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0日

史蒂芬金:必需品專賣店

花了N天的時間終於把這本重量級厚物拚完,不愧是磚塊狂史蒂芬金,A4的紙、不時密密麻麻的排版還可以印上近四百六十頁,這份量絕對驚人!雖然本來就不覺得會自己開天窗,但成功防守還是值得開心。


本書描述怪事不斷的緬因州城堡岩鎮新開了家有綠色遮陽篷的店,老闆叫李蘭.高特。這回他帶來了壓箱好貨準備跟可愛的鄉民們分享,各位可曾觸碰過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欲望?只要支付一點點的費用與勞力,必需品專賣店保君滿意……
 


如果要用一句話描述本書的話,那肯定是「殺很大,殺不用錢」,這本真的是死傷無數,不要本錢的宰啊!常看金桑的讀者應該都對城堡岩這個衰到很驚人的小鎮印象深刻,畢竟這個虛擬小鎮可是金桑許多長篇、短篇作品的發生地,處處皆是故事。



本書出版於很久以前的1991年(唔,我那時還在某幼稚園穿青蛙裝跳芭蕾 <- 非常得意,因為蓬蓬裙穿到不想穿了),是所謂的「車禍前作品」(史蒂芬金創作上受這次車禍的影響很大 <- 黑塔都不拖稿了,看影響多大)。故事本身除了有著勾起長期書迷往日回憶的舊質感外,還號稱是城堡岩系列的完結篇,總之光衝著這兩點本作就絕不可錯過。


必須品專賣店的劇情說簡單很簡單,說複雜也很複雜。這讓我想起史蒂芬金曾提過:「一部小說最好可以用一句話把主軸講完」(大意);他自己的小說向來符合這個標準,可他的故事讀來卻也不那麼簡單,讀者總是能夠在裡頭找到單純主軸以外的更多東西。



本作和許多類型文學相同,創造出一個獨特環境去探索人性的幽暗。每個人心底都有某種慾望,一旦被勾起就會像野火燃枯葉般,又快又狂烈。又如同再好的人活著也總有一兩個死對頭,腦中夾藏著幾絲恨意。一旦被撩撥起來,那人往往會做出無視常理的恐怖之事。



我想大家應該都曾有過突然很想要些什麼,然後燒了很多心神金錢在上面,等到冷靜之後不免覺得有些不值的經驗。可要是那天因為某種緣故,所以無法冷靜呢?當現有的理智受到操弄而剝解,心中原本該有的控管機制遭到卸除時,結果會怎樣?



所以也難怪許多宗教都要求人們要盡可能地無欲無求,畢竟當人內心深切想要些什麼、對某事感到不滿時,總會用自以為理智的態度做出瘋狂的事,反而很容易讓自己陷入窘境。



為了保有一樣實際上並不需要之物而豁出一切、敵視周圍,最終會讓自己步上毀滅之途;當心中偶爾會出現的忿怒絲毫沒有理性控制時,人將會重新成為野獸(雖說作為一般人過普通人生時,什麼都不求也很糟糕啦,這中間是需要拿捏的)。



必需品專賣店在提供商品的同時,也替人們拿掉行為的防線。於是在一連串充滿惡意的巧妙「玩笑」下,整座小鎮陷入集體歇斯底里的狀況中,最後火爆地演變成:殺很大,殺不用錢。不計那種沒有名字面孔的集體大屠殺的話,必需品專賣店可以說是金桑筆下死傷最慘重的作品之一(原本還以為不會宰到這種地步的)。



書中描寫了相當多種類的欲望,而我對女主角因為關節炎而劇痛不已的雙手更十分可以理解。因為閱讀本書途中、以及打這篇文章時,我的手也痛到不行,所以對故事中有關於痛感的描述相當感同身受(不過我想女主角的程度絕對是比我慘烈多了)。



而女主角在(BI)中與(BI)對抗的一幕更讓我印象深刻,除了過程萬分精彩外,其中隱含的意義更是令人深思。那種作法可以說是最勇敢的一種面對方式了吧?娛樂感與深層意涵皆備,可以說是本書中我最愛的一幕。



想來這或許正是金桑寫下這麼多種「欲望」的理由之一,人都有弱點,樣樣寫總有一樣會打進讀者心裡吧?必需品專賣店也是本將史蒂芬金慣常使用地多支線匯合集結主線的手法放到最大的作品,又或者該說這個故事沒有主線,一切全由支線組合而成。


老實說這是很多大眾小說採用的寫法,而且很容易寫向廉價,不過金桑可是金桑,當然不會出這種包。劇情中每條線都有不同的子題,然後隨著故事進展回歸到大命題來,過程中明顯的伏筆反而讓讀者更加期待後續劇情的演變。



做為城堡岩這個小鎮的「完結篇」,必需品專賣店除了精彩的劇情外,還可以享受到與以往作品細微交集、滿滿金宅所帶來的閱讀樂趣(黑塔也有插一腳喔)這方面確實頗令老讀者倍感溫馨(等等,角色全部那麼衰妳還倍感溫馨?)當然,就算沒看過其他城堡岩關係作,也不會對閱讀有任何影響,只是趣味沒那麼多而已。


總之本書或許不是金桑表現最優秀的作品之一,但他也夠好看的了。失控的人性黑暗、殺很大,殺不用錢(真的不用錢),以及超級大閃光(劇透乎?)都在呼喚著讀者,如果有興趣的話一定要找來看喔!(其實很想說看見史蒂芬金的名字買下去就對了,地雷就地雷啊! <- 話不是這樣講吧? <- 還是打出來了啊 ~)



最後,史蒂芬金果然很討厭蜘蛛啊!(笑)


舊站人氣: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