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6日

我的買書情況

唉,常來這裡逛的人應該都知道,本人有很嚴重的買書癮。不過本篇文章不是要談我有多瘋,而是要說為什麼我這麼愛買。...

唉,常來這裡逛的人應該都知道,本人有很嚴重的買書癮。不過本篇文章不是要談我有多瘋,而是要說為什麼我這麼愛買。 我買的書裡啊,小說反而比較少,較多的是散文(雖然不怎麼認為自己有在看散文,但觀察了一下書櫃,發現其實散文還真不少)、科普、社普、歷史和一些奇怪的書。因為本人看小說啊,對於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看過一次就不會想在翻了,所以除非是很喜歡很喜歡的作品或作家,才會花錢去買。




畢竟錢難賺,再怎麼愛買書還是要有所節制,否則我家會垮的。反到是散文常常可以一看再看,對我來說雋永的程度比小說要高得許多,加上看的時候又不至於必須要跟著情緒大起伏,所以在不知不覺間,買的散文要比小說多多了。 也因為這樣,本人會入手的小說,就少得可憐了,多半都是向圖書館借比較多。而這其中尤以推理小說為大宗,除了少數的作家如約瑟芬鐵伊或卜洛克的馬修史卡德系列,會讓我真心想收外,其他的推理作品其實並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也因為如此,本人所收的不正經小說要比正經小說多得多。 唔,再寫下去會變成我都買什麼小說的經驗談,打住。 好吧,本篇的重點是要回答一個常常碰到的問題:「妳為什麼要買看過的書?」 唉,這句話真是沈重的打進本人的心防裡,對,我老幹這種事。而且我深刻的發現,這種事發生的程度依數據可以得出以下結果,那就是參考性書籍大於散文,散文又大於小說,然後小說又大於漫畫。 當我在看一本具參考性書籍時(包括科普、社普和歷史等類),我腦袋裡就會不停的泛出這裡說不定往後可以用到、那裡看來也挺有價值的想法,接著我就會不可抑制的想把那本書弄到手,等到醒來時,手上已經多一張發票了。 沒錯,我常常會因為(自以為)某本書可以做為寫小說的參考,所以硬是買下那本書。而這種症狀是越來越嚴重,已經到了看什麼想買什麼的地步了。所以老媽和老妹就常常會發現,我又捧回了一本在圖書館裡看過的書,因為很好看啊!(不可否認,寫得好的『參考性』書籍,重讀性也很高,好看咩) 同時,也因為是看過才買的,所以我也常常被質疑,奇怪,妳怎麼買了就直接放到書櫃上去了?因為本人的習慣是未看的書都放在床頭邊,看完才會放書櫃。所以各位也就可以知道,本人的床頭書常常是一堆書同時在蹲那裡,書滿為患正可以形容我的床頭邊。 總之,我會因為某本書看似即有參考性而買下來,這種事還常發生。相較之下,在散文和小說上,這種情況會比較少,不過主要也是因為我在這兩類上多半是認作者或專欄買的。一般情況,散文多半是看過就算了,而小說更是如此。 不過近來喜愛的小說文類大出特出(就是科幻啦),所以買的小說數激增。而喜歡的老作家的散文又都收得差不多,新的台灣作家又沒幾個喜歡到要收的(偶爾還是會看到很棒的作品,當然絕非那幾個標準後現代、寫一本跟寫十本都沒差的作者們了),所以散文量似乎有較為減低的情況,主要往外國作品收。 不過因為許多緣故,近來上圖書館的時間銳減,所以就都改成直接買了。要做這種事啊,第一個就是在買的時候,選書要精。第一步走得好,多半不會買到後悔書(年少不懂事的時候,買了一堆後悔書,恨啊)。還且還確立下除非摸過那本書,或極知作家或作品情況,否則絕對不要買的守則。 如今我會買到後悔書的機率已經下降到極低的數字了,所以買得更是不手軟(反效果?)。老爸甚至還發出他買書櫃的時間已經快比不上我買書時間的笑語。看來要是那天我出嫁的時候(前提是嫁得出去),應該會帶上一卡車的書當嫁妝吧。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最好對方家裡有一座圖書館……(爆)


舊站人氣:656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