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8日

布頓柏魯克世家


我做了個夢,在夢裡想找一本書,那理應放在我熟悉的圖書館熟悉的位置上的書。但我在夜裡徘徊於燈火通明的書架間,卻始終找不到那本書。好像跳過了,不見了,於是我來來回回反覆巡視,可是找不到就是找不到,整排書架似乎憑空消失了,只留下我焦慮的奔走其間。夢裡我想找的便是這本布頓柏魯克世家,他的內容和夢本身完全沒有關係,我想只是提醒自己該去借了吧。


布頓柏魯克世家(Buddenbrooks - Verfall einer Familie)是湯瑪斯.曼(Paul Thomas Mann)第一部長篇處女作,副標題為「某家族的沒落」。內容描述以呂貝克為背景的城市裡,在十九世紀30至70年代間某個商賈大家四代間的沒落過程。老實說商場風雲、策略婚姻、由盛而衰的長篇家族故事什麼的,全是我的關鍵字,所以讀完介紹後便非常想看。


個人讀的版本是志文的插圖全譯本,有趣的是雖然後來湯馬斯.曼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魔山,但他在1929年拿下諾貝爾獎卻是靠這部布頓柏魯克世家。因為當時有位極具影響力的學者不喜歡魔山,所以諾貝爾的得獎理由特別註明獎是頒給布頓柏魯克世家的。


這事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再次表現出無論怎樣的作品,都會有讀者不愛的自然現象。也因此寫經典作品的心得時我總是很開心(除非那部經典我看太不懂或寫不出個 鳥來 < - 當然也就不會寫心得)因為無論如何這類作品都已經是想看就看,不看拉倒隨便的等級。所以我也可以很單純談談心情就好,不必為了究竟要推薦到什麼程度在那邊 字斟句酌的,還要擔心會不會那天有讀者上門說我欺騙感情。


本書最吸引我的部分莫過於這故事背景發生在十九世紀,那是德國尚未統一(到了故事後期才統一)歐洲充滿革命火星、科技迅速發展的年代(也可以感受一下幣值上驚人的差異,那是幾十萬富甲一方,五百萬超級有錢人的時代,通貨膨脹的悲哀啊)。


雖然小說本身沒特別著重在這塊啦,但從角色平日生活便能感受到時代的存在,貨真價實的1800年代世家生活細節更是迷人。無論是拿破崙、漢撤同盟、普魯士後來多場統一戰爭以及社會變遷,都在布頓伯魯克這家人的生命中或深或淺地留下影響。


這個世家的沒落,有部分也是基於時勢所趨,不得不然的結果。本書大量取材自湯瑪斯.曼自己的家族,或者說根本半是家族傳記了(小說一出版他老家馬上被當地人喚作布頓柏魯克宅,由此可見大家都很八卦 <- 喂)。


目前是觀光景點的曼家舊宅「布頓柏魯克家」
湯瑪斯.曼就是在這邊的二樓領諾貝爾獎


不知是否因為如此,四十多年間布頓柏魯克的家勢衰退在作者筆下是如此自然且冰冷現實,過往的榮光隨人事一同逐漸凋零。我 很喜歡書中那群鮮明卻又不失現實感的角色,雖說這群人一點都不討喜,但寫得真的很棒。每個人都活靈活現卻又不讓讀者覺得刻版平面,反而有種沒錯這社會上有 些人便是如此的感覺。


故事本身的衰退也不是從頭慘到尾,相反的中間雖然有過大損失,但門面始終維持著。而且每隔一陣子總有些不錯的事情發生,運勢起起落落,劇情一直在起伏。所 以那種不著痕跡卻又相當明顯的轉變才是全書最厲害的地方,很多情節表面上看起來只是角色性格使然,但背後那股意在不言中的經濟壓力才是真正的原由。


站在讀者立場便能明確感受到,許多不幸都是因為這家人面對家世衰頹的緊張,才因此落入更深的窟窿。如果公司蒸蒸日上或至少維持平盤,根本就不會因為內心那 些或隱微或明顯的急迫導致後來的不幸。所謂屋漏偏逢連夜雨有時並不見得是單純運氣不好,而是因為急了慌了,才會更看不清問題所在,結果老挖坑給自己跳,讓 整個家族陷入更慘的境地。


另外讀這本書也會讓人感覺到以前的小說還真的是好好講一個故事就夠了,著重的部分也和當代小說很不相同。角色自己有事沒事講上幾頁話真的超日常(以志文版 字體大小和排版而言,幾頁話的份量真的相當驚人)這部分實在很有趣,特別是考慮到後來以撤.辛格(Isaac Bashevis Sindger)抱怨魔山根本是寫給評論家看的話。


至於作者行文受同時代其他文學家影響或致敬的部分,因為我不熟所以只是看導讀知道有這回事這樣。整本布頓柏魯克世家讀來的感覺相當有趣,畢竟題材是我的菜,而且寫得也不錯,所以整體只有大滿足可以形容。


紮紮實實的大家族悲歡離合無論如何總有一分獨特的魅力,那種幾個世代在歷史之流間起起落落的故事總特別吸引我。當然劇情沒我想像中淒慘可能也是原因啦,文案拿紅樓夢來比讓我忍不住一直在想不知道結局這家人會多慘,結果其實還好。


而且布頓柏魯克家其實只算一般望族,和三代江南織造累積下來的家世不能比(附帶一提曹雪芹真的是怪物)再說這家族的最後傳人也沒有被螞蟻吃掉,所以真的還好,沒那麼慘啦 ~(這標準也太低了吧!?)


在我的感覺裡,布頓柏魯克世家其實是有關於無可奈何的故事。即便費盡心力,朝思夜想要抓住力挽狂瀾的機會,但有些東西就是沒辦法回來了。有時不得不承認世 上確實有所謂的潮流,是否能戰勝命運看得還是命運本身。新時代會把昔日的舊物拋在後頭,無視悲鳴與吶喊繼續向前,然後在更遠未來同樣循環將不斷反覆持續下 去。


這是一個屬於十九世紀與更久以前時代的家族,最終如同泡沫般消逝在新世紀來臨前的幾十年間。他們的喜悲與往日榮耀停駐在書裡,注定的,醜陋又美好的留在已成昔日的年月中。至於之後是什麼,誰知道?但一定見得到的。


舊站人氣:434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