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月27日

在太陽系種花的女子

在寧靜的太空梭上,我走向客艙,為的是看看船上唯一的乘客。這是一班特別航程,很難得的經驗,我竟然能負責送愛麗絲.李到月球去。


愛麗絲.李,人類第一位長壽基改人,生於五百一十二年前,預估會有一千至一千二百年的壽命,這個數字即使到了今天也一樣難以想像。縱使理論不斷的提高人類預估壽命,但一般人能活到兩百歲就很了不起了。


愛麗絲.李這個人得天獨厚,她出生在還算安穩的年代,但不久後就發生了大戰,迫使人類大量移居上宇宙。大戰後,各種小型衝突仍持續不斷,直到一百多年前人類才真正進入了勉強可稱作是和平的時代,偶爾才會爆發點小爭端。


近幾百年來,以生化機體代替破損身驅的技術越來越進步;甚至比原來的身體更優良,也更便宜。相較之下,必須以巨額資金投入的長生基改不再受眾人重視,除了少數的偏執團體外,幾乎沒人在做這種研究了。


今年五百一十二歲的愛麗絲.李仍保健康,活著的每一天都創下人類壽命的新記錄。由於生化機體的發展,大眾目光早不再專注於她身上,只有在每十年或百年過去時,才會小小的登上新聞版面。不過身為一個特殊人士,她無疑還是擁有某些特權,這也正是我之所以會在這裡的理由。


走過淨白的長道,我停在唯一的乘客身邊,她早就注意到我並報以微笑了。


我微微的欠了身:「再過二十分鐘就會到月球了。」

「謝謝,真是辛苦你了。」

「不會。」

愛麗絲.李抬起頭來,眼中透著清明的思緒。我看過她年輕時的照片,老實說並不好看,或許五百年前的科學家還不太在意美醜問題吧。不過無論如何,對一個已過中年的女人而言,年輕時的美醜早是無所謂的事情了。


她載了一副無框眼鏡,泛白的頭髮整齊地紥成辮子。臉上的皺紋雖然不少,但不知是出於基因影響還是保養得當,感覺非常柔和,看不出蒼老之姿。李只穿了簡單的白衫黑裙,就像是位簡樸的哲學家,雖然實際上她是個植物學家。


看著她,我突然發現自己笑得有點僵。眼前這位老婦人看起來太普通了,普通到讓人無法想像她在我祖母出生前就已存在,一部貨真價實的歷史。不過,雖然說是婦人,但李其實未婚。


「等一下會經過地球嗎?」看著窗外,愛麗絲.李突然說話了。

「不會,如果經過地球的話,就算是繞遠路了。」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總覺得這句話讓她很失望。


「是嘛?別在意,我只是問問罷了。」愛麗絲.李看著我笑了笑,似乎已經察覺到我的尷尬,馬上又再主動說話:「對了,你來自那裡?喔,抱歉,這很私人……」


「呃,不會。」沒料到會遇上這樣的問題,讓我有些訝異:「我來自太空站E-23。」

「E-23?」她開始思索著,過了約三十秒後才做出回答:「抱歉,我好像沒印象呢。」

「這當然,李女士。」我露出了苦笑:「沒印象才是正常的,它只是個小太空站,不像T-12或V-1那樣的大站,也不是火星或金星啊。」

「是這樣嗎?不過我可是一向認為自己對小太空站有別於常人的深入了解呢。」她露出了溫和的笑容:「看來還是讓人見笑了,那是個好地方吧。」


「有點亂,但是個好地方。」或許是話題的原故,總覺得放鬆了許多。


「那就太好了。」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不是很奇怪,她看著我又開始笑:「那兒有種花嗎?」

「呃……」聽到這個問題讓我有點遲疑,總覺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

「真是不好意思,我又問了個笨問題。」愛麗絲.李一瞬間又笑了出來:「我忘了,一般的小型太空站是不能種植物的,那會造成空氣循環失衡。」

「呃,是啊。不過還是可以買人造花啦,就跟真的沒有兩樣。」我開始努力的解釋,而且很莫名其妙的比手畫腳起來。


「可是人造花和真花還是不一樣,兩者的差別是很巨大的。」她突然間嚴肅了起來,讓我再度回想起李是個植物學家這件事。


事實上除了長壽基改人這個身份外,她還是個相當成功的植物學家。人類在地球因為戰爭汗染,而被迫移民宇宙後的每個大型墾星計畫,都有著她的身影。當初最早 在月球從事的研究雖然失敗,但也替往後鋪下了路。在火星和金星漫長的地球化過程中,她所改良出來的植物皆替氣候再造工程提供了堅實的幫助。


由她改良出的植物不下千種,其中最有名的是她的行星系列:月球玫瑰、火星百合和金星紫羅蘭。這些名字相當美,完全表現了愛麗絲.李本人的浪漫情懷,不知道在她漫長的歲月裡,似否曾有過讓她動心的人。


不過,在美麗的名字後面,仍然有著自然界本身的限制在。月球玫瑰嬌麗無比,花型碩大渾圓,顏色鮮豔具震撼感,卻只能長在溫室裡。就和住在月球上的人們一樣,只能生活在層層包圍的地下基地,假如把她帶到月面上去,恐怕不要幾秒鐘就會立刻枯萎了。


火星百合則剛好相反,她的生命力極強,光聽名字會讓人產生錯覺,以為是生長在一片紅色土地上的白色花朵,孤高的與深綠長葉相映襯,向宇宙優雅伸展。

但實際上,火星百合是種和指甲一樣大小的白色小花,與其說像百合,更像是檔案裡那種長在海邊的藤蔓。她的根能深深的紮進火星的土裡,還能適應稀薄的大氣,現在早已成為火星上最常見的植物,正是在那兒勤苦人們的寫照。


至於金星紫羅蘭,則恐怕是最名不符實的一種。她甚至算不上花,只是種藍紫色的藻類。不過她確實為改造金星大氣提供了極大的貢獻,直到今日的每分每秒也還在運作。就像金星上的移民一樣,待興之事尚多,環境依舊惡劣,但相信只要假以時日,終有一天可以變成極佳的居住地。


「嘿!你有在聽嗎?」李的聲音猛然喚回我的注意,讓我連忙用力點頭,雖然自己剛才什麼也沒聽到。


「呵呵,算了,我再講一次吧。」李慈祥地笑了笑,讓我在瞬間感覺到她有我母親的影子,不過也只有一會兒。我的母親是不會談花的,在這方面,她是個現實到令人錯愕的女人,在我記憶中她連朵人造花都沒買過。


「嗯,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尷尬地點點頭,突然覺得自己老站在客艙裡實在很怪。

「不,沒什麼,拖著年輕人講話本來就是惹人厭的事。」她露出了頑皮的笑容,我們都很清楚這是玩笑:「我剛剛說,等我到了月球,再寄盆花給你吧。每個人在一生中都該有朵花,一朵真正活著的花。」


「那我就在這裡先道謝了。」我相當認真的回答,以李的眼光來看,恐怕就連線上型錄裡那種很貴的天然花束,也不算真正的花吧?也對,就一個植物學家而言,長在泥土裡的才算是真正的花吧。


她看著我,笑著點了點頭,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相當期待地提出新問題。


「你有去過U-23嗎?」

「嗯,去過一次。」

終於有句話能用肯定句回答,雖然理由很奇怪,但我還是忍不住高興起來。我記得U-23應該是以種植糧食作物聞名的觀光太空站,出口貨品以小麥為主。


聽到我的回應,愛麗絲.李果然露出了燦爛笑容:「那裡很棒吧,我在計畫還只是草案時就加入了,那兒的基礎設備都是我設計的,照明和供水系統也是。」


「那真是太厲害了!」我忍不住讚嘆起來:「我到現在還記得那片金色麥田,太驚人了,沒想到宇宙中竟然會有那樣的地方!」聽到我的話,她露出了相當得意的笑容來。


不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U-23啟用是三百八十多年前的事了,這也表示從那麼久以前,她就開始為人類在太空中的生存而奮鬥了。我們已經失去地球,倘若沒有這些糧食供應站的話,宇宙裡早已空無一人。


「麥田嗎?看來大家的感想都一樣呢。」李突然間變得很有精神,兩隻眼睛睜得大大的。我所碰過的每個專家都一樣,談到有興趣的話題都像在發光。


「不過有機會的話,你們都該去地球看看。和地球上的麥田的比起來,U-23上的田地根本就像顆松子,兩邊完全不能比 。」李的表情突然間變得有些朦朧,思緒像是飄至遠方:「地球上的一切都大,呃,我所謂的大是指……生命很大。」


「生命很大?」這句話讓我很難理解。


「這不好解釋,我是想說……宇宙中的生物現象實在很少。抱歉我不是個天文學家,我實在很難把星星當成生物。總之,宇宙對我來說是近乎死寂的,我剛上來的時候更糟糕,那時連太空站都沒幾座呢。」李現在又像起了我的母親,她偶爾無聊開始說故事時,也是這種表情。


「但是地球就不一樣了,到處都是生命,頭上、腳下,你看得到的每個地方都有生命,躍動得驚人,那才叫活著不是嗎?」她看著我再度露出笑容:「你有去過地球嗎?」


「呃,就算我想去也很難吧。」我尷尬地笑了笑。地球早就爛了,這是我生物老師的說法。反正就是不能住人了,而且為了避免危險,現在連登陸都不許可。


「抱歉,我又犯迷糊了。」愛麗絲.李再度向我點頭示意:「我是在地球出生的,可以又跑又跳的年紀都是在那裡度過的,當初上宇宙時也沒想過會不能再回去,結果一直到現在都改不掉地球本位的思考習慣。」


「不,其實我也很好奇,地球是什麼樣子的?」看著她,我覺得自己該問。


「地球嘛……很漂亮啊!雖然那個時候大家都嫌髒,但現在回想起來還是美得驚人。那裡的樹多到數不出來,滿地都是草,天上有小鳥在飛,對了,不是裝潢用的機 器鳥呦!還有貓啊狗啊的,還有馬!地上有些小蟲,其實當初我很討厭蟲的,用心種的東西常常被亂咬一通,但現在有時候卻又很懷念,甚至覺得被吃光也無所 謂……喔!你看我!」


她像是從夢中驚醒般,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又開始了,老人家的毛病,話很多。」

看著她的表情,我連忙搖起手來:「真的不會,地球聽起來還真神奇。」


「很神奇是吧?」她再度露出微笑:「我到現在都還很懷念啊……我常常在想,如果有一天,如果我活得夠久,活到地球再度淨化至可以居住的程度時,我一定會回去的,我要回去種花。」


熟悉的輕微撞擊感從我腳底傳來,這代表我們已經入港了。現在就是這樣,電腦可以處理一切,規劃航程、連絡港口、條正航道、自行停泊,什麼都不需要人了。當初要不是愛麗絲.李堅持要有個人類陪航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在這裡。


我摸摸自己的頭,相當不好意思:「看來月球已經到了,我直接帶您出去吧。」


聽到我的話,她和藹地笑了笑,接著馬上站起身來。


「這次的會期結束後,我就要一同啟程去木星,參與新的墾星計劃。」一邊走著,愛麗絲.李同時開始解釋,不過這則新聞其實已經播到所有人都膩了。


「又要墾星,也許行星系列又可以再添新成員了。最近我一直在想要取什麼名字,剛剛突然想到,你覺得叫波斯菊怎麼樣?」她露出充滿期待的表情看著我。


我覺得自己彷彿可以看見大片的波斯菊生長在堅硬岩石上,細弱綠莖在鑲了點點繁星的宇宙夜幕中輕輕搖曳,宛如一首詩。但我心裡又很清楚,當然不會是這樣。


「感覺很棒。」

「謝謝你。」聽了我的回答後,她笑得相當愉快。


門開了,我知道走出這條甬道,外面一定不少人在等她。



看著她離開的瘦弱身影,我突然間感覺到一種龐大的尊敬感浮現上來。



漫長人生中,她都在太陽系裡種花,一開始是月球,然後是太空站群、火星、金星,現在又要往木星去。如無意外,她應該還會前往土星、然後是冥王星,只要人類想住到那裡,她就會先去那裡。


不過無論去到多遠、多深的地方,我知道她最後還是會回來。她總有一天一定會回到太陽系,回到這裡,回到地球,然後種花。


不過到那個時候我已經死了吧?感覺實在很怪,她看起來比我老得多,卻會比我活得還久,而且是很久。我想,只要可以,她就會一直種下去,種到太陽系滿是花朵。然後,如果有那一天的話,也許她還會種出太陽系外。



人類能走到那裡,她就種到那裡,一直到宇宙都開滿花朵為止。


舊站人氣:1029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