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1日

來自星海的消息

因為一直很喜歡民生報出版的世界童話之旅裡(藤城清治的插畫跪著推)一篇名為「唯一的願望」的童話故事。最近偶然重讀才注意到這篇是改編自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的短篇小說。之前雖然有想過要找這位作者的書來讀,卻一直沒實際行動,這回正好碰上火立馬升起來。


只是譯作其實還不少,究竟該從那本開始看呢?上圖書館翻找的時候看見這本,就決定是你了!(丟借書證 <- 跩什麼啦!)我選的是頂淵出版社的譯本,從蝴蝶頁上的英文書名The Stranger News From Another Star可以推測,這部應該是從英譯本再轉譯過來而非德文直譯,不過這方面的事我看得很開(因為更悲劇的事詳下)。


來自星海的消息是赫塞的短篇小說集,原始寫於1913至1918年之間,德文版在1919年出版(原文是Märchen,Fairy Tales的意思)共收錄七則故事,英文版在1972年加進Faldum後變成八篇。不過悲劇之處也正在這裡,因為中文版只收了6篇,所以無論原版還是英 譯本,整個都非常歡欣鼓舞的有少就是 ~(大哭跑走)


嗚呼呼,跪求那家出版社把那本包括本作故事在內,共收錄22則短篇的The Fairy Tales of Hermann Hesse引進台灣讓讀者聞聞香啊啊啊!(滾來滾去 <- 而且這本的翻譯內容其實也有改,當然如果有辦法直接從德文譯的話自然更好,但我的願望沒那麼奢侈這樣 <- 已經很奢侈了)


咳,回歸正題吧,來自星海的消息全書風格統一,都是帶有奇幻色彩、像是寓言又像童話般優美。故事帶著濃濃的哲思,但也是那種一百個人來讀,就會有一百種詮釋的寬廣作品。


是故本篇心得提到的自然也是我個人偏好的解讀方式,其實寫出來比較偏向給自己做記錄留底用這樣。以下會就六篇小說各自單獨寫心得,原則是沒打算大透,但這種作品有時候心得講出來就跟脫光光沒兩樣,請自行斟酌(根本是因為真的透光光了)。


「來自星海的消息」(Strange News from Another Star,1915)描述少年在家鄉面臨嚴重震災後,為了尋找送葬用的花朵展開旅程,途中被一隻烏鴉戴到異星見證苦難的故事。剛看開頭確實會覺得這幫人什 麼都不擔憂,獨獨為了沒有花圈給死者送葬而在內心地獄坡翻滾,真的有些可笑。


而神秘廟宇裡的大鳥也是這麼想的,所以他讓少年見識了真正的戰禍──即便那些苦難在少年的星球已是遠古時代的傳說。在親眼見證許多不幸後,少年雖然深深感受到戰亂的可怖,卻依舊無法理解為何國王無法捨棄戰爭這回事。


於是來到結局,讀者終於發現缺少花圈的痛苦,其實沒有比戰亂的痛苦要來得輕微或可笑。事實上一個無法擺脫戰亂,即便明知心靈早已遭受啄食卻依舊執著,並深 信鬥爭具備絕對重要性的社會,真的比較高明有深度嗎?或許早已遺忘歷史黑暗的一頁,為了缺少花圈送葬而著急到不行的異星百姓,才是真正有智慧的族群。


「詩人」(The Poet,1913),作者表示這是發生在中國的故事,不過因為是阿斗仔寫的所以細節就別計較了這樣。故事描述一名叫韓福的年輕人,為了學習究極的詩道, 因此走向有如修仙般的道路(當然不是那種練一練然後目標是打架的那種)劇情令人聯想起傳奇小說和筆記小說,本質上似乎是在講述現實與夢想,世俗與理想間的 永恆衝突。


沒有那邊比較好或壞,問題總是在於個人打算如何選擇?在踏出決定性的一步前,面前總是有著許多不同道路,半途而廢不見得不是好事,因為也可能找到其他重要的事物。這篇讀來真的非常美,我很喜歡結局的安排,或許有時候人並不真的會失去什麼,也可能一切只是心境問題而已。


「輪迴」(Iris,1918)描述的是追尋世界本質的靈魂的故事,有關於真正的赤子之心,以及一種遺世獨立的探索。人或許都曾經明瞭眼前花花世界之後的真實,但社會化的過程足以令我們遺忘,或主動拋棄那一切。


但對所謂有慧根的人而言,或許真相始終如影隨形,看不見但依舊存在,值得費盡一切手段與全部的人生追尋,是極之有意義的選擇。這篇也是結局超棒的,優美、動人又具力道,活著或許正是如此吧。


想當初會選擇從這本開始看,理由就是我有個預感,如果想找「唯一的願望」(比較全譯)的版本,那就只可能在這本裡面了。難得我的預感有準,正是「奧古斯 都」(Augustus,1913)這篇啦!然後全譯和改編的版本其實無甚差別,只是兒童不宜的東西都刪掉,主角人渣度大降而已。


這篇該怎麼形容呢,就是有神奇爺爺和小天使的故事(啥鬼!好啦真的無誤)因為從小時候就很喜歡這篇,所以反而很難描述自己為什麼喜歡。或許比起寓意明顯的情節(啊就被人愛遠不如懂得愛人來得好等等)我更喜歡的是那些純粹細節的東西。


喜歡那陣夜晚的風琴聲(在本書中是音樂盒聲 <- 也差太多,日版英版去打架決定 <- 喂)喜歡在那黑暗小屋裡燃盡的火堆、小天使舞蹈,以及最後那可悲卻又格外祥和的平靜救贖吧。這是則很單純的故事,但那種近乎本質的單純真的非常迷人。


啊糟糕我又爆字數了,快點快點。「笛之夢」(Flute Dream1914)很短,故事走向和「詩人」相當類似,算是典型的環形故事(詩人沒那麼典型,所以我比較喜歡詩人)想敘述什麼也表達得很清楚,所以反而會讓人覺得不需多說什麼,總之這就是人生呀。


「佛登」(Faldum,1916)講的是一個男人因為喜歡的男人跑了,決定變成山的故事(屁咧!)好啦,開玩笑的,其實這篇真的是瘋狂超展開到一個境界,可是又展開得很漂亮,所以除了讚嘆外也不知該說什麼。


某方面而言這篇近似夸父追日般,以人力企求永恆的追逐(啥米夸父不是人?湊合一下別這樣啦 <- 跨越界門綱目科屬種的湊合,湊合得還真大)到頭來永恆依舊是永恆,人終究仍無法自外於滄海桑田的無盡變幻。可是,或許對人類而言這是種幸福也說不定,畢竟 我們就不是設計成那樣的,所以有個結局真的也不錯。


來自星海的消息基本上就是收錄六篇浪漫到無可救藥的短篇奇幻小說,所以我超喜歡的。故事氛圍皆瀰漫一股寧靜到近乎寂寥的美,充滿相近的元素,大都有關於旅 行、流浪,以及無盡的追尋,主角始終探索著人類與世界本質上某種難以言喻的存在。想想,或許對作者而言,尋覓本身出世是必要的吧。


最後,繼續跪求The Fairy Tales of Hermann Hesse中譯本 ~(這人死不看原文就對了 <- 其實還是OK啦,只是非萬不得已的話……)



舊站人氣:572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