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30日

罪惡王冠



這是一個假設普通少年成為救世主會怎樣,但總之他還是救世主的故事。


還記得當初得知這部的企畫,看見精美到不行的PV時,內心對這部秋番的期待只有NO.1足以形容。只是實際看完第一集,這分期待竟也在轉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以一部人設、作畫與配樂都頗具水準的作品而言,編劇可以來到這種程度也算得上是豐功偉業一場。


無論如何這篇心得比較偏向自HIGH風格,所以內文自然也會很自HIGH,那都講得很明白了我想讀不讀再來會是個私人問題,總之我已經講很白了這樣。另也 先聲明一下本文有把劇情捏光光。然後個人覺得這篇心得比較適合跟我一樣,覺得這部作品實在不怎樣,但又微妙的一直追到最後的觀眾,反而不適合厭惡或者喜歡 罪惡王冠的人。


再次強調這是自HIGH文,筆戰不奉陪會直接砍文,畢竟是部落格嘛。


整部都看完的現在,其實可以深刻感受到罪惡王冠(ギルティクラウン)整部作品的背景設定、故事概念其實都挺有趣,問題只是出在真的執行得太差了,差到令人想尖叫怎麼可以搞成這樣的傻眼程度。主線大方向OK,可是細部內容卻一塌糊塗而且到處都是洞。


每集要表現什麼都很明確,但中間的流程卻跑得亂七八糟,甚至寫出不少搬磚頭砸自己腳的情節。但其實這也不是什麼異常嚴重的問題(爆)反正爽片很多都這樣,所以只要故事看起來流暢爽快,過程別太白爛鬼扯,大多數的觀眾也可以一笑置之。


但問題就出在這部作品的節奏根本就不行,而且這還是從一而終的問題。大多數的動畫劇情再爛,也會有幾集因為當話腳本的關係表現得特別好。但這現象在罪惡王冠中沒有出現,他最好的集數也只是普通好而已。


而當動畫前半無論劇情鋪陳還是人物塑造都問題叢生時,到了後半已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幹什麼都被前面自體攻擊。但說真的,如果不是節奏差勁到讓人邊看邊 囧,從頭到尾都難以進入狀況的話,恐怕那些BUG與牽強轉折也不至於被觀眾圍剿到這種程度。畢竟當你讓觀眾看得很痛苦的時候,觀眾自然也不會跟你的痛腳客 氣。


考慮到整部罪惡王冠很特別的是由幾名大咖從頭到尾負責劇本,根本沒一話給新人單獨扛過,所以表面上看起來戰犯似乎不言可喻,畢竟也就那幾個人而已。只是說 真的,我覺得罪惡王冠編劇上的失敗並不只是大家最愛針對的那位的問題而已,考慮到夠優的單回幾乎沒有,就令人不禁質疑起或許監督荒木哲郎才是最大的問題來 源。


只是很顯然的罪惡王冠雖說沒大賣特賣,至少銷量也還可以看(至少以第一卷來說啦,後面兩千兩千在掉其實也挺……)所以目前不會有STAFF互相攻擊抓最大 戰犯的精彩演出。老實說這點還蠻令我遺憾的(喂)不然我還真的很想知道,爛得如此平均燦爛的劇本到底是誰該負起上吊的責任啊!(爆)


另外也因為我怎麼看都看不出主角集那邊中二,所以這邊除了疑惑外不能表示什麼。畢竟他頂多就是個平凡、怯懦、心境成長緩慢(但其實是正常速度)才能又普通的少年而已,跟中二實在沾不上邊。


又或者說中二的定義在我不清楚的時候改了?嗯,那還真不知道卡密兒這類型的角色現在又該用什麼詞彙來形容說。至於劇情很中二,好吧,如果這個套路的劇情就是被視為中二的話……嗯,那中二作品真是滿坑滿谷呢。


連帶,有相當多的意見指出罪惡王冠是部經常令角色破格演出的作品,對這些意見也令我感到十分疑惑。因為那怕整整二十二集看下來,我依舊無法掌握絕大多數角 色的性格究竟如何,自然也無法判斷何種作為對這些角色而言是破格的,所以對看得出來的人我真的很佩服,根本每集都不一樣吧!


雖然也有像噓界這樣性格鮮明極端的角色,可類似達利爾(ダリル)這款從頭莫名其妙到尾的人物,反而在本作才是比較具代表性的存在。整部動畫不管是主角集脫 離極度自怨自嘆的階段後,性格反而不停在多個極端中詭異徘徊;又或者女主角祈那種無機質、反覆、堪稱跳TONE的言行,都令觀眾相當不知所措。


即便像綾瀨、祭和鶇這樣勉強稱得上穩定的配角,也不時有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表現,就更別說谷尋或會長這類極具爭議性的人物了。更悲慘的是有爭議性還是因為他們相較之下比較有戲分,沒啥戲分的角色詭異起來更是……


角色塑造與描繪上的失敗,也造成動畫中多段重點劇情產生情感不到位的問題。在最好的狀況下還可以利用演出與音樂把氣氛拉抬上來,但只要片尾曲一放,對 BUG與突兀感的雷達立刻瘋狂叫個不停,更別提這已經是最好的狀況。更多時候是邊看邊罵,汝等究竟在演啥鬼?有時感性上知道編劇想追求的效果,問題是執行 手腕差到沒藥救,戲劇效果根本沒有出來甚至還是負面效果。


總而言之,雖然人設精美、作畫優秀、配樂強大,但就一部戲劇最本質的故事以及說故事的手法來看,罪惡王冠的表現只有不及格足以形容。但話又說回來,假如就是這麼單純的爛到沒藥救,那其實直接棄番就好了沒問題。


可是很神奇的是,罪惡王冠作為一部沒有金字招牌的原創動畫,甚至連角色都不怎麼討喜,可竟然能讓許多人邊看邊罵撐到最後,我想這是十分少見的現象。而且也不光是擁有優質人設、作畫與配樂就足以解釋的。更別提這還是一部公認故事很爛的作品,爭論多半只是圍繞在有多爛而已。


我想,這或許跟感覺到故事裡其實有些什麼有關吧。


雖然是個少年遇見少女,得到力量成長然後拯救世界的故事,但在內涵上他又不真的那麼典型,甚至該說是相當特殊的。以一名性格與才能都只有普通足以形容的少 年作為主角,而且從頭到尾都沒多少主角威能。總是受到他人的擺佈,難得想要靠自己、產生了一點自信的時候,就是一直被打臉打臉打臉。等到終於有一點肩膀 了,對不起,請你為世界犧牲吧。


嘛,真的很倒楣啊。不過講白了,這不是普通人突然得到力量的正常狀況嗎?


集作為真名認定的亞當,打一開始涯就知道自己無論如何都必須把他拉入自己的行動中,甚至派祈去仙人跳(無論集有沒有得到王之力都不重要,他的存在本身就是重要的)。


對前期的涯來說集的「用途」,是幫助自己與真名自命運中解脫,除此之外的事他不管。也正因為他曾經以為只要自己能和真名一起消失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所以 整個計畫才會顯得觀前不顧後。因為他還真沒想過之後的事,畢竟他原先根本以為只要成功了就自己HAPPY,世界也HAPPY。


於是在前半段失去記憶的集只能跟著涯的節奏走,光是為了調適自身的怯懦與對強者的憧憬便已經忙不過來。最後傻傻的來到真名面前,記憶是恢復了,但在那個當 下除了將涯規劃許久的流程繼續跑完外,他根本沒有多少空間能插手,甚至根本想不出該怎麼能插手。也就是說在整個前半段,集的存在意義其實比較近似涯的工 具。







涯死後由於問題完全沒有解決,所以集與葬儀社面臨到的是一片混亂。更悲劇的是集此時身邊唯一絕對支持他的,也只有根本不知道在想啥的祈,基本上建設性是零。雖然現況是必須要有人做點什麼,但集依舊在不知不覺間受到ユウ繼續復活真名行動的擺佈,越掙扎就困得越死。


在這種狀況下前半段累積起來的心理成長,加上擁有王之力這樣強大的力量,集意識到自己有做到什麼的能耐,也企圖去擔負這份責任。只是命運(劇本XD)再次打他的臉,在秩序逐漸崩壞的學園中,旣沒有群眾魅力也沒有領導才能,就連身邊參謀都只有半桶水程度的集不斷犯錯。


事後回顧如果四分儀在或許問題不會那麼大,但很遺憾集此時有的只有當下不知該不該信任,謀略能力平平的谷尋(但也已經是全學園裡最能用的了,看集有多悲劇,這是個普通少年的冒險故事啊囧)想出了個極端的計畫卻沒有配套措施,但這也就算了竟然還沒注意要好好保密。


連帶整個臨時學生會成員還把全部的決策責任通通丟到集頭上,等於計畫我們提責任你來扛,這等做事方法也難怪一堆人懷疑谷尋根本間諜來著(會長一早大家都知 道她只顧保護自己,碰上這種爭議計畫就縮手管別人去死很正常)只能到故事都演完了觀眾才終於確定他真的想做好事,只是他……腦力三流。


以上種種悲劇再加上集自身不成熟,於是那怕出發點是好的,最後還是落得被自己親衛隊利用後再狠狠背叛的下場。復活的涯不但甚至當場斷了集的右手,還奪取了他的王之力,路克.天行者也就斷隻手而已,事後原力還在也找到爸爸了啊 ~(誤)


自此也正式確立涯和集終究要分道揚鑣的命運,因為愛上不同的女孩,所以兩人選了截然不同的道路。發現整個「程序」根本無法終結,佑(ユウ)所代表的勢力無 論幾次都會令真名重生、並促使人類進化的涯,也只能捨棄自己原先希望能透過讓真名解脫以拯救世界的計劃,決心與真名相伴一同踏上滅世之路(如果真的找不到 其他出路的話)。


而愛上祈的集在一路以來的歷險與努力中,確認了自己真正想要是什麼。他愛祈,但也不可能為了祈去毀滅世界。他的性格決定了這個人絕對無法為所愛之人毀滅所 有一切,相反的他會因此走上自我犧牲以挽救一切的路──為他曾因自己不成熟(無論兒時還是現在)所造成的所有悲痛與死亡的贖罪。


諷刺的是,他的力量某方面而言本來就是為了自我犧牲而存在的。


雖然才能十分普通,但虛空的本質卻是大愛屬性的呢 ~(忍不住哈哈大笑)雖然被賦予了強大的力量,又有正妹相伴,但他仍是個倒楣的衰鬼救世主。沒有人期待他成王,也沒有人真的把他當王看(除了某方面而言切 合顛狂先知形象的噓界,他一早看出集的救世主本質而且深深愛上這分本質,甚至犧牲自己也要促使集走上他的道XD)。


即便到了故事最後,集有了絕悟認真想要扛起責任來時,周遭角色扣除懷抱或濃或淡的親情、友情與愛情的親朋好友後,在那個火燒屁股世界真的要末日的狀況下,期望中又有多少是迫於情勢不得不為,整體而言是令人感嘆的。









說真的在這種少年向的作品中,讓主角身體直至最後都永久性重傷的發展真的很少見,更別提愛人往後還「只存在心中」。回顧從頭被打臉到尾,連好不容易得到的 信任都只是不得已而為之。到最後還是得扛起拯救世人的責任,這種大半時候都不被信任,最後又被趕鴨子上架去自我犧牲,還是普通高中生屬性的男主角本身真的 很特別。


更不用說一個被夏娃選中的亞當,反倒擁有終結進化的能力,這種命定的個人悲劇在經過整個覺醒 – 歷險 – 死亡(精神上的) - 超昇的流程後,簡直有如一則有意為之的神話再造。而這部分連真名的選擇一起放進來參酌的話,會得到更有意思的結果。


考慮到得知自己將成為夏娃時的真名還只是孩子,會選擇集作為亞當的原因與其說是瘋了,倒不如說是潛意識裡對性感到厭惡的結果。對個性強烈小女孩而言,得知自己必須選一個男人做感覺上很骯髒的事衝擊應該很大,特別是在默示錄病毒的影響下她的身心長期都處於崩潰邊緣。


說不定在得知這件事後,從此她對身邊每個男性就都抱持著莫名的自大(她是唯一可以選擇和誰共創未來的女神)與敵意(我為什麼要接受你的陽具)於是在這種狀況下,她會選擇那個和自己擁有同樣血緣,而且尚未出世所以的集,並不令人難以想像。


或許在真名的眼中,集才是世上唯一和自己相同(同父同母)又乾淨(自己親眼見證、確認他的出生與成長)的人類。而且因為年齡、血緣與……偏好(?)所以集 一直不曾對真名展現性慾,這對性格極端的真名而言恐怕也是很重要的事,因為這代表主導權一直都在自己手上。而這對一名自傲又自卑、必須不斷倚靠各種手段來 鞏固尊嚴的女孩來說,更是重要到不行。


如果把這個設定和許多創世神話作類比,就會發現兄妹或姊弟作為人類起源的套路才是正統。救世祖的概念是比較後來的產物,而無血緣之人才適合締結婚姻其實在人類史上,更是近代以來才確立的認知,反而親上加親在古代是比較受歡迎的。


此外在神話又或者古代社會中,兄弟姊妹間的結合也有其神聖意義。更有趣的是,在諸多神話當中,想要令人類開枝散葉所以主動要求結合的常是女方,甚至為此必須掩飾自己的身分去欺騙男方。這和動畫中真名不斷借用祈的身分來貼近集、甚至想直接推倒的行為也有著莫名的契合。


探諸罪惡王冠的故事本身,真名那獨屬於姊弟的人類再造(超昇?進化?重生?)以及集那充斥著旁人不信任與自我犧牲的救世主之路,都十分令人玩味。而最有趣 之處在於這兩條路是互相扴格且絕對排斥的,如果在這邊套用母系社會與父權體制的互動與衝突進行探討的話,將能得到十分有趣的結論(祈本身的雙重定位將會變 得非常非常令人玩味)。


更別提作品中大量帶有宗教意涵的設定用語、噓界這般帶有先知味道、並以自身作為促使主角踏上救世之路的角色、佑(ユウ)這種捉摸不定的「神之使者」的存在 等劇情細節,以上種種在透過神話學來類比或探討時,都可以得到非常有意思的結果。我想也只有在這些隱密的細微之處,才令人在罪惡王冠那俗麗的外表底下,看 見一抹PIG社昔日的影子。


總之即便編劇當初並沒有特意要往神話的方向走,但整個故事看下來卻在這邊產生了相當有意思的詮釋方向。或許只是單純意外的產物,但依舊產生了強大的化學作用,令罪惡王冠這部在說故事上近乎一無可取的動畫,得到出乎意料之外的深度所在。


不過即便如此,這部動畫仍不因此成為好作品。


回歸本質,他就像一間外表看起來很堂皇的大宅,走入其中果然也是裝橫精美、家飾華麗。可實際住上一段時間就會發現這間房子別說管線埋得亂七八糟、排水系統欠奉,還白天陰暗下午西曬,牆壁斑駁、地毯下頭還發了霉。雖然格間和佈局隱約看得見特出之處,但總歸仍是間爛房子。


雖然表面上罪惡王冠似乎可以稱之為華麗的失敗,但一考慮到這部動畫的初衷不過是個堆砌各種暢銷元素的庸俗企畫,華麗這個形容就讓人說不出口。直接用「追求 賣座的自爆」來形容才比較貼切,雖然概念與構思有趣,但實際執行起來卻是場災難(甚至很多訪談中挑明的概念與重點,到後來要不是根本沒凸顯,就是好像完全 忘記有這回事,根本就講高興的)。



好端端的一家PIG到底為啥會搞成這樣?這還真是個難以理解的問題啊。



舊站人氣:2292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