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7日

D【di:】:寵物裝

前陣子說自己收到遠流的試讀邀約,要看一本號稱是「COMIC NOVEL」,結合插畫與寫作的新形態文學。因為從來沒聽過這個名詞,所以就丟上來集思廣義先摸個底。但事實是大家都沒聽過這個名詞,再加上原文搜不到什麼資料,於是開始了猜謎大會。



喜劇小說?這樣根本沒必要強調。圖像小說?嗯,如果是的話這本身就有專用名詞,不需新創。考慮到插畫加寫作,可能是輕小說?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會開新書系,而非歸入文學館系列,再說直講還比較能吸引目標讀者吧?



大伙猜半天也沒結果,最後就囑咐栞收到時再來說明。誰知道過沒幾天我也收到試讀邀約了,那因為真的很好奇,所以馬上報名。收到書後更是立刻翻開,看看所謂的COMIC NOVEL究竟是何方神聖。



然後,原來COMIC NOVEL就是內頁像漫畫那樣分成一塊塊不同大小的格子,裡頭小部分填圖,大部分是字;然後圖文各自獨立地敘述劇情,是連續的前進而非彼此搭配去講同一件事。不時會隨著劇情需要出現跨頁或單頁的大圖,總之有點類似漫畫的圖文比例顛倒吧?



(以下心得雷很大,不想被電(?)的讀者請看五百版(啥鬼)。



寵物裝這個故事,從一座詭異的小城開始,在這個觀光置上的地方醜是沒有人權的。漂亮的人可以任意穿著,長相普通者則必須套上可愛布偶裝,低水平的人只能住貧民窟,再更差的還會被渾然忘我飄飄屋抓走。佗希是生長在這裡的寵物裝男孩,這是他尋找自我的故事,一段灰暗陰霾充滿絕望的旅程。

看簡介時已有預料,但寵物裝依舊是個比我想像中更加灰暗無望的故事。本書創造出一個無視人權的新社會型態,並因此延伸而出的種種社會、心理問題。這本身就是很值得探討的東西,但我必需說扭曲的寵物裝之城要討論可以,但大概不是本書的重點(甚至只是煙霧彈)。


事實上寵物裝在本作裡的意義很複雜,一開始這好像是種剝奪自我的東西,只要穿上它就會被掩蓋真實。但問題出在大家都知道,只要身處現實社會,人就不可能不隱藏真實。那怕沒穿上所謂的「寵物裝」,該有的殼也絕對不會薄,人這種群居動物不可能不掩飾自我的。



於是寵物裝在此又有了第二層意義,對主角來說,這一直是用來躲開現實的避風港。佗希是名對自己性向有疑惑的男孩,這令他對身體有著微妙的自卑,為此他不惜穿上象徵次等公民的寵物裝以隱藏第二性徵。安於現狀(甚至自覺受保護)的他沒有任何脫下「武裝」的野心與理想,因為心安所以接受。


之後當他以理想為藉口,因為不希望與難得的知心好友分離,順帶想逃離讓他不耐的、扭曲的一切時,寵物裝頓時成了枷鎖,一個載滿了寵物裝之城本身嚴重扭曲的象徵。但當他後來在新生活地發現夢想漸漸破碎,人生越來越不堪時,昔日不屑一顧的寵物裝竟再度成為溫暖的避風港。

那是一個因為熟悉,因為(好像)什麼都瞭解,因為深知一定有人在那裡等待的場所,明明是束縛卻如此令人心安,最後更成為了解脫之所。我在閱讀時,總試著將寵物裝解讀為甘於平凡的隱喻,可以很恐怖,也可以很溫暖。


不再追求,接受某個平庸但足以令人感到安全的的狀況。當人有夢想、野心時,會想要狠狠丟開這種天性中對平穩的期盼。但對失去希望的人來說,這卻是救贖之地,一個勉強還算能看的立足點。


但換個角度來看,對另一群適應不良者而言,這種「平凡」本身又可能是另一種眼見理想破碎的壓力來源,這群人只能轉向另一種(在「大眾」眼中更加卑微)的「平凡」求取抒解。然後這兩種「平凡」自然互看不順眼,當雙方勢力此消彼長時,價值觀也會跟著翻轉,最後甚至造成大反撲。


此外,本作從第二部開始,有一大半的焦點都放在同性戀上頭,令我感到些許訝異。雖然前面就有各類暗示與明示,但我還是沒想到會份量大增啦。只是話說回來,這部分其實也不是此處的重點(該說又是個煙霧彈嗎?笑)。


同性戀在社會上是弱勢,但我們都知道,弱勢在相對強勢時,往往會很乾脆欺壓到更弱勢者的頭上。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雖頗受批判,但這就是人性啊。主角佗希一直是個性倒錯者,但問題出在他又不是真的確定自己的傾向,所以也只能人云亦云,無法放手投入團體之中,成為夾縫裡的屑碎。


明明很慘的人,卻總以看比自己更慘的人為樂,甚至主動綁一兩個在身邊。自己好的時候別人好當然無所謂,開心地跟著笑;但自己不好的時候,往往就見不得別人好了。同享樂其實真的沒有比較容易,有時關係越密切就越不容易真心祝福。


而理想這回事嘛,如果在路途上狠狠摔一跤也就算了。但如果是連路都還沒踏上,就眼見著他離自己越來越遠,那也許比被現實狠狠打回還淒慘,因為連失敗的機會都沒有。內心始終不放棄有用嗎?當然有用,心情會好過一點,但那也不過是騙自己而已,歡迎來到現實世界。



很明顯的,整個寵物裝就是在敘述一個天真破滅,死得乾乾淨淨的悲慘故事。劇情非常陰鬱,與其說是黑暗,倒不如說是灰茫茫。畢竟沒有光就顯不出黑暗來,那一個連希望都顯得如此虛假的故事,自然就也沒啥絕望可言。但或許就是這樣才更顯淒慘吧?連黑白分明都沒有,就只是呆呆地看著日子一天又一天的過去,慢慢把一切都剝奪,等發現時連心都只剩骨頭了。


寵物裝實在不是本會讓人愉快的作品,她把某些扭曲放大,再以可憎的方式呈現出來。但比起這些誇張的意象,更讓人感到黏滯的是裡頭有另一些東西並未經過放大,而是本來就這樣。


這些東西在社會中無處不見,甚至潛伏在你我身邊等待著,平庸、不知從何追起的遠去理想、丟不掉的人類劣根性……全部的全部看起來都是如此淒慘且毫無救贖,好像每件事都會往壞的地方走去。



總之,這是個很慘很慘的故事,而且真的也不是什麼「精彩」的故事,不過,卻是可以想很多的故事。我想寵物裝是本能讓人思考的書,他用荒謬、複雜而混亂的筆觸,去講述一個世上大多數人都會碰到的問題。小說最後並未寫下明確解答,但我想這恐怕是永遠無解的難題。



你有理想嗎?是不是覺得越活越平庸?


感覺被虛假的社會包圍了嗎?

這世界一直都是這樣的,大家都這樣。


PS 本書還是有些問題,像冥王星男爵提到的:同性別兒時玩伴譯成青梅竹馬實在很抖。還有後記中通電動起來的法蘭根斯坦,應該是科學怪人而非鐘樓怪人(是誤譯還是原作就寫錯呢?)最後,字真的蠻小的,雖然還在我的接受範圍內,但日文沒問題的密排版,中文可是像在讀螞蟻啊 ~(嘆)





舊站人氣:1063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