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9日

老虎的眼睛

故事從一場突如其來的兇殺案開始,戴維的父親在自家雜貨店裡被殺了,心臟中四槍,送醫前便已經過世。對她和母親而言,這狀況有如世界末日,只有幼小的弟弟還無法完全掌握現實,傻傻地面對一切。為了調適心情,她們接受姑媽夫婦邀請,離開大西洋城到洛沙摩斯度假,怎知這暫時的假期卻越來越長……她們真有機會回復正常生活嗎?


人很容易產生錯覺,相信某些狀況是不正常,有些則是正常的。所以當遇見一些有的沒的,便會希望事情儘快回復常態。大多情況下這願望也能獲得滿足,但也有些時候事情真的太嚴重,是不可逆的。比如有個什麼離開了世界、罹患重大疾病,又或者……無論或大或小,總之就是難以接受的事實。






於是人們便會無可奈何地發現,或許所謂的正常根本不存在。這是個瞬息萬變的世界,根本沒一個東西稱得上正常,大多數人只是習慣將令個人感到安心的狀況稱之 為正常而已,這也是構築自我安定絕不可少的能力。可有些時候,當生活變調得太嚴重,卻仍死抱著過往習慣的一切不願鬆手,將令生命陷入泥沼。



只是道理說來容易做來難,真的碰上總不容易走出來。即便理性知道自己其實根本無可奈何,卻還是會忍不住想為什麼當時我沒能做到。對戴維而言正是如此,但除非她能夠真心接納熟悉的過往已經失去,而且自身確實無能為力改變那一切,否則外人說什麼都沒有用。


對我來說老虎的眼睛(Tiger Eyes)所描述的,是一則試著接受不正常為正常的故事。其實整本小說讀完不難發現,呃,根本沒發生什麼重大改變或領悟。所有的現實都還是那個樣子,對書 中所有的角色而言難關依舊堵在前方,問題也通通還存在於原地。於是重點變成能否接受,願不願意去思考、面對這一切。


不同的價值觀會帶來不同的生命關卡,連帶也會形成不同的心理障礙。或許這世上沒有所謂好或壞的生活方式,重點只在於人們如何自行選擇(但話說回來我個人是 覺得價值觀再多元也該有個極限,整天喝酒瞌藥弄到自己膀胱容量只剩50 CC,又或者沒事就看別人不順眼、講話太大聲也可以搞出人命什麼的……再怎麼說還是別這樣比較好吧)。


不同價值觀之間經常形成衝突,但當這些差異仍在個人偏好範圍內時,如何調適、接納與自己不同的差異並擇善固執,對所有人都是重要的人生課題。學會接受這世 上其實沒有廣泛、統一的正常標準是很重要的事。一個不強迫推銷價值觀的社會或許過於理想,但我想那是值得用心追求的目標。


老虎的眼睛呈現了許多這方面的問題,作者茱蒂•布倫(Judy Blume)不批判什麼好,什麼不好,只是試著呈現各種處境的不同面向。閱讀當下可以隨之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因此必須承擔的又是什麼?當然本書 畢竟是青少年小說,所以在這方面還是比較正面積極的,不過我喜歡她企圖傳達的「人生沒有所謂正常之道」的理念。


風雨過後出現在閃耀陽光下的不一定是美麗風景,有時只是讓人更清楚認知到現狀的殘破。但萬丈高樓平地起,如果不伸手開始做些什麼,便很難期望現狀的改變。 不同的生活目標,不同的挑戰關卡,不同的接受方式,總之試著開始行動吧。或許無法確定未來一切順利,但當原地早非昔日認知的原地時,接受自己回不去了,開 始尋找、接納新的「正常」,也是不得不然、甚至應然的決定吧。



舊站人氣:330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