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6日

年節食品與閒扯

其實之所以會想要寫這篇,是因為下頭那個食憶停工很久(是天空那邊的分類,這邊就不分了),砍也不是又懶得新增(四處要照片回來再對照寫心得,還真是麻煩到不行的事;結果搞到後來會讓我認真想寫的,只有超難吃的那種)。但那分類擺在那邊看了又很心酸,所以就決定來閒扯。


也因為這樣,標題「年節食品」的意思自然就是我對年節食品的閒聊。由於家境不上不下,對吃也沒太執著,自然不會培養出對這種東西太講究的小孩,所以本文當然也一點品味都沒有。只是話說回來,反正我只是自己隨便寫寫,本來就可以很庶民、很偏食、很營養不正確……



第一個要談的當然就是萬惡年糕大魔王。我真的對這種甜甜黏黏的傳統食品沒什麼好感(對那個混合了龍眼乾與糯米煮成的不明濃稠物更是深惡痛絕),所以一定要在這邊大聲呼喊,我覺得這東西還真是難吃到爆!根本就是古代人特別發明來玩懲罰遊戲的食物吧!




雖然(據聞)外祖母非常擅於炊粿,所以老媽品鑑這類食品還蠻厲害的,連炊法程序那裡不同都吃得出來;但可惜在我嘴裡,年糕跟惡夢天生就是讓人用來劃等號的 存在。我個人佩服敢直接張口吃年糕的勇者的程度,大槪就跟尊敬肯開嘴咬醜八怪的吸血鬼一樣等級(比如說我媽和我妹),因為不管該店號稱是好吃還是難吃,只 要在我嘴裡年糕一律都很噁心。


在我看來那口感與味道就好像生繡的死甜橡膠一樣,每每挑戰本人的感官極限(而且通通都是我輸)。總之對於年糕,我唯一能接受的料理方式,就只有裹麵粉下去油炸。而且這也只有剛起鍋能吃而已,過了賞味時點(不到十分鐘)就又回復橡膠本色了。


至於還算必備的發粿,由於我們全家每個人都只受得了一口(之後即膩),所以索性就不買了(更何況買了也不會發啊)。寧波年糕個人則不討厭,可我媽看它不爽,自然列為禁止往來戶。而那些菜頭粿還是鹹粿其他什麼哩哩扣扣的東西,我倒蠻喜歡的,但可惜我家就是不常吃。


接著要講的是過年通常採買的零食,出於某種奇怪的傳統,過年就是一個會讓平常不怎麼買零食的家庭,突然開竅大買特買的時點。還記得我小時候每到過年,都會 很興奮地跟著我媽到三鳳中街逛,看看有什麼好吃的(現在則完全無法理解人擠人的樂趣在那裡,就跟周年慶一樣,去過一次就休想我再去,這種藝術我不懂啊)。


因為本人討厭吃糖果,喜歡吃餅乾,所以買的也都是後者為多。只是小時候會有種莫名執著,總覺得過年就是要買糖果(習俗的魔力真大)。明明買回來一口都不會 想吃,但還是會買得很高興、很堅持,然後帶回家擺到大部分都進垃圾筒為止(囧)。幸好我還算有自知之明,所以向來不會買太多,而且越大越少,後來終於看開 就斷買了。


也 因為多半都不會吃,所以對味道自然沒多少印象,唯一比較記得的,就是那種包著金色鋁箔紙的巧克力。此種物品通常做成魚、元寶或金幣形狀來騙小孩,根據我遙 久但鮮明的回憶,味道差不多就像巧克力口味的漿糊混合木屑後,壓模製成的工業產品,壓根讓人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有人每年都可以樂此不疲地弄來吃(比如說我 妹)。然後除此之外,這類就只剩連回想都不敢的地獄軟糖了。而硬糖呢,我是絕不會放進嘴裡的 ~(笑)


至於餅乾,因為我對餅乾比較有愛,所以回憶當然也都比較正面。只是說我家買起年節餅乾,還是有種儀式的成份在。旺旺仙貝一包(永遠的好味道)、雪花仙貝一 包(越來越不愛,總覺得太甜)、太國捲一包(雪茄形狀,中間有道甜甜鹹鹹的內餡,蠻好吃的)。視情況再來點其他貨色,但主軸永遠是上面這三種。基本上餅乾 這東西我不太挑,別過甜或味道死板,幾乎全部收貨。


而其他什麼開心果、花生、腰果或蠶豆等乾果路線,我雖然不討厭,但也不偏好。在我家真正喜歡這個的,應該是老媽,所以買是她在買,吃也是她在吃。我頂多偶 爾路過來個兩口,有沒有都無所謂,不是很在意。雖然說這款好像是過年零食類的大宗,但在我家卻沒太大銷路,都是買一點點然後慢慢吃完而已。


蜜餞類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放進年節食品了,但也看過別人在買,順道提一下好啦。那就是啊,我超超超、超討厭蜜餞的啦!如果要做個人厭惡食物排行榜的話,這東西肯定可以進我的前五名,根本就是製糖製鹽業的聯手陰謀嘛,共濟會算什麼?蜜餞業才是人類史上的最大秘密結社啊!(爆)


不過可怕的是,我老爸老媽老妹都非常喜歡吃蜜餞,而且(除了老妹外)舌頭都精得很,還會邊吃邊評鑑。每回看到他們的分享大會,都讓人不禁感嘆起我真的是這家小孩嗎?(爸&媽:我們才懷疑咧)反正我家就因為這樣,所以常常演出不識貨與你們變態的進食攻防戰。


總之我絕對要在這邊大吼一句(趁他們沒看見),蜜餞這種夭壽的東西根本是外星人征服地球的秘密武器啦!(作用?哼,當然是讓人變笨 < - 喂)


好了,東拉西扯講一大堆,最後的重頭戲當然是年夜飯。但說來就心酸,由於我家的年菜(幾乎)每年都會淪為創意主菜展覽場,該有的不一定有,有的不一定該 有,所以如果要談年夜飯的話,實在也沒什麼好講的。(特別是他們今年原本的主菜提案非常恐怖,剛好齊我全部討厭的條件,自然是死命猛搖頭請求駁回,吃了會 死!)


雖然還是有很多一年一見的美味好菜,但我想那些東西離正常標準恐怕很遠(另話,有機會再來講我媽剝蝦聖手的傳奇)。更何況自從我爸媽發現煮火鍋輕鬆容易還 可以擋好幾頓後,就很久沒吃到「全」油雞和長年菜以外的正常菜色了……什麼?那隻年年有魚?唉,那種必須擺過年的魚,那有可能好吃得起來嘛,根本就是魚 乾!


事實上現在回想起來我家的年夜飯菜色離豪華向來有段距離,重點應該是放在大家坐一起(搶食?)由於在下一家四口嗓門皆不小,聊起天來可以吵死人。再加上全 家愛幹醮,所以只要一直找東西來聯合批鬥或辯駁的話,就可以聊很久,輕輕鬆鬆吃上兩三個小時(是啦,也都超會吃)。總之,看來我們家果然也只有這個稱得上 是家學淵源啊……


以上就是我對年節食品的閒扯,如果有我沒提到的,肯定就是我家不怎麼時興那套,自然沒回憶沒想法。說起來我家年味本來就不濃(所以常常亂過),而且親戚間 的往來並沒有多熱烈,也沒怎麼在拜年(一般情形下是根本沒有),實在很難理解那種整個大家族一起吃年夜飯的愉快情境。雖然不是沒參與過,但就是HIGH不 起來。








然後我媽平常就有大掃除的嗜好(囧),過年反倒不必特別注意,所以這東西在我家一向不是什麼年節限定物。(是說像我朋友家剛好相反,透天的房子平日不怎麼清,但來到新年時從一月底開始,少說得弄個十天)。


而且近年來隨著我和老妹長大,對於這些應景行為也越來越懶,更別提以前守歲到一點覺得自己很了不起,現在根本是常態。感覺上好像以前覺得特別的東西,現在 都一個個消失掉了。要說覺得感傷那是做作,但意識到揮別某種存在的想法卻也很真實。始終有些傳統去了就很難回來,在不知不覺間只剩便宜俗麗的塑膠骨架掛在 那裡而已,想必有天終將變成虛應故事吧。


是說反正我也沒太愛年味這東西,淡了也就淡啦。


舊站人氣:824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