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1日

魔法師、畫家、助手還有貓琴 4

19

坎伊拉向來以自己的廚藝為傲。


她從小就從母親那兒學到各式各樣技藝,還傳承了家族魔法,擁有能知道眼前每個人最想吃什麼的感應力。當她離開故鄉孤身來到沙洲世界第一大國藍星國的王城闖盪時,想的是她一定能在這裡發光發熱。


很遺憾的現實是,她發光發熱了,但不是因為廚藝,而是因為美貌。不管到那個貴族家擔任廚師,當家老爺都會在第一個月的某個晚上闖進她房間,說什麼妳煮出來的菜太美味了,徹底彌補我心中的空洞,現在也快點讓我滿足妳的洞。於是這時她只能翻白眼配合,直到有天不得不說出「老爺不要,夫人在看,而且她現在就在你背後她非常火」為止。


於是那怕廚藝絕佳,但不到三年全城貴族的廚房都不再歡迎她。沒有收入的坎伊拉面臨兩難,她是該認命打包回老家,還是想辦法在王城找戶普通人家,幹那種連煮飯帶打掃顧小孩陪老爺或夫人睡覺全包的女傭?結論是,老娘都不要啦!


於是坎伊拉乾脆跑到妓院就職,反正本來就得做差不多的事,之前還只能領二廚的薪水,根本不划算!俗話說掌握一個人的胃就能掌握那個人的心,本著這個理念與自身條件,坎伊拉很快成為王城妓女圈小有名氣的紅牌。多的是想吃又想玩的男人肯上門花錢,甚至還有女人特別組團來享用她的美食。


只是說到頭來,坎伊拉還是不滿足,如果可以,她想要成為真真正正的行政主廚,親自掌管一個常常需要舉辦宴會與國際會議的大伙房。於是當她聽常客霍桑老爹提到,金葉會會長最近在找廚師和看護時,立刻決定上門應徵。


是的,人人都說艾文.史東是個喜怒無常而且冷血兇殘的魔法師,但那又怎樣?是人就得吃飯,而提到煮飯,她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於是她拉了自己的好友密醫瘋尤拉壯膽一前一後上門去應徵。


一把年紀的尤拉同樣不是王城人,沒錢念大學的她成不了醫生,但下城區的妓女都知道尤拉比那些有牌醫生強多了。除了成天碎念這世上有好多小小壞壞的東西好危險啊,然後拿消毒藥水到處擦、擦到讓人覺得她有病外,沒什麼好挑剔的。


面試過程很順利,艾文.史東名聲在外,他也沒啥比她和尤拉更好的人選可挑。儘管坎伊拉已經做好心理準備,有點年紀的尤拉姑且不論,但自己大概多少得和艾文.史東玩幾次老爺遊戲,至少他還沒有夫人。


詭異的是雇了她以後,大魔法師看都不看坎伊拉一眼,成天光顧著去找他口中的關小姐自言自語。如果那關小姐美若天仙也就算了,但偏偏那女人,坎伊拉這麼說好了,那是沼澤殭屍吧?還是最醜最噁心的那種!


坎伊拉不只一次想去廁所時,半夜被不知道為什麼拿了張紙在外面亂晃的關小姐嚇哭。尤拉顯然也一樣。那沼澤殭屍到底在想什麼,她是變態嗎?發現她每過一晚拿著的紙還會變多時,她和尤拉差點沒嚇到一起哭死在走廊上。


但艾文.史東問她們倆為啥哭時,又不好意思說是雇主女朋友太恐怖害自己哭的,只好胡扯什麼好像看見有東西在動我們好害怕。艾文.史東還真信了,之後替她倆請了守衛。開什麼玩笑啊,都知道這是魔法師的家了,那還會被魔法現象嚇到,也太瞧不起人啦!


但這屋那裡瞧不起人的事不只一樁,明明是金葉會會長,但艾文.史東根本不打算辦宴會,他雇坎伊拉的唯一理由就是要做飯給那沼澤殭屍吃。沒問題,老娘可以的,殭屍的胃都征服給你看!


於是坎伊拉發揮自己的家傳魔法,想知道那沼澤殭屍最想吃的是什麼。可那沼澤殭屍想吃的東西全部很奇怪,要不是芝麻麵包夾肉餅,就是炸雞和薯條,還有什麼辣肉末夾麵餅、油炸鹹派、油炸蛋糕、油炸果醬餡餅、油炸起酥麵團、油炸麵條泡熱高湯,那都是些什麼鬼東西,能叫料理嗎?她可是頂級的廚師欸!


好吧,如果關小姐味覺不行的話,起碼大魔法師總該有點品味吧?結果坎伊拉魔法一用下去,知道的事更糟,堂堂金葉會會長想的是自己這輩子如果可以光喝水、不,連水都不用喝就好了,什麼跟什麼,這兩個傢伙未免太侮辱人了!


盛怒的坎伊拉從此開始每天晚上拉著守衛漢克,在廚房狂罵自家主人和他女朋友的日子。關小姐還好,煮什麼吃什麼不太挑,但那個艾文.史東非要她假哭才肯乖乖吃飯是什麼意思?她又不像尤拉那樣覺得一天該洗十次澡才健康,她明明也才一天三餐帶午茶宵夜而已,這樣都吃不下去,大魔法師了不起啊,混蛋!畜牲!


罵了兩個月後,有天晚上平常都不說話的漢克突然說,妳想不想養點什麼,我現在的夢想就是可以和妳一起養很多很多小東西。坎伊拉不曉得漢克到底想養什麼,只知道她突然靈機一動,立刻跑去跟大魔法師說她想在花園裡種地養牲畜。


省錢永遠是最好的藉口,這點對艾文.史東同樣適用,一獲得取可坎伊拉趕忙再衝回下城,拉來專門走私魔法動植物的專家老科科。那老頭向來對魔法生物特別狂熱,覬覦金葉會會長的花園很久了。這次得到機會口水根本直接流下來,面試當下還差點自己講出不要薪水當義工也好的蠢話。氣得坎伊拉差點沒直接甩他兩巴掌,人沒錢就不能上餐廳吃飯,不吃飯就會死好嘛!


總之花園在老科科率領的團隊維護下,很快變得井然有序,同時也區隔出一塊地方讓坎伊拉開始她的都會小農場計畫。坎伊拉很清楚舉辦宴會和國際會議是非常花錢的,所以她可得想辦法提高產量。只要食材的開銷能省下來,那將來說服艾文.史東辦宴會的難度自然也會降低許多。


幸好這事不用她一個忙,那個很想和她一起養東西的漢克,這會兒正乖乖拿著鋤頭在田裡幫忙,但該死是叫他清雜草不是清老娘好不容易養大的菜苗!而且那什麼姿勢,這個都市死傢伙連個鋤頭都不會拿嗎?農具不是那樣用的!看著那副傻頭傻腦的蠢樣子,坎伊拉每天都要教育漢克好幾個小時。


日子過得飛快,種地人生一下又跑了幾個月,這段時間因為有漢克保護,坎伊拉已經很久沒正面撞上關小姐。所以那天晚上她尿急趕著上廁所,突然在轉角撞見那沼澤殭屍時根本嚇得魂全都飛了!


更糟的是那殭屍手上的紙從一小疊變一大箱了,該不會全都是符咒吧?想到這裡坎伊拉使勁力氣瘋狂尖叫,沒兩分鐘漢克全副武裝衝過來,他一把推開試著靠近坎伊拉的關小姐,讓她手上的紙整個灑落滿地翻飛,然後哭著跑走了。


妳這是哭什麼哭,想哭的是老娘吧?望著對方跑走的身影,坎伊拉不得不邊罵邊低頭收拾掉滿地的紙,結果發現上頭寫的全是給她的話。


妳很漂亮、妳很聰明、妳好有自信、妳廚藝很棒、我想和妳當朋友、我可以和妳當朋友嗎?好想在家裡參加妳辦的宴會,我可以幫妳的忙嗎?妳不覺得漢克很帥嗎?他好像喜歡妳?妳知道我很羨慕妳嗎?妳將來會開餐廳嗎?妳將來想怎樣裝潢自己的餐廳?妳會想跟漢克一起開餐廳嗎?一定是很高級的餐廳吧?漢克平時看起來呆呆的,但人其實很可靠,一定可以保護好餐廳?那一定會是全世界最棒的餐廳?所以像我這樣的人也可以進去嗎?妳會歡迎我嗎?妳會讓我點菜嗎?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我可以去那家全世界最棒的餐廳,吃妳做的料理嗎?


看到這裡,坎伊拉抬起頭看著正誠摯關懷自己的漢克,她以前怎麼從來沒發現,這男人其實不錯呢?想著想著她忍不住落下眼淚,當然沒發現,她以前也沒發現關小姐是那麼好的人,那麼期待坎伊拉有天能開家全世界最好的餐廳,還想上門當客人。結果自己以前每晚遇見她卻猛罵三字經,可就算是這樣人家還是這麼努力想和我成為朋友,還想來我開的餐廳吃我做的菜,過分的人根本就是我自己啊!


那之後坎伊拉和漢克進展神速,打聽過後尤拉和老科科團隊裡的女人也都收過關小姐給的信和禮物,一箱花、一箱鹽酸、一箱胡蜂、一箱魔法兔腳,正好都是大家想要的東西,喔,多麼熱情又善體人意的好女孩!


而且大家聊開才發現,原來關小姐懂得很多,還特別擅長分辨那個人喜歡那個人,怎麼她講出來以前就沒人看得透呢?真不愧是大魔法師的女朋友!現在整座大宅裡的女人全都成了姐妹,午茶時間一到便聚在廚房吃點心,想到什麼新菜色便一起試做,大家整天開開心心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所以坎伊拉已經不覺得關小姐恐怖了,雖然長那樣,但她其實是很好的人。只要心情放開一點看,倒也不真那麼像沼澤殭屍啦,最多就是沼澤醜精靈嘛,怪了點,但也還過得去。


她現在完全可以理解艾文.史東為何成天盯著關小姐瞧然後自言自語了,人家大魔法師看見的是關小姐美麗的內心啊,瞧,現在又開始了。


「什麼叫作妳會搞成這樣的理由,這世上只有三個人知道,一個是下詛咒的人,一個是妳,另外一個妳不能說,妳知道妳自己為什麼不說,現在又開始裝失憶!為什麼不直接承認妳打算騙我就好了!什麼妳沒有騙我,這不就是又在騙我嘛!」


挺著大肚子的坎伊拉覺得史東先生雖然嘴上一直罵,但明明就很開心。哎呀,這確實是件開心事,今晚來吃黑山產的高級火腿好了,不過剩下的份量不太夠,待會兒上市場去找找看吧。


等著瞧,這回她可絕對不會再搶輸金葉會副會長家那個賤人啦!



20


在王城提到圖書館只會有兩個地方,第一個是皇家圖書館,但那在王宮裡一般人進不去;而另一個則是金葉會會員專用的大圖書館,庫庫亞此刻正往那裡衝刺。如果是以前的庫庫亞,見到這種豪華城堡一樣的東西肯定連靠近都不敢,但他現在身分可不一樣啦,大魔法師學徒助手在此,誰與爭鋒!


看吧,那個一開始猛對庫庫亞翻白眼,根本不想理他還打算叫守衛出來趕人的圖書館員,在看了艾文.史東交給他的金葉章後,表情變得完全不一樣,簡直是最高級的變臉魔法。


「小少爺,」圖書館笑容滿面親切的說:「請問您拜訪圖書館有何貴幹呢?」

「我要找怎麼拉貓琴的書!」

「您這個年紀學拉貓琴不會太早了嗎?」

「那會太早,都只剩最後一天啦,快點告訴我,艾文.史東會長可是急著要我趕快學!」

「喔,原來是會長指示啊。」圖書館員上下來回估量了庫庫亞全身,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那就不一樣了,請問您想學那種風格的拉貓琴?」

「還有分嗎?」庫庫亞嚇了一跳。

「當然,除了我們藍星國的王城標準式外,還有花露國的無恥式、胭脂國的倒換式、月牙國的吹奏式、印山國的車輪式,以及近年開始流行的鳥羽國一棒式,其他更冷門的資料我們也有,保證能夠滿足史東會長的需求,請問您要從那一種開始,還是全部都要呢?」

這麼多什麼國什麼式的,庫庫亞聽得頭都痛啦,但他可是沙卡家的兒子!

「我也不確定,你覺得呢?」

「哎呀,史東會長的愛好小的不敢潛越。」

來這招,看庫庫亞的厲害:「那你自己喜歡那一種?」

「欸,」突然被這麼問,圖書館員尷尬了一下:「呃,那個,我只要王城標準式就可以了。」

聽起來太普通了,要是那弱雞看了不滿意怎麼辦,不行!

「你這樣就可以了嗎?」庫庫亞認真的看著圖書館員:「這輩子就這樣?」

「不,那個,我有時候也會想應該要多學習一些技巧才能提升自己,但也要有對象願意配合啊!」圖書館員開始猶豫起來:「不過一定要說的話,我真的很想試試一棒式和無恥式……」

「說什麼大話,才剛學走就想學飛,你不是只會標準式嘛!」庫庫亞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但反正感覺對了就繼續下去直到爆炸為止正是沙卡家的風格:「我剛剛只是測試你而已,那些什麼國什麼式的我早就都會了,好啦,快把你覺得最棒的幾本拿出來,我要考一下你的程度!」

「啊,是、是,您說的是,小的馬上就去準備我覺得館內最棒的性學……」

「你皮在癢嗎?」大概是庫庫亞和那圖書館實在太吵,櫃台後頭的門突然推開,從裡頭走出一位優雅的太太,狠狠瞪了坐在櫃檯上的男人一眼:「也不想想自己是靠關係才能在這裡當工讀生的,你連好好接待會員都做不到嗎?」

「但這個不是會員,只是史東先生的、史東先生的……」

「我是史東會長的學徒助手!」庫庫亞連忙補充,而那老太太也對他抱以微笑。

「是的,抱歉讓您見笑了,烏拉,他要找什麼?」

「拉貓琴啊,竟然找這種小孩拉貓琴,就跟我爺爺說的一樣,那個不像男人的傢伙就是有問題才會到現在都還不結婚……」

「夠了給我住嘴!」夫人狠狠瞪了他一眼:「連貓琴對金葉會的意義都不知道,難怪考那麼久連張執照都考不上,你明天不用來了!」

「妳、我可是我爺爺的孫子,妳敢炒我!」

「你說這不是廢話嗎?我會好好跟史東會長報告這件事,之後有意見就請你爺爺自己去跟會長談吧。」那優雅的夫人露出親切的微笑,但庫庫亞覺得那氣場跟艾文.史東家裡的廚師很像,而烏拉顯然也感覺不妙,連忙邊抱怨邊離開櫃台逃走了。

「您是要找貓琴的資料嗎?」夫人親切的看著庫庫亞。

「對、對呀?」

聽了回答夫人伸手啟動刻在櫃檯上的魔法陣,在猶豫了一下後,她給了庫庫亞兩本書。一本是超級薄的圖畫書,另一本則是兩塊磚頭麼厚的精裝本,不禁讓他覺得這未免差太多了。

「這本薄的、好像是給小孩看的?」

「沒錯,『貓琴與仙女』在沙洲世界是相對冷門的童話故事,不過這部由馬邦迪卡繪製插畫的版本仍然小有名氣,對故事本身意義深遠的詮釋相當受到推崇。」

好喔,根本聽不懂。

「那厚的呢?」

「那是史東會長以這則童話為主題寫出的論文,他當年就是憑藉這部專著取得金葉會會員資格。會讓你到圖書館來查貓琴的資料,史東會長肯定非常期待你的未來,請一定要好好表現別讓會長失望。」


但庫庫亞看著那本超級兇器,只覺得艾文.史東一定是想逼死自己。但沒辦法,為了跟冬青公主結婚,當然得經歷一些考驗,於是庫庫亞努力背負起考驗也就是扛著書,然後在那位夫人的引導下爬了好幾層樓梯,來到一個都是包廂的樓層,隨便找了一個坐進去。


那本厚的不用說他是絕對不會看的,先來看薄的吧。庫庫亞翻開書開始閱讀。嗯,很好,完全看不懂,是在寫什麼鬼啦!更麻煩的是這書還是沒有解釋什麼是貓琴,圖畫上仙女認得出來,刺蝟娃娃和烏龜娃娃也認得出來,但貓琴卻一會畫成鑰匙一會畫成門,根本莫名其妙,這樣下去是要怎麼辦?


庫庫亞煩躁的想著圖書館裡會不會有什麼好心人,可以讓他問到底要怎麼拉貓琴,並開始環望周遭時,耳中突然聽到有人講出艾文.史東的名字。


「你聽說了嗎?副會長正在想辦法拔了艾文.史東的會長資格。」

「省點力氣吧,過得了阿隆巴斯王那關嗎?他和艾文.史東可是最好的朋友。」

「問題就在於,真的有那麼好嗎?大家都知道,當年葛蕾皇后愛的是史東,史東也喜歡她,所以婚禮那時根本沒出席,事後還出了好幾年的國。」

「我聽說的版本是史東單戀葛蕾皇后好嗎?皇后那可能看上他啦!而且當初不就是艾文.史東幫阿隆巴斯王登基的,所以之後為了酬庸才幫著讓他成為金葉會會長。」

「死就死在這裡,金葉會在史東手上變成串連整個沙洲世界魔法師的龐然大物,早不是以前那個老古板菁英俱樂部了,你知道艾文.史東現在權力有多大嗎?連軍隊都組得出來了好嘛!沒有一國之主可以忍受國中之國,就算他倆是再好的朋友也一樣。就因為這樣,所以艾文.史東公主專任教師的身分才會被拔掉,改換成莉日.丹桂。」

「那阿隆巴斯王現在幹嘛要還急著把冬青公主嫁給艾文.史東,他犯賤啊?」

「這你就不懂了,國王想的是個妙招,冬青公主可是王國年輕一輩最有天份的魔法師,聲勢直追當年的史東。只要他倆結婚,金葉會等於落入王族手中。艾文.史東大概也知道他一同意就會立刻被國王和公主聯手架空,所以打死不結這個婚,但除非他自己能在皇家詩歌大會前找到對象結婚,不然再拖也拖不了多久了,等著看吧,今年的大會一定很精彩,公主那邊聽說已經訂婚紗了。」

「那這麼說起來難怪莉日.丹桂會著急,那老妖婆守著金葉會快三百年了,那可能容忍王族就這樣把金葉會納入掌中?」

「所以史東現在可不好搞,前面是國王公主後面是莉日.丹桂,逼得他不得不把金葉會的政務一樣樣抽回來自己處理,這陣子還開始收學生了,就不曉得現在才開始搞學閥是不是太慢了。」

「但那個畢竟是艾文.史東,搞不好同時對上國王和莉日.丹桂,最後贏的人也還是他。反正這幾年我覺得他幹得不錯,就是太驕傲了,但會長跩一點無所謂,所以他繼續當下去我倒也沒意見啦。」

「太天真了,當年史東替阿隆巴斯王爭奪繼承權的手段你忘記了嗎?根本腥風血雨!再說那傢伙跟他養母師傅水猿一樣是個瘋子,你不要看他頂著那張臉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你信不信為了研究魔法,那人連把世界毀掉都無所謂!」

「唉,水猿啊,可惜的美人,早在魔鬼大白鯨肚子裡啦。不過說是這麼說,我也聽過史東養母是他自己為了財產幹掉的,你覺得呢?」

「天曉得,說起來他本來就是個來歷不明的人,那可能期待他的品格?」

「唉,這麼說我都毛起來了,好啦,等會還有一堂課,遲到又要被那群學生上佈告欄公幹,現在教授真是越來越難當,我走先。」

「去吧,史東明天就要到你那裡上課了,記得注意一下風向。」

「那還用說,看不對可得快點選邊站,這點大家都一樣。」


談話就到此為止,這席對話庫庫亞雖然有聽不一定懂,但還是聽到心驚膽跳。感覺好像有很多重大內幕,怎麼魔法師的世界都不是實際看起來那樣,這也未免太黑暗了吧!



21


又是一場艾文.史東拒絕出席的舞會,冬青公主坐在王族專用的台上,瞪走所有企圖向她邀舞的人。明明送給她那樣的信,最後卻還是拒絕出席,寧可守著家裡那個醜女人,這太過分了,那之後她可是訂了三套婚紗!


想到這裡,那怕父王陛下正傳來責怪的視線,冬青還是大大方方拿出從皇家檔案室調出來的詩歌大會記錄開始看。而且只看金葉會會長的作品,沒辦法,除了他以外也沒人寫得出能看的東西了。


研究沒多大進展的現在,她需要看點真正聰明人寫的聰明東西。對於如何控制門的理論,她一開始腦中的概念是弄個門把出來,但冬青很快發現那太難控制。她得換個角度思考才行,要找能以簡單形式投注複雜概念、最好還帶點不確定性的東西,比如一首詩、一首歌,或是……對啊,一幅畫。


想到這裡,冬青環望了周遭祖父留下的畫作然後微笑,並愉悅的注意到同席者為此瑟縮了一下。父王的嘆息聲傳入她耳中,但那根本無所謂,她只是更專注於翻查大魔法師為皇家詩歌大會寫過的詩歌式咒文。


然後冬青看到了那一篇,並因此輕聲笑出來,現在旁邊的人藉口說要跳舞,慌忙逃走了,人少點空氣才會好,不錯。


冬青還記得第一次看見艾文.史東,是在母親的病床前。她對於老是在生病的母親沒多少感覺,所以當時只專注的望著傳說中的大魔法師。她當時認真的想著,多麼美麗的人啊?看著他企圖挽救母親卻無可奈何並為此憂傷的模樣,當下她便深深愛上他,從此之後一直在想自己要怎樣才能得到他。


在努力了那麼久的此刻,她終於找到具體可行的方向,說到頭來其實意外簡單。


只要她能比艾文.史東更討故事背後那隻筆喜歡就可以了。



22


從圖書館回到大魔法師之家的庫庫亞,覺得自己現在的人生是黑白的。夜已低垂,他呆呆坐在艾文.史東房子裡照得進月光的走廊上,望著走廊盡頭那座大鐘。自己短暫的魔法師學徒助手生涯就像一場夢。乾脆去找克羅斯看點點女俠的故事好了,什麼貓琴,他不拉啦!


但想歸這麼想,庫庫亞還是坐在原地望著鐘,想著冬青公主。


他也不曉得自己坐了多久,但突然有道長長的影子覆蓋到庫庫亞身上,讓他抬頭上望,發現是關小姐的同時嚇到全身發軟。庫庫亞面試時就見過這個關小姐,當時只覺得她長得未免醜過頭。不過宅第裡的助手學徒全都知道絕對不可以就這點嘲笑關小姐,否則會被以廚師為首全宅女人瘋狂追殺,弄個不好變鴨肉派都算幸福了。


「正在煩惱嗎,小色鬼?」

庫庫亞想著,結果是我先被嘲笑嗎?

「我、我才不是小色鬼,我對冬青公主一心一意!」

「得了吧,到處問人家什麼叫拉貓琴,現在整座水猿大宅所有女人都當你是變態小色鬼了,你是笨蛋嗎?」

「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大魔法師不直接告訴我拉貓琴的意思,我只好到處問啊!」庫庫亞一臉我很冤枉的表情,但關小姐根本不同情他。

「艾文.史東當然不能直接告訴你什麼是拉貓琴,因為他想知道,故事背後那隻筆會不會想辦法幫你學會怎麼拉貓琴。」

什麼!聽到關鍵字,庫庫亞立刻直盯著關小姐看,好吧,還真的很醜……

「可是妳看時鐘,根本沒有筆來教我怎麼拉貓琴啊!」

「我這不就來了嗎?」

「欸?」庫庫亞呆了一下,那句話的意思是?

「我說,我不是來幫你了嗎?」關小姐突然露出詭異的笑,呃,其實是那張臉不管做什麼都很詭異:「筆怎麼可能自己跳出來教你?那樣的故事實驗性太高,但我們這可是通俗小說。」

「所、所以妳要教我拉貓琴嗎?」庫庫亞又有抱大腿的衝動,但關小姐的大腿……他還是離遠一點好了,雖然那個胸部真的好大喔。

「嚴格說起來我沒辦法教你怎麼拉貓琴,但我可以替你製造機會,之後行不行要看你自己。當然要得到這個機會,你也得付出代價才行。」庫庫亞不曉得關小姐打算收取怎麼代價,但看她的臉就知道肯定是很恐怖的代價。

「放心吧,代價不會很恐怖,我只是需要一個助手而已。」

「助手?」怎麼又是助手,庫庫亞覺得這個世界對他真是太壞了。

「沒錯,就是助手。」關小姐插起腰,理直氣壯的說明:「神仙教母的助手。」

「神仙教母?」庫庫亞張大了嘴巴,這不是只有在鴨媽媽故事裡會出現的東西,而且神仙教母這東西原來是這麼醜的存在嗎?

「好了,嘴巴給我閉起來,因為沙洲世界奇幻濃度太高,理論上沒有神仙教母的執業空間,所以我們不常出現在這裡。但考證照的時候又是另一回事,大家公認在這個世界就算考生出大包也很好解決,所以你姑奶奶我就是那個不得不來這裡考證照,結果考到一半有個腦殘給我去傳真給邪神的倒楣鬼!」

庫庫亞呆呆的聽完說明,他思考了,然後得到結論。

「所以妳不是神仙教母嘛,妳只是神仙教母的學徒!」

關小姐拔下自己穿著的高跟鞋,狠狠敲了逮著機會就想替別人降級的理髮匠之子的頭。

「好吧,我是神仙教母的學徒沒錯。」

「那妳還打我!」

「看你不爽就打你,有意見嗎?」

高跟鞋她還拿在手上,庫庫亞覺得自己不要再有意見比較好。

「很好,接下來聽仔細了,你姑奶奶我的測驗題目,是要在今年皇家詩歌大會前讓冬青公主順利結婚。但那魔法師完全是塊木頭有夠難搞,磨了一年多竟然完全沒進展,而且他還莫名其妙傳真給邪神,到底在想什麼,我受夠了!

所以我不打算尊重冬青公主的意願啦,從現在開始你的責任就是協助我想辦法把那個任性小公主銷出去,管他是艾文.史東、波克公爵還是隨便那個路人甲都可以,世界末日之前給我去結婚就對了!」

天啊,先不管那個世界末日,總之庫庫亞覺得自己的春天來了!

「那、那可以讓冬青公主和我結婚嗎?」

「你?」那張臉皺成了一團,變得更加恐怖:「你想害我落榜嗎?」

「沒、沒、沒那麼糟吧?」庫庫亞感覺悲憤。

「就是那麼糟,」關小姐冷冷的看著庫庫亞:「不過也罷,神仙教母多少要尊重一下孩子的夢想啦,我答應你如果那個兆分之一的機會來了的話,我也會考慮讓你成為新郎。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把助手這職務做好,不然就連一丁點的機會都沒有了,知道嗎?」

「知道知道,我保證一定會當好神仙教母學徒的助手!」雖然完全不知道要做的是什麼,庫庫亞依舊熱情洋溢的掛保證:「那麼人好好的關小姐,妳現在可以告訴我要怎麼拉貓琴嗎?」

「啊,那倒簡單,來,拿著這個。」

關小姐遞給庫庫亞一大塊巧克力,這讓理髮匠之子疑惑的望著她。

「接下來給我站在這裡舔巧克力就對了!」


這句話一說完,關小姐立刻火力全開狂奔過走廊跑得完全看不見蹤影。庫庫亞想著,哇,只穿一隻高跟鞋,她還真是會跑。此刻巧克力被庫庫亞握住的地方已經開始微微融化並散發出香氣,這讓他開心舔起巧克力。


那個呢,我這是依照指示在做,是為了學怎麼拉貓琴才舔的,是在做很正經的事。但這巧克力總覺得那邊味道怪怪的,到底是怎麼回事,看我再多舔幾下……這時那隻常和他一起吃飯的橘色大胖貓不知從那裡冒出來,跳上庫庫亞的肩膀,企圖伸舌頭跟著舔巧克力。


這讓庫庫亞趕忙把貓推開,而它又巴上來,再推開,又巴上來,終於庫庫亞受不了啦,他抓住大橘色大胖貓的尾巴用力砸向地面。


「哎喲!」然後貓叫出了人話。


這裡畢竟是魔法師的家,出現會說話的動物也不奇怪,但搶巧克力就是敵人,所以庫庫亞還是保持百分之一百二十萬的警戒心防守巧克力。而那隻貓大概也發現自己說溜嘴了,一臉尷尬的表情,但很快的它好像就不在意這事了,又換回平時狡猾的臉。


「好吧,雖然艾文嚴肅警告我絕對不能跟你講話、也不可以給你提示,但發生就是發生了,那也沒辦去。恁伯我就是那把貓琴,把你手上的貓薄荷巧克力給我,我就讓你拉一下。」


庫庫亞呆呆的望著那隻胖橘貓,他想著,所以貓琴不是一種樂器而是一隻貓,但這隻貓卻又是可以拉的樂器?然後這隻叫貓琴的貓,這陣子一直都在自己面前來來去去,看著庫庫亞找貓琴找得要死要活,而這一切都是大魔法師的指示?未免太過份了!


庫庫亞忍住差點沒噴出來的眼淚開口問:「你真的是貓琴?」

「不然咧,巧克力快給我,不想拉貓琴了嗎?」


由於發生的事太多,庫庫亞腦袋幾乎快轉不動,所以他只是默默又非常心痛的把巧克力交出去。那隻橘色大胖貓一叼到巧克力,馬上開開心心的在地上舔個不停,還興奮到扭來扭去,看起來有夠噁心。


此外它嘴上還一直碎念巧克力都只能給我,如果你敢給其他的貓巧克力,貓本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絕對不可以給其他的貓巧克力,貓會死光光的。庫庫亞不爽的瞪著貓琴,太貪心了吧這隻大胖貓,竟然想獨佔全世界的巧克力,還有貓本又是什麼恐怖的東西?


再說它究竟是想舔到什麼時候?庫庫亞瞄一下時鐘,差五分鐘星期一就要結束了,而魔法師說的是星期一之前。


「喂,巧克力給你了,快點教我拉貓琴!」

「沒那麼快,拉貓琴是很嚴肅的事,按規矩你得先跟我念一下貓琴誓言才行。來,下面一字一句跟我念,念完才准拉貓琴。我,庫庫亞.沙卡,理髮匠喬治.沙卡之子,從今天開始凡事以貓琴為尊。」

「我,庫庫亞.沙卡,理髮匠喬治.沙卡之子,從今天開始凡事以貓琴為尊。」

「要為貓琴的欲望竭盡心力犧牲奉獻,絕不有一句怨言。」

「要為貓琴的欲望竭盡心力犧牲奉獻,絕不有一句怨言。」

「只要貓琴想要的,上刀山下火海再所不辭。」

「還要念很久嗎?」

「下面大概還有一百句吧。」


那有這個諸世界時間,只剩四分鐘啦!庫庫亞一把撈起地上的橘色大胖貓,開始跟關小姐一樣在走廊狂奔。他知道艾文.史東這時間一定在書房看書,而庫庫亞一定要趕在大魔法師被女傭趕去睡覺前先找到他。


庫庫亞使勁的跑,這輩子從沒跑這麼快過,最後終於在鐘響的同時撞飛艾文.史東書房的大門,當著大魔法師驚訝的臉把貓琴舉得高高的,一手抓尾巴,一手抓頭,接著開始用力拉。


「你看!我會拉了,我會拉了,我現在就在拉貓琴!」


不知為何,艾文.史東看著庫庫亞的賣力演出,表情竟然有點幸災樂禍。拉了五下後,庫庫亞停下來喘氣,渾身炸毛的貓琴則一個掙扎逃到地上,對著他髒話罵個沒完沒了。

「怎樣,我拉貓琴了,有意見嘛!」

庫庫亞自暴自棄的瞪著微笑中的大魔法師。

「沒有,非常好,本來就沒說這樣不行,從現在開始我認可你為魔法師學徒的助手。」


就這樣,庫庫亞在貓琴連珠串式的髒話與偶然夾雜的『艾文你這混蛋去死』和『什麼貓薄荷巧克力,我就知道星期一肯定沒好事』中,一夜成為魔法師學徒與神仙教母學徒的助手,這全都是庫庫亞為了跟冬青公主結婚的努力成果啊!



23


關讓葳爾.李以為自己第一份工作是替她找遺失的首飾。


履歷描述的是那種典型結界外出生的小女孩,因為有天賦被爸媽賣掉,明明得到了安全生活,卻成天哀怨表示沒有自由的話寧可回去外頭給畫妖追。關見過幾個這樣的人,那怕覺得真是蠢透了,還是可以模仿得很好。誰教主人向來偏好這種經歷,那能帶來某種征服感,舉目無親的孩子死了也好處理。


當然,葳爾.李不需要擔心弄死人怎麼辦,不管她憑心情弄死多少人,也沒人敢跟她計較。教授只希望她能活得好好的、一直活下去,不管犧牲多少人都無所謂,因為沒了葳爾.李,結界就沒辦法維持下去了。


「關,我的耳環呢?海水珍珠、純金、裝飾主義,古董的那副,右邊不見了……」

「在酒櫃裡。」

「怎麼會擺到那裡去啊?」

「妳昨晚醉了以後倒在上面,那時候掉的吧。」

「有嗎?」頂著一頭紅色亂髮,葳爾.李衣衫不整的走過關面前開始翻找酒櫃,不用說,離開櫃子時她手上拿的不只耳環。

「喂,來替我調酒。」


關不說一句話迅速走向吧台,她很清楚葳爾平常雖然很愛強調酒該怎麼調,但其實根本不在意,反正只要夠勁便行。她靈巧的將酒拌勻然後遞給葳爾,接過後主人想都沒想直接開始牛飲。


「妳的那個天賦是什麼感覺?我是說知道每樣東西在那裡,是什麼感覺?」

「沒什麼特別的,只是類似靈感一樣的能力而已。」

「啊,聽起來真可愛。」葳爾自嘲般的笑了:「跟我不一樣,妳知道我造結界時是什麼感覺嗎?」

關不確定自己該不該回答,猶豫的保持沈默,葳爾也沒有再開口。


關被委員會指派這工作時有得到告知,說葳爾非常殘酷,已經有很多做這工作的人被她弄死。所以從踏入莊園的第一天起,關心底某部分就在默默等待葳爾.李一定會來的攻擊。


但她和葳爾一起生活了好幾年都相安無事,教授甚至為此匯給她極為豐厚的獎勵金。所以當事情發生時,關完全沒料到會是那個樣子,一切都很簡單,葳爾吻她,愛撫她,拉著她上床,最後她們變成情侶。


「為什麼?」關不只一次這樣問。

「為什麼要有為什麼?」葳爾面對這類問題常以仰頭大笑應付。


這時的關已經能理解,儘管在外人眼中葳爾.李什麼都有了,但她整個人還是灌滿悲傷與憤怒。關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這樣,就像關也不知道為什麼葳爾.李收集了那麼多冬青的畫集一樣。


那些畫集理論上都是違禁品,雖說只有真正的冬青畫作才會變通道,但大家還是怕,怕印刷品有天也會出事。但這裡畢竟是結界,有錢的瘋子滿地爬,所以關知道多的是偷偷收藏冬青畫集的主人,但沒人像葳爾收得那麼齊。


後來關真的好奇了,她嚐試用自己的天賦去找原因,然後在一幅難看庸俗的畫作後找到一張記憶卡。關維持原狀一整個月,確定葳爾沒有注意到這件事,然後她又費了三個月才從黑市裡弄到能讀取那張記憶卡的機型。


裡頭有很多冬青的照片。


和畫作相比,冬青的肖像不是禁忌,但即使如此關所熟悉的還是後來媒體上的知名形象,一名穿著無袖黑色連身裙的優雅長髮女子,而非眼前這個留了一頭超短髮的精明女孩。葳爾和冬青有很多很多合照,看起來非常開心,那樣的葳爾幾乎令關心碎,於是她默默將記憶卡放回原處。


結果隔天吃早餐時,那張記憶卡被放在盤子上端給她。


「天吶,我真該誇獎教授,為什麼他們派來的人最後總找得著這個呢?」

看著葳爾不懷好意的笑容,關做好心理準備,但對方想的和自己不同。

「但妳的話我可以原諒,因為是吃醋吧?」

主人以夾雜憐憫與嘲諷的表情,伸手拍拍關的臉,讓她感覺有些屈辱。

「妳認識冬青。」

「我和她是最好的朋友,至少我以前是這麼想的。」葳爾瞇起眼睛,銳利的看著關。


「那時我們都窮,偶然成了室友,我雕刻,她畫畫,常常邊喝啤酒邊說將來成名了的話要過怎樣的生活。酒喝完,我就和她爬上屋頂把空瓶一個個往下丟,砸到人以後我瞬間壓成結界,然後看著搞不清楚狀況的路人一起笑到肚子痛。


不過冬青很快就紅了,我們也變得沒什麼機會可以再見面。沒錯,直到畫妖爬出來前我都沒紅過,只能眼巴巴看著她在電視上出現個不停。但之後可就換我紅到爆炸了,看看現在的我,可是過著冬青當紅時也從沒能享受到的生活。」


說是這麼說,但語氣裡卻滿是怨恨。


那頓早餐草草結束,不過葳爾.李開始帶著關去參加畫展、拍賣會與各種美術界聚會。慢慢的關是葳爾女朋友的消息也傳出去,她在社交界開始受到歡迎。於是當葳爾又要到遙遠的地方維修結界時,她會一個人去看展覽。隨著看過的東西變多,她開始對冬青的畫感到好奇,於是也會翻閱葳爾的收藏。


每當看見關在看冬青畫集時,葳爾總會坐得遠遠的,默默望著關。

關挺喜歡那樣的時刻,有點悲傷,卻又莫名的滿足。


葳爾有時會說些奇怪的話,比如除了這個世界還有其他世界,又或者為什麼我不是那個刺蝟娃娃。關有時只是默默的聽,也有時會問她究竟在說什麼。但葳爾總是一臉呆呆的回答,其實我也不知道。


關想著,或許她只是喝茫了。


根據教授的說明,葳爾的天賦是以某種只有她能想像的方式壓縮物體。所以終歸來說所謂的結界不是一道把城市圈起來的無形圍牆,而是把城市給扭曲成另一種畫妖無法介入的形式,只容葳爾允許之物通行。但現實有它自己的韌性,所以時間久了又會慢慢回復成原本的樣子。


同時間關也逐漸發覺,葳爾是懷抱憤怒在使用自己的天賦,關甚至可以猜出她為什麼會怨成那樣。冬青事件讓葳爾搖身一變成為全世界最重要的名人,卻不是因為她的創作,而是她的功能。那位美麗畫家在留下永踞人心的畫作後便跑得不見蹤影,把昔日好友丟向華麗的光榮之路,過程甚至還該死的非常安全,但那卻不見得是葳爾想要的東西。


或許葳爾只是想和冬青兩人永遠在樓頂上丟啤酒罐,刻那些賣不出去的木頭。


也是在那時關意識到了,葳爾肯定在莊園裡某個地方,用自己的能力藏起了某樣東西。關沒辦法尋找自己不知道的東西,可一旦知道了,找起來便不會太久。於是很快的她便找到放著那樣東西的小房間。


不用說,那是冬青的畫。


葳爾將那幅畫周遭的空氣壓縮成結界,壓得非常緊實,所以裡頭的東西出不來也動不了。那看起來實在太美也太過悲哀,所以關忍不住落下眼淚。


有了記憶卡的經驗,關很清楚葳爾肯定也知道自己找著了她藏起來的東西。但葳爾什麼都不說,她只是繼續喝她的酒,做她的愛,發她的火,並繼續以糟蹋自己的方式負起守護文明的義務。


結果最後是關忍不下去了,主動問起葳爾關於那幅畫的事。


但葳爾不知為何,卻跟她說起關自己的事。


「妳剛來的時候,我心想委員會真是又送了個煩人小鬼來,所以打算馬上把妳放進棺材送回去。」

「為什麼後來沒有?」

「為什麼呢?」葳爾悲哀的笑了:「因為我犯賤,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妳倒酒的樣子和冬青一模一樣。」

「我可不是金髮美女。」

「不是長相的關係,不是……」


那晚關得到確認,自己的愛人果然深深渴望那個毀了世界的人。


三個月後葳爾.李心臟病發離世,關不確定那是經過算計還是純粹意外,總之她乾脆的走了。沒了葳爾持續維修,現有的結界註定會慢慢回復成原始的樣子。時間或長或短,要看找得到多少可以勉強替代的天賦。


於是教授急了,開始無望的掙扎,在占卜大師建議下不停送人進畫裡去找冬青。關也在名單上,這命令跟她的天賦當然有點關係,但更主要的大概是處罰她沒保護好主人吧。也或許葳爾早料到了,她一死,關就得去找冬青。


離開世界時,關不無留戀的回想和葳爾一起去過的地方,比如那個有大拱頂的畫廊,還有那間放了很多壞掉傳真機的咖啡屋。但這倒不是說她燃起為了守護過往一切而戰的熱血,沒那回事,葳爾終究死了,關還是覺得自己很衰。


可該怎麼說呢,她也有一點點期待,想知道自己會不會有機會見到冬青。如果可以見到就好了,她想問冬青對葳爾到底怎麼想的。還有她很想親眼看看冬青是如何畫畫,才能以那般玄妙的筆觸,道出那種瘋狂與哀傷。


就像那幅粉紅大象的畫一樣,讓關永遠忘不了。




--------------------


處於創作量能不足的狀態有段時間了,前幾天因為某個契機和狼姐、趴聚在一起討論,最終決定要來個N天連載式創作計畫,活動名三十六酵,不過實際沒有意義(欸)採用每天在噗浪上發一噗並標註「寫嘛寫嘛」的TAG(不過沒要做轉噗機器人),目標是每天連載一篇能用三十秒到三分鐘看完的章節,連續發一百天然後完結……嗯,我會努力的,以上就是對於這部小說為何長成這樣的解釋。



為了方便各種使用方式,集到一定的份量後,自然還是會經過整理然後部落格上,也就是目前各位看見的這篇(我是說如果真有人願意看到這裡的話啦,這年頭真是寫文跪求人家看),雖然不知感想如何,但有那麼一點點興趣的話,就請一起衝向結局吧。


最後附個噗浪上的各章總連結整理暨活緣起噗,每回底下都會有些有的沒的,連載嘛,以上,如果可以也替我拍拍手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