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14日

朋友未遂

宮西真冬這部小說大概就是典型我會喜歡,但也可以想出一百個別人不喜歡的理由的作品,所以就來說我為什麼喜歡吧。小說背景是一家老牌女子寄宿學校星華高中,基於某種童年憧憬我對這種設定長期懷抱說不出的偏好,更別提這學校還有典型百合作品中那種肉麻兮兮的設定,由三年級學姐和一年級學妹同房,擔任彼此的母親與孩子。


老實說這制度從許多角度來看都讓人非常尷尬,後來也證明果然是個病嬌控制狂想出的東西,不過這是後話。故事主軸圍繞住在宿舍櫻之間的四名女孩展開,表面看似融洽的她們其實各有各的苦惱與憾恨。當讓人害怕又不爽的惡作劇反覆發生,一場針對老師的復仇正在展開時,她們的人生也將隨之變化……


談主線之前先來介紹一下四位主要角色,櫻子是傳說中的大學姐「星華女神」的獨生女,美麗又優雅的她備受師生喜愛尊敬,但實際上從小到大都被根本是控制狂的母親牢牢掌控。雖說擅長在眾人面前演戲,可長年被情緒勒索的她也已經來到極限。櫻子渴望能和母親那個星華交友圈以外的人建立親密關係,結果為了搏取宛若棄貓的學妹茜的友誼,她扭曲著臉龐不斷做出卑劣之事。


剛入學的茜則出身破碎家庭,不斷更換男友的母親把她扔回自己老家後跑路,留下這個無助的少女面對當她是空氣、又極度重男輕女的外公外婆。不斷被家暴的茜無法信任他人,對未來更感到無比迷茫。這樣的她逐漸被真心關懷她的櫻子打動,可卻也注意到這位女神學姐正在變得越來越失控。


三年級的千尋憑藉美術專業入學,課業表現優秀,帥氣外表更受到學妹仰慕。這樣的她出身自極度偏僻的鄉下小鎮,卻有一個覇道卻也讓她變得更堅強的爺爺,還能打破當地歧視女性的傳統。只是她的自信在作為新生的「孩子」學妹出現後被擊個粉碎,面對才能差異痛苦無比的她開始變得不想畫畫了。


而在繪畫上擁有絕佳天分與才華的真琴,總能畫出讓人欽羨並讚賞不已的優秀作品。但她其實懷抱著黑暗無比的情緒來到星華,性格激烈對正義非常執著的真琴,打算要對以尖酸態度教學、徹底催毀姊姊創作自信的石橋老師進行報復。她將與櫻子合謀,準備以自毀的方式不惜一切代價展開社會謀殺。


剛開始看這本是先被女子寄宿學校的氛圍所惑,期待卻又擔心會看見病態情節。讀下去會發現四位主要角色都很討喜,但這畢竟是推理小說,於是我邊看邊開始擔心不曉得最後會是誰陳屍校園某處、胸口上插一把刀還要灑玫瑰花瓣(什麼跟什麼),誰又會變成兇手身敗名裂,她們的生命會如何終止,又留下怎樣的遺憾。


同樣以女子學校為背景,約瑟芬.鐵伊的萍小姐的主意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可至少那部作品裡討喜的角色不多,但這本越看便越覺得每個人其實都不錯,手心手背都是肉,大家都捨不得死怎麼辦?嗯,好吧,我只好說,最後還真的誰都沒死 ~(爆)


連帶這本可能連日常推理都算不太上,頂多就青春懸疑吧,如果期待女子寄宿高中(密室?)謀殺案的話,看到最後可能會無言以對。畢竟就連真正的傷害都被規避了,整本小說安全到不行。但該怎麼說呢,可能是因為對角色有愛,所以讀到最後這樣的發展反倒讓我蠻開心的,沒什麼不好。


作者把每位女孩的經歷與心情都描寫得十分鮮明,可能平板了點,但很生動。櫻子母親那種執著於高中時代女王身分的敘述可笑又悲哀,但想想其實多得是這輩子只能活在昔日輝煌裡的人。可當她以瘋狂行徑去強硬的把女兒和學妹綁在身邊時,不管是看見她為了破壞對方人際關係跑去發傳單,又或者為高三的女兒直接找好結婚對象時,那還是十分令人不寒而慄。


其他三個女孩的經歷也都令我印象深刻,茜外婆那種我沒有妳們也不准有,剝奪女兒和孫女受教機會的態度讓人氣結,也為她母親曾經遭受的壓迫感,與因此灰心喪志而失控的人生感到難過。


真琴姊姊心靈崩潰的遭遇很教人遺憾,真琴自己豪爽面對不正之事的積極態度很能引發好感,那種原本對老師憤憤不平,但畫著畫著漸漸能理解有些人確實努力不足、並接受有些人確實不適合走某些路的過程我也很喜歡。


千尋大概是所有人之中最健全的,但即使是這樣的她在面臨自我懷疑時,那種痛苦與糾結卻也更讓我心生共鳴。最後下定決心灑脫的立下要走上教學之路的新志向,並意識到這樣最能讓自己平靜並獲得成就感時,我也替她感到開心。


當然真要講起來,本書還是挺刻意的,而且即使如此朋友未遂(友達未遂)仍是個非常溫和、溫和到可能讓抱持期待的讀者感覺淡而無味的青春故事,講白了有點普通優。但我得說正是這個淡而無味對到我胃口,並非沒有娛樂性,但那大概不是一般人們談到娛樂性時腦中會出現的東西。


不過它的整個背景設定與角色塑造,都為我召喚了一些與故事不完全相關的情懷。那些生命中的困境與心靈幽暗之處,寫得生動且能引發不特別卻也並非沒有意義的省思。正面的劇情走向則反過來撫慰人心,散發出希望與可能性的溫暖。


看著書中少女成功掙脫迷茫與人生困境,即使知道現實沒有那麼容易,很多事往往會困擾終生。但在那段充滿希望的年少時代裡,她們找到彼此並建立起親密友誼,也將互相扶持步向未來,以後會怎樣還不知道,但至少此刻的她們笑得很美很開心。


於是我也開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