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6日

魔像與精靈

老實說這是那種光書名便會勾起我興趣的作品,魔像和精靈都是屬於奇幻領域的存在,不過有所認知的話便能感受到這是兩種差異多大的類型。把這兩種東西湊在一起會產生怎樣的結果,光想就讓人好奇。


故事從十九、二十世紀交會時,某個個性糟糕的男人異想天開,決定訂個與眾不同的魔像當老婆開始。很遺憾的,他是找到強大巫師做出了非常棒的……賢內助,可才剛在前往美國的船上喚醒魔像,自己卻很快病死了,留下驚惶失措的她面對新世界。至於精靈那邊?呃,就是有個倒楣的錫匠,接了生意要修整某家傳老銅壺,怎知才剛磨掉外頭一點花樣,瞬間出現一名帥到沒藥救彷彿全生冒火的男人踩住他,大吼自己絕對要宰了那巫師……


總之這本不算歡樂向的,但有時候會出現很有喜感的情節,我蠻喜歡的(話說精靈和錫匠的互動真的好萌喲,這不是本書重點沒錯,可是真的好萌喔!!!)故事從 兩名超自然存在因為各自的因緣來到紐約開始,她們為眼前城市之巨大感到震驚的同時,也必須努力適應忙碌的人類社會,麻煩的是……雖然外表像人,但他們的內 在卻都離人類有段距離。


剛甦醒便失去主人的魔像莎瓦,隨時隨地都能感受到眾人內心的想法與欲望,而魔像的本能就是要滿足這些渴求,也因此她必須學習如何克制自己,否則……鐵定會出事。除此之外她過於俐落的動作與身體能力、無需睡覺且極其需要工作的特質,也讓她吃足了苦頭。


至於精靈那邊呢?本質是火又極度崇尚自由的他,根本受不了人類世界的規矩,但淒慘的是現在的他就是得服從才行。明明用手就能雕塑出各式各樣絕美的金屬製 品,但還是得像個人類般傻傻的學會使用「工具」。還有水是他的剋星,密閉與狹小的空間也會讓他抓狂,但該死的紐約一到冬天雨呀雪牙就沒完沒了,逼得他只能 待在室內。不過最討厭的莫過於……對,他也不需要睡覺。


於是兩個不需要睡覺的東西總是會碰在一起,散步聊天培養感情什麼的 ~(心)


(這顯然不是問精靈你的錫匠咧,咳,我是說你搞出的那堆血案的好時機。不過話又說回來,種族天性的問題好像也沒辦法去計較……幸好精靈真的跟錫匠緣分充足呀 < - 都說了那不是重點)


初讀本書,我便聯想起麥可.謝朋的卡瓦利與克雷的神奇冒險,那裡頭也有關於魔像的情節。不過對比只帶著些許魔幻色彩,主調仍著重於美國猶太移民與漫畫史的該作,海倫‧威克(Helene Wecker)這本魔像與精靈雖然仍對移民生活有所著墨,但類型的色彩則更為濃厚。


天性截然不同的超自然存在都同樣禁錮在人形的軀體裡,傾向絕對自由主義的精靈被迫收歛,理應絕對服從的魔像則必須學會獨立思考與生活。這部分的衝突是本書的一大看點,提供了一些值得思考的基礎。除此之外的重點則是跨越千年之因緣的真相、以及一切風波將如何告終的主線。


整本小說以多視角的方式描述故事,敘事上相當討喜通俗,所以讀來流暢且自有其可愛與迷人的一面。或許是處女作的關係,作者在多線劇情的處理上還是略顯生澀,部分情節的處理也稍嫌匠氣粗糙,但這無掩故事本身的趣味與張力,主線劇情基本上也處理得完整而動人。


魔像與精靈(THE GOLEM AND THE JINNI)是部帶有羅曼蒂克情節、又有著透過深厚因緣與神秘學串連起來的精彩故事。雖說離經典有段距離,但娛樂性不錯,而且對於十九、二十世紀紐約下層 與移民社會的氛圍描繪也十分用心。配合節奏明快又具吸引力的情節、懸疑且鋪陳得還不錯的真相,以及帶點哀傷的圓滿結局,皆使得整本小說讓人讀來相當滿足。


帶著濃濃閃光味與歷史感的奇幻故事向來合我胃口,而且這部的角色和主線真的很討喜。所以縱使有些缺點,而且整體而言也不是什麼恢宏廣闊的大格局或者深奧哲理取向的作品;不過像這樣單純講個不錯而且蠻有意思的中等偏上佳作,讀來總是令人安心愉快,對我而言是不錯的休閒選擇。



舊站人氣:302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