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5日

終於爬過斷背山

其實要不是通識課得做報告,我是絕對不會拿起這本書來的,並不是說不好,而是鄉土文學實在非本人日常防守範圍。鄉土文學?沒錯,這還真是非常有鄉土感的小說,只是裡頭的鄉土是指美國懷俄明洲而已。話說我不喜歡那個...


雖然如此,但我猜可能還比俄亥俄還好一點,畢竟後者偏僻到曾被加菲貓卡通拿來嘲笑,說那其實是建國之初在地圖上用來湊數的,實際上沒有這個地方。而懷俄明,至少有很多勢利有錢人跑去那裡買農場。


本書是安妮.普露的短篇小說集,裡頭收錄了她近年來的精品。雖然不是我喜歡的那類小說,但卻相當適合細細品味。每篇作品都是越看越有味道且別有深意。裡頭大部分都在訴說著懷俄明農場人、牛仔在現實情況下的故事(多鄉土的題材啊)。


不過,雖然寫的是這樣的題材,作者卻巧妙的帶入微量的魔幻意味,讓作品更為震撼且別有趣味。不若寫實到讓人嘆氣的作品,普露在寫作時擅用許多魔幻與宿命式的元素,給小說添加了許多意象。


此外作者也擅用大量的名詞來堆砌出場景,這是一種利用讀者本身腦內想像力來鋪陳背景的手法,直截又俐落,非得要有極多辭彙的作者才做得到。但話說回來,這種手法對腦內圖檔不夠多的讀者來說,可能也有點吃力(笑)。


這本書也給國內讀者一種新的西部印象。和羅蘭.英格斯.懷德筆下殘酷但只要努力就有未來的積極印象不同。也和傳統的西部電影著重在孤獨牛仔(殺手?)偶爾熱鬧一下的冷然人生不同(我知道有西部小說這文類,但國內翻得實在不多,再說翻了我也不一定會看啦)。


個人認為,整本書可以靠一個詞來貫通,那就是無奈。無奈生在這裡、無奈這裡如此、無奈只能靠這些維生、無奈人生就是如此。生在懷俄明的中下階級通常沒辦法改變(善)自己的生活方式,只能過一天算一天。事情就是這樣,也只能這樣,要不然咧?


和西部片給人的特意孤獨感不同(別稱男人的世界),本書的筆法極之細膩卻又非女性化的。老實說,看的時候我很驚訝,這本書稱不上陽剛味十足,但也不像我一開始預估的那樣,反而給人種中性的感覺。


然後,這本書其實也稱不上是最純粹的那種鄉土文學,因為還是感覺得到作者的中產階級味道(笑)。她其實並不是那麼的在地化,她只是很關心、很積極、很投入、想為這個偏僻的角落發聲而已。在看了介紹後,我更加確定自己想法。


作者的確不是土生土長的懷俄明州人,也沒有長期定居。寫作常倚靠收集而來的地區史與聽過的鄉野故事,所以本書中的小說其實常常出像類似的元素,根源自某個讓作者印象深刻的故事,然後幻化成不同形態反覆出現。


這本小說充滿著幾乎要溢出的意象、淡淡的行進、命運式的發展與震撼的收尾。並且吸收了不少古老的故事與傳說,讓本來應該非常『泥土』的鄉土小說出現了另一種風味。


大部分的篇章都還沒進入魔幻寫實的程度,但就是有那麼一點點味道在,用個人怪名詞的話,這就叫現實魔想?(笑)


也許很多年很多年後我會突然想再讀一遍吧,但現在得先承認,雖然寫得很好,但並不是那種本人會想重翻、一直看的作品。本書相當值得一讀,雖然不是喜歡的類型,但的確稱得上是好看、引人欣賞。


而且,裡頭有些章節啊,還真能打進我的心坎裡呢 ~(笑)
舊站人氣:521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