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1日

情書的技術

身為森見登美彥的書迷,這本不用說一出就買,當初也有立刻看的決心,於是就很興奮的堆在床頭,然後……就中了床頭書根本不會看的詛咒(一秒)結果一放就放了好幾年,感覺書都要泛黃了……不,我更正,書是真的發黃斑了,拜託不要用這麼糟的紙啦!(眼神死)


關於故事,是這麼開始的,名為守田一郎、前途有點無亮的研究生基於種種原故,懷抱「想必我這輩子都會感念送我來這裡的教授」之心情,悲憤地被派往位於能登半島偏遠地區的荒涼研究所。因為實在太寂寞了,所以他開始寫信,寫給朋友、學姊、家教學生、妹妹、甚至是「學長」新銳作家森見登美彥……


話說因為床頭書根本不會看的詛咒終究太恐怖,所以我最近正以最大的努力進行破除詛咒的計畫,如果可以都儘量優先選床頭的書來看(事後補充:然後在貼出心得的這個時點,計畫已然有了成果,直截了當的形容就是失敗……希望是暫時的)。


正巧在讀完瑪格麗特.艾特伍的末日三部曲最後一集瘋狂亞當之後,呃,我被鬱個二五八萬的作者妳真的太狠!!!於是為了撫慰我受創的心靈,就抓出了這本來,希望能靠著森見流搞笑轉換一下心境。實際上也很成功,開頭幾封談戀愛建言的白痴信都很有趣,讓我笑得好開心啊。


整本小說的內容全是由一封封寄給不同人的信件組合而成。隨著寫信對象不同,信件的內文風格也會出現令人莞爾一笑的轉變。同時從那些寫於同時點但對象不同的信件內容當中,也可以輕鬆拼湊出這段比半年再長一點的日子裡,究竟發生了些什麼事。


雖說那些事如果寫成正常格式的小說恐怕不怎麼有趣,但透過書信體描述卻時常令我笑開懷。主角身為一名充滿死研究生臭(爆)的硬派男子(號稱),有著森見筆下典型一本正經耍白爛主角的趣味。每天讀一點「信件」的感覺,就好像參與了角色生活似的,會忍不住期待後續發展。


更重要的還有,不用說,主角究竟有沒有機會與心儀的黑髮女性更進一步呢?


然後這本也充滿了後設的把戲,不但讓主角在故事裡提供了作家本人「春宵苦短,少女前進吧!」的創作靈感,同時也提及狐的故事在現實中的出版。此外小說本身還出現了有頂天家族裡的人物,主角不但和星期五俱樂部一同宴飲,而且還被弁天給看光光了這樣 ~(大笑)


不過上述原則也都只是令人會心一笑的彩蛋,並未占有重要地位。只是某方面來說,情書的技術反倒和書中未曾提及的森見家次男最為相像(或許也正因如此才未曾提及)。同樣都是看不見前途的迷茫青年,在不安與焦慮中打滾,最後有所領悟進而突破的故事,事實上本作簡直有如小號版的四疊半宿舍,青春迷走(四畳半神話大系)


只是對比有著大量科奇幻元素的四疊半,情書的技術則是森見作品中少見完全未曾出現超現實情節的故事(不計星期五俱樂部短暫串場的狂歡夜,反正實際發生了什麼根本沒寫出來)。連帶也沒什麼激烈關卡,橫亙於讀者眼前的就是很純粹的人生迷茫,而且也因為還沒死到臨頭,於是仍有著在煩躁中裝死打屁的餘裕。


對比開頭趣味橫生、描述諸多歡樂事件進展的信件,故事後半確實比較沈寂一些。但要說虎頭蛇尾嘛(儘管那究竟算不算虎頭都是個問題我承認,雖然喜歡啦),想想這也正是瘋狂逃避現實發了一堆神經後,終究得認真面對人生的結果。


半年多來主角不斷寫信收信、收信寫信、寫信收信,然後也因此發生了一些事、產生了一點感觸與體悟,最後終於定下心來,寫出自己真正想寫卻始終未能完成的、最重要的信。該怎麼說呢,略為平淡的結尾,卻是真正的開始啊!


在森見登美彥的作品當中,情書的技術(恋文の技術)確實是比較不亮眼的作品。但我還是喜歡自己閱讀本書時,每天看一點點、傻笑一下,然後繼續忙亂其他事情的感覺。或許一口氣把整本書讀完反而會覺得煩也說不定,也可能這正是我下意識選擇此種閱讀方式的理由?


何況身為一個同樣長期精心修練逃避現實術的魔人,實在很難不對這則故事抱持好感。那種莫名其妙跑去做一堆無意義之事的感覺我超懂,連帶最後能夠多少從做過的事裡找到一點價值的感覺也不錯。或許是平淡了點,但比起爆炸個轟轟烈烈,可以平淡收尾反倒是好事吧,有時候這樣也不錯。


反正身為不道德的森見控,他的小說我是每一本都推啦!其他就不說太多……但話說回來,在下是否有望得見竹林與美女以及有頂天家族 二代目の帰朝的台版呢?個人對此真的是非常衷心期盼啊 ~(嘆)


森見登美彥相關作品心得



舊站人氣:404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