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4日

荒原的午夜

(圖片遺失)

『午夜兩點』即將來臨,瑪麗在大宅裡焦躁地望著時鐘的指針滴答地前進,戴著絲質手套的雙手正絞在一起,那宛若已讓她等上一輩子的『戰慄遊戲』很快就要開始。

縱使心頭不安,但瑪麗仍舊十分清楚,這是艾略特家族世世代代都躲不過的宿命,是她們三百年來在這塊土地上行使『綠色奇蹟』的代價。 看著傑西在床上不安地翻覆著,瑪麗嘆了口氣。這孩子向來靈敏,今兒整天都黏住她,緊抓她的裙子,說什麼也不願離開,更別提向來好睡的人今晚竟然意外難哄,或許他已透過某種奇妙管道得知遊戲的到來吧?瑪麗溫柔地把被子拉整,滿懷愛意地看著她唯一的繼承人,但眉頭卻忍不住微微皺起。



身為現任族長,假如她贏了這場遊戲,那『黑暗之半』就會遵照古老的契約,繼續維持這塊被譽為『四季奇譚』的桑夏地的繁榮。但倘若瑪麗不幸落敗,她的靈魂必定易主,身體也會化為『一袋白骨』消失在某個不知名的黑暗空間裡。而此地亦將回復成符合自然法則的乾旱岩漠,直到下任的族長符合資格,並贏得遊戲為止…… 鐘聲響起,房裡那典雅的大穿衣鏡浮現出模糊且令人不安的陰影。瑪麗知道那是遊戲開始的徵兆,該來的總是會來。在過去的三百年間,艾略特家族享受過成功,也嘗過失敗的滋味。在時光流逝中,唯一不變的只有她們那代代挑戰太古荒靈與自然,帶領遺民在此地開拓人生的決心。 通道已完全打開,顯現出另一端的恐怖詭譎。瑪麗身穿兼具禮服與壽衣本質的服裝,綴滿蕾絲與緞帶的華麗連身長裙優雅垂地。衣襟上那枚象徵身份的紅寶石胸針,映著燭火散發出莊嚴地光芒。她默默地以堅毅目光看著鏡子裡的影象,並靜靜站起身來。順利的話,『午夜四點』事情就可以結束。 勝利的祖母,落敗的母親,從小到大的嚴苛訓練,此時皆快速滑過瑪麗心頭。該走了,黑暗之半向來不擅等待,等會兒若出聲吵醒傑西,那可就麻煩了。他會哭吧?他一定會哭吧!然後假如她回不來,那他一定會加倍難過,就跟她當時一樣。 「至少在今晚好好睡,孩子,」瑪麗俯身輕吻了傑西熟睡的臉龐:「不論結果最後如何,『勿忘我』……」 ------------------------ 一.這是參加遠流「給我史蒂芬金,其餘免談」書名創作短文活動所寫的徵文,詳細規則請連過去看。獎品蠻豐富的,只要在短文裡放進史蒂芬金八本作品的書名就行啦,大家都去試試吧。 二.我知道這點子很老梗,所以自己先招,就別吐我了。另外,其實活動公佈當晚就已經寫完,但積文過多想說慢慢來好了……(莫名其妙地討厭一日二更)。 三.這部好像有潛力寫長篇的樣子,但拉長的話本篇的結局就變得非常明顯,所以還是保持短篇的開放式結局好啦。 最後,這是我第四個瑪麗……(囧,但不管,我就是要叫她瑪麗)。


舊站人氣:682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