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5日

現形師的女兒

本書是瑞典作家琳恩•卡波布(Lene Kaaberbol)長篇系列的第一本,開讀前我以為是當前流行的YA路線的作品,開始看才發現原來是挺認真的兒童文學。另外本文有一點劇透,儘管我覺得稍微知道一點會對本書更感興趣,不過還是,呃,在意的話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閱讀。


迪娜.托勒赫是現形師的女兒,當然不是現形師的孩子都擁有那股力量,起碼迪娜的哥哥和妹妹都沒有。可是呢,沒錯,她擁有能喚醒人類過往不堪回憶的眼睛和聲音。不過目前整個家裡真正稱得上專業現形師的只有她母親米露希娜.托勒赫,大多時她們過得是一般農家生活,只除了偶爾有人為了某些意外會來請現形師出馬。這一夜便是如此,來自督拿城的使者請迪娜的母親去處理一件駭人聽聞的兇殺案……


這本在蠻多方面都有些出乎我意料,讀來的感覺相當復古。首先事情沒那麼簡單,迪娜和她母親很快就發現自己被捲入督拿城的權力鬥爭裡。一般而言如果依照通常套路,接下來肯定會是發現壞人後,主角開始各種行動、追求正義然後改變一切的故事。


但劇情接下來幾乎不是這麼回事,實際上發生的是主角光想跑路就用盡全力了。故事從頭到尾主角方對「反派」幾乎無能為力,她們能做的就是逃命,既是為了守護自己與重要之人的安危,也是為了不讓真相永遠迷失於黑暗中。


而一開始我很期待的、最終主角方將如何撥亂反正,呃……最後的結局也只是大家跑得遠遠的,連東山再起(?)的機率感覺都很渺茫。這過於沒有「成果」的收尾,讓我在閱閉當下忍不住覺得,有種好像沒有讀到什麼劇情就結束的感覺(明明書稿也不薄的說)。


那麼該怎麼辦?我回頭審視小說本身,試圖找出那些或許被急著衝結尾而被我忽略掉的東西。首先必需要說的是,作為小說後半重點的跑路過程實在不怎麼精彩,很多時候都給我太過容易的感覺(是不到易如反掌但可能也有點接近了)。


想想只能說設定上主角相對於反派實在過於弱勢,以至於不稍微開點金手指或改走簡易模式就很難通關。但也因如此難免就影響了故事的精彩程度,有種明明情勢描寫很危險但通關卻莫名容易的尷尬。只是說這缺點還沒到非常嚴重的程度(只是偶爾讓人翻翻白眼),而且優點的部分我想我夠喜歡。


在這個世界裡所謂的現形師,能透過眼神與聲音讓人類憶起自己過往的錯誤並無比羞愧。某方面而言她們是人形的測謊機兼吐真劑,而且還免去這些東西的副作用。她們能看到的都是結結實實的真相,而且能令人徹底心生愧疚。


想想這樣的存在如果遭到當權者濫用會如何?從本書開場有人會找現形師來替兇案「已經確定」的偵查結果背書開始,就知道這可能性其實一直存在,而且大概也不是沒有現形師願意替權力服務。


可即使如此,迪娜的母親仍不願屈服,而迪娜也寧願相信倚靠自身天賦所得到的真相,而非在威脅利誘下屈服。得不到理想結果的當權者自然爆跳如雷,然後換了個手法操作。如果現形師不願替自己背書好獲取群眾支持,那就讓恐懼與憤怒引導群眾,讓群眾自己去否定現形師的結論、甚至現形師的存在本身。


如同書中反覆強調的,沒人喜歡被現形師揭露錯誤的自己,而大多時候人們對此的反應不是省思而是遷怒。於是說到頭來,現形師的女兒描述的其實是極權與真實的故事。在上台前極權往往往裝出可親或者值得信任的模樣,他們販賣一種理想、一種可能性,而代價只是和生活上的舒適利益比起來不真那麼讓人在意「權利」。


乍聽之下不錯,但問題是極權總精通壟斷這門專業。


於是他們會以各種手段遮掩對自身不利的聲音、特別是針對其弱點的、可能影響其權力結構與牢固性的聲音。儘管那聲音代表著真實,可大眾不見得喜歡真實,特別是那些真實能彰顯出屈服於極權者之舉的可鄙及愚蠢時,自己的心態被點破還會反過來腦羞成怒。


故事中勳龍領主的掌權過程,以及他對現形師所做的事,恰恰正是相關歷史的童書版。透過聰明卻也尚不知社會現實的迪娜眼睛,讀者可以真切的感受到那股被威遭、迫害的恐怖。但也正因為自己身為現形師,所以當她眼見母親不惜一切代價甚至犧牲自己的孩子(迪娜自己)也要捍衛真相時,儘管理智尚不能完全理解,卻也本能的無法反對。


說真的,有太多理想之士都是屈服在這道門檻之前,究竟要有多大的決心才能在至親安全遭受威脅時,仍持續抗拒屈服這件事?老實說大多數人都做不到,只是我們也無法否認,總是有人可以做到,那些在歷史上閃閃發光的人們。


或許這時能捫心自問之處在於,作為臺下看戲的鄉民自己可否不媚於極權,而站得前面幾步一點,支持真實本身?如果在一切剛開始的時候便有夠多的人支持真實,便是防堵極權最好的手段,只有持續思考並為此做好準備的心靈,才能在該有所作為的時候做出表示。


終歸而言,現形師的女兒便是這麼一個故事,她是沒頭沒腦被捲入權力鬥爭的菜鳥現形師少女、反攻壞蛋志氣是零的正統繼承者、一位即使代價是子女卻也絕不屈服於權力的母親,還有一幫堅守真實的人們如何奮勇行動,從無腦鄉民(通常等他們發現事情不對勁時已經來不及了,那乾脆放棄用腦會舒服一點)與極權勢力手中逃脫的故事。


儘管這個逃脫過程實在不算好,而且這年頭第一集卻只寫了個背景介紹和跑路流程,總讓人覺得主菜好像根本沒有端上來似的。但轉個角度來想,這也是早早確實要寫上一整個系列,是故作者可以慢慢鋪陳的餘裕證明?那種舊時候一本一本慢慢交待的樸實感?嗯,雖然我還是不習慣,但倒也願意等待。


現形師的女兒(The Shamer's Daughter)是優缺點都很明顯的故事,如果期待的是一集打王又萬分精彩的小說,嗯,那很遺憾她真的不是這樣(儘管這樣感覺比較值得買我承認)。但如果懷抱願意試著用等待細水長流匯聚結果的心情,想看看作者往後對於極權與真相的詮釋,以及一群無力角色如何面對、甚至對抗惡勢力的話,那跳坑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啦。


台版全系列四集都出完了,啾咪 ~(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