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2日

冰霜將至

讀賀寧.曼凱爾這本書時,我總會不自覺地想起很多年前看過的陳查禮系列。還記得那時推理這類型在台灣是處於正要開始(大)紅的階段,以前只看過福爾摩斯和克莉絲蒂的我,頭一回知道原來推理小說還有分什麼古典、冷硬等叭啦的東西。


然後反正時間多嘛,所以出什麼就讀什麼,陳查禮探案就是當時看的。故事本身雖不到讚但也不差,打發時間很好用,所以就默默地啃完。然後這回在看這本冰霜將至時,我總不自覺地想起該系列「保管鑰匙的人」裡曾出現的一個場景,那是座聳立在寒夜裡的高山別墅與結冰深湖。



事隔多年,我對該系列本身的記憶也只剩輪廓,詳細已經不太清楚了。但不知怎麼的,就是這個場景永遠忘不掉,那座別墅與湖老是會回到我的腦海來。當然,讀完冰霜將至的現在,我得說本作和陳查禮系列一丁點關係都沒有,但那又是為何會想起這場景呢?嗯,等等再說。


冰霜將至的劇情發生在瑞典,環繞著一位警察父親韋蘭德與準警察女兒展開,這對父女的感情不能說差,但離好也有段距離。案件從虐殺動物的事件開始,根據推理 小說鐵則,接下來兇行一定會擴展到人類身上,而且絕對越演越烈。這對父女很快就發現這其實是經過縝密計畫的大型犯罪,而且跟偏激宗教有關聯。更糟的是,這 場罪行似乎還跟女兒琳達的好友有所牽扯,使得真相更為撲朔迷離……


我得說本作一開頭的宗教集體自殺側寫,就已經吸引到我了。可能是因為自己也有點想試的緣故吧(肥鼠男那個不算),所以對異端宗教的題材向來就很感興趣。不過暫且讓我們先把題材問題放到後面,先來談談對於冰霜將至的感覺吧。


讀這本書時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本作大槪是很後面的集數。查資料的結果:冰霜將至的確是很後面的集數(第十集),而且該死不死剛好就是最後一集。發現這件事時,我總算知道為啥會莫名其妙地想到陳查禮了,其實我是回想起曾經拚命讀推理作品、一本都不放過的自己吧?


當初也不知是中邪還是怎樣(喂),只要看見推理小說就會想辦法全都弄來看。但後來為了準備大考,幾乎是整整一年半的時間停止閱讀(事實是也沒空看)。偏偏當時出版界的推理大爆炸已經開始了,結果等到我成為大學新鮮人時,推理作品已經積得如山高。


之後我又因種種緣故回復原本雜食性的習慣,十本讀物裡大槪只有一、兩本是推理小說,結果閱讀量完全追不上出書速度。然後有天恐怖的事就這麼發生了,我突然 發現書店、圖書館裡擺滿一堆我聽都沒聽過的推理作品,而且我根本就不可能有時間全部追完……自此之後我就沒啥信心說自己是推理迷了。


也因為這樣,每當我又聽到自己不認識的推理作者時,總會感到世界真大、自己好小,同時也不免有些感嘆(例如本作的賀寧.曼凱爾,查了資料我才發現自己確實 在書店看過本系列沒錯)。曾經我是有機會成為一個認真指數滿載地推理迷的,但現在除非那天自己狂熱起來再度偏食,否則這應該是不太可能的事啦。


但不知該說幸運還是惋惜,本作並不算韋蘭德系列正統的續作,因為以往擔任主角的韋蘭德探長這回退居第二,改由他的女兒擔任主角。無緣在第一次就見識到韋蘭德探長的魅力固然有些遺憾,但因此讓系列順序不至對閱讀造成影響,也是件好事。


或許是最後一集,也或許是主要角色都老了,冰霜將至整本書都彌漫著淡淡的哀愁。故事的基調很明顯是藍色的,雖然偶爾會點綴幾朵烈焰紅花,可總個來說仍是藍得不能再藍的。在翻頁的同時,好像聞得到那帶著海風的憂鬱氣息似的,給人種歲月無情的感覺。


然後故事本身也蠻好看的,故事支線繁多但處理得很清楚,因為是系列作的關係,所以並沒有深入去刻劃角色,但作為本書重點(口嫌體正直)的父女關係卻寫到讓我很有感覺。雖然一般家庭不會這麼火爆,但我卻很能理解本作所經營的那種相處模式。


此外我對於本作中所描述的友情關係更是認同到不行的程度。不管是曾經很好,但後來再也好不起來的感覺、還是在不知不覺間發現某人已經變成陌生客的感覺,全 部都讓我忍不住跟著嘆息。想來也真不禁想要罵個什麼,我的人生明明就不坎坷,但為啥卻特別能理解這種感情呢?(但相較的我就對愛情無感啦)


接下來就要回到宗教部分來了,上頭說過我對異端宗教本來就有興趣,所以讀這部分時是很興奮的(變態)。但可惜的是本作描述的重點是犯罪的計畫與實行過程, 倒沒很專注在吸引信徒的部分。雖然以劇情來說這部分確實沒有描寫的必要,但因為自己比較觀注這部分的緣故,所以還是忍不住邊讀邊吐槽,信徒怎麼可以從天上 掉下來呢?(奧客)


但總歸來說,我還是覺得本作寫得不錯。案件本身並不是很難,但好看的點是推理與情感緊扣著發展的部分(也就是幾乎整本)。當然啦,本作也讓我讀到瑞典的警 察辦起案來的情況(本作應該算得上是警察程序小說才對),那種犯人與警察都可能開個車就越出國界的感覺,對生在小島國的我來說還真是新鮮有趣啊,看來絕對 是要找機會把前面九本讀完啦(又是不知何年何月的大工程,好囧)。


冰霜將至的故事說起來,其實蠻日常的,畢竟警察也是種工作,所以本作過日子的感覺很強烈。只是快讀完時,我卻出現了點悵然若失的感覺,但老實說我真的好喜 歡這種感覺。或許自己會一直閱讀下去的理由,有一部分是因為可以在書中抓取各種平常體會不到的情感吧?(果然,雜食性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過其實本作整體都扣著重生這主題在走,所以結尾的步調仍是十分光明的。除了主角情感上的重生外,垂垂老矣的韋蘭德探長就某部分來說,也算將衣砵傳承給了女兒(不過他應該還是會再幹上好一陣子)。新代總是要換舊代,就跟冰霜將至裡的人們總會不自覺地期待降雪一樣。


畢竟雪融以後,春天也就不遠了。

舊站人氣:388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