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1日

來自新世界

之前雖然聽過貴志祐介的名字,也知道他的作品評價不錯,但一直都沒讀過。不過2012年開播的動畫版很讓人好奇,雖然經費不足(或者說挪移得很明顯)、而且中間有幾集根本就大頭貼與靜畫秀。不過在用心的STAFF努力下,無論分鏡還是演出都越來越亮眼,搭配本來就精彩的劇情,讓動畫最終大獲好評,在我心中是沒錢但只要肯用心,依舊能做出好作品的代表。


故事描述在文明終結的千年後,一個以咒力為核心的人類體制誕生了,在明亮美麗的外表底下,卻潛藏著深沈的黑暗。嚴酷的倫理規定、詭異的社會氛圍、捉摸不定的化鼠集團等等。早季是成長於新世界小鎮神栖66町的少女,她的成長過程正好見證了一切。那怕人類擁有憑意念操控物理現象的能力,但自由自在的活著依舊不是理所當然的權利……


在寫動畫心得時當時已經碎碎念了不少,所以小說感想算是延續該篇提過的事繼續寫下去(意思是徹底碎碎念化,爆)。原先是想儘量不雷主線,但寫著寫著……不明示,不過大概還是會捏個七七八八吧,請自行斟滿是否閱讀。


之前提過比起根本仍是人類互相鬥爭的化鼠大戰,我在看這部作品時更在乎的是圍繞著咒力的諸多設定。本想說或許讀完小說會對這部分改變想法,沒想到只是更強化原來的感覺,我想作者確實把小說的描繪重點放在咒力相關的一切沒錯。


當一個很恐怖的社會體制被證明真的有其必要時,人類究竟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是把這一切當作必要之惡全盤承接,還是繼續努力思考、想辦法追尋更好的辦法?以劇情上的結果論來看,這個看似很周全的體制,反而一遇到問題就會幾乎完全崩毀。


雖說如果不摻雜進化鼠這成分的話,整套體制或許可以長治久安沒錯。但只要一想到化鼠之所以能得到「救星」,也是拜整套體制太過殘酷所賜,便不免覺得果然還是那邊有問題吧。


捨棄科技與歷史,擁有咒力的人類築起了嚴密的體制,一切的目標就是避免可怕的殺戮再臨。人性所帶來的問題雖說已透過各種堪稱細膩(?)的手段盡量摘除,可即使如此精神壓力依舊存在,甚至還因此更大。


正因為社會講究絕對的和諧、使得情緒幾乎沒有抒發管道,連帶使活著這件事變得更加陰暗扭曲。更別提整個問題已經嚴重到,只要不對孩子進行嚴密催眠的話,一旦接觸到「太多的知識」,輕則長期不穩定,重則……呃,精神疾病。


考慮到咒力和人類的思考和精神狀態緊緊連繫在一起,那一個稍微能自由思考就有很大機率精神狀態出問題的社會體制,怎麼想都覺得不太有未來。那怕沒有化鼠戰爭,這體制在未來那天自爆的可能性也不低,即便不是以激烈的形式毀滅,恐怕也會在某天自行萎縮到無可挽回的程度?


雖說富子女士明白只靠乖巧的小羊無法好好守護整個町,所以選了早季這一組來「做實驗」。但她應該也沒有改變目前體制的打算,畢竟真的很牢固嘛。對那時代的 領導者來說,因為一出事就會全滅,所以想辦法不要全滅才是重點。至於是否活得精彩活得快樂……嘛,自我催眠很精彩很快樂就可以了啊。


只是很遺憾的是,對富子女士來說,整場實驗算是大失敗吧?業魔化的業魔化、「惡鬼」的「惡鬼」,再加上一堆哩哩扣扣的問題,她在最後那段不太長的時間裡恐怕是悔不當初吧。


不過世事難料,當下看起來是大失敗,但反過來說也是大破大立的好時機。原本牢固的體制被瓦解過一次後,反倒獲得朝更好更人道方向邁進的契機。儘管短期內大概還是免不了得做出無情的選擇,但長久來看處理的是人類的事,辦法也都是人類想出來的,總之努力試試看吧。


在一個想像力真的能改變萬物,而且是無可避免地改變萬物的世界裡,若不再以恐懼作為管理的基礎,而是……選擇去相信更好的事物與可能性,那或許真能產生某 種正面效應──我是說如果做得到的話啦。畢竟正是因為前途茫茫、不知道究竟會怎樣,早季才有必要寫了兩千張稿紙(爆)塞時光膠囊啊。


再來果然還是會想談化鼠的部分,動畫因為直接把化鼠的模樣畫出來了,所以那怕我覺得這仍屬於人類間的鬥爭,但也可以強烈感受到一股「非人感」。但小說因為只有文字,所以那種「這根本是人類之間在互相對抗沒錯啊」的味道十分強烈。


不管是奇狼丸還是史奎拉,在故事中的表現都讓我深深感受到他們英明神武、智勇雙全的一面。也是透過這兩個角色,更能讓讀者體會到,除去有無咒力的分別,化鼠真的完全不輸給那些維持原貌(只在外表?)的人類,絕對沒有比較低等。


也難怪雖說是奉有咒力的人類為神尊,但化鼠們心底完全是另一回事,在高壓統治之下不管是那邊都有反抗的意圖存在。當然奇狼丸和史奎拉兩者的意識形態(政治路線XD)之爭也有值得玩味的地方。


不過我覺得這方面的差異只是更突顯他們正是人類沒錯。再說類型作品看多了,腦中人類的定義也會越來越寬廣,我是說如果對方有意思要當人類的話啦 ~ ORZ 總覺得化鼠已經來到喵他的我們以自己的化鼠文化、自己的化鼠長相、自己的化鼠體味為榮的境界,搞不好再過一陣子喊的就不是「我是人類」,而是「我是化鼠」 了。


也因如此,所以讀到化鼠真相那段落,感覺就更哀傷了。歷史上不乏將其他人種從定義開始打成「非人」,並加以奴隸、屠殺的例子。但那只在概念上可行、有腦袋的話還是可以馬上發現不對勁(雖說以人類來說有概念就夠用了,自己的腦袋實際不用沒關係也對啦)。


不過擁有咒力之後,就可以跨越各種技術障礙,直接把對方魔改成真的不是人(話說改成技術超高級的基因操作其實差不多,從這角度來看這設定其實很普遍 XD)。唉,該怎麼說呢,難免有一股「終究做到這種地步了呀」的感嘆。在鬥爭的盡頭,有一方切切實實被打成非人了。不過儘管如此,鬥爭仍會持續下去,看似 絕望的強弱對比其實也沒有那麼絕對,人類呀,你們的對手可也是人類啊。


來自新世界整起事件的開端當然還是從富子為了守護未來,不得不做的教育實驗開始。這群原本照「規矩」不可能出現的實驗之子的到來,等於命運給了史奎拉機 會。鼠造惡鬼這念頭,恐怕正是在救助早紀和覺時,穩微地在他心頭埋下種子。那之後兩年間他不斷努力、盤算、計畫,再度迎接早紀和覺時簡直是中樂透,後來也 確實透過真理亞和守得到想要的東西。


另外,我總忍不住思考土蜘蛛鼠窩存在所代表的意義,當然那堆奇奇怪怪的特種化鼠後來給了史奎拉很大的靈感,讓他也如法泡製並應用得出神入化。但只要一想到 來自「大陸」的土蜘蛛鼠窩,大有可能不是為了對抗同族才產生出這樣的「技術」,再加上史奎拉曾提過的該鼠窩現任女王的「怪異」,肯定是出自前女王之手……


這讓我不禁猜測,可能土蜘蛛鼠窩在「大陸」就已經有對人類發起戰爭的念頭、甚至已經發起過了?只是被發現或者戰敗後,才逃到日本?嘛,不知道,猜而已,但 想到這個可能性便覺得很有趣。故事結尾,擁有咒力的人類即將再度跨越距離連繫,那化鼠呢?不管是那邊的化鼠都對人類滿懷敵意吧,最好是不會啦。


雖然作者現在打算寫的是前傳、而我也很想看,但後傳感覺也不錯呢 ~(滾來滾去)小說結尾止於混沌不明的狀態,那怕表面看似光明,但舊制度的殘留問題依然存在。任何改革都有如走鋼索,只要踏錯一步,咒力這比核彈還恐怖的 東西很有可能會吞噬一切──不論是字面意義上或因其存在而衍生出的種種應對制度。


最理想的未來是去除了攻擊抑止與愧死機制的人類,能和化鼠平起平坐並分享世界,但說真的連打出這個句子的我都忍不住在內心大吼:「這真是想太美啦,至少一 千年不可能~~~」(上萬年……然後就想起了威爾斯的時光機器,呃,真不是個好聯想,對吧?除此之外,有一方被徹底解決掉的可能性好像更……)不過……那 怕看起來再傻再可笑,這仍是有必要去夢想的方向沒錯,而且想像力能改變萬物嘛。


來自新世界(新世界より)是部精彩的作品,在娛樂性滿點的故事中,探討了許多引人深思的議題。閱讀時可以發現動畫改編上的完整程度令人訝異,不過難免還是 有些情節與設定礙於篇幅無法交待。但也就是這些地方更能讓讀者抓住作者想傳達的精神,而且因媒介不同所帶來的差異感也是很有趣的地方。所以即使劇情全都知 道了,小說我還是讀得相當愉快,連帶也想得更多,感覺蠻不錯的。



來自新世界.動畫心得



舊站人氣:493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