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日

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

雖然中文書名看起來很聳動,不過本作其實應該算是報導文學,談的是以二十世紀英美為主的,關於心智控制研究的歷史,原文書名為The Secret History of Mind Control。


從韓戰時期美軍戰俘在北韓審訊做出的虛偽證詞,到蘇聯一連串擺樣子審判的詭異氛圍,以及匈牙利明曾蒂樞機主角的誇張自白,種種令人驚異的事件開始讓西方陣營的人──特別是情治人員懷疑,或許敵人已經發展出「洗腦」這種強大的控制手段。於是本著輸人不輸陣,咳,我是說拯救世界免於威脅,與洗腦相關的研究開始了……


可能是因為目前能夠取得的歷史文件,大多集中於歐美(其實就是中情局的未銷毀文件)。洗腦在全球民眾心中所引發的焦慮與反應,主要也來自於歐美媒體的推波 助瀾。加上語言優勢問題,是故本書所報導的「洗腦」歷史皆以英美兩國為主(另外除了國家實驗外,也包括與心智控制相關的重大社會事件探討)。


洗腦本質上是非常聳動的題材,但作者多明尼克.史塔菲爾德(Dominic Streatfeild)仍企圖以持平公正的態度,爬梳檔案與訪談記錄,向讀者呈現盡可能貼近真實的過去。這方面的介紹相當精彩詳實,裡頭提到的諸多案例 都寫得很吸引人,說有趣或許稍嫌欠缺同理心,不過……讀起來真的很有趣 ~(掩面)


旣然牽扯到的是洗腦這等關乎心靈控制的大事,於是本書有不少篇幅讀來都相當駭人聽聞。但旣然是人幹出來的,可想而知也會發生許多的……囧事,事到如今有些讀起來蠻歡樂的。


比如研究吐真劑時總必須使用許多藥物,而為了讓受試者無法查覺自己被測試,便得想盡各種辦法把藥物滲進各種食品裡。只是事實證明……要把一堆奇奇怪怪的東西自然而然的摻進食物裡,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更別提人都有耍笨的時刻,像有探員企圖以混了大麻的菸給目標抽,結果必需陪抽的結果是弄錯加料菸。聊著聊著目標一點鬆口的跡象都沒有,探員自己卻開始:「我的上司一直吃我老婆豆腐,他再這樣我就轟了他……」


更別提研究這樣一種理應機密的主題,無論中情局再強大,有時難免還是會碰上花大錢給人詐欺的狀況。比如有個計劃執行者平日送出去的研究成果大多都是唬爛, 等到當場驗收的日子來臨時,主事者只好在中情局官員面前表演各種彈跳……可是就官方算想告他,又怕把事情鬧大,只好默默認賠殺出。


此外更不用說當LSD這種迷幻藥剛被研發出來時,全中情局上下不但對外狂做實驗,對內員工們也愉快的互相大下藥。最後官方甚至不得不發了份備忘錄表示,別碰局內今年聖誕派對那缸雞尾酒……


只是即便有不少無傷大雅的歡樂事件(就算是專業的情報員與研究者,也不代表不會發生一些愚蠢的爆笑錯誤)。卻也無法改變與之相關的種種實驗其實陰暗又不人 道。閱讀本書時,可以從字裡行間強烈感受到冷戰氛圍如何在那時代裡張牙舞爪,並深刻體會到那種為了「正義」而侵害人權之舉動其荒謬及弔詭的一面。


利大於弊以一種恐怖的形式在此顯現,無論是基於保衛國家之大義的軍人,還是相信自己確實在醫療患者、手段趨近瘋狂的精神醫生(電擊到人家記憶洗白白,然後 要不逼病人聽不斷反覆的治療錄音,就是瘋狂下藥讓患者陷入長期昏睡)都在在呈現人可以為了一個「好理由」,做出多可怕的事。


不過比起企圖操控心靈的雄心壯志,大多數的研究終究顯示出一個事實,也就是要破壞心智很容易,但光是要粗略地操控人類心智運作已經很困難,更別提符合軍事要求的精密控制了 ~(至少就那時代而言啦,但往後如果腦神經的研究更進一步……嗯,誰知道?)


藥物的效果若非和傳統的菸酒差不多,就是難以準確應用,甚至還可能像LSD那樣根本無法預測會發生什麼反應。催眠得到的效果令人質疑,剝奪感官、睡眠、電 擊大腦的實驗可以輕易的剝奪思考能力(許多刑求手段都容易造成腦內化學失調)與記憶,卻無法精準選擇效果,也找不到植入新思想的有效手段。


新興宗教極具爭議性的傳教手段,以及自我暗示對記憶可能產生的強烈影響確實存在,只是人們也不難發現這一切其實早就已經存在於我們現下的生活與歷史當中,那些都是早就存在的技術,並不是橫空出世的新方法(感覺好像很威的閾下資訊,則單純是偽科學)。


最終繞了一大圈、犧牲了許多重要事物後,才終於確認其實符合想像中的「洗腦效果」的技術並不存在,那些看似非凡的效果往往來自過去早已存在的技巧,比如宗 教審判的偵訊手段。只是關於「洗腦」的種種想像對有權勢者而言,實在太過美好誘人,所以即便像是個「不可能的任務」,卻永遠會有資源持續投入,不斷追求那 或許存在於某處的黑闇聖杯。


這終究屬於人性問題吧,只要人還有互相鬥爭的意志,控制他人心靈帶來的可能性就無法被忽視。誠如作者在最終章節所言,面對重大急迫的危險襲來時,我們可以容許侵害人權到什麼程度?這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但身而為人有必要思考。


我相信大多數人即使為了「大義」,也無法接受毫無節制的手段,終究會有個不可退讓的道德界限存在。可話又說回來,只要「別做太絕」就能被接受了嗎?為了冠冕堂皇的好理由,就輕易的將捍衛人權的理念斥為天真嗎?全盤接受利大於弊的概念顯然也不是好事。


現實與理想之間該如何權衡無疑是個大哉問,只是盡力思考相關的問題,並促使流向往比較好的地方前去仍是必須的。縱使有時這看起來像不切實際,但別忘記不過五十年前在台灣普選總統也像不切實際的事。而對當今世上某些地區的女性而言,上學這件事也像不切實際的事。


但那不該是不切實際的事。


近來每當遇到類似問題時,我都會想起小沃特.米勒(Walter M. Miller Jr)的萊柏維茲的讚歌,以及大衛.米契爾的小說雲圖。人類文明的未來會是毀滅還是持續的源遠流長,或許終究要看我們有多「天真」而定。太過天真的手段有時會害死人,但也有些時候缺乏被斥之為天真的理念,人類是沒有未來的。



舊站人氣:515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