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5日

多話的殺手



這是我第一次在電腦上打文章,平常都只是看看而已。畢竟我不是什麼大作家,也沒有才氣,要我打字還不如去殺個人比較快,當然,這句只是玩笑話。


是她看見這個徵文的,我是說我網友,你知道吧?沒見過面的那種。我很誠實啊,在交友網站上我就直接說我是個殺手,然後她就來了。女大學生,很愛幻想的那 種,我們聊了一段時間,不過可惜她還沒有瘋到認為我講都的是真話。但這是我們兩個的默契,彼此都不說破,偶爾開開玩笑,好玩嘛。


我常常真真假假各摻一半給她聽,我亂說她也聽得很高興。她常常會問我殺人的經過,我就跟她胡說八道啊,常常亂扯些什麼一二十人的槍戰啦,兩三百人的追捕之 類的。說久了,她記得比我還清楚,我前後不對的時候她還會糾正。這女人也真奇怪,明明知道是亂說的也要我說得有條有理,天知道我都馬隨便唬,想到那講到 那。


幾天前她突然丟了個題目給我,說老是看見一群小鬼寫殺手故事,偏偏又寫得亂七八糟,所以叫我弄篇真實故事給她拿去現現,讓大伙兒看看什麼叫做殺手的生涯。我們兩個都知道我常胡說八道,可是她這會兒真丟了個要求給我,我知道她是好玩,但想著想著我竟然冒出了興趣來。


其實我也沒怎麼寫過文章,我還記得我最後一次寫作文的時候是國小,那個時候還乖,老師說什麼都會聽。老師說寫我就乖乖寫,不像上了國中以後,腦子裡沒東西 就真打死也不寫一個字,管那老姑婆怎麼叫,老子不寫就是不寫。不過這幾年做了不少事,這會兒拿到題目的時候,還真發現自己有東西可以寫了。她說這叫有故事 的人,過了這麼多年,我也算是個有故事的人啦?


我還記得我國小有一篇作文叫「我的志願」,就每個老師每年都一定會出一次的那種題目。還記得那個時候國小咩,寫得好老師就會唸出來,每次唸的馬都是那種叫什麼文什麼慧的女生,唯獨那一次,老師唸的是我的。


我寫什麼?我寫的是我長大以後要當一個老師。那個時候旁邊的朋友都隨便寫,什麼總統啦太空人之類的,什麼鬼都有人寫得出來。一比下去我的志願還真他媽的小的可憐,但這小的可憐的志願老師倒是挺中意的,什麼人的不唸就唸我這篇,搞得我還真的從此立志說將來要當老師。


但誰知道結果我連這小的可憐的志願都做不到?上了國中以後事情就很明顯啦,書這種東西念不來就真的念不來,旁邊的abc念個不停,我倒是睡得很乾脆,數學也有xyz的一堆,反正只要跟那些符號扯在一起我就通通都不行。


國中畢業以後我當然啥也考不上,家裡也沒那個閒錢給我去念私立學校,所以我就去修車廠做學徒。雖然我看不懂那堆符號,車子裡面倒是看得還蠻清楚的。師傅說 這叫什麼來著?天分?對,我想應該就叫天分。人家唸書有唸書的天分,我修車也有修車的天分,不到兩年我就一把罩,師傅說的好,我出師啦!


可是俗話說好日子不會長,我的特別是這樣,當正式員工才沒兩年,師傅就翹辨子了!修車店也被他那個在新竹工作的兒子給賣啦,新的老板什麼都要看學歷,沒有 學歷也沒有執照,那你就等著走路吧!果然,新老板一來,做不到一星期我就給換掉了!該死的我就不覺得那群學校裡出來的會比我好到那裡去!不過是多念幾年 abc就好像什麼都比人行,真那麼有本事怎麼不去念台大要來這裡跟我搶工作?


可是罵歸罵,沒錢可是會死人的,只有國中畢業,修車的工作不好找。最後我只好去工地幫人家搬磚頭。誰知道那還真氣死人的累,我承認我不是個很壯的人,那群外勞一次兩隻手可以各提兩捆上去,我他媽的一次搬個一捆就可以喘了,更何況還要爬上十幾層樓?


好在就跟那女大學生說的一樣,什麼上帝關了一扇門,就會為你開另一扇窗。雖然工地做沒三天我就給人家辭工,沒辦法,比體力還真比不過那群外勞,但我還是遇上了那個老頭子。


失業不久我就被叫去當兵,退伍後窩在家麵店裡圈報紙找工作,說出來也真好笑,你知不知道現在連便利超商也要大學生?我就想不出來便利超商要大學生幹嘛,要寫書嗎?反正我那時候什麼都願意幹,工地那其實也不是我不做,是人家不要我。


偏偏要想做其他工作,只念個國中畢業人家又會嫌,再不然就是限女生限女生,這世界上是死得只剩女的是不是啊!總之那個時候我就是一直在那間麵店裡圈報紙,別看我,一碗麵還吃得起啦!


麵店大概坐了一個星期左右吧,那個糟老頭子就跑來找我了,他很認真的問我是不是缺錢。最好是世界上有人不缺錢啦,我當然缺啊!看我說是以後,他又問我想不想賺錢,我當然想啊!我是沒有弟弟妹妹啦,但還有我媽要養欸。我老爸?要是知道他在那我第一個出來扁他!


那個老頭子也不廢話,拉著我就去公園裡面坐,我們兩個就坐在公園裡面的椅子上開始聊天。那個老頭很乾脆,直接就問我敢不敢殺人,不敢的話就可以走了。我沒 說敢,但也不覺得自己不敢,所以我就繼續坐著。然後那個老頭子就開始說話了,念了一大串,她說這是什麼?職前訓練?就當是這樣吧,總之那個老頭子講了一 堆,結論就是殺人這行業也不過就是個工作,而且總有人要做。


俗話說三百六十五行;行行出狀元,你怎麼就知道我不是殺手的狀元?可是想歸這樣想啦,其實那個時候我是根本搞不清楚狀況,迷迷糊糊地就接了第一個工作。反正不過就是個工作嘛,做做看也沒什麼了不起。


我當然不會告訴你我第一個工作幹得怎樣,因為說來總有些丟臉。不過那個老頭子倒是挺滿意的,說我還算是塊料可以用。從此以後,有工作的時候老頭子就會打電話來,把名字和照片給我,有時候會有注意事項,就看雇主怎麼說。


有些雇主聽起來就像是一輩子都白白淨淨的模樣,一上來就把他要殺的那個人祖宗十八代全都報出來。也有些人酷得很,名字一丟就走人,我還得自己查。最蠢的是我接過一個要讓對方『痛苦而死』的工作。天曉得那要怎麼搞?所以我照樣一槍斃了他,不過就是個工作嘛,那麼拼命幹嘛?


殺人行情如何?我不得不告訴你,還真不高。除非對方有要求說看起來要像自殺或意外,否則拿到的錢就真的少得可憐。為了怕給老頭子罵,我覺得我還是不要說出 來比較好。不過可以告訴你,絕不會有那種殺一個人吃一年的情況出現,省一點的話差不多吃兩個月剛好。人命還真不值錢,是吧?


好啦,其實想想,我也不是什麼有名的殺手,大買賣當然輪不到我,而且我也不想幹。我只想做點小事情,隨便混口飯吃,做到可以的年紀就退休享清福。只是當 然,我目前離可以退休的年紀也還真氣死人的遠就是了。總之,對我來說這還真是個不錯的工作,時間一到就去某個地方殺人,接著馬上閃。然後就會有可以讓我和 我媽生活一段時間的錢進來,方便得很。


說得太容易了?


其實殺人要殺得乾乾淨淨也不是很難,就警察來說,我一沒有地緣二和死人沒關係,三來我又不是笨蛋,事前給人家看到的話閃就是了,大不了回去叫老頭換個人, 反正台灣也不欠人殺。我就這樣一個人去,低調的待個幾天,得手就走人,這樣要想查到我身上那還真需要有鬼去托夢才行,幸好我殺到現在還沒碰過。


說真的,我殺人很少良心不安,屠夫都不怕了我怕什麼?只是我殺的是人會犯法而已。殺手只是個工作,混口飯吃,被我殺掉的就當是上輩子欠我的好了,冤有頭債有祖,誰雇我的就去找誰,至少到現在我晚上很少難睡過。她說的好,這叫有天分,殺手的天分,聽來很酷吧?


好啦,拉拉扎扎的一堆,一定很不耐煩了吧?我現在是該來開始寫正題了,她交待要寫的殺手的故事,想必是要殺手殺人的故事吧?這方面我是有不少經歷,但大部 分都是跑到一個地方去,殺完目標就回來,沒什麼東西可講。她說了,要有衝擊性的故事,可是那來那麼多衝擊?殺完就忘了,難道要一五一十的記著然後將來向閻 羅王報告啊?


我想了一下,其實能講的也沒幾個。第一次殺人我是打死都不會講的,所以就講我印象最深刻的那一個,是我當殺手快兩年的時候的事,那次是一個女老師。我上面好像有說過?我小時候的志願是當老師,所以接到這個工作的時候我還覺得挺感慨的,是這個詞吧?就是想很多的意思啦。


那個女老師挺年輕的,二十四五歲,剛畢業,生活單單純純,看起來還蠻清秀的。完全想不出為什麼有人要殺她,不過難道每個人被宰都真要有理由嗎?有錢可拿就好啊!


那女老師是在一間普通的國中裡教書,是二年級的導師,教的是國文。我花了幾天看她上下課,想著要用那一種方法解決掉她。這次的雇主說隨便,死了就好。最簡 單的一種就是給她一槍,咻一聲她就回去見上帝了,最麻煩就是用手。不過假如徒手的話那就要小心對方掙扎,男的女的都一樣,要死了力氣都大的很。


而且如果得徒手的話動作一定要快,脖子一扭就解決,否則再來可麻煩了。全身最好要包緊點,省得到時候自己被抓了什麼下來都不知道。不過幸好警察也沒有閒到什麼都做DNA,再說如果不知道找什麼資料去對,手上有DNA也沒用,大部分時候都很好過。


平常工作要用槍的話就跟老頭拿,他自有門路,錢則向雇主收去,當時我就拿了一把。每天看她上下學,我就覺得麻煩,畢竟學校可不是個殺人的好地方,那一隻眼睛會躲在那裡誰知道?所以我決定跟蹤她,希望她最好是一個人住。


不過我的願望可一樣都沒達成,她有個男朋友每天開BMW來接送,稍微打聽一下,家裡還有個永遠不出門的老母親。這下可糟了,沒想到普普通通的女老師反而難 下手。一般來說我平常這時候就會銷工了,換個人殺去,反正台灣不欠人殺,換個對象不是容易得多?而且老頭那兒又不是只有我一個能用,裡面總有人治得了這個 女老師的。


可那次不曉得是怎麼回事,就是不想讓她死在別人手上。我說過兩次了吧?我小時候想當老師,可能是因為這樣吧,我對老師都特別有好感,雖然說我在國中畢業以後就沒怎麼再跟老師講過話了啦。反正當時我就是發神經,暗的不行我就來明的,趁那間國中辦園遊會時,我跑進去找她。


她是個很和善的人,我看她對學生說話都帶著笑容,忙裡忙出的,應該是個好老師。可是該做的還是要做,我得想辦法認識她,然後想出一個他媽的好辦法才行。要和她說話很簡單,我就隨口謅說我是那個學生的親戚就行了,反正每班不都有個小明小華小黑小白之類的嗎?


但其實我一點也沒想好,走到她面前才想到,雖然每班都有個小明小華小黑小白,但我要說那一個?她看著我呆呆的不說話,倒是先問了。


「您是來找誰的嗎?」我還記得這是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我當時窘得很,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含混過去。

「我是……的哥哥。」好在當時在園遊會人吵得很,那個女老師只當自己沒聽清楚,又再問了一遍。我還是窘得很,只能傻傻的看著她,沒想到這會兒她又自己再接話了。

「你是阿泰的家人嗎?」她那個時候看著我似乎是很高興的樣子,但我那曉得阿泰是誰?她說是我就是,要不然還能怎樣?

「嗯。」

「太好了!我找阿泰好久了!他家的電話怎麼打都打不通,到他家去鄰居也說搬走了,我正在煩惱呢,再這樣下去阿泰會被退學的!」女老師看起來很興奮,拉了我就往教室走,我就順水推舟的跟著她,同時開始在心裡編起故事來。


不過輪不到我說,女老師就自己先說了一大串,原來阿泰是她班上的學生。一個月前就沒來學校了,換句話說就是中輟生。女老師叫林雅涵,很普通的名字,第一次 當導師熱心的很,滿腦子都是要如何把阿泰帶回來。她說她這一個月來都到處找阿泰,班上的人只要說好像在那裡看見阿泰,她就會跑到那裡找。


「呃……您是?」那個女老師說了一堆後,才不好意思的問起我是誰,不過這時候我都已經想好了。

「我是阿泰的表哥,他們家不見很久了,我也在找他們。這次我來這裡只是看看找不找得到阿泰而已。」沒辦法,混口飯吃嘛。

「是嗎?」女老師聽了我的話看起來有些失望。

「那老師妳知道阿泰可能在那裡嗎?我很久沒有和他們家連絡了。」我決定先把問題踢回去給她,省得等會兒她一細問我就馬上死得很難看。

「阿泰嗎?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聽我班上的人說他好像加入幫派了……」女老師好像很擔心:「我幾次在街上看到阿泰的時候,他旁邊的人好像都是黑道……我有勸他,不過他完全不理我。」

女老師說得很含蓄,不過看她的表情我猜,阿泰的回答可能沒那麼有禮貌。

「這樣啊……」我也不知道要回答什麼。

「你是他表哥,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勸阿泰回學校來?」那個時候她用著期望的眼神看著我,我只能默默點頭。


「太好了!」女老師看了我的反應以後很高興很高興。


結果之後我就花了很多時間和雅涵一起到阿泰可能會出現的地方等他,幸好沒真遇上他過。大概是被雅涵抓過幾次,人也學乖了,變得比較會躲。不過拜這所賜,我漸漸的摸清楚她的情況。


開BMW的小開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在大學的時候認識的。雅涵也介紹了她的男朋友給我認識,挺健談的,和雅涵一樣,兩個都是好人。不過小開就是小開,他們家 似乎不太喜歡兒子娶個女老師。我倒是想不通老師有什麼不好?又乖工作又穩定,人長得也還不錯,將來想必很孝順,總比娶那種花錢如流水的大小姐好得多吧?


不過幸好這個小開還算有良心,跟家裡的人說非雅涵不娶,絕對不要和她分開。雖然雅涵挺過意不去,男方的母親也常會來跟她鬧,不過小開倒很有決心。現在兩個 人就在和家裡磨阿磨的,希望有一天可以把小開那頑固的老媽給磨平,然後風風光光的把雅涵娶回去。我當時也跟雅涵說了,她值得,好好堅持。


事後想想,搞不好她的壓力很大一塊就來自於這裡。


我和雅涵兩個人那陣子下課都在找阿泰,她男朋友沒加班的話也會過來幫忙。不過可能是在打拼吧,她男朋友越來越忙,一開始每天都來,但之後就漸漸少了。偶爾在路上會遇到阿泰認識的人來跟我們裝流氓,叫說不准再找他的麻煩,否則就有我們好看。不過雅涵可不放棄,還是很努力。


直到後來某一晚,那群小鬼過分了,拿了酒瓶就往我們這邊砸,我當然幫雅涵擋了下來。結果酒瓶直接在我頭上碎掉,他媽的,當殺手當了幾年,我還沒受過什麼大 傷,這會兒竟然被幾個小鬼搞得頭破血流?一看見我流血,那群小鬼馬上跑得不見人影,雅涵也緊張了,一開始是說要送我上醫院,但開什麼玩笑,我才不想添麻 煩。看我堅持拒絕後,雅涵就拉著我到她家去包紮了。


可以到她家我當然高興,這表示我又可以多掌握她一點。她家是間普通的小公寓,很暗,大概二十坪左右,東西堆了不少。她母親很老了,可能是老人痴呆吧,坐在輪椅上看見什麼都亂叫。我才一進門她就嗚了起來,雅涵看了馬上就過去哄她。


「阿龍……阿龍你又打架了……」老太太像是很傷心似的,嘴裡一直念著那一串話,自己哭自己的,口水一直流。

「媽,他不是阿龍,他是黃先生!他不是打架是摔倒,妳不用怕。」雅涵擦了擦她母親的口水,接著輕輕地抱著老太太安慰。


過了十幾分鐘,可能是哭累了,老太太就睡著啦。於是雅涵輕輕的把她母親推回房間裡。在她推她母親進去的時候,我忍不住看了看牆上的照片,有一個看起來非常 嚴肅的老人的照片,我猜是雅涵的父親吧?看起來挺兇的。牆上另外還有一張全家福,裡面的雅涵看起來只有十二三歲,她旁邊還有個更小的男孩。


又過了一會兒雅涵才走出來,看著我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不好意思,讓你受傷又讓你看笑話。」

「不會,別在意。」


我坐在椅子上給她包紮,忍不住問起話來。


「妳媽媽剛剛叫的阿龍,是妳弟弟嗎?」那張全家福裡除了雅涵以外,還有一個小男孩。

「嗯,不過他已經很久沒回來了。」雅涵的手很巧,動作也很靈敏。

「怎麼回事?」後來想想我那個時候真的很白痴,在那種情況下我問這麼多幹嘛。


「我父親是個很嚴厲的人。」雅涵把紗布罩了上來:「他從小就管我們兩個管得很嚴,他希望我可以當老師,然後我弟弟可以當工程師。我是還好,可是我弟弟不喜歡念書,所以常常被打得很慘。」


我可以體會她弟弟的心情,書這種東西念不來就是念不來,硬是要逼也沒用。有些人有念書的天分,有些人就是沒有。但話說回來這個世界又不是非得要念書才活得下去,當個殺手也很好不是嗎?


「後來上了國中,我弟弟交了壞朋友,開始不念書,常常四處去跟人家鬼混。那個時候我爸很失望,只要脾氣一上來就開始和我弟對罵。後來我弟變本加厲,架打得 比誰都兇,那兒有架打他就往那兒去。常常到了三更半夜還不回家,一回家就滿身是血。」雅涵已經包紮完了,現在走去倒水給我。


「可能是你剛剛進來的時候都是血,所以我媽突然想起那個時候了吧。那個時候我爸只要一看見我弟,就開始說要和他脫離父子關係,籐條拿起來馬上打,兩個人常常吵到鄰居來抱怨。」


「後來呢?」我接過了水繼續問,雅涵又端出水果來。


「後來有一次,我弟弟和他朋友偷東西的時候被抓到。店家把他們全都扭到警局去,我爸氣得不去保他,也不讓我媽去保他,結果我弟弟就在警局待了一個晚上。當我媽趁天亮偷偷去保他的時候,他的表情就變了。他那次回家我爸還是大吼大罵,只是以前他都還會反駁,那次卻很安靜。」


雅涵的眼神突然變得很迷濛,你知道吧?就是一個人明明在你前面,眼睛也望著你,但就是沒有在看你。


「結果隔天早上起來他已經不見了,之後他再也沒有回來過,連學校也不去了。我爸爸嘴上說去了也好,但心裡還是很難過,每天都坐在客廳裡看照片,兩年前中風過世了。」


我靜靜的吃水果,她削得很漂亮,但不是很甜。


「可能是因為這樣吧,我看見阿泰就好像看見我弟弟。」雅涵露出了苦笑:「我希望他可以回到學校來,至少要把國中讀完。」


我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著她,我是把國中念完了,但也沒好到那裡去。現在就算把大學念完也不一定有工作,還不如讓那個阿泰提早去江湖上拼一拼,看能不能出頭天。她說的好,我是說網路上那一個,她說這叫提早進入社會大學,學費是命。


之後我只再待一下就走人了,回去的路上我買了個蛋糕給我媽,慶祝她的健康。不過我媽似乎不怎麼領情,太甜的東西她不喜歡。當殺手的這幾年來我媽一直認為我還是個修車工,我也覺得沒必要跟她講明。


可能是因為上次的事情讓雅涵嚇到了吧,往後二個禮拜她都沒有再找過我。等到我都想乾脆去銷工的時候,她卻突然打了電話過來。



她在電話裡哭得很厲害,我其實聽不太清楚她在說什麼,只知道似乎是她母親出了什麼事,希望我可以過去。我有問為什麼不找小開,但她談得吞吞吐吐的,我也就不再說什麼了。確定是那一家醫院後,我立刻衝過去。


我花了一番功夫才在他媽大的醫院裡找到雅涵,她那個時候坐在手術室外面哭。我默默的坐在她旁邊,也不知道該不該問。


「我媽又中風了……」她把臉埋在手裡,肩膀不停的抽動。

「她一定會沒事的。」我安慰著她,雖然我自己都不大信。


結果之後她母親果然沒死,只是也沒再醒過來而已。那晚之後雅涵請了長假,這是因為請不起看護只能自己照顧。我第二次去看她的時候,忍不住問了小開的事。


「他結婚了。」雅涵看起來很認命,但這命有時候是該死地不能認的。

「怎麼回事?」

「他母親用絕食逼他,說要是他不和相親對象結婚的話就不吃東西。本來我們都認為他母親不會認真的,但這次好像不是。」雅涵淒涼的笑了笑:「他母親這次甚至弄到送醫院,沒辦法了。」


我當時聽了真想罵髒話,雅涵是那點不好要弄到她來絕食抗議?知不知道有人是沒飯吃才餓,她家有錢來湊什麼熱鬧?這種命太好的人下輩子一定沒好下場!只是我也不知道,要是我媽給我來這麼一招,我有沒有本事看她就這麼活活餓死。


「我好累……我真的好累了。」雅涵沒有哭,看起來像是已經哭夠了的那種人,你知道?就是想哭也已經沒有眼淚了的那種。

「好好休息吧。」我只能拍著雅涵的背,要不然我還能幹嘛?

「如果可以永遠睡著你說該有多好?」她呆呆的看著我,好像傻子一樣。

「不要想太多了,妳媽還要靠妳。」我很智障的安慰她,這輩子沒怎麼安慰過人。記得當初師傅死的時候他兒子可高興了,比較需要安慰的是我。

「我好想丟開這一切……」雅涵摸著她母親的頭,我知道她丟不下。

「把他叫出來吧。」我對著雅涵說。

「什麼?」她沒會意。

「把妳那個男朋友叫出來,讓妳等這麼多年,和別人結婚也不能說走就走。」


雅涵一開始不要,不過我堅持,而且死纏爛打,硬是逼她約。最後還是我唬她,說要是沒有好好道別,對小開的新老婆不太好她才肯。雅涵就是這樣,一輩子都在替別人想、替別人忙。


我要雅涵把他叫到一間很有名的餐廳,雖然那家餐廳貴得要死而且非常遠。小開他也同意了,可能是覺得很對不起雅涵吧,小開再一次用他的BMW載雅涵出去。然後我一個人騎摩托車在後面跟著,當然,他們兩個都不知道。


當他們兩個在裡面吃那最後一頓時,我在外面對車子動手腳。師傅也說過,我出師了,這些年來需要意外的工作我一向都做得很好,要怎樣有怎樣。有時候我會覺 得,我在師傅那裡修了幾年車其實是為了當殺手在做準備。她說了,上帝關了一扇門,就會為你開另一扇窗,但也許我的那扇門從來沒關過。


當初在師傅那裡的時候,整天都在想怎樣修才能把車子搞到最好,結果現在每天都在想要怎樣才能讓車子壞得漂亮一點。我說了,我修車一把罩。很多雇主都喜歡這 種意外,乾乾淨淨的,而我也喜歡。當我在三條街外喝茶吃包子的時候,那個該死的人已經不知道死在什麼地方了。這種時候會讓人很爽,她說這叫成就感,說得 好。



不過這次我沒讓車子自己爆自己的,我騎著機車跟在後面。說來也好笑,我自己修車一把罩,卻買不起一台車,認真說起來是買不起一台好車。你知道?修車的人看車子也特別挑,至少我就是這樣,不夠好的我看不上眼,夠好的我又買不起。


總之我就跟在小開的BMW後面,看著那台車跟我算得一樣,在左轉的時候翻了出去。我一向都很狠,動手腳都下在重點地方,最好是連人帶車全部燒得一乾二淨,省得警察麻煩,對吧?我挑的地點也好,除了我以外沒半個人看見車子翻出去,小開應該是當場死在裡面,因為車子直接爆了。


不過人在衰真的是想死都死不掉,雅涵從車子前窗彈了出來,飛到了旁邊的草叢裡。不過我猜也快死了,因為我記得雅涵的肚子破了個大洞。當時我馬上把機車摔在地上,跑到雅涵旁邊,她的眼睛睜睜的望著天上,嘴巴一張一合的。我也不知道她認不認得我,希望是認不得。




我在雅涵旁邊待了一下。








最後我掐死她。






我知道,車禍很痛,痛得的我捨不得她再痛一下,反正她也沒剩什麼了。



如果是我會錯意,那下輩子再還她。



之後我又多做了一次到府服務,順便把雅涵她母親的氧氣罩給拔了。人一死腦袋或許就會回來,希望她們這次可以當快樂一點的母女。



事情結束後,我打電話給老頭報告說我做完了。



「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老頭永遠是這樣。

「沒有。我問一下,要殺那女老師的是誰?」

「怎麼?突然問這個,你的職業道德呢?」


老頭子的口氣很嚴肅,不過他是開玩笑的。其實大家都知道,這糟老頭是從來不鳥什麼職業道德的。這年頭醫生都沒有醫德了,我們幹殺手的要這麼多不值錢的德幹嘛?


「沒怎麼,好奇一下不行啊?」


「是沒什麼,就一個小毛頭,年紀輕輕的叫阿泰,想要裝帥就跑來說要雇殺手。我有叫他要好好考慮,但他給朋友一拱就什麼全給忘了,說那女老師煩,死了算了。 既然他說要殺,那我開門做生意難道不賣嗎?殺就殺,又不是殺我。」老頭子輕描淡寫的,原來雅涵一開始就白忙了一場,阿泰還要殺她呢。


「怎麼?」看我不說話,老頭子主動提問。


「沒什麼,提醒一下那個阿泰,我要加錢。你就跟他收意外的錢,要收三份,我他媽的連那女老師的情人和她家老母親都一起送他了。反正那小鬼錢多是吧?看你本事能敲多少就敲多少,敢不給就用嚇的,說殺手下一個要找的就是他!」


大概是我講得有點激動,老頭子沈默了一下。



「我知道了,老樣子,下禮拜給錢。」



整件事就這麼結束了,我不當正義使者,除了從阿泰那兒狠狠敲了一筆外,我也沒對他做什麼。原本發生了這件事,我很認真的想回去當修車工。可是一想到不管是 當學徒還是當修車工我都沒撐過兩年,就突然一股氣冒上來想說這次這個工作一定要撐過兩年。結果就這麼兩年又兩年,如今我已經當了四年的殺手了。


這種故事有時候你就是會很想找人說,可是又沒有人可以說。偶然在網路上遇見她,雖然人家說網路一切都是虛假的,但這樣也比較好。起碼我現在有人可以說話了,比以前好。




這個故事我分成四次泡水說給她聽,可是她聰明,還是給她兜了起來。




我還記得那天她問我這是不是一個故事的時候,我也承認了。




我還說了:「不知道為什麼,殺了那麼多人,就這一件我始終都沒有辦法忘記。」



她倒很乾脆,直接回答:「初戀是很難忘記的。」




是這樣嗎?可能吧。





結果我第一個愛的女人就死在我的手下,想起來還真他媽的狗血,靠!



-------------------


一.這部是夾在妮爾一跟妮爾二中間寫的,蠻有歷史的文章了(以我的寫作資歷來看)。發文前自己也不太敢重讀(除非是剛寫完,否則文章一放久我就全部不敢開檔),這次會貼也只是因為想說再不發表,大槪就永遠都不好意思貼了……


二.記得當時是因為參加某個徵文才寫的,而之所以會認真想要動筆,不過也只是出於自己對夢幻型殺手的反動罷了。


三.這篇是特意要狗血的,那如果變成濫情……其實也來不及了(囧,但還是可以吐啦)。不過雅涵應該是我筆下有史以來最衰、集萬千倒楣於一身的角色,我想往 後大槪再也不會再有這麼慘的角色出場了(吧?)做為這點就值得記她一筆 ~(另外,根據史利普博士說法,雅涵擁有喚起男性保護欲的能力?)


四.上頭圖片和劇情間的關係就是……沒有關係。



舊站人氣:1330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