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25日

現形師傳奇II:現形師的印記

瑞典作家琳恩•卡波布(Lene Kaaberbol)代表系列第二本,這集時點發生在第一集現形師的女兒故事結束後不久,迪娜一家與前任領主之子尼可成功逃往高地。在那裡的生活寧靜又安詳,儘管新上任的龍勳領主正如火如荼展開各種計畫,時不時便聽聞戰爭消息,但對高地人而言那遠得好似另一個世界的事。


不用說,這當然是錯覺,實際上問題很快就找上門來,某天高地重要氏族的使者再次登門拜訪,尋求迪娜母親的幫助。但遇見那麼多麻煩後,迪娜很快眉頭一皺發現事情並不對勁連忙落跑。更麻煩的是事情沒完沒了,而且隨著迪娜哥哥達文魯莽的行動,她們很快發現有某股勢力正企圖讓高地氏族紛爭再起,不用說,托勒赫一家全都可以在三秒內猜中幕後黑手的名字。


總之再來發生的是迪娜和高地氏族的小孩一起被龍勳領主大將綁架,對方統領著一個管理制度極之苛刻只為製造武器而存在的小鎮,再以該小鎮製造出的武器去創造更多紛爭。迪娜在那裡被用人質威脅,強迫她為了掌權者使用現形師的力量,讓小鎮中所有反抗者徹底失去力量……


我在現形師的女兒心得中曾想像假如現形師的力量被惡用的話,將帶來極其恐怖的結果,這個預測在第二集隨即登場,還迎來了更加複雜的狀況。如果說第一集屈服的代價是無辜生命,以及注定將迫害眾人的極權時代,那第二集的傷害顯然小的多,卻有啟引了更多更複雜的思考方向。


在這個城鎮裡惡無形無聲的籠罩萬事萬物,因為極權體制已然成形,鎮民被迫陷入大多數都不是壞人,卻被制度所困而捆綁彼此、迫害彼此,最後每個人都變得喘不過氣外帶失去了希望,理所當然的成為惡的一部分。


在這種情況下,服從秩序是否是正確的選擇?反抗極權又需要多大的勇氣?被帶到這座小鎮的迪娜為了顧及他者的性命,不得不為掌權者提供自己的天賦作為處罰鎮民的利器。


對比第一集的大善對大惡,這集情勢要來得混沌許多。主角知道自己錯了,可她無能為力。更多人覺得當前狀況顯然那邊怪怪的,但為了生活同樣無能力。看人挑擔不吃力,有時在設身處境的同理後我們很難黑白分明的指責選擇屈服的人,不過我想這並非放棄思考的好理由。


人一生中總要不斷面臨無可奈何的狀況,很難每次都選擇正確(雖然每次都選錯好像也蠻恐怖的,但回顧歷史這樣的人其實也不少)。或許所謂的正確只是種傲慢,但無論如何,無法否認的是「好」與「不那麼好」的選項通常會同時存在。


如果每個人都能理解這點,然後也願意去思考怎樣做會更好、更能改善現況,然後一點一點的朝好的方向改變,那僵固的社會便有機會逐漸鬆動,正如同歷史上曾發生多次的時刻。當然這對一名孤身處於敵境的年幼少女而言終究很困難,於是她選擇屈服然後為此痛苦無比,說來殘酷,但迪娜心靈受到逐漸磨耗的過程無疑是本書看點。


至於她是脫逃的經過,就是達文大冒險的過程了(微妙的是這部趕路總是比正戲好看,兩個不會煮飯的小鬼敵不過好廚師的強迫入團宣言,結果羅絲大勝利,人的肚子可是很誠實的呀 ~ XD)。


我在上一集中曾抱怨過「冒險」過程太簡單,結果第二集這問題非旦沒改善,好像還變得更簡單了。如果說現行師的女兒頂多是用了簡易模式,但多少還是有點緊張感,這集只能說冒險根本就易如反掌 ~(儘管作者企圖營造出艱困感,但對這點我只能說實在不算成功)


不過儘管本書的落跑過程(是的,落跑對這系列好重要XD)讓人白眼翻到天邊去,但對比第一集我還是比較喜歡第二集。我知道這麼說微妙又奇怪,但有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嘛。


首先從讀者對角色和主線後續發展的關心會第一集延續到第二集,這股期待本來就會讓劇情顯得更有吸引力(因為想知道後面怎樣)。再來就是這集不再只集中在迪娜的視角,而有了更多角色、特別是迪娜哥哥達文的視角。


對比迪娜早熟的性格,達文就很比較偏向單純血氣方剛的大男孩,也因此會做很多青春期纖細少男會幹的蠢事。但蠢歸蠢,卻也讓故事變得熱鬧許多,連帶也讓劇情有更加兒童小說式的王道展開,於是娛樂性自然也變得比較高。

 
那怕營救過程根本易如反掌,但整本書看下來我覺得還是比第一集精彩,畢竟劇情量比第一集多,整體結構也比較完整,人物更多涉及的勢力更廣,在在讓小說顯得更有吸引力。


現形師傳奇II:現形師的印記(The Shamer's Signet)來到第二集還是優缺點明顯,不過娛樂性變高這點加分很多。本集結尾迪娜因為深深的愧疚感而半失去現形師的力量,也讓人期待第三集會有怎樣的考驗和進步在等著她。


然後本集開頭無法理解尼可龜縮理由的達文,也在經歷戰火擦邊球模式後有了不同想法,這點會在他心中產生怎樣的變化也是關注的重點。當然最後就是,那個,呃…………說好的CP呢?這集完全沒有進展啊!(這很正常吧,沒人跟妳說好啦笨蛋!)




現行師系列心得連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