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13日

關於死亡筆記本的想法

在某論壇上看見了有關死亡筆記本中月是否代表正義和拿到死亡筆記本會怎麼做的問題,本來只是隨意寫寫,但沒想到越寫越多...

在某論壇上看見了有關死亡筆記本中月是否代表正義和拿到死亡筆記本會怎麼做的問題,本來只是隨意寫寫,但沒想到越寫越多,最後就乾脆拿來充充自己文章不多的部落格了。



 
基本上月的行為實在稱不上是什麼正義,從他一開頭毫不考慮就殺了L找來的替死鬼的行為來看,他的行為  根本就只是把自己看不下去的人就殺掉而已,唯一能引人爭論的是他殺的人是罪犯。之後他也持續為了自己而殺人,已經不能說是主持正義了,雖然說可以解釋成是把  阻礙「人間天堂」形成的人殺掉而已,和目標達成後的好處比起來,這些人的死根本就沒什麼重量。但仔細想想,他的目標根本就不可能達成,想要創造一個人間天堂唯一的方法就是讓全人類提昇品性,而這需要時間,甚至至少需要幾千幾萬年的時間(還不一定成功),想想從二三千年前到現在人類在心性上可說是一點都沒有成長就可以知道。但從書中看來月根本就只是「恐怖統制」,所有的人都只是懼怕做壞事會死,而不是發自真心的停止。從這裡看來,只要月一死(書中可沒讓月有能力長生不老,如果有朝一日出現這種情節,我一定就會把它打成爛漫),不出一年,全世界一定變回原來的樣子,月的行為一點效果都沒有,只能提供往後的歷史學家沒事在那裡猜測誰才是奇樂而已。  
我相信如果月真的像書中那麼聰明,不會不明白這一點,就算人性有一天真能改變,但至少在他往後活著的這一百年間  他是絕不可能改變人性的!(假設他有成為人端的潛質好  了,反正日本的平均年齡世界第一)看來也許他的下一步行為是像秦始皇一樣去求不老仙丹吧?再說這個世界會變成這個形態不只是罪犯的問題,甚至該說罪犯反而是影響最小的一塊,畢竟他們通常是獨立於社會外。當然,龐大的黑道組織的影響對社會當然很大,但或許是我的錯覺吧,我怎麼覺得對於罪犯,月比較喜歡找「瘋狂殺人魔」那一類開刀?(這只是開玩笑啦)總之,這個社會的形態最大的根基反而是政治和商界人士,倒一家銀行或打一場戰爭對於社會上的影響遠遠大於罪犯所能做到的境界!當然,月在書中是用病死的方式對付這些人,但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政治和商界上的關係盤根錯節,豈是死一個人就能解決的?有時候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呢!難道要把所有人都殺光嗎?真這樣做那我看這個世界也垮了。再說政治和商業上的斃端也是來自於人性,在徹底改變人性之前,殺掉多少人都是沒用的。要製造人間樂土不是一朝一夕能達成,也不是靠月的那種聰明能達成的,那可是需要智慧和很長的時間啊!(月是聰明不是智慧,我想這點大家都認同)我想以月的「聰明才智」,恐怕給他再久也沒用,也許等到那一天他終於領悟(或瘋了),直接把六十多億人寫在筆記本上還比較快(可要省著點寫),當然,我這麼說有點誇張,但以他過了這麼多集還沒一次反省過自己的行為是否代表正義來看,他可以說是成長空間不大。(第一集裡他的害怕叫良心不安不叫反省,他可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錯的,只是害怕殺人這個行為而已,過了這個階段他就一直把自己當成神當到現在)至於拿到筆記本之後的行為,一開始我想過要淨化世界,在這一點上我有自信可以比月做得更好,再說我可一點都不認同月的作法,殺人殺到大家都怕所以不做壞事這根本只是一廂情願,所以說月的想法根本就是童話故事!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這根本不可行,但月顯然一點都沒有看出來,從這點就可以看出月根本沒有長遠的眼光,只能說是會讀書的思考機哭而沒有大智慧!當然,在我冷靜下來後馬上就知道,我也沒有這種智慧能做到創造人間樂園,說要淨化世界也只是一種狂妄,再說我根本不喜歡什麼人間樂園!那才恐怖咧!所以我想要是我拿到的話只會留著自己看情況用,用得好的話對人生可是很有幫助的(當然,前提是我得先看看我的那位死神長什麼樣子才行)。 (笑)

 
舊站人氣:67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到頁首