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1日

金珂菈的花園



老虎被吊死後三天,金珂菈明白自己這輩子無法生育。


很多年前有個占卜師從金珂菈家的圍牆邊走過,給了那時才七歲的金珂菈種子。那人說只要種出世上最美的向日葵,幸福就會降臨。於是金珂菈再也不要熊寶寶、更不聽睡前故事了。她丟棄華美衣飾,摔破精製的瓷娃娃,金珂菈的生命從此只有向日葵,除此之外別無其他。


葉子大小不合標準,整株拔掉。

花辨數目不合標準,整株拔掉。

生長位置不合標準,整株拔掉。


向日葵只有有任何一處不合標準,就是不夠完美,就是整株拔掉。金珂菈眼裡只有幸福,男人來了又去,母親莫名失蹤,父親含淚而逝。最後金珂菈得到滿院子的燦 爛花朵,山腳下的鎮民都說,金珂菈有著全世界最整齊美觀的花田,遠遠望去仿若金甲士兵組成的古代方陣般壯麗。旅人們反覆訴說,世上有兩顆太陽,一個在天 上,另一個就是金珂菈的花園。


有天金珂菈正自己花園拔著不合規矩的向日葵,一名孩子路過她家,不知何故默默坐上那矮矮的圍牆。金珂菈看著那孩子,忍不住得意的問了,你覺得我的花園漂亮嗎?孩子先是點點頭,但隨後又皺起眉來,看著散落一地的殘株發問。


那些也很漂亮,為什麼要拔掉呢?

不,這些很醜,金珂菈嚴肅的回答,看看另一邊吧,那才是真正的漂亮。

孩子搖搖頭,他說我覺得這些比較漂亮,那些看起來都一樣好無聊呀。


金珂菈聽完回答後含笑不語,緩緩走向孩子將他拖進花園裡,用石頭砸了一遍又一遍。之後她將那小小身軀埋進花園底,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但傷害已經造成了,往後每當風一吹過太陽花海,金珂菈就會聽見好無聊呀、好無聊呀的稚嫩回覆。


她從此再也無法忍受孩童的笑語。


只要有小孩路過,她就會尖叫著趕他們走。但兒童對這種舉動反而覺得有趣,所以更喜歡靠在圍牆外逗她。孩子們都說她是吃花的巫婆,院子底下埋了屍體,所以向 日葵才會長那麼好。再後來,偷拔金珂菈的向日葵,變成鎮上年輕人最時髦的遊戲;傳說將那花獻給情人,就能獲得永遠的真愛。


她因此對孩童更加深惡痛絕,將之視為阻礙幸福的惡魔。


「不准說玫瑰美麗,向日葵是我的幸福!」

「不准說過於匠氣,向日葵是我的幸福!」

「不准說房子破舊,向日葵是我的幸福!」


金珂菈相信,唯有將孩子全部埋進花園底下,最美的向日葵才能綻放。


漸漸的山腳那小鎮不再有落單的小孩,因為他們都不見了。金珂菈將孩子打暈裝在肥料車裡,一路慢慢推上山坡回到自家花園,放血後埋進土裡。鎮民基於她那死去 父親的地位,沒人想過金珂菈會是兇手。畢竟一名柔弱的老處女能做什麼呢?沒人看得出厚重衣物底下的身軀,早因連年園藝壯碩無比。他們只是悲憤的想著,那可 惡的竊童賊究竟躲在何方?


和平時光就這麼過去了,燦爛暖風搖曳著整座花園,向日葵長得更好了,金珂菈靜靜等待獨屬於自己的幸福。某日午後一名黑皮膚的男人走進她的花園,敲響了那許久沒人碰觸過的獅環門扣。


金珂菈應門後,請他在破敗的會客廳裡喝午茶,點心是蜜漬花瓣。


黑皮膚的男人自稱老虎,是個旅行中的占卜師。他開朗地抱怨這座多疑小鎮,感謝唯一招待自己入內休息的女主人。金珂菈第一次遇見能夠欣賞向日葵葉茶的人,也喜歡他大口吃下蜜漬花瓣的神情,更忘不了他和多年前給自己種子的那個男人有著相同職業。


她告訴他自己的人生,告訴他種子的真相,告訴他自己在等待幸福。


老虎眉頭一挑,先是不知所措,然後俏皮地眨眨眼。他說,您已經很幸福啦,大小姐,有這麼一副好心腸,而且看看孩子們多喜歡您啊!小孩是最敏感的,喜歡討厭 絕對假不了,您看看外頭那座花園充滿多少歡笑?看看那群穿著白衣的孩子有多開心?看看那在向日葵間奔跑的粉嫩小腳是多麼可愛?不跟我明講,還以為是天使在 上帝的庭院裡玩耍呢!


金珂菈笑而不語,耳中再也聽不見老虎對自己的讚賞。

她藉故離座然後直奔山腳,向鎮長大河泣訴自己被路過的占卜師侵犯。


老虎很快被瀕臨崩潰邊緣的鎮民抓住關進籠子裡。眾人回憶往事,痛罵占卜師這行業真是不可信,不管是誰每一個都是傷害女人的慣犯。鎮長大河搬出古老法典,大 聲宣告黑男人碰白女人乃是唯一死罪。有識之士皆不贊同,但沈浸在群眾鼓譟中的大河聽不見那些聲音,也沒瞧見山頂金珂菈的花園畔,穿白衣的小孩沿圍牆站了一 大排,默默注視這場審判。


行刑那天,早已放棄希望的老虎只是凝視金珂菈直至最後一刻。



他死後三天,金珂菈產下自己的子宮。



隔天清晨,年久失修的金珂菈老宅垮了大半,這讓她相信自己對向日葵的付出還遠遠不夠。金珂菈在花園裡瘋狂的拔了又種、種了又拔,忽略殘破的大屋,反而費盡心力掘取祖傳遺產,將金錢換得到的一切都貢獻給花園裡的向日葵。


人們開始流傳她終於瘋了,店家都不願再接受她的賒帳。畢竟房子一垮鎮民就知道,在金珂菈死後拿著借條到那宅裡是找不到東西的。守護著她的幻影已經消失,但金珂菈絲毫未覺。她只知道自己還是該種,必須要種,絕對不可以不種。


然後她想到了,埋在土裡的孩子不是只有肉身可以當肥料。


重新挖開潮溼的泥土,金珂菈在瑪麗身上找到金項鍊,約翰則有著小小的十字架。珍妮戴著精巧的銀手環,湯姆口袋有好多錢幣,安娜的耳環看來很昂貴,愛德褲裡 藏著媽媽的結婚戒指;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好多。那群孩子的面目皆已無法辨識,每件物品都帶著一段故事,但金珂菈只看得見它們成為向日葵肥料的價值。


帶著新取得的財貨,金珂菈得意地走進鎮上的當鋪,渾然不知這戶人家也住著失去孩子的悲痛父母。當孤坐鋪裡的老闆娘嚴厲詢問這些東西的來歷時,金珂菈只感覺到對方的無理與自身被羞辱的憤怒。


畢竟金珂菈腦袋不好,無法理解太複雜的事,她只知道從自己花園挖出來的東西當然是自己的。她大聲和當鋪主人互斥,要老闆娘把失主通通叫到自己面前認錯,要那些父母承認是自己不好放任小孩亂跑才會出事,畢竟一切的一切都是那群孩子和父母的罪,她究竟何錯之有?


金珂菈不會犯錯,如果世人皆指責她的不是,錯的也一定是這個世界。


眼見在當鋪裡是換不著錢了,金珂菈一把抓起那些財物,塞回自己破舊祖傳大衣的口袋。無視勸阻和警告,揮出拳頭將老闆娘擊倒在地,逕自踏上回家的道路。那時天已向晚,當她回到自家花園時,暗夜已覆蓋大地,陰霾的天空黑到一顆星星都看不見。


而金珂菈的花園正在等她,每朵向日葵都在呼喚她。


「兇手!」

「小偷!」

「瘋子!」


金珂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一道道如海潮般永不止息的控訴朝她湧來,她無法理解那卑劣至極的辱罵與責難怎能如此不公?自己日夜呵護的向日葵又怎麼可以那般忘恩負義?錯的明明是那群惡魔和養出他們的父母呀!


滿腹憤恨湧上心頭,她再也無法忍受了,握起靠在圍牆上的鏟子,金珂菈開始猛力劈砍花園裡那些喧鬧不已的向日葵。而當院子裡一朵花都不剩時,她終於看見自山腳遠遠延伸而上的火光長陣,耳中聆聽到怒吼著要魔女償命的嘈雜人聲。


金珂菈無法理解為何沒人願意支持她的努力,同時也為自身命運感到無限淒涼,難道這樣一個祈求自身幸福的小小願望都不受尊重嗎?


她轉身回屋內,用繩索環繞頸項,相信天堂會回報自己的努力。


金珂菈死後三天,院子裡長出世上最美的向日葵。


那朵向日葵在很多年後仍開在金珂菈的花園裡,眾多前來朝聖的旅人看著這朵帶來世界和平的花時,總會為那命運坎坷的女子一掬同情的淚水。他們感嘆著,說這是則美麗的故事,當初那群愚昧的鎮民為何無法理解金珂菈的苦心,偏要無情的逼死她呢?


旅人大多看不見,靠在圍牆前的白衣孩童還在默默注視這群無知的過路客。


---------------------


致受害者,我懂你們說不出的囧。




舊站人氣:1032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