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2日

桃樂絲與洞窟法庭



結果那沒長尾的還是燒了神聖之森,期待一隻火蜥蝪不引發森林大火根本不可能。不過庭上很有遠見,那天還沒下班就開了巨型蕉荷葉團購,還湊到免運再下殺六折。雖說巨型蕉荷葉每隔一陣新聞都會報快絕種了,到底為啥還能那麼便宜賣,間中道理我不懂,反正這就是樂土大陸。


我是洞窟法院四十二分庭的專任法警,我是一隻羆。


大多數的樂土居民沒聽過羆這種生物,但他們如果在郊遊時見到我,會立馬尖叫那裡有隻長了老虎頭的熊!然後用最快速度落跑。不過只要無視本能,我們稱得上愛好和平的生物,喜歡超市的冰鎮肉餅勝過寄生蟲含量豐富的野生屍塊。


我要告訴你有關桃樂絲的故事,這是我最愛的法庭故事。


那時我才剛上任兩星期,已經愛上首都的繁華生活。這裡有十六位國王,兩名皇帝,四個總統還有一位教宗(剛死了兩個,但很快便能補上)只要能習慣這種亂中有 序的社會體制,在微妙的食物鏈中窩個足夠安全的位置,首都確實很適合一頭羆──特別是這裡沒有超過十個羆身寬的峽谷,也沒有鐵樵夫等在獨木橋對面。


當法警前我在傭兵團擔任戰鬥伙夫兵,不要笑,這是很嚴肅的工作。只是當我在北方沼澤被連續打斷兩次脊椎後,便認定已經夠了,該是離開的時候。靠著還算派得 上用場的夜視能力我當上法警,這份職務必要時非常刺激,但我很高興大多時候相當無聊。除了偶爾替庭上跑腿買鞭炮外,平時只要等吃飯。


洞窟法庭位於首都西側一座巨大鐘乳石山洞中,規模恢宏到已有四十多年找不著研究員繼續測量。本庭的書記官在我看來像隻吸血大蝙蝠,據說是已經活了四、五百年的蝙蝠精。不過除了熱愛粉紅大花布與仙桃香水的品味有點奇怪外,原則不難相處。


至於法官則跟其他所有法官一樣,他們的種族就是法官。就好像如果在路上看見一隻跳蚤法官時,你不會指著他說那是隻跳蚤,而會恭恭敬敬的說聲庭上您好一樣。法官的種族就是法官,畢竟你永遠不知道自己何時會需要法院服務。


我知道桃樂絲這人時,她正和死亡神靈協會打官司,神學訴訟。她是個小小矮矮,全身佈滿皺紋與斑點的人類老太婆,手裡還抱了隻叫脫脫的狗;坐在嗄吱叫的輪椅裡,生理狀態處於打嗑睡與吵得我想咬她頭之間。


由於原被告都雇了律師,意思就是他們在講什麼我完全聽不懂,大概書記官也不太懂,所以她一直找我聊天:「法警法警,你知道這人之前已經另外和精靈複合企業對簿公堂五十年了嗎?」


「真的假的?」我知道人類壽命大約百年上下,即便不計這點,可以連打五十年官司也夠有錢的了。


「是真的,她五十歲那年生日中了超級樂透。為了以理想的身體狀態享用彩金,她偷偷潛入精靈掌管的青春不老泉。結果得手離開時被發現,中了警衛的老化詛咒又回到五十歲。之後她一狀告上法院,說精靈有責任讓她回復本應有的青春。」


精靈的青春不老泉很有名,他們全族上下正是靠這泉水才能永遠好像上柔焦一樣年輕貌美。而且他們只提供濃度千分之一的療養泉,給自家經營的高級渡假山莊使用。雖然效果顯著但不持久,可光這樣已經夠吸金了,所以換我是精靈肯定更想痛宰入侵者。


「這案子聽起來很難搞。」


「可不是嗎?」書記官點點她的蝙蝠頭,然後張開蝠翼避免回聲傳出去:「還好不是我們這庭審的,聽說精靈光堅持本案涉及業務機密,必須審判不公開就搞了五年。之後為了處理青春不老泉這類天然資源該不該由單一種族獨占又鬧了十年,再來三十五年兩邊都在吵裁判費該由誰負擔……」


「等等,這樣已經五十年了吧?正事呢?」

「裁判費啊。」

「算了,我放棄,最後法院怎麼判?」


「最後精靈被逼得沒辦法,私下向法官坦承青春不老泉是場騙局,那不過是加了迷幻提煉物的泉水,只有騙騙眼睛的效果。法院狠狠敲上一筆後,便安排整件事私下和解。結果官司結束時桃樂絲開始坐輪椅,財產則增加一倍。」年紀也是……這有賺還是沒賺啊?


「可是等等,要說青春不老泉是騙局,但我還真沒見過老精靈。」

「你以為精靈牌高蛋白養生肉餅的材料是什麼?」

「喔,老天睜眼了!不會吧,那不是蚱蜢腿嘛!」


「只有盒子上的宣傳是,還有小聲點,在這裡工作的第一要務是千萬別製造回聲,不然你兩百年後還得繼續聽自己今天中午吃了蘿蔔。」書記官抖抖她的翅膀,搖頭 晃腦一番:「當然肉餅這事和案子沒什麼關聯,所以法院沒再問下去。不過你若想知道,我自己之後是再沒買過精靈牌養生高蛋白肉餅送親戚了。」


下班回家我要買十盒,還是低脂的呢,我是那種熱愛健康垃圾食品的廚師。


當我們聊到一個段落,庭上面前也正鬧得火熱。老太婆不斷叫那個替她推輪椅的稻草人去換顆腦袋看會不會比較好使。要我是隻行動不便的老羆,絕不會那樣對替自己推輪椅的人。就算明知稻草人天生沒有腦,只能用替代品自我安慰也一樣;當然,袖珍榴槤又流行回來時除外。


相較稻草人,桃樂絲對自己的律師比較客氣,那是一位光講出種族就讓我毛骨悚然的鐵樵夫。他們也是全天下最適合擔任律師的種族,因為沒有心。至於這群金屬人是如何從肉身樵夫轉職成鐵律師的過程著實駭人聽聞,不過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當原被告的律師正辯論得不奕樂乎時,桃樂絲不知被戳到什麼點,竟然開始搶話。而她一開口,事情便朝不可收拾的方向衝刺。死亡神靈協會那隻我看不出是很像鱷魚的迅猛龍,還是很像迅猛龍的鱷魚的律師,此時大概也怒極攻心,畢竟是教徒嘛,所以他整個豁出去和桃樂絲對罵。


「庭上!原告自五十年前開始就天天跑法院,根本是愛找麻煩的訟棍!」


「幹你個老屁瓜,你以為我心甘情願在跑法院啊!我也熱愛美麗的樂土花花世界,如果可以我早丟下這種黑漆漆的麻煩事尋開心去了,你以為我喜歡到這種害人得風溼的破山洞來嗎?鐘乳石臭死啦!只是我不得不在開始享受前先把這些爛事處理好,不然叫我怎麼安心快活去!」


「沒多久好活了還在講這種鬼話,奉勸妳趕快回老家打點後事!」

「去你老娘個大屁蛋,我打這官司就是叫你把我的壽命還給我!」


對這座大陸的歷史和風土民情不熟的話,可能聽不太懂兩邊在吵什麼,說到這個便該從咱們樂土世界的來歷開始介紹起。要知道這座大陸從創世至今大約有四千年,沒錯,就是四千年整。


在四千年前的某一天,咱們的創世神決定該是拯救自己選民的時候到了(也有一說是小米酒喝太多)只是你知道,力量強大的神通常很博愛,然後咱們的創世神又特別博愛。


於是他創造了樂土大陸,將自己在宇宙裡每個世界的選民都搬到這片土地上來。雖說這座大陸上每個地方都能對應到特定種族的喜好,可是全部種族的喜好都有對到,意思就是似乎跟舊世界也沒差多少。


總之呢,創世神完全是一番好意,而且事情剛辦完他就伸懶腰說好久沒幹這事了,超累,我要睡覺。再來他就這麼睡著了,你現在爬上大陸第一高峰愛泥油,還能聽見祂的打呼聲。


只是要知道創世神搬來的這些種族也就是咱們樂土眾生的老祖宗,原先絕大多數都活在不同的世界裡,平時只用童話故事甚至更糟,恐怖小說來認識彼此。這會兒突 然通通碰到一起,還帶著各自不同的文明碎片,結果就是整整兩千年的腥風血雨。接著才終於建立起稀薄的秩序,又再過一千多年才有今天這種勉強令眾生心安的混 亂局面。


於是不用說,要我們那些已經被呼攏過一次的祖先們,繼續無條件相信創世神根本不可能。何況誰有膽子想像創世神睡醒後還會再幹出什麼好事?當然是拜託祂老大哥永遠這樣睡下去最好。


連帶樂土大陸上的宗教從此分成兩種,一種是告訴信徒我們的神會讓創世神繼續睡下去;另一種原則同上,但倘若創世神真的不幸醒過來的話,他們也企圖說服信眾自己有辦法賄賂祂──靠著做公益或大屠殺獻祭等諸如此類的麻煩事。


死亡神靈協會算其中比較溫和的,除了定期起乩告訴信徒,我們的神有好好在替創世神蓋被子外,沒什麼特別激進的舉動。協會賺香油錢的方式是預知死期,他們收完錢會給支錶,上頭的數字正是特定人士的死亡時間倒數,還附夜光功能。


這種錶一般拿來送討厭鬼或前女友當禮物用,生意還挺不錯的,我退伍時也買了兩支。錶上的顯示通常都不準,但準起來就很可怕,特別是剩餘時間很短的時候。


而這位桃樂絲老太太顯然是和精靈打完官司突然覺得光陰不再,一時急起來自己跑去求了支錶。結果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暈倒,自己的壽命竟然只剩一年!於是她又 一狀告上法院,要求死亡神靈協會改變預言。當然事關神譽,協會不可能輕易屈服,於兩方便這麼摃起來,然後晃眼間一年又過去了。


桃樂絲現在只剩四天好活。


「把我的壽命還給我!」

「妳不能要求神明替妳改變命運!」

「不能改你當初幹嘛告訴我!」

「能改的話當初怎麼告訴妳!」

「你們預言之前應該要善盡告知義務!」

「我們出版的童話故事集年銷三萬本!」

「關我屁事,我又不看書!」

「我們有拍成影集和動畫!」

「太無聊了我都看到睡著!」

「那是妳自己的問題!」

「顧客是不會有錯的!」

「又沒有人叫妳上門!」

「你們售後服務太爛!」

「我們手錶的倒數功能有終生保固!」

「你根本在強詞奪理!」

「妳才是在無理取鬧!」

「我不管,把我的壽命還給我!」

「都說了,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總之這案子從開庭以來,都一直吵這種對罵兩千句也跟只講兩句差不多的東西。我偷偷瞄向法官一眼,還是老樣子面無表情,這時書記官桌上的小沙漏響了。要知道法院和妓院的相同之處正在於,時間到了就該滾出去,我們不太講情面。


「庭上,本次辯論時間終了。」我一直很想研究書記官的沙漏裡到底裝了什麼。

「很好,由於本次開庭雙方依舊沒有共識,本庭宣佈下次辯論在十五天後繼續,雙方請務必準備更具決定性的論點與證據……」

「庭上,我的當事人只剩四天壽命!」

「是嗎?」庭上似乎對鐵樵夫發現這事不是很高興:「好吧……三天後開庭。」

「太好了,終於下班啦!」結果第一個說話的竟然是那推輪椅的稻草人,我就說不要罵替你推輪椅的人吧。

「沒錯,總算。」鐵樵夫也跟著收拾包包準備離開,兩個都完全無視一聽到辯論時間結束,馬上開始打呼的桃樂絲本人。

「喂,你們!」以防萬一我趕緊開口:「雇主也要記得帶走!」

「我只負責辯護,律師倫理要求不能介入雇主私生活。」

「我只是來推輪椅的,都怪你們法庭沒有無障礙空間。」


他們真的就這樣給我走了……


「那兩個是黃磚道顧問公司的員工,鐘點到走人不意外。」


書記官這麼一說事情真的不意外了,黃磚道顧問公司本部位於一座當年由綠色恐怖份子建造的翡翠城。她們是整個樂土世界最有名、最能幹,什麼都可以包辦的顧問公司,問題只是出在沒有良心而已。


黃磚道檯面上的老闆是名傻裡傻氣,老愛重新發明永遠申請不到專利的舊東西,比如輪子的老頭。但大家都知道在不是很暗的暗地裡真正掌權的是四名女巫,大陸上每個種族都知道千萬別惹她們,壞女巫還好一點,但要知道好女巫你絕對惹不起。


永遠不要惹他媽的好女巫。


總之桃樂絲就這麼給黃磚道的員工丟在這裡,而且還已經睡著了。顯然該公司已經把她的財產精算到最後一日,四天後她嗝屁時錢正好燒光。顧主的錢預計和命同步消失時,那家公司不可能多做什麼。


看著桃樂絲呼呼大睡的模樣我不知該怎麼辦,很難想像這老太婆剛才還搶鐵樵夫的白自己和對方律師嗆聲。眼下這景況,我只能在內心默默祈求法官千萬別叫我打電 話要黃磚道來接人。天曉得電話如果打過去,最後我會不會連家鄉老母的腎都一起丟掉,又或者心甘情願把自己兩片眼角膜捐給這輩子見過最美的母羆。


不過法官很有良心,他只說了句這三天桃樂絲交給你們,然後就走了,留下我和書記官在黑漆漆的四十二分庭裡面面相覷。氣氛很尷尬,我只好開個玩笑。


「如果現在演的是偵探話劇,照慣例這種場合庭上交給我們的,應該要是粉嫩可愛的人類小女孩才對。」

「原來你好那口的?」書記官用不太認同的眼神盯著我。

「才不是,我只是指出通常的事理而已。」而且大家都該知道,羆非常討厭小女孩,就跟討厭鐵樵夫還有又深又寬的大峽谷一樣。

「省省吧,很遺憾現在躺在這裡的就是個人類糟老頭。」

「等一下,是人類老太婆才對吧?妳看她穿著裙子啊!」

「不不不,她是公的!那才不是裙子,是巫師長袍。」

「是裙子,桃樂絲是母的啦!」騙我沒看過人類嗎?

「你看,他的姓名,」書記管舉起卷宗:「陶.勒.斯,這是男人的名字。」

「戶政事務所登記錯誤吧,常有的事。」

「你這樣會讓我懷疑你們羆究竟是如何分辨雌雄的。」

「那還用說,就是看能不能生小羆啊。」


那個當下我和書記官忍不住同時望向攤在輪椅上的桃樂絲,不管怎麼想這方法似乎都不適合用在她身上:「好吧,不過我要強調,像我這樣的肉食性前傭兵完全不適合照顧老人,應該要由細心又溫柔的您來負責才對。」


「住口,這是性別歧視,小心我去申訴。」

常聽見這種抗議是首都為數不多的缺點。

「我沒有這種意思,只是……求您了吧!」我不要照顧桃樂絲,絕對不要!


「休想,今天如果桃樂絲是一根香蕉,我就會把她帶回家,愛護她、保護她、陪伴著她,但桃樂絲不是一根香蕉。」明智且社會化完全的羆不可能在這種時候開口問書記官,她想對香蕉做什麼。


所以事情一如傭兵時代,最後用官職大小決定一切,得帶桃樂絲回家的生物是羆。關於這三天如果可以我很希望能提供一則經驗,有關於自己從隱藏在瘋狂番顛性格底下的真實桃樂絲身上獲得啟發,類似驚悚電影的那種心靈成長故事。


但事實上這三天我過得很痛苦,桃樂絲是個表裡如一的混帳白目老太婆,沒有什麼東西看得順眼。她如果不是在罵髒話,就還是在罵髒話,偶爾也會向我吹噓如果自己能永生,就要幹翻全樂土世界的處女。


呃,我之前不知道她是蕾絲邊,但反正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隻叫脫脫的雜種狗竟然在我的腳踏墊尿尿,那可是我老母去年沈睡節寄給我的毛線腳踏墊,還是她自己的毛!於是我當場吞了這隻現行犯,然後告訴桃樂絲說脫脫留了張紙條出門追母狗去了,下月初一就回來。


不管她信不信,反正我頂多還她便便。


只是這麼一搞她的行為自然變得更加神經,當第四天來臨時我已經快瘋了。倘若沒有從東方看見清晨第一道曙光,桃樂絲能上法庭的部分可能會少一點,不用說我絕對不會讓她遲到。


很快的審判再度開始,這回法官不囉嗦,可能是裁判費的業績已經到了。雙方一進場庭上立刻把兩邊隔開,直接開始談條件。這也是我最喜歡四十二庭專任法官的理由,那怕是個眼中沒有正義的法官,但庭上總能讓大家滿意。


只要在法院待得夠久,你就會發現滿意才是最重要的。在滿意面前,正義只能窩在補過的棉被裡啜泣。畢竟這世上沒什麼東西真的喜歡正義,大家只有在不滿意時才會高呼正義,法官的責任從來都是解決問題而非講道理。


庭上這回在一片黑漆漆的空間裡先處理的是死亡神靈協會。


「我看過你們的教義手冊,死亡神靈的力量據指稱涵蓋所有的世界。」

「是的,庭上,所以預言是絕對的,不管在那裡都不可能改變。」

「我很好奇,死亡神靈都使用什麼交通工具到其他世界,讓他能確定這件事。」

「死亡神靈不用搭車,祂的意志無所不在。」

「我突然有興趣想看看你們協會去年的財務報表。」

「偉大的死亡神靈為了避免喚醒創世神,平時總會壓抑自身威能。」

「很好,替我讚美你們的神。這意思是指你們的死亡預言雖然無法撤銷,卻有無法觸及的空間,比如其他世界,也就是樂土大陸以外的地方?」

「死亡神靈最為看顧樂土大地的眾生,預言也是。」

「所以為了避免喚醒創世神,預言的效力原則僅限於樂土大陸?」

「如您所述。」

「教義中樂土大陸的範圍是?」

「踏立之處以上以下,全部都是!」

「我突然想讀讀你們預定新會址剛通過的環評報告。」

「本協會就樂土大陸範圍願接受任何法律定義。」

「誠心誠意?」

「誠心誠意。」

「很好,那麼我在此宣布結案。書記官,跟那個人類說她可以進來了,我們開始處理後續的小問題。」


律師只有這點好,就算同時是個信徒的律師也是,他們大都知道重點在那裡。


而當桃樂絲進來時,因為她不是律師,所以庭上又換了態度。


「孩子,我已經確定了,妳會死,而且馬上。」

「等等這什麼混……庭上!我打這官司就是要活啊!」

「但妳已經註定要死了,在一萬八千六百三十二秒以後。」

「聽起來還蠻久的?」

「經過換算約六小時左右。」

「幹你……庭上救我啊!」

「我已經和死亡神靈協會進行過充分溝通,預言在樂土大陸是絕對的。」

「但您可以叫協會把那狗屁不通的鬼預言撤銷吧!」

「很遺憾,協會暫時聯絡不到死亡神靈,也無力自行干涉預言。」

「那我要怎麼辦!」

「改打民事賠償訴訟?」

「這種時候我要更多錢幹嘛!快救我,不然法院是用來幹什麼的!」

「就本案而言法院目前的功能是提供一份永久靈魂分離法清單,孩子,妳喜歡從毫無知覺開始排列,還是痛不欲生?」

「等、等一下,人家不是都說法律是用來保護有錢人的嘛!我是有錢人,您要保護我啊,庭上!」

「法律保護有錢人是原則,但當原則牴觸到真理時,位階再高的原則都會失效。」

「不可能吧,我有錢啊!什麼真理那麼厲害!」

「法律只能用來縮短壽命,不能延長生命,這是真理。」

「那、那、那我該怎麼辦!正義呢,庭上,我的正義呢!難道死亡神靈協會就可以這樣爽爽的榨乾我最後的時間嘛!」


「當然不是,親愛的孩子,死亡神靈協會欠妳時間,法院就會讓他們還妳時間。協會已經同意在妳去世後一個月內替妳出版傳記,並確保未來至少兩百年不斷貨,這樣妳就可以繼續活在樂土眾生心目中了。」


「可我還是死了啊!」

「不,只是以一種並非活著的形式展開全新的生命旅程。」

「那還是死了吧!」

「所以妳不喜歡這個結果?」

「這不是屁話嘛!」

「本庭感到十分欣慰,那麼妳有興趣前往不是樂土大陸的地方展開新生活嗎?」

「啊?」

「死亡神靈協會剛剛承認,他們原先對於死亡預言範圍的估計可能太過樂觀。事實上他們無法全面性的確保預言效果,也就是說只要不在樂土大陸上,預言的效力是可以質疑的。」

「可是……」

「是故若妳不喜判決結果,便只能尋求法律以外的解決方式,比如藉助尖端科技離開樂土大陸,順便脫離死亡預言的效力範圍。」

「那樣真的有用嗎?」

「如果妳讀過最新的魔幻科學期刊,便會知道這很可能有效。自古以來樂土大陸正上方都包覆著一層所謂的自然飄浮空間,最新研究指出住在那裡的生物心臟負荷會降到最低,也能更加長壽。最重要的是,生命將不再處於死亡預言的有效範圍內。」

「但上去的方法不是只能靠砲彈高空飛行嘛,月球之旅大悲劇誰不記得,那和死定了有啥兩樣!」

「嚴格說來確實是兩樣,最新統計數字砲彈高空飛行的死亡率是百分之九十八,這和百分之百死定了之間還是有著決定性的差異。」

「根本就一樣!」

「不,還是有細微不同存在,相當適合用於鑑定英維與雜魚。」

「那關我屁事!不不不,我絕對不幹!」

「這是明智的抉擇,孩子,所以我決定推薦妳一個更好的方法。」

「啊?」


「現在要介紹的才是真正的尖端科技,也就是名為熱汽球的樂土眾生智慧結晶。或許妳還沒聽過,大陸東方有人成功在上頭進行五星期一萬元生活節約挑戰。由此可 見熱汽球無論安全還是穩定性都和砲彈高空飛行不可同日而語,當然舒適程度也是,如無意外還能招待訪客,進行水晶球交友,或者在上面生小孩。」


「聽起來好像……不錯?」聽到生小孩眼睛一亮,是我錯覺嗎?

「是不錯,但有個小問題。」

「又是啥啊?」


「熱汽球並不屬於法院的服務項目,而且按規定妳沒有權利在求助法院的同時,又藉助另一種方式解決問題。考慮到這是司法資源的嚴重浪費,根據四百年前訂定的刁民服務法,必須判處拘役五十天。」


「這可不成啊,我那來那種月亮時間坐五十天的牢!」

「放心,不要問法院為妳做了什麼,而該問妳為法院做了什麼,這不過是個容易解決的小問題,只要……」

「只要?」

「只要撤回告訴就行了。」

「那有什麼難的!」

「難處出在些許細節性技術性問題上,按規定,撤回告訴不退裁判費。」

「誰還管那個!喂!你這沒心肝的死樵夫,快給我撤告,現在!立刻!馬上!」


法官最厲害的一點是,當你以為他在認真解決問題時,他已經卸責完畢,還收費。


在庭上強大的理性協調下,後面必須接這個燙手山芋的,不用說正是黃磚道顧問公司。從鐵樵夫和稻草人鐵青著臉離開的模樣來看,他們今年年終會很悲劇。緊急到場接手後續處理的是頭獅子,聽說是黃磚道公關部門的主管。


那傢伙一到現場便四處散發名片,唯獨避開不給我。剛開始我不太能理解他大小眼的理由,直到從地上撿了一張起來瞧瞧才知道。原來他印在上面的頭銜是萬獸之王,真虧他有這個臉,難怪沒膽拿給我。


不計那愚蠢的名片抬頭,平心而論黃磚道把這件事辦得很好,也辦得很大。可能是沒料到顧客死到臨頭還得替她處理這麼多事,眼看剩餘財產稍嫌有點不夠花,所以桃樂絲離開地表的過程自然也化作一場盛大嘉年華。


各家新聞台水晶連線轉播是最基本的,不過你真該看看那熱汽球上的廣告標語有多顯眼,五里外都看得見。還有我喜歡桃樂絲腳上那雙今年秋冬最新款的銀靴子,聽說是東方壞女巫親手設計,看起來牢固得可以靠它一路走回老家,更別提鞋跟對撞還會發光,炫得我也想買一雙。


尷尬的是現場致詞的民代太多,所以流程被迫延遲半小時,所幸黃磚道終究還是來得及趕在時限以前把顧客送上天。現場水晶實況的品質不很好,但仍可以清楚看見老太婆在輪椅上興奮到不行,拼命揮手跺腳的畫面。


總之桃樂絲就這麼坐著黃磚道顧問公司準備的豪華熱汽球冉冉昇空,然後不負眾望的在腳上鞋跟對撞三次,也正是死亡神靈協會的錶倒數至最後一秒那個當下華麗的炸掉。


曾是她的一部分隨汽球碎片在空中噴射四散,一個月後附近都還找得著沒清乾淨的屍塊;於是有時你不免納悶,小小一個老太婆那來這麼多肉?


由於案件已撤銷,桃樂絲死不死作業上沒差,因此爆炸的唯一麻煩之處在案發地點位於法院正門口。由於黃磚道已經落跑,最後只好叫工友出來打掃再事後補寄帳 單,現場連我都幫忙清了一些。好不容易將門面整理到勉強能看時已夕陽西下,看著逐漸暗沈的天空,我突然向法官問了一個我原先不知道自己有在想的問題。


「庭上,您想如果桃樂絲從中樂透那天開始就什麼都不管,只顧著吃喝玩樂,今天她會過得比較好嗎?」


「我昨天才剛洗車。」


永遠活在當下的庭上看起來不是很爽。


無論如何,桃樂絲這事便這麼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結束了。我還記得事發當時很多人驚呼那汽球到底灌了啥鬼東西這麼會爆,現場沒人提供好答案,但我喜歡隔天首都時報的社論──尖端時尚包鐵燧石鞋根,搭配最便宜也最容易爆的鬼東西,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以上便是桃樂絲在天上爆炸的始末,也是我就任至今最喜歡的法庭故事。在我小時候每則優秀的好故事都包含了深遠的教育意義,老太婆這事自然也一樣。我想這篇故事正告訴我們,如果你非上天去灑自己的內臟不可,最好趁年輕的時候做,因為這樣味道比較好,樂土眾生也會記得比較久。



------------------------------


我喜歡綠野仙蹤,也是『不知如何結尾就讓他在天上爆炸主義』的忠貞信仰者 ~(沒有這種東西!)雖然L.Frank Baum的創作初衷就是寫出一部單純而不會留下夢魘的有趣故事,但事實是綠野仙蹤仍部是殘酷血腥的作品。或許這件事告訴我們,可以成為經典的童話多少都要 有其變態之處才行 ~(等等,這結論好像那邊怪怪的)


雖然原作的鐵樵夫應該是個錫人,而Kalidah也不能和詩經裡的羆畫上等號。可因為我小時候讀過的譯本是這樣翻的,所以……有何不可?至於桃樂絲的性別,嗯,這是羆第一人稱的故事,而且是用中文寫的,其他就讓我們保留神秘的空間。


會有這篇是因為之前快閃讀書會討論時狼姐敲碗長篇,當時覺得沒有長篇,但再來幾個短篇應該沒問題。是故本篇獻給狼姐,還有和我一樣的性喜虛擲光陰者。另外雖然這篇和龍與洞窟法庭的寫法不同,也不可能相同,但如果可以還是請告訴我最喜歡的一句話,謝謝。



洞窟法庭系列




舊站人氣:633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