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8日

冰冷肌膚

其實我蠻喜歡閱讀這本書的感覺,但就是讀不快(沒錯,這句話是在解釋為什麼心得交得這麼慢)。不過我還是很喜歡這本書,雖然情節事後怎麼想都覺得是還好而已,但我很喜歡書裡的那種氛圍。


冰冷肌膚描述某個前革命份子,在決定(被迫?)拋棄過去後,成為南極附近某座小島的氣象觀測員,必須在那座島上獨自待上一年。但詭異的是,原本應該和他交接的前任觀測員莫名的失蹤,島嶼另一端的海岸號誌技術員也沒有答案,更糟糕的是,當夜晚來臨時,有東西會從海中爬來……



說真的,我是個喜好很極端的人,真正觸動心靈的東西,要不是歡樂大爆笑,要不就是得冰冷異常。當然不是說介於中間的東西我就不看或無法喜歡,但說到要能達到打入心坎底的微妙感覺,那總還是十分個人口味的。



而冰冷肌膚剛好就合了我的喜好,首先場景在南極就非常符合我胃口(實在不得不說,如果可以的話,這工作我超想幹的啊)!其次是本作極力描述地那種與人世抽離、極端蒼茫孤寂的感覺,我真的是非常喜歡。但也或許就是太喜歡了吧,結果我反倒沒辦法認真去理解這本書。


冰冷肌膚這本書對我來說比較像是精神藥物,一種讓我開開心心自溺在孤絕寂寞裡的催化劑。也因為這樣,所以我沒辦法跟這本書認真,我只想要沈溺在冷凍刺骨的 蒼茫天空底下,一個人想像著死寂的寒漠與冰冷的海洋就好。說穿了就是我以一種十分任性的方式去解讀這本書,只看想看的東西就對了。


不管是沈默無言的龐大怪物群、堡壘防衛戰,深海中的沈靜冒險,又或是轟轟烈烈的戰役,這些劇情我全部都很喜歡。或許我在讀這本書時,自己也成了瘋子吧?總之這本書的調性和我就是太合了一點,簡直就像量身訂作一樣,所以也真的不能怪我只想感受而已呀(笑)。


本作將所謂秩序的圍牆予以崩解,但偏偏這牆又碎得如此自然。不是其他類似作品那種刻意壞掉的感覺,而是理所當然的就這樣消失了,甚至讓人覺得那本來就是個 不存在的東西。畢竟當你發現曾經以為是毒蛇猛獸的東西,都可以在你面前展現足以讓人理解認同的『秩序』時,你要拿什麼出來說我們是不一樣的?


答案是完全沒辦法,你只能乖乖點頭說,對,沒有不一樣。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有分別的東西,往往都是沒有分別的。很多時候我們盡力去防堵的改變、堅持守護的信念,其實是不堪一擊,甚至很無謂的。偏偏可嘆的是,我們能不守嗎?我們能不拚命嗎?


很悲哀的是,我們還真不能不拚命,就算知道好像有點無謂,但還是不能不拚命。人會為了守護心目中的美好價值而努力,那怕在其他人眼裡,那個文化一點價值都 沒有。但如果你真的棄守,改變或許會吞噬掉你所在乎的一切;有時為了不讓自己被淹沒,就算明知很蠢、有問題,也只能拚命。


畢竟有時就算是想要妥協,改變的浪潮也不見得會放過你。就算想修正路線,還是很可能來不及。或許偶爾會出現短暫的共存,但歷史的巨輪是很無情的,該輾的東西就是會輾過去。


你要不比別人都柔軟,要不就要比別人都強硬,不過柔軟是很難很難的,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還是只會、只能選擇強硬。但話說回來,這世上並沒有可以永遠強硬下去的東西,總有一天都是會壞的。然後文明的進程,就這樣不斷地輪迴下去,不見得會好一點,但保持變動倒是真的。


亞伯特.桑契斯.皮紐這本冰冷肌膚還真的讓人很有感覺,不管是書裡的氛圍,還是故事的劇情,都有著一定的吸引力。雖然結局一早就猜到(也一定是要這樣才行),不過就誠如我在本文開頭所說的一樣,我喜歡的是那種感覺,那種抽離孤寂的感覺。


難得碰上這種讀的本身就是樂趣的作品,感覺真的是很棒啊。


舊站人氣:675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