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8日

蝕刻之城

因為是評價不錯的作品,老早以前就想看,可因為天性行動遲緩所以……咳,蝕刻之城的故事從荒涼無比的銅鄉國開始,兩個被官方通緝的前叛軍,醫師羅鄔和殺手葛溫,在漫長的跑路之旅後來到阿沙莫尤城。在旅遊書上阿沙莫尤是個豐饒、富足且充滿知性的好地方,只不過想像是美麗的,現實則很殘酷。


這座城市比最糟的好很多,但除此之外就只是個生活的地方,嗯,起碼是能生活的地方。那之後羅鄔在貧民窟當醫生,葛溫則成為以販賣奴隸為主業的黑幫打手「職業騎士」,兩人的道路逐漸錯開。不久後葛溫邂逅了一位神秘美人,而阿沙莫尤奇異詭譎的一面也逐漸展現開來……


總覺得要切實把我對本書的感受描述出來,是件不容易的事。不過本書確實迷人,只是她迷人那一面彷彿在流動似的,難以明確交待清楚。小說剛開始是艱辛的西部風情長途跋涉跑路秀,我還蠻喜歡這樣的套路,但只是這樣恐怕也稱不上有趣(只看背景很容易聯想起黑塔第一集最後的槍客,但我覺得那怕只是開頭故事味道便已不太相同,但或許這只是個人感受上的差異)。


時不時可以在敘述裡看見亮點,但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興奮不起來。隨著角色離開銅鄉國來到阿沙莫尤後,吸引力有好一點,可我仍然沒有入迷。一直要到小說近三分之一的地方,嗑完藥的葛溫騎馬在街上亂晃,然後「撞上」那根紅色頭髮開始,整本書才真正醒過來,接著一路精彩到最後。


可能是我讀到這邊才真正進入狀況,也說不定蝕刻之城本身就是這樣的故事,她最大的魅力便在於那股毫無條理、充滿野性、奇異又怪誕的魔幻感。所以故事要開始迷人,當然也得從奇奇怪怪的東西都真正跑出來以後才開始?嘛,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啦。


雖說剛開始的視角以羅鄔為主,但看下去便會發現葛溫才是比較像主角的人。成為黑幫高級打手的他,主要工作就是談判、交易,還有讓特定人士被消失。這對在銅鄉國累積了大量冒險與災難故事──他的冒險,別人的災難故事──的葛溫而言,並不是什麼辛苦的工作,甚至日子還過得挺優雅愜意的。


這樣的愉悅生活持續到他買下一幅叫作「人面獅身獸與蛇怪的對話」的蝕刻版畫,然後費了一番工夫總算找著了作畫者線索為止,接著便叭一聲的結束。


我真的很愛在那間酒吧裡,路人甲乙丙口中吐出的那些充滿魅力的詭異故事。毫無條理的條理、沒有意義的意義,一切全以某種近乎偏執的方式串連,可真的很迷人。後續情節裡這樣的東西陸續出現,又像傾訴、又像辯證一般,反覆訴說著不同的宇宙觀還有形而上思緒。


儘管沒有一套能真正解釋在阿沙莫尤發生的一切,又或者正是每套邏輯(如果那能稱之為邏輯)通通都亂七八糟的攪在一起,才造就出這麼多莫名其妙、很可能也真的沒啥道理的怪事。


不過怪得很妙,所以很迷人。


隨著葛溫對畫家的戀情升溫,他所處的世界也變得越來越混亂。現實色彩逐漸褪去,無法定義的東西穿梭境界往返來去,不同的世界接近又遠離,帶走道理然後留下無法合理解釋的不明物質。原本依循某套血腥但可以理解的叢林法則的阿沙莫尤,此時卻彷彿徹底背離了所謂條理的存在。


這現象究竟是本即如此只不過以往從未被發現,還是基於某種催化儀式而起?主角不知道,讀者也不可能知道。唯一能確定的是黑幫的命運正在走下坡,想得到的衰事都發生了,葛溫必須在腥風血雨中奮力處理一切、越來越難收拾的一切,而整件事必須要有個尾巴,那怕那是個畸形到不行的尾巴。


好吧,其實不算很畸形,正好相反,我非常喜歡故事尾段的處理。


在最為瘋狂的一夜後,條理再度爬回來,一切應該算是都串起來了,而且串得很有意思。曾作為旅伴一同到達這座城市的兩人,選了不同的道理,見證不同的「神跡」,然後又在相近的時間點永久離去,往後兩人道路不再交會。雖然總有一天無視道理的怪獸仍會破空而來,但那已是傳奇成就之後的八卦了。


該怎麼說呢,蝕刻之城(The Etched City)真的是則浪漫到了極點的唯美故事,只是她的美屬於黑暗與怪誕事物的領域,是一種十分妖異的美。作者克絲汀.畢夏(K. J. Bishop)在整體劇情的掌控上可能不是很精準(可是收得很漂亮,至少我喜歡),但字裡行間滲透出的強烈生命力,以及黏膩濃稠的詭譎氛圍,皆為這部小說帶來極大的魅力,也成為最大的亮點。


有時這樣就夠了,反正我已經徹底被迷倒,很棒的故事。



舊站人氣:6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