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

Ive Never Been To Me



Hey lady, you, lady, cursing at your life 
嗨,女士,就是妳,女士,詛咒自己人生的妳
You're a discontented mother and a regimented wife

妳是失落的母親與處處受限的妻子


沒錯,我是在叫妳……等一下,妳誤會了,我不是直銷。別問我為何知道妳的姓氏,只要知道我是為妳趕來此處就可以了。我知道妳是個痛恨現實的母親,正過著沒有自由的主婦生活,就跟地球當下這個時代的大多數女人一樣……都說了我真的不是直銷,妳冷靜點。


I've no doubt you dream about the things you'll never do
我不懷疑妳期望著自己絕對做不到的事


我知道妳最深的夢想,妳希望可以屠龍、拯救非洲難民、消除世上所有病痛、讓人間永遠和平,還有有空的話順便痛扁那個外遇還藉口很多的演員,我都知道。眼睛別瞪那麼大,也別叫妳的孩子不要看我,她應該要聽的,而且該永遠記住。


不,我沒調查過妳……呃,好吧,告訴妳也可以。我學過讀心術,距離這裡約三十七萬光年的科坦星原住民他們很樂意開班授課,我是說價錢漂亮的話……不過其實我當年也沒付錢啦,隨身攜帶幾台變形金鋼之類的東西,對友誼向來很有幫助。


But I wish someone had talked to me like I wanna talk to you
但我真希望有人曾對我說現在我想告訴妳的事


嘿,別走!嗯,很好,現在妳絕對走不了。

拜託,不要那麼驚恐,只是以六度空間的思維玩點小花招罷了,我早就過了會把人類重組成紅毛猩猩的初學者階段……等等,別尖叫,那只是個玩笑好嗎?雖然我確實是想改變妳的生命,但可沒打算連幽默感都一起消除乾淨。


唉,看妳這個反應我都忍不住感嘆起來了。如果當年有人像我現在這麼熱心,肯來說說我接下來想講的事就好了……呃,等等,好像真的有人試過……唉,算了,其實我也不確定。反正無論如何那傢伙都被當時還搞不清楚狀況、事發時點往後計算兩千四百五十六天的我自己衝回去秒掉了。


Oh, I've been to Georgia and California and anywhere I could run
喔,我去過喬治亞、到過加州,以及所有我能去的地方


還記得我剛開始夢其實也沒那麼大,只是跑遍全美國痛宰逍遙法外的殺人犯而已。啊,為此我去過喬治亞州,也到過加州;附帶一提,前者盛產拿嬰兒油當超能力來源的殺人魔,後者則是性變態克蘇魯雜魚的天堂。

總之我在結束少女時期前,為了彰顯正義,前往每個自己到得了的地點可是一大樂事,當時我真的相信自己很享受。


I took the hand of a preacher man and we made love in the sun
我牽過神父的手,一起在陽光下纏綿


妳聽過統一責任教嗎?那是我第一個星際戰警搭檔傑姆信的教,也是威查風克跨星系帝國的國教。他們的教義嚴禁性行為,比天主教還嚴格。凡是要當統一責任教神父的人通通要注射虔誠病毒,只要一做愛就會從命根子開始全身爛光光。


不過這些事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兩人合作無間,破獲許多宇宙級大案。當然妳一定不知道,那些事蹟在地球的新聞上只是成串的地震與火山爆發,啊,還有幾對銀色夫妻離婚而已──我保證不是故意的,但那個時候的生活確實處處充滿驚喜。

總之拜這些案件所賜,我只花三年就從星際戰警聯盟的打雜助手,晉升到擁有治外法權的最高階獨立幹探。如今回憶起那些早已灰飛煙滅的踏腳石,像是天狼星的獵 殺慧星巫妖王、半人馬座的大滅絕收藏家、吸取戈達黑洞企圖顛覆萬有引力系統的前魔法少女……唉,倘若一一細數那些被我和傑姆逮到的犯人們幹過的好事,肯定 足以嚇死全銀河系的心臟病患者。


嘿,我可不是隨便誇張,畢竟不是每種生物都有心臟嘛,這麼多年來語帶保留總令我受益良多。更別提後來改編成實體歷險影片、我是說類似電影但你親自站在裡面的東西時,確實嚇死過不少人……對了,後來那個導演也加入我們的黑名單啦,那些案件沒做改編就放上大銀幕本身就是犯罪。


哎呀,看看我都講了些什麼,抱歉,每次談到傑姆我就會不知不覺提到太多離題的東西。但這也不能怪我,畢竟他在我心中所佔的份量是很沈重的。我永遠也忘不了 那次,我們在攻性荒漠的突變生體太陽底下,被三股販毒勢力整整圍攻十二萬九千六百一十七分鐘又四十二秒後終於敉平敵人,順帶扣押他們準備用來慶祝勝利的三 箱幻暈酒。


誰都不能怪罪我們當場打開來喝的行為,畢竟是那種狀態嘛。而且……強大壓力一口氣釋放時來個酒後亂性也很正常。所以妳應該能想像,當我們各灌完一箱烈酒時,忍不住和對方擁吻並不奇怪。


之後把衣服脫光也很符合生物法則,再接下來的活塞運動更是極度興奮狀態下難以抗拒的。不過,啊,對了,我剛剛有沒有提過傑姆其實是個統一責任教神父?總之他就是這麼BYE的,攻性荒漠的太陽風沒讓他受太多苦。


現在回想起來確實哀傷,只是根據後來一時興起跑去竊取的資料證實,星際戰警聯盟的探員果然都有挑過長相,所以……所以妳應該能瞭解我當初不怎麼傷心的原因吧?畢竟大英雄的搭檔人人搶著當,之後有陣子數量甚至得分團來算嘛。


拜託,別露出那種眼神,我當時真的不知道病毒的事!

好、好,我知道妳不信,其實我自己也不信。


But I ran out of places and friendly faces because I had to be free
但如今我無處可去、沒有朋友,只因為當初我沒有自由不行


是、是,我知道妳正在想我的重點到底在那裡,別心急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的人生並非一帆風順,甚至該說大半時間都是不順的。什麼,妳說那樣的經歷還叫不順?唉,眼光要放長點啊,太太。


雖然有過那樣的事蹟,但現在的我早已失去每個可能的歸宿與朋友,這一切只因為我曾懷抱某個可笑的夢想。我想脫離那個給我太多枷鎖的宇宙,想逃離面臨友人逐漸淍零的心碎痛苦。


我關起心房在自己的世界裡咬牙,深信那一切全是妨礙我追求至高目標的束縛,惟有切斷一切從零開始才能重獲真正的自由。但這個選擇錯了,結果我只是成為眾多記錄中神話般不可磨滅的人物,還因為離群索居太久以至於再也無法正常融入任何一段關係。


最後一切都滑出了我的手掌。


如今我已無處可去、也沒有朋友,只因為我當初非得到理想中的境界不可。

然後當我選擇走上現在這條路時,歸處與朋友更是永不可得了。


I've been to paradise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我到過天堂,但從未找到自我


說到歸處,對了,妳知道納美星嗎?不知道?

呃,看來我又記錯時間點了……沒關係,早晚會知道的。


放心,我沒興趣把妳綁架到外太空測肛溫,只是突然想談談自己見過的地方。不,我看過的不是納美星,那是虛構出來的東西,我見過的遠比該處充滿更多壯麗奇觀之物,那是……算了,講出來妳也不會信,那是語言難以傳達的存在。


曾經對我來說,那就是所謂的天堂。我終其此生只去過一次,畢竟即使是我鑰匙也不好湊,而且現在我已經不想去了。為什麼?答案很簡單,因為我現在相當清楚,那次沒得到的東西,再去一次也不會有。


Please lady, please lady, don't just walk away
拜託,女士,拜託妳,別就這樣走開


哎呀,妳真的不用再費心機尋找離開的方法了,另外自殺也不是能讓妳成功的選項。不用假裝,我知道妳心裡有零點一秒閃過這個念頭。總之給我乖乖待在原地把話聽完,這是我在繁忙中好不容易找到的空檔,妳應該要珍惜才對。


那些教徒可都沒有這種機會呢。


'Cause I have this need to tell you why I'm all alone today
我想告訴妳,為何我今日如此孤獨
I can see so much of me still living in your eyes
我能看出妳的眼神和著過去的我無比相似
Won't you share a part of a weary heart that has lived a million lies....
可否請妳接受一些我那活在無數謊言中的疲倦心情


我希望可以把自己的經歷與想法都儘量告訴妳,順帶說明我之所以走上孤獨之道的理由。為何選中妳來講?嗯哼,是因為什麼呢?可能是因為妳的眼神令我聯想起過 往?也或許是因為我最近有些累了,所以想找個對象傾訴那些無盡謊言中的真實?哎呀,這麼講來我最近還真做了不少事,說出來可比那些改編自本人經歷的禁片還 恐怖呢。


總之一切當然都是有原因的,我剛剛已經說過自己是為妳而來的,史密斯太太。

不,我絕對不會告訴妳理由,講出來就沒意義了,我希望妳永遠不會知道。

拜託,聽我講就好。


Oh, I've been to Niece and the Isle of Greece while I've sipped champagne on a yacht
喔,我去過尼斯和希臘群島,在遊艇上啜飲香檳


妳應該知道尼斯和希臘群島才對,但我現在想談的不是地球版本,而是離這裡非常遙遠、遠到里程表都歸零三次重新計算的星系。原本那裡是有其他名字的,但在我消滅全宇宙最後一批律呂恐怖份子後,麥哲倫星雲最大的商業聯盟決定請我為他們旗下最受歡迎的觀光星系重新命名。


其實在他們提出邀請之前,我早就因為離開太久,結果終究來不及在滄海桑田之前拜訪那兩處景點。所以大概有點是補償心理吧,那顆恆星被我改喚作尼斯,行星則 成為希臘群島。那群外星商人似乎頗愛這兩個名字所帶有的異國蠻荒風情,而那似乎也是我最後給出去的東西,再之後我擁有的僅剩無盡剝奪。


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最末的幸福時光,精神和物理層面皆是。坐在擁有透明光罩的太空遊艇裡啜飲香檳,悠閒地在七顆獨具特色的美麗行星間往來,這趟旅程確實令人心曠神怡。那個當下我還不知道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尚屬感動未達內心深處也能開朗而笑的階段。


I've moved like Harlow in Monte Carlo and showed 'em what I've got
我曾像珍哈露般在蒙地卡羅蓮步輕移,展現我的天生麗質


不曉得如果我用珍哈露來比喻自己,妳會不會想翻白眼?


沒錯,和那種終其一生都是小女人、用低標來看也不算有腦袋的豔星相比,我可是徹頭徹尾的王者。不過若以同是受害者的角度而言,我們確實也都承受著難以擺脫的剝削與孤寂。呵呵,當然,我絕對不可能讓人看出來的,也或許正因如此所以我現在才會這樣。


話說回來,比起自己,她更常令我聯想起一個窮追不捨的人……啊,不提這個了,講點開心的事吧。妳知道蒙地卡羅嗎?西元9000年時我在那裡辦過派對,因為單純想嚇人還將所有財產都燒在上面,不論從那個文明的角度而言都是驚世駭俗的狂歡之夜。


為了緬懷過往,我旗下的軍隊無視任何阻礙、替每位受邀者開闢專用的星際曲速公路,並在原址重建早已被海水淹沒的歐亞大陸。我綁架了全宇宙的藝術大師、租借所有頂級博物館中最精美的收藏,並使用能量足以創造十顆參宿四的光之石,將那座仿古之都妝點成夢幻天堂。


該夜我就是打扮成珍哈露出場,但究竟是為什麼呢,如今早就想不起來了。


那場宴會唯一的後遺症是我再也忘不了這個名字。


I've been undressed by kings and I've seen some things that a woman ain't supposed to see
我曾讓國王寬衣解帶,看過普通女人見不到的東西


我過往的人生總在渴求無名之物與自以為滿足中度過。


我在放浪形骸的時期曾創下令全宇宙所有帝王達到高潮的記錄,至今為止的挑戰者連三分之一都沒能完成。我拋出的飛吻讓某場會議上二十多位商業鉅子為此決鬥身亡。一時興起丟出玫瑰所引燃的戰火,最終拖垮了八個銀河帝國,另外規模在這以下的毀滅我都無視。


回顧我眾多冒險中碰過的事件,絕對可以壓倒萬事萬物歷史協會公訂版、印出來高達兩京巨冊、目前仍在增加中的寰宇奇觀。只是我在這方面算蠻有職業道德的,也 沒興趣寫回憶錄,所以某些秘密才得以保留至今。舉個例子,比如聖克勞倫斯兄弟會那群觸手外星人彼此幹得出什麼事,普通女人永遠想不到。


I've been to paradise,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我曾前往天堂,但從未找到自我


告訴我,妳想像中的天堂是什麼樣子?上帝那個,很好呀。


嘿,我可不是在諷刺妳喲。我可以告訴妳耶和華的天堂是什麼樣子,那裡有很多漂亮的花,有黃金與珍珠築起的矮牆,永遠風和日麗的天氣以及美妙音樂,還外帶滿 坑滿谷的好人和天使服務生。我知道有人會認為這樣其實很恐怖,但相信我,那裡終究是天堂。我到過那裡,知道天堂感覺起來就是天堂,不是其他什麼可能令人產 生厭惡感的地方。


只是去過又怎樣?我每一次都沒在那裡尋得自我。


[Spoken]
(口白)
Hey, you know what paradise is? It's a lie
嘿,你知道天堂的真相嗎?那是個謊言
A fantasy we create about people and places as we'd like them to be
一種我們創造出來,所有人和所有地方都盡如我們期望的幻想


嘿,妳知道一般人心裡想像的天堂是什麼樣子嗎?那是謊言,一個我們創造出來、全部的全部皆符合眾人期望的極樂世界。我們用那種幻想說服自己,只要繼續努力下去,終有一天就能企及夢想中的美好所在。


我也曾這麼相信過,在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麼的情況下不斷往上爬。我當時相信成功以後就會有答案,因此瘋狂地尋找敵人以攫取更高的榮耀與功勳。到最後我所能征服的一切通通到手,存在本身就是傳奇,人們甚至稱我為天堂締造者。


但我要的答案呢?

盡頭之處一切空無。


But you know what truth is?
但妳知道真實為何嗎?
It's that little baby you're holding
就是妳懷抱中的寶寶
It's that man you fought with this morning
就是那個今早妳跟他吵架
The same one you're going to make love with tonight
而今晚又將與他纏綿的男人
That's truth, that's love
那就是真實,就是愛


所以妳知道何謂真實嗎?看看妳懷中的娃娃,想想那個妳今早才為了牙膏從中間擠有什麼關係和他大吵一架,現在又有點後悔買了紅酒想跟他今晚上床順便和談的男人。眼睛不要瞪那麼大,我說過會讀心術了。


總之我想說的是,那就是真實,那就是愛呀!


想想每當孩子漾起微笑時妳心中的滿足,想想自己被丈夫從背後擁住時,那種盈滿全身的幸福。妳是理解的,妳有能力明白自己可以從什麼事當中獲得滿足。甚至妳還能要得再更多一點,妳有那個能耐的。


而我很清楚那將令妳終生擁有知足這種恬淡而愉悅的圓滿,更別提在世人眼中那也已經夠好。所以別再渴求那些夢了,我無力干涉妳,只能給予忠告。我儘量在有限時間裡訴說自己的生命,現在只剩最後幾段了。


我希望這足以約略描繪出所謂本質差異這種抽象的意涵,並藉此告訴妳些什麼。


Sometimes I've been to crying for unborn children that might have made me complete
有時我會為了那沒能生下、或許能令我完整的孩子而哭泣
But I took the sweet life, I never knew I'd be bitter from the sweet
但我選擇了甜蜜人生,從不知道有天一切會由甜轉苦


當那個選擇來臨時,我決定用創造的能力換取永遠如此偉大的權利。但在過了那麼久以後的現在,有時我還會為此落淚,單純基於自己不再完整而哭泣。曾經,在那個看似無事不美好的當下,我真心相信自己擁有孤身一人在永恆裡獨自活下去的素質,確信某些東西沒有也無所謂。


但我當時還不知道永生並不等於掌握在時間長河中尋得自我的機會,也不明白無法創造是多麼駭人的痛苦。那比全宇宙所有哲學家的噩夢囈語還恐怖個兩、三倍,至少他們的想法再難理解也總能在宇宙某個角落找到知音,而我卻什麼都拿去換取時間、力量和地位了。


擁有一切卻什麼都無法留下,是無比可怕的寂寞。

到最後,往事美好等同今日凌遲,這也是我變得有點見不得別人好的緣故。

妳一定覺得活該,我也是,但身為活該之人總有點債想跟世界討。


I've spent my life exploring the subtle whoring that costs too much to be free
我曾浪費生命,探索那種代價過高的靡爛生活


在真正認識我的人都消逝以後,我曾嘗試敗壞自己的名聲,並為此幹盡泛用標準價值觀上下誤差十六點五至八千九百二十一點三二七之間的所有舉動。我企圖利用自己獨有的漫長時間,展開令世人陷入羞恥、鄙視、麻痺、絕望、最後認定不值一提,進而無視我存在的計劃。


詳細內容上面提過一些,但……我換來的東西竟然是被強塞眾多跨時代理念與思維的先驅地位,或許再無法獲得理解也是代價的一環吧?更糟的是我並非眾多概念裡 所謂先知般的存在,那些經歷帶來的往往只有痛苦。我就和任何一個平凡而迷茫的智慧生命體相同,都覺得那種尋找自我的方式代價高得難以承受。


於是我下定決心不再承受,討厭什麼,就毀了什麼。


Hey lady, I've been to paradise, but I've never been to me
我曾經到達天堂,但從未找到自我


還記得在全宇宙一切邪惡勢力皆被終結時,所有文明齊聲頌揚我帶來的天堂。

但那其實不是我想要的東西,事後也證明的確如此。

我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可能早在路上錯過了吧。

但願妳所能賦與的和我不同。


談話就此告一段落,接下來妳會忘記這段話,只記得曾有過這麼一首歌。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妳現在還記得我的代價為何,所以應該可以理解其中因由。這 是一條不可逆的道路,事實永遠如此,但我總忍不住想,或許在試了一次、千次、兆次、直至數量大得失去意義的重覆後,有天事情會開始改變?


或許這只是奢望吧,但我也只能繼續嚐試下去。


這是我活到如今唯一剩下的東西了。


-----------------------


這是一篇搞笑小說,如果歡樂之餘也能有一點悲傷,那就太好了。


這篇小說會出現是因為之前一時興起開始認真看待Charlene Marilynn Oliver 的Ive Never Been To Me這首歌。這其實是極具傳奇性的曲子,描述一位歷盡繁華的女人在世事全非後的感嘆告白。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維基,那邊就有的東西本文即不再覆述 ~(另外,本文所用的歌詞翻譯也是那邊複製回來的 <- 出處引用,中文版本後段有略作修改,前半我懶得修了以原文為主)


我非常喜歡這首歌,但不得不承認,隨著心情不同,聆聽的感受也會從為了那種空虛感傷,到有如看見一位碰上帶小孩出門的藍領家庭主婦衝上去大鳴大放,用力抱怨自己一路走來有多空虛、勸告人家一定要好好珍惜現有一切後,就拎著價值六百萬的鉑金包、開法拉利飛馳而去的女人……


然後查資料發現這首歌台灣當初引進時竟然翻作「神女生涯原是夢」,整個完全就是過度詮釋外帶評價。不過雖然是譯得太誇張了,卻也確實地反映出當時的社會風 氣。至於現在的人聽這首歌的感覺,我想應該也不會直接套上神女的影子了,而是會比較接近為了人生方向的選擇而惋惜悲嘆的原意吧。


另外話說回來,當下的女性嘛……問了幾位朋友,包括我在內都嗅到了這首歌裡的強烈炫耀味呀,這首歌唱得太甜美啦,炫耀無誤蓋章!總之這其中所顯現出的價值 觀位移現象確實很令人欣喜。對我這輩的人來說,這首歌的感覺已經變成雖然能夠理解其中那種空虛感,但卻也不會因此就滿足於平凡(還是超弩級平凡)、外帶說 教無視。


甚或該說其實我們抱持了一種自信,相信從同樣的經歷中也有辦法得到滿足。時代已經不一樣了,所謂空虛與滿足皆繫於生養出我們的時代,而其已和當初形塑出這首歌曲本身價值觀的環境大不相同。個人的實力問題姑且不論,重點是思想上的運作模式已經完全不同了,這才是最重要的。


也因此這篇小說是我自己對這首歌的瘋狂腦補,採用另類方式重新詮釋歌詞本身的意涵、加入主觀看法,並將部分內容更置成個人偏好的價值觀。當然因為受限於歌詞,所以本文當然也無法完整表達我的看法,這是沒辦法的事。


那之所以會寫出許多誇張到爆的情節,主要是因為歌本身就是炫耀歌,小說當然也要是炫耀小說!(爆)此外在這篇小說裡,我嚐試跟原曲一樣保留大塊解讀空間。 個人解讀原曲的重點放在詞中唯一提到的人物Harlow,這位女星的生平受母親影響很大,同時歌詞本身也是針對一位母親發表的,所以就某方面而言這是一首 勸藉母親身教言教的歌曲?


那也因為我的解讀是這樣,所以小說自然也往那個方向處理,不過又因走單行道解讀就不好玩了,所以還是留下兩個以上的可能性。這是一篇可能有謊言的小說,幾個段落都沒有標準答案,甚至根據解讀方式不同、某些敘述還會顯得自相矛盾。


但沒有關係,畢竟原曲本來就建立在人性的矛盾之上,我只是想藉此抒發自己對這首歌的感覺。另外大概也是因為我的個性比較機車一點,所以小說裡有比原曲欠揍很多的設定,不過寫得很高興倒是真的啦。


接著,請用這首歌搭配閱讀吧 ~(沒聽過的請先務必一試喲!)




舊站人氣:871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