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2日

雙城

之前就曾經看過張草的北京滅亡,但老實說那本真的不是我的菜。所以雖然有大獎肯定,後面又再來兩本組成風評不錯的三部曲,但我依然沒什麼興致補完。可話說回來,試閱不一樣。

之前本人常常掛在嘴上,只要是試讀,就算內容是兩隻細菌在窗簾上談人生我都看!(反正這種書也不會找我試讀,應該會去找哲學系或生物系教授)更何況,本人也聽說過,張草短篇寫得不錯(閱讀這東西,『聽說』的影響力無形但很驚人)。總之結論是這試閱我當然參加。


雙誠謎路是短篇小說集,共收錄兩座城市中的八段故事。內容以靈異、奇幻、驚悚為主,背景放置在台北與倫敦,兩地各有四篇。但比較特別一點的是,因為時間短促的緣故,所以本次提供的試閱只有半本書,也就是四篇小說加後記而已。


雖然之後一樣看得到全書,但我總還是覺得其實直接來整本沒有關係。或者該說,在讀完作者後記之後,總會給人種另外四篇應該更好看的感覺,還真是吊人胃口啊(那些章節名,感覺就一副很有趣的樣子)。


這四篇小說看下來,我目前的感覺是比較喜歡台北篇的兩則故事(剛好都是靈異類)。除了感覺上比較貼近我的生活背景外,也是因為故事切入的點頗合本人胃口。我一向喜歡有歷史味的鬼故事,尤愛那種帶著些微陳舊氣息、和旣有傳說微微相關,但又不會太缺乏現代感的作品。


張草兩則關於台北的故事,都是屬於這種將現代生活與舊文化融合的作品,而且都寫得很不錯。『甲子之約』完全就是我的菜,將民間傳說融合在現實裡,效果非常好。而『超級瑪莉』則對旣有傳說做了重塑,整篇故事或許不算創新,但好看。


屬於霧都的兩個故事,則各自抓住了某個陰暗面向的倫敦,而且氣氛營造得很穩,沒什麼突兀感。只是說和台北篇相比,總感覺似乎沒那麼濃厚。當然,我不否認,之所以會這麼想,可能是因為個人較偏愛台北篇的緣故。


『吸血鬼疑案』的真相十分有趣,但故事的情感渲染力稍有不足。縱使氣氛是有抓到,但鋪陳尚不足以讓讀者成功體會主角的愛與恨,而且不知為何總讓人覺得有些生澀。相較之下同樣是倫敦篇的『泰晤士河行進』就好得多,不但劇情頗具巧思,而且情感轉折上也較優秀。


作者在後記中表示挺厭惡『純粹嚇人』的鬼故事。但我總想鐵口直斷地加補句話:「如果有個作者寫鬼故事的目標只是純粹嚇人,那他的鬼故事一定不嚇人。」說真的,人不是那麼好嚇的東西,倘若沒有強烈地背後氣氛營造,與深沈地底蘊支撐,鬼故事根本很難觸及人心。


純粹嚇人的鬼故事騙小孩還可能成功,但真要嚇人?再說再連絡吧,除非是那種聽完三天內,確實會來隻阿飄的連鎖信型鬼故事(這我保證大部分的人都會被嚇 倒),要不然想嚇人,下輩子都不可能。再說我總是這麼認為,鬼故事只要是個『有鬼的好故事』,這樣就足夠了。若是太執著嚇人,總有點侷限故事的感覺。


回到雙城謎路這本書上來,因為不是整本看完,所以之後會再補對另外四篇的感想。而以目前看半本左右的心得而言,我個人還蠻喜歡的。閱讀上輕鬆流暢又有味道,是很棒的讀物,值得找來看看。

舊站人氣:478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