發現原來是那樣罷了。畢竟是「編寫」,空間先天上就拉大許多。更不用說那已經是兒時回憶的領域,長年讀下來感情絕對跑不掉 ~(舊的翻到爛又換一本)


再加上光是前面那個特別的原創開頭,就已令我感覺這個改寫版十分有價值。甚至擴寫的情節每條我都十分喜愛並珍惜,只能說以改寫而言這個版本真的很優秀,更別提這麼多年來我看過多少個堪稱屍骨無存的版本。


對比起他大部頭的文學著作,我認為小公主屬於讀編寫本也不會影響太大的作品。畢竟原作就很簡單,而且多數版本在基本精神與情節部分都有保留住。只是近年來 還是有些版本可以縮減到令人無言以對的程度。我說有些書中高年級看就中高年級看,有必要非弄出個給幼稚園或低年級的衰小版本出來嗎?


(請原諒我爆粗口,但精美插畫並不能掩蓋那種七零八落的敘述方式有多可怕,大概只有我N年前看過的某本三分鐘讀完悲慘世界足堪比擬而已。附帶一提,日本世 界名作劇場的小公主反而是為了把故事拉長,原創出一堆情節和角色,看起來十分微妙,也很拖戲就是。演到最後連校長都洗白了,笑)


咳,比較部分到此結束,接下來我想談個人感想。要說有一部作品讓我從小到大看法改變那麼多、省思更多,但感覺卻又始終沒變動太大的,莫過於小公主這部作品了。當然這與其說是本書優秀,倒不如說因為時代背景和觀點與現今的落差,使得她有太多東西可以探討。


對我而言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施捨與幫助的界限了。在本作成書的時代,慈善事業跟施捨可以說幾乎沒有界限,更別提政治不正確這回事,所以小公主當然體現了那樣的社會風氣。作者雖然些微觸及了階級的弔詭性,但並沒有動搖的打算,就某種程度反而是強化。


就算淪為女傭,貴族仍是貴族,那是氣節的問題(那時代父親能念伊頓公學,就算書裡沒寫明也極可能是貴族,畢竟看看他的條件:富有、年輕、軍官,生意頭腦零蛋……貴族無誤 < - 喂)那怕窮到像乞丐,只要自己不放棄尊嚴那就永遠不會是乞丐。


這部分由明欽院長最後對莎菈冷諷妳又是個公主時,莎菈回答的那句「我努力不失身分」最為明顯。縱使其他部分都不好,但與生俱來的某些氣質才是最重要的。而且,氣節與尊嚴當然是貴族和中上階級限定,人們絕對不會假定中下層階級有尊嚴問題。


所以故事絕對不可能去探討為什麼貝琪和莎菈同樣是女傭,前者受人施捨理所當然,後者一受施捨凡明眼人(大家庭裡的姐姐們)都擔心她會抓狂。更別提之後那枚 六便士除留作紀念外別無其他用途,莎菈真要用錢來源也得是純潔的失物。小時候看這樣的情節不會想太多,但長了幾歲就開始覺得不對勁。


雖然明白這是時代背景的問題,但小公主確實是第一部讓我明確警剔自己,要分清幫助與施捨界限的作品。不能因為資源多於對方就盛氣凌人最為基本,但即使是出於關懷也要顧及他方的尊嚴,縱使對方真的只是名乞丐(當然有些人是不自愛的問題,但那是例外不多談)。


除了上述問題,奇蹟之夜當然也很重要!比童話更為離奇、夢想成真的情節本來就很吸引人。但我覺得小公主這段高潮比起物質層面的豐饒,那種秘密幸福生活與悲慘現實間反差所帶來的精神滿足,才是真正令一代又一代讀者為之著迷的原因。


絕大多數的孩子都曾想像或創造這麼個秘密過,許多童書也皆以此為主題,小公主不用說正是該類作品的原典之一。就某方面而言,這或許是面對現實世界的一種保護傘吧。在人生中想獲得完全的滿足不太可能,但透過小公主我們看見一個堅持自我道路的小女孩,獲得了讀者認同的幸福。


那怕氣節、尊嚴與想像力,終究不過是較正面(好聽?)的精神勝利法而已,但當生命只剩下精神層面能夠掌握時,那種能量肯定非常巨大。雖說隨著成長大多數的 人都會漸漸明白,世界不若童書寫得那般美好,那怕堅持信念成功也不一定會到來。但即使如此,人還是需要一些夢,需要相信目標可能就在下個轉角處──正如小 公主寫得那樣。


畢竟,單純的幸福有時最能打動並溫暖人心。



兒童百大小說書單




舊站人氣:841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