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9日

黃金之王 白銀之王

現在越來越難猜測什麼會出台版,什麼不會了。當初看見這本的介紹時,還想說應該沒啥指望出台版,沒想到角川很理所當然的這麼代進來。身為讀者當然是合掌(喂)感謝出版社的佛心,並默默開讀。


鳳穐與旺厦是翠國兩支同源的王族血脈,卻也是為了爭奪王位而互相血腥爭伐上百年的世仇。關鍵戰場上的一個風向轉變,使得鳳穐首領穭成為首都四鄰蓋城之主,旺厦首領薰衣則遭到軟禁。但在初次會談後,同樣將「為所應為之事」奉為圭臬的兩人,決定遠離「常識」,他們要嚐試將鳳穐和旺厦的血統合而為一,即使這等於走上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


黄金の王白銀の王是作家澤村凜(沢村 凜)的架空歷史小說,描述兩個男人如何攜手共創美好將來的故事(事實無誤)。作為王的穭是相當優秀的政治長才,薰衣則擁有絕佳的個人魅力,能力及人品同樣一等一的兩人無論誰成為王,想必都能成為良君吧。


但很遺憾,這兩人的血統注定他們從出生開始就是必須互相殘殺的命運。那伴隨血統而來的使命是否能違逆呢?答案是可以的,而且兩位主角也確實這麼做了。藉由他們的人生境遇,也帶出這個國家內部、兩支水火不容的族群如何一步步走上和解之路。


儘管我始終覺得本書的寫法太過直白,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卻也認同作者將角色心境描寫得相當細膩。為了追求國家安樂富強,薰衣不得不忍辱負重的痛苦與壓力都 表現得十分傳神。從為什麼非得由旺厦低頭的悲憤,到咬牙接受羞辱,再到挺起胸膛接受一切指責,只因為自己確實相信自己是對的……真是容易令人心痛的角色。


作為鳳穐首領的穭在各方面都比較有餘裕,但他那為了理想孜孜矻矻的身影,也很鮮明地印在讀者腦海裡。對熏衣的看法以及從不間斷的省思,亦讓人感受到他的胸襟。這樣的兩人在漫長歲月裡共同努力、雙方關係逐漸變化、一點一滴改變周遭環境的過程,確實相當能感動人。


閱讀的時候我也一直想起所謂的種族(族群)衝突這回事,比較沒那麼嚴重的像是比利時的語言戰爭,嚴重起來則像南非的種族隔離、台灣二二八、以巴衝突、冷戰 結束後的南斯拉夫耗劫(然後在現代還卡進了轉型正義的問題)屬於不同族群基於某種理由彼此殺個沒完沒了的事情,無論是歷史上或者現在全都不少見(希特勒領 頭的歐洲牽手大屠殺、土爾其亞美尼亞大屠殺、科索沃、盧安達、蘇丹,太多太多了)。


上面提到的這些,有些和解已經進行了很久,有些才剛開始,也有些至今仍在對抗當中,過往陰暗的歷史甚至不受官方承認其存在。完全沒打算開始的姑且不論(另 外還有個分類叫做「其實重點都沒做,就假裝自己已經全部做完了,一談到轉型正義就崩潰,就是撕裂族群」),所謂的和解又該怎麼做呢?這種事因事而異,沒有 如同SOP的正確準則存在(但參考前人的經驗也是必要的)。



有時遺忘是個比較實在的方法(視情況而定或許也是「好」的吧)可即便如此,卻也無法否認把事情揭開來將一切前因後果與責任都探討清楚,並進行誠摯的贖罪與 補償,才能建立真真正正的和解,以及健全的公民社會。當然,反過來清算、迫害對方又是另一回事,又,許多前共產國家在追究政府責任這塊,完全淪為政治操弄 與抹黑口水戰的手段也是事實。


但儘管如此,也不能因為有些案例執行得很爛,就表示那是錯誤的選項,該做的是記取教訓別重蹈覆轍,對吧?面對這類型的紛爭,無論如何當事者只能拿出最大的誠意,因事制宜,小心翼翼摸索可行的和解之道。


互相殺得越兇的,這條路走起來就會越辛苦,但不走就沒有未來,一般人會喜歡的那種比較好的未來(話說回來,本書中長年被戰火波及的平民才是最倒楣的,但在王權統治下也只能期待上位者有良心與能力進行改善,這正是非民主法治制度的核心問題之一)。


佛洛伊德說過:「要使相當多的人相親相愛、團結為一,始終是有可能的事,前提是剩下的人受他們侵略。」這是個令人悲傷的觀察,但我也相信人之所以為人,也 正在於我們能夠思考,學習如何處理複雜難解的問題。人性的本質或許無法變動,但透過學習還是可以逐漸領略什麼是「為所應為之事」。


當然這世上有些東西是必須堅持,怎樣都不可以放棄的。不過那樣的東西其實比一般人以為的要少上許多(人類常常搞錯重點堅持又是另一個故事)至少在泰瑞‧普萊契的碟形世界特警隊系列裡,讀者總能發現許多其實根本沒那麼重要的重要之物,並省思起旣定印象裡的每件事。


盲點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


也因此來到故事結尾看見兩位主角的重大選擇時,萬般感嘆的心情真是怎樣都壓不下。縱使賭上一切也想化解的兩族紛爭,明明知道和解才是對未來最好的選擇,但 有時候看不開就是看不開。又或者說其實從來都沒看開過,面對其視之為一切的事物,你又要叫他怎麼看開?那正是他之所以能選擇大我的理由,就是他之所以能做 到這一切的根基啊!


生為此,死亦為此,人心真的是非常細膩而微妙的 ~(嘆)


不可諱言,黃金之王白銀之王專注於少數人生命歷程的寫法,雖然得以寫出相當動人的心理描繪,卻也因此簡化了對實際事態複雜程度的處理。於是儘管關於個人層面的部分書寫得相當精彩,但在故事來到整體局勢的部分時,仍不免給人過於簡化、單純的感覺。


這部分形容為規避我想是可以的,不過作家當然可以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來呈現故事,只是選擇本身也會直接反應在小說的藝術層次上。但我這麼說也不是在表 示本作不好看,其實是很好看的,可正因為好看所以才會忍不住期望好上加好吧。那怕是我不偏好的寫法,但讀著讀著感觸還是多了起來,到最後更是看到眼眶泛 淚,情緒低迴不已,所以當然是好看的呀。



舊站人氣:460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