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4日

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

從人類學的角度來看,人類之所以能在演化之路上勝出,或許是因為我們這個物種(至少曾經)善於在社群內互相幫助、照應彼此的孩子和家庭需求,而這些舉動反過來促進整個物種的成功。當然這只是諸多學說中的一種,但若從這個角度出發,現代社會可以省思的事情非常多。


羅伯特.普特南(Robert D. Putnam)是美國知名學者,本書是他為了探討階級差異,究竟對美國兒童的生命歷程影響有多大進行的研究總結。大家都知道有沒有錢孩子的前途會差很多,但有時常識不見得是對的,而就算常識是對的,我們也需要深入研究其細節,才能找到足以改善現況的方法。


本書的研究方法是在全美各地進行廣泛的訪談,透過孩子父母的教育水準(透過研究發現這點最能反映階級),比較收入水準在前四分之一和後四分之一者,在家庭、教養、學校教育以及社區等各領域體驗到的生活差異。


作為一個嚴謹的研究,本書背後有其堅實的數據與參考資料存在,不過故事向來比起數字更能深入人心,於是本書便以一則又一則不同的生命經歷來講述美國這幾十年來,階級差異對生涯發展形成的影響是如何逐漸擴大的經過。


比如在全球化浪潮下中低階工人如何從雖不富足也可以安居樂業、社群緊密連結的生活,變成如今嚴重失業、家族失能,整個社區環境和治安都大幅惡化的景象。而富有的中產階級又是如何不再與其他階級的人混雜居住,幾十年前不管家裡有錢沒錢,孩子都會理所當然玩在一起的事情已經沒了。現在有錢人住在高同質性的社區裡,大家卯足全勁為孩子爭取最好的機會。


一來一往不用說階級不但會持續複製下去、差距還越來越大。隨之而來(又或者該說雞生蛋、蛋生雞呢?)的問題便是社區隔離,有錢人一區沒錢人一區,然後兩邊環境越拉越大天差地遠,再度強化了階級的差異(不過老實說這讓人聯想起嘉年華的誕生裡提到的,節慶到後來變成有錢人的五月花柱和窮人的五月花柱)。


富人家庭結構和生活都穩定(雖說精神上可能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啦),窮人幾乎有個破碎悲慘的問題家庭。富人較有時間、也更瞭解如何應用最新的教養方式照顧、培養自己的孩子,相較之下窮人往往只能提供最基本的養育水準(如果有的話),就算有心也不懂相關的知識。


富人能住在好學區,提供更多資源給學校,而這群好學生也能在學校形成良好氛圍,人人以長春籐名校為目標。相較之下窮人的學校……能正常上課的時數就比人家少,學校的資源也比不上,老師要不沒鬥志要不過度勞心勞力,糟糕的環境就是輟學率奇高無比,那怕有好好上學也不見得能學到多少東西。


社區的話……有時候隔幾條街便是天堂與地獄,小孩可以在外面玩,跟不小心亂瞄一眼就被人開槍打死的差別,對人生的的影響可能影響兩個字都快不足以形容了。


想像一下出生在媽媽吸毒爸爸去坐牢隔壁住藥頭,家裡沒錢從小就泡在巨大壓力裡(會改變大腦結構的)、三天兩頭就會看見有人被宰掉的地方,然後要這個孩子好好念書上進讀大學……不是沒有人做到,但一般人可能還是要摸摸自己的斤兩,換作自己可以嗎?


相較之下如果生活在父母都是高學歷而且關心孩子前途,並願意為此投入大把資源的家庭。從小便不用擔心經濟壓力,獲得良好的照顧、課外活動想參加便能參加,還能得到許多長輩人脈的支援。念的是好學校、同學出身接近同樣奮力上進,社區資源豐富、治安良好,到處都是好人……


是的,不管是那種生活都有自己的難處,但身為一個人還是不得承認,起跑點不同造成影響非常巨大(如同作者自承,他本來一直覺得自己是靠個人能力取得現今地位,但隨著深入研究並接觸許多學術結果後,開始發現自己原來受惠於那麼多「理所當然的東西」,但那並不是理所當然的)。


因為研究方法的關係,本書研究去除了像曼哈頓上東區那種誇張有錢的世界,也不包括像第三個禮物裡那種在最為邊緣討生活的孩子。但即使是中產階級和藍領階級日常的比較,便已足以從中感受那驚人的機會鴻溝。


那為什麼這是該要改變的現狀?非得要從功利角度來看的話便是,讓越多的孩子沈淪在貧窮裡,社會將在未來付出越高的成本去處理因此帶來的禍害。無法正常繳納的稅金、領取的社會福利的大量人口、耗損掉的公衛成本,包括偵查審判監禁在內、處理犯罪問題的大筆經費(這不提無法正常賦歸社會的話,造成的損害又更大)。


更別提最新研究皆指出,一個國家有越多拉不起的窮人,將會造成該國經濟未來停滯難以向上發展。此外因為缺乏相關知識又政治參與度低落,這樣的趨勢長久下來肯定會傷害整個國家的民主與核心價值。真發展到這一步對每個人都很不好,整個國家向下沈淪的狀態,那怕是富人也無法獨善其身……嗯,好像已經發生了?(爆)


且讓我在此引用本書的一部分:


「美國年輕人對政治愈來愈冷漠,在機會鴻溝中處於弱勢的年輕人更是如此,這對民主的穩定帶來第二種隱晦而捉摸不定的危險。這種危險是政治思想家漢娜.鄂蘭與社會學者孔豪瑟所謂的旁觀者沈默,他們在二次大戰後,便對一九三零年代經濟與政治夢魘,以及反民主極端主義的興起深感震驚。


疏離與冷漠的公民會變成一個個被動與分散的個人,他們和社會組織脫節,在一般正常的情況下,他們對於政治穩定的威脅微乎其微,因為任何激烈的行動都將因為民眾的冷漠而銷聲匿跡。在這種情況下的政府或許不會非常民主,但起碼會維持穩定。


不過,如果在嚴峻的經濟或國際壓力下,例如一九三零年代整個歐洲與美國所面臨的龐大壓力,這些「被動」的民眾可能會瞬間顯現高度的不穩定,容易受到極端反民主意識形態的人士操控。


孔豪瑟在『群眾社會的政治』一書中主張,最容易受到煽動性群眾運動影響的公民,例如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史達林主義,甚至是美國的麥卡錫主義,正是那些「最沒有機會參與正式或非正式集體生活的人」。


鄂蘭在她的經典著作『極權主義起源』也提出相同論點,她寫道:「這些群眾的主要特質不是殘酷和落後,而是孤立以及缺乏正常的社會關係」。我們不需要屈服在這些政治夢魘底下,但不妨想想現今美國貧窮小孩面對希望渺茫與人際疏離的未來,是否會造成日後難以預料的政治後果。因此,機會鴻溝不僅會損害美國的經濟繁榮,也會消弱我們的民主,甚至危及我們的政治穩定。」


嗯,好像已經發生囉?


當然談到機會平等總之會陷入一些哲學問題,比如天生基因的差異能否合理化機會不平等的理由,甚至太過主張機會平等,難道我們連每個人的厄運都要去彌補嗎的質疑。


對於這樣的意見作者也直接表示……嘛,用我的話來形容,這些質疑都是天堂的煩惱啦,現今階級差異造成的人生差距和影響已經是地獄等級來著,連帶也對社會構成巨大破壞了。在這種情況下還是先把事情處理到比較正常一點,再來思考那些天堂的問題吧。


當然,除此之外無視道德問題也有點微妙,就算真的不在乎別人死活好了……嗯,那至少計算過後放給窮人小孩死的成本,比起在來得及的時候投入足夠經費的成本要高出太多太多、帶來的禍害甚至難以估計……在這種情況下,不在乎道德,那,至少不要浪費錢?(嗯,川普十八年沒繳稅,可能真的不很在乎啦科科)


作者在書末提及許多現有的良善制度,只要強化並增加普及度便能帶來許多改善機會。雖然美國國情和台灣差很多,經濟隔離的程度也還沒那麼嚴重,但既然台灣的貧富差距也正以驚人速度增加,我想抱持謹慎態度吸收他人經驗自有其必要。


階級世代:窮小孩與富小孩的機會不平等(Our kids: The American Dream in Crisis)作為一本探討當前社會現象的作品,利用大量觀察和故事作為論點佐證,讀起來很好入口,並沒有什麼太過艱澀的地方(像父酬者就不好讀,雖然那本立論和本書差很多,但重點其實都一樣就是「不能讓窮人過得不像人」)。


階級的差異始終很殘酷,而且人比人氣死人,可是……即使如此還是得想想有什麼辦法,能讓整個社會一起提升,我想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而要想做到這件事,首先便得去理解和自己不同的人,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