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5日

神秘回聲

塔娜.法蘭琪的新作,還記得當初在噗浪上討論要選那個中文書名時,我也是支持回聲的(不論神秘CCC的話)不過放了很久好不容易把本書讀完後(真的很不容易,後論)我卻已經忘記當初回聲被提出來當選項的理由了,雖然我自己凹得出來……但反正這不是重點。


在很久很久以前,法蘭克曾和蘿西計劃私奔。但約好的那夜她沒出現,反而留下模擬兩可的紙條至此消失。在那之後法蘭克遠走他鄉成為警察,再沒踏進家門一步,直到……直到蘿西的行李箱十多年後被人在老家附近的廢墟發現。或許,他這麼多年來都想錯了,她當年根本沒打算甩了他,但倘若如此,蘿西究竟去了那裡?




上面提到讀這本很不容易,原因是出在前一本是狼廳。當然平時四十萬字也還好,像迷霧之子:最後帝國就沒什麼,反正悠哉來總會看完的。不過因為狼廳到貨(?)得慢,所以整個就變很趕。在每日閱讀時間不多的情況下,偏偏接在後面的神秘回聲期限又只差一天,說真的很久沒有這種被試讀掐著脖子的感覺了,我得要檢討才行。


當然如果按計劃來,趕是趕,但應該也不會有危機,但星晚我家這邊電力系統臨時出問題,整個睡前時光等於泡湯……我想不用形容大家應該都知道這段時間損失掉 有多恐怖,因為這等於我今早要宇宙無敵早起去聽回聲好把進度補回來。但旣然各位現在已經在讀心得了,自然是本人達陣成功的代表啦 ~(爆)


唔,還沒講感想之前就已經碎碎念了這麼多事還真不好意思,接下來就趕快來談談神秘回聲吧。作為「神秘系列」(雖然嚴格來說沒有這個東西)第三集,回聲延革了從前作截取人物做為下回主角的作法,這回採用了神秘化身裡的臥底頭頭法蘭克作為主角。


神秘森林與化身兩作故事間帶有濃厚關聯性不同,回聲的主角雖然曾於化身登場,但卻和該作情節絲毫沒有連繫,與其用很獨立來形容,倒不如以完全沒有牽扯來描述更加貼切。當然,讀過化身的讀者想必都對這號人物印象深刻,但如果沒讀過的話我也可以簡述:


精明能幹、犀利直接、城府極深、臥底出身的悍將一枚,擅長以細密如蛛網般的高明手腕將目標一網打盡。我想光聽描述想必很多人就感興趣了,我在讀本作之前也非常期待他的表現。不過可能第一人稱就是這樣吧,所以雖然威是威啦,但就沒有想像是厲害。總之如果沒讀過化身的話,很推薦在看過回聲後回頭去讀讀外人眼中的法蘭克形象 ~(笑)


不過之所以會有這種好像沒想像中手段高明的感覺,主要也是出在案件設計非常簡單,不需要什麼太誇張的手投;而且又和私人牽扯極深。前者的話,感覺作者塔娜.法蘭琪是刻意安排得這麼一目瞭然,甚至在案件都還沒有正式開始之前就先放水了。


至於後者,嗯,對付黑社會再強大的策劃高手,碰上前妻、女兒、老爸老媽、兄弟姐妹全部扯在一起時,難免也會出現有理說不清或根本無視道理的時候。始終清官難斷家務事,那都要找人斷了自己人當然更是理不清啦。


而那種「剪不斷理還亂」的感覺,正是神秘回聲傾全力著重之處。所以案件本身只是個引子,目標是將讀者連同主角一起牽引進那過往與現今種種沉怨、忿恨、迷惑 以及哀傷之中。真相如此清晰,令人迷惑的反而是該如何選擇收場方式?當舊情緒和新憂慮同時纏擾而來,絕對無法不傷害什麼時,要如何處理?


是的,是處理,主角從來不是猶疑不定的人,他一早就拿定主意了。故事說殘酷真是殘酷,但換個角度,這樣一個性格的主角實在太剛強了。讀者根本無庸擔憂他崩 潰,只要默默注視他選擇損失什麼就好。法蘭克就像鍥而不捨地尋覓特定目標的獵人,為此他拋棄了許多東西,而那堅決割捨的過程與情緒,肯定是本作的重點之 一。


那也因為法蘭克是個典型的藍領階級,所以回聲自然也不像前兩部一樣充滿了詩意的唯美文字(特別是化身,美到像在飄了)髒話量也增加許多。當然書裡的句子本身還是不時顯現出蠻有味道的意象,但總之不在夢幻了,這是一個血淋淋的故事。


唯一不變的,我想是那種揪心的力道吧。塔娜.法蘭琪總可以營造出劍拔弩張的諜對諜場景,將人與人間的衝突寫得驚心動魄。那種有如踩在懸崖邊緣般的驚險總令人讀到快喘不過氣來。真相不難預料,但人心與隨之而來的感情波動永遠攝人。


前兩作中那股始終揮之不去的淡淡哀愁也仍縈繞在神秘回聲之中。初戀情人、破碎家庭裡的手足關係、亂七八糟卻顯得暈黃美好的往日時光、眼下極欲保護的純真; 每樣東西都是去了就不會再回來,偏偏又絕對留不住的東西。當然也不見得會想留,但在很多年以後緬懷時,總還是會有那麼點感覺。


讀完前兩本時我就已經確定自己是書迷了,而神秘回聲的表現更是穩得令人不得不讚嘆。幽微人性與複雜情緒、暴力與珍視、激情與算計,種種對比在整本小說中衝突不斷,交織成一張黏膩的網。案件本身一目瞭然,但人類行為的動機永遠那麼錯綜複雜。


是說心得都寫到最後了,我才想起來該交待一下,其實故事裡有些對白挺好笑這件事,會不會有點突兀?唉,不管了,反正神秘回聲就是這樣的作品:一個硬漢為了初戀情人不計代價,偶爾賤賤嘴、鑽鑽漏洞,然後把重要事物搞得雞飛狗跳、淒慘落魄的故事。


好慘?但法蘭克可是個硬漢吶,他一定沒問題的。說到頭來不論所謂哀愁是淡淡還是濃濃,大多數人往往都有辦法在捨棄、轉變身上的什麼來撐過去。人生嘛,總會過去的,不走也得走,就是這樣了。至於從前呢?唉,從前就是從前啊。


有一好沒兩好啦。



塔娜.法蘭琪相關作品




舊站人氣:1178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